来撩破解来撩app永久破解版1.0最新版

      凌晨五点半。ᲀ

      一夜未眠的巴李善忖没有丝毫睡意,眼睛直勾勾盯着窗台上㱝的草莓盆,一动也不动。

      突然,太阳从魔都东边地平线探出头,把一波阳光喷上租来的单身公寓窗台瀸。隁

      李善忖一眨眼,七八颗半生不熟的草莓果瞬间变成高尔夫大小,挂在草莓盆四周,沉甸甸,金灿灿的。㾐

      枝叶和藤蔓也粗了不少,在阳光下闪着金光,晃得人睁不开眼。

      “咚咚咚——”

      㠮 李善忖的心脏像擂鼓一样猛跳起来,刷一下扯上ᆖ窗帘。 

      房间再次陷入黑暗,只有窗帘边缘透出微微白光。

      髻 李善忖深吸一口鳙气,眼前凭空多了一个平平无奇的液晶面板:

      宿主:李善忖

      灵੒泉:Lv1(0/1)

      容量:32/100ml

      特殊植物:草莓,纯金,13.8kg

      普通植物:韭菜,原味,2.3kg

      컇李善忖捏捏纯金草莓叶子,入手冰凉的金属质感。

      打火机烧半天,叶子颜色也不见变化。

      果然是金的! 

      李善忖低头。

      ⏩ 右手大拇指套着一枚青玉扳指,古朴戒面刻了两个篆书大字:

      灵泉。

       李善忖隐隐有点肝疼。

       这家伙一激活,就发出新手大礼包。

      祐戒面冒出的灵泉,可以把一株任意大小植物浇成纯金,一分钟后失效。

      男人第一次,都没有经验。

      李善忖手忙脚乱,只能就近选择窗台上的草莓,把灵泉都浇下去。

      这要是身边有棵千年古树——

      能换多႞少变形金刚?

      接下来两个多月,李善忖做梦全是威震天带着赛博坦星降临地球的场面。

      太阳落山,办老屋四周漆黑一片,最近的灯火也远在红岩溪对岸갴镇上,像快要燃尽的믮蜡烛。

      李善忖沿着新修的钢制螺旋楼梯,走上ᦞ院子角落蓄水池愻,揭开盖子。

      널혜 青玉扳指冒起萙一股透明灵泉,不多不少刚好100毫升,融进一满池山泉⤆水。ᮂ

      合上电闸,20立方山泉水沿着铺好的管道,缓缓流进编号为1到4的温室大棚,呈雨雾状均匀喷洒在半尺长韭菜上。

      哶明天一早,这两亩韭菜就会长高一寸。

      至于吃下去后的效果嘛——

      嘿嘿,没人比老何更懂了。

      老何是李善忖住魔픭都时的邻居老大哥,职业倒腾古董,信佛。

      青玉扳指,就是从他手里结缘过来的。

      那天一大早老何来敲门થ,说昨晚喝酒时李善忖看到扳指就抢,死也肯不松手。

      老何原话是,你和它有缘。

      原本三千万,结缘价3000。

      恺李善忖头疼欲裂,迷迷糊糊转了⡤账,收下扳指倒头就睡。

      ᩚ没成想真和青玉扳指结缘,中出了纯金草莓。

      饮水思源。

      自觉占了大便宜的李善忖,立即邀请老何今晚喝茅台。

      除此之外,还有疥一个重要原因。

      隔壁门缝,常幈年透出浓浓的牛鞭汤⎀味。

      老何昨晚刚喝酒一点,就忧簷郁的像一个诗人:

      “这四十男人啊줼,就像春天ఓ的阵ﶮ雨。”

      “怎么说?”

      李善忖给老何满上。

      老何一口闷掉,悠悠道:

      Ꚁ “来的快,去的也快,还没把草볲地打湿,就停了。” 錡

      㽅听听!

      郩 昨晚用最后一滴灵泉浇出的韭菜,不就是为老大哥准备的吗?

      灵泉直接喝没效果,只能大幅度提高植物生长速度和த原本功效。

      㿣 韭菜吃了,有甚么功效?

      用力拥抱太阳。

      可这춰盆韭菜明明刚割到底,却一夜之间冒起一尺高。

      上百根绿菜叶ᙅ像钢丝一样笔直朝天竖起,一副张无忌前任领导的样子。

      吃下去,会不会爆体䐌?

      拿老大ꩁ哥做实验,是不是不合适?룊

      正犹豫,老何回了消息:

      ꏀ “九点到,整盘韭菜炒鸡蛋,下酒贼香。”

      “……”

       有缘人。

      檮李善笏忖盯着韭菜楞半天,才回道:

      “好。”

      累李善忖洗干㙩净纯金草莓藏好,扯下一根韭菜,直奔小区旁菜市场活禽区。

      人体实验前,要先做动物实验。

      基本药物研发常识,李善忖还是有的。

      买一只瘦弱的公鸡,揪着脖子,往它嘴里昤硬塞一根韭菜。

      不到三分钟,公鸡猛挣脱绳子,扑回活禽区。

      活禽区马上响起七八个惊慌叫声: 惲

      “卧槽,这谁的鸡?这么猛?”

      ╴ “母鸡,我的母鸡,啊,我的鸽子㓂!”

      攍 “鸭啊,那是鸭啊,你个慓禽兽!”

      “……”

      公鸡把活禽区闹个底朝天,才急冲冲飞上一根电线杆,高昂着头Ꞛ颅,死盯住半空中盘旋的老鹰,蓄势待发。

      李善忖不自觉打个哆嗦,回家扯下半根韭菜切碎混进一碗鸡蛋液,又剁了半斤菜市场买的韭菜,搅匀下锅。

      当晚九点,老何敲门。

      在李善忖热情招待下,干掉一瓶茅台和一盘喷香裇的筒韭菜炒鸡蛋。

      李善忖扶着瘦弱的老何出门,迎面撞见下班回家的嫂子。

      三十不到的嫂子眉头一竖,拎着醉醺醺的老何퀼,关心᜚道:

      “你个不中用的!又灌饱了黄汤?”

      李善忖刚回到床上躺下,墙角根打响一声炸雷。

      哗哗春雨声一阵接着ै一阵,直到清早才뵻被有气无力的敲门声打断。

      蔸门一开,李善忖眼疾手快,伸手捞住老何轻飘飘的身子。

      低头一看,吓一大跳。

      老何眼眶深陷,颧骨高高竖起,脸色苍白,气若游丝:

      “好你个李善忖,昨晚在我酒里下药了?”

      好兄弟对不住듪啊,下次不会༷了。

      李善忖心里充满懊悔,正准备开口道歉,就听老何悠悠道:

      “还有吗?再来一瓶。”

      李善忖:“……”

      从那天开始,李善忖就多了一个隐居乡间,却又关心人间疾苦的老中医马甲。

      李善忖回老家两个多月ⳉ,老何隔三差五就收到老中医寄来的蘔半斤韭菜。 Ħ

      效果,一次比一次温和。

      嫂子,一天比一天开心。 巂 䮟 蓄水池已经见底。

      ⠊李善忖合上盖子关掉电源,打开微信给老何发去一个笑脸。

      老何秒回。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很兴奋:

      “兄弟,老神医有消息了?”

      李善锸忖嘿嘿一笑,回道:

      “老中医说成功了,只供有缘人。”

      “没人比我更有缘!”

      老何激动得发来语音:

      “普陀山智璋大师早就想收我为徒了,效果呢?”

      “和前几天寄给你的一样。”

      “先来一百斤,不,是一镲千斤!”

      老何迫不及微信转账一万:

      “兄弟啊,老神医Ꮜ是世外高人,眼界自然是极高的,这点钱拜托你买点好茶,务必请老神医哳多给我匀一点뭊韭菜,钱另算,只要老神医开口,都成兀。”

      “喂猪呢?哪有这么ᵢ多?”

      李善忖笑着打字:

      “老中뤿医说了,看在你以身试菜,颇有神农遗风的份上,一个月五斤。”

      “五斤?这也太少了,怎么也得十斤!”老何立马急了,火速再转一万:頙

      “好兄弟,拜托再给老神医买䮆点好酒,不够再和我说。”

      李善忖瞄了一眼韭菜大棚,隔两分钟才回道:

      “明天发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