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桥末久恸哭的教师

      无论前生还是今世,宁卫民都是孤儿。

      加之他是靠自己白手起家的,又在Ꮐ社会上闯荡了这么久。

      早已经尝遍了人间的冷遇和轻蔑ද,领教过各种各样给긌他难堪的人。

      所以一般的窘迫处境,对拥有丰富应对经验的他来说,还真是小菜儿一碟。翦

      另外话说回榗来,蓝岚的父亲毕竟是个有׬身份的高知。

      扫 即使态度再严苛,也不至于不分青红皂白,칲当场破口ゅ大骂。

      㣾顶多是带着先入为主的成㷠见和戒心,像查户口一样,对宁卫民严加盘问罢了。

      而文化人的施压方式듫,也不过是外交辞令一样不冷不热的态度。

      这对大多数没见냑过什么世面的年轻人或许是有效的。

      額 可对于本质上已经是猏个油腻大叔,脸厚心宽的宁卫民来说,却是不痛不痒。

      更何况宁卫ꮫ民本就是问心₌无愧的。

      他自认为把蓝岚劝回课堂居功至伟,反倒理应受到蓝岚父母感谢才对。

      再加上作为一个生意场上的老手,这小子还非常擅长谈判。

      懂得如何运用话术争取主动权,对带偏对话节奏的技巧掌握得也很熟稔。

      所以和蓝岚父亲进行的这番谈话,他璑就显得既有条理뀗和又有自信。 

      连一星半点儿的尴尬、畏缩、心虚、胆怯,都没有。

      要说“不卑不亢”货“理直气壮”都算亏了这小子了。

      “全恈盘掌控”和“젒游刃有余”才是最䉬恰当的形容词。 씧

      事实上,宁卫民也只是在对왫话开始时,简单回应了蓝岚父亲一些问题。

      比如自己蓝岚是什么关系,怎么认识的,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在哪里……

      而当这些无关痛痒的情况一一ꧠ都说了꽝之后,他就闭口不谈自己和蓝岚的事儿了。

      反倒扮上了情感褦学专家。

      䇐 借着把፾蓝岚大夸特夸,替蓝岚诉说内心烦恼,玩儿了一手漂亮穀避实就虚。

      不动声色间就把对话主题给转换成了蓝岚和父母之间的信任问题。

      这一下就让蓝岚父亲乱了阵脚,根本顾不上再对他继续问责了。

      具体步◩骤说起슒来其实非常简单。

      ∵ ౏ 宁卫民先是声称自己很理解蓝岚父亲,知笜道他是担心女儿交了坏朋友᫉。

      蟌 덥❝ 假模三道的站在蓝岚父亲的立场䨫上,感慨了一番父爱伟大。

      跟着就开始利用“错误类比跂”分说蓝岚的委屈뵸。

      他以꺵极为遗憾的语气,说蓝칒岚的父亲和母亲都皽应该相信他们女儿的粈判断力。

      因为相信蓝岚,就是相信他们自己的教育方式和教育能力。

      宁卫民还说,在他看来,蓝纐岚的善良、爽朗、聪慧,爱帮助人。

      ྘这一切统统是因为蓝岚父母教导有方,是ḹ她优秀的家庭环境所致。 牻

      ⴲ唯独可惜的೤是,他们对蓝岚信任和理解不够。

      最后,宁卫民干脆把蓝岚塑造成了深受情感困扰的少女。

      说其实蓝岚很爱她的父母,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想法。

      真正的她不但具有独立的思考能力,也懂得该如何善待自己。

      虽然有些问题핝一时想不通,但只要她平心静气去思考,慢慢就会有理智的判断。

      他建议蓝岚父亲㘖回家和女儿好好谈谈,不带任何成见和情绪开诚布公的谈谈。

      相信到时候,不但亲人关系、家㘳庭矛盾会得到妥善化解。

      作敄为父亲,他也一定会为自㤣己的女儿感到自豪和欣慰。

      就这样,这小子净捡着冠冕堂皇和煽情的便宜话说了。

      有关他自己是怎么把蓝岚带到长城来的爐关键问题,却黑不提白不提了。

      那不用说,意外得知女儿如此“苦闷”的一面。

      蓝岚的父亲能不吃惊,能不在意吗?

      同时由于是大庭广众之下,碍ᑆ于时间紧迫,还有许多重要的客人在等着自己。

      好面子的蓝岚父亲,心里既为女儿担心,ಅ又恐被旁人听知家庭隐私,哪儿还顾得上其他啊。

      说白了,蓝岚父亲几乎被宁卫民给忽悠瘸了。

      如此一来,这场对话的最终结果,就是宁卫民䤌全盘大胜。

      他自己不但体面的全身而退,还给蓝岚做好了人㥑设铺垫。

      ᐳ既为蓝岚赢得了和父母摊牌的准备时间,也等于是把即将进行家庭对话的主动权交到了她的手里。

      到时候想说什么,就全由着蓝岚自己发挥了。

      至于后续部分。

      ﭅ ㍹尽管当天作别,蓝岚父亲对宁卫民仍没有个好脸色。

      蓝岚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父亲走了。

      甚至第二天,宁卫民去废品站找蓝岚,居然发现她已怭经辞职了。

      此后十숼余天里,就再没得到过任何有关她的消息,

      但宁卫民却并不因此担心什么,反而心里感到很黤安心。 

      因为想想就知道,这太正常不过了。

      ⌶ 不说别的,同样情况下,如果裷宁卫民自己有女儿。

      他也一定会要求女儿,和像他这样的社会朋友断绝联系,专䄰心学业的。

      所以他没有蓝岚的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

      ↞ 这只能说明一点。

      蓝岚已经提前和父母和解,重新过上了本应属于朽她的正常生活。

      弄不好这丫头现在正뛓享受父母的百般宠爱呢。

      而这也就是他唯一能送给蓝岚的临퍇别礼物了。

      嶤多少算是对这丫头曾给他的帮助做了回报。

      很显然,对蓝岚的家庭来﯑说,她能回숱心转意肯再回课堂,当然是最重㮃要的。

      돿蓝岚父母自然不会因旁枝末节再对女儿多计较,也许还会适当放宽管束。

      也就是说,只要他不再出现在蓝岚生活里,蓝岚就衠不会再有什么麻烦。

      哪怕高考屡屡失利呢,其实对Ụ这丫头也不算什么。

      因为她的前程一定会被她的家人安排得很好。

      ౢ就这样,宁卫民轻松了,打心里解脱了。

      说真的,自从知道蓝岚筷的家庭情况之后,他总是无谓的替这透明得如同玻璃器皿一样的丫头担心。

      怕她不听劝,就一直这么傻吃傻玩儿,稀里糊涂的过下去。

      不但时间浪费了,家庭关系也会越来越差。

      那他无异于ႚ就真成了损友一个,理应遭到蓝家痛恨。

      笅 可偏偏这丫头性子又太随性,还有点偏执。

      㨢每次劝多了,她都闹情绪,干脆捂耳朵不溾听。

      他还从没有替一个人这么操心过,忧虑太多,也不⿨忍心。

      无形中竟然多了一种道卐义上的责任感,和情感的负担。

      这使向来习惯了独来独往的他,心情复杂得又好受又不好受。

      所以能这么坴结束,各安其命也好。

      原本就是两条路上的跑的车,能在ꗩ人生中偶然狫相遇、互助已是难得缘分。 ꊛ

      既然彼此互不相欠,还留下了一段不错的回忆,自然也就到了该散的好时候了。

      即便是不告而别,也算圆满。

      只是命运这⺷东西却是相当有个性的,你想怎么样吧,就偏不按照你想要的那么来。

      宁卫民真没有料到,他所满意的情感平衡,最终还是没能保持住。

      临곜了临了,蓝岚竟在他心里留下了难以抹去的一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