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7

      待叶轩三人转身离开,紫떤姬终于把威压给撤下来,뉣皇室那位供奉的身体这时可以动了动,他却坐在原来的位子上不停地喘着大气,双腿一直在打摆,已겑然吓得不轻,睰这一刻他感觉后背全是冷汗。

      펯“还傻愣着干嘛,⑊派人带叶公子和两位冕下去贵宾室啊!”雪清河看着僵硬在一旁没回过神来的杰斯,就差没一脚踢䔇上去了。

      杰斯被雪清河这么一提醒,ꎤ终于回过神来了,刚才有那么一刹那,他觉得自己恻已经进了鬼门关,这时他急忙应道:“哦,对对对,贵宾室...贵宾室,我亲自领着烤他们去。”

      “唉,算了,本宫也一起去吧,如果叶公子说的是真的,Ấ那௷他肯定有续命之法,彑我皇室就这么一位斗罗供奉,不能䵥就这么没的,我再去求求叶公子,希望他能够帮忙吧!”雪清河看着皇室供훸奉,然后又装出一副担忧的样子。

      杰斯领着雪清河快步追上了叶轩三人,叶轩回过头看了一眼,只是淡淡一笑,而雪清河却装出一副歉⑟意的样子,紫姬依旧表情冷冷,碧姬则是一副事不关布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杰斯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总之表情复杂得一䲗批,他看着叶轩说道:“叶公子惆,还有两位前辈,我领你们去贵宾室,想必你们对这场拍卖会也非常感兴趣!”

      “嗯,你带路!”叶轩说道。

      杰斯领着众人往地下室走去,叶轩是捝一阵诧异,不过细思之后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所以本来要发问的,他却并没有开口。

      这时雪清河问道:“叶公子,我可以一起驪吗?我对这场员拍卖淢会也期待已久,不过会场的座位已经售罄,连贵宾房也没了,我뭘虽是太子,也不好搞特权。”

      “随便,你想来就来吧!”叶轩依旧淡淡地回了一声,脸上看不出表情变化。

      䀮 “谢谢!”雪清河优馲雅一笑。

      杰斯将众人领到了一件天级贵宾室,然后说道:“叶公子、两位冕下以及叒太子殿下,我还要将最后的坑拍品送去做安排,就先告辞了,回头我会派人来为你们做讲解。褮”

      见叶轩和太子点头后,杰斯急忙把贵宾室的门关上,然后匆匆离开,说实在的,他一个小人物,是一刻都不想在这几人身边待着﷖了,那种一会᧎人间一会地狱的感觉,感受一次就够。

      贵宾室内,叶轩跟雪清河并排坐着,紫姬和碧姬则是坐在后面一排。 

      雪清河欲开口说什么,却被叶轩抢先了,叶轩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用问,我不会救。”

      “好吧。”雪清河假装无奈,但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싒不过这般坐着也不是事,总要找话题说的,所以雪清河开口试探道:“看叶公ꮄ子不像普通人,不过应该不是我天斗帝国哪家贵쒭族子弟的哦?”

      “都是聪明人,太子殿下何不有话直说,何必这般弯弯绕绕地试探。”叶轩直接挑枓明了说밚道。

      븍“好吧,我是想问一꟫下叶公子要拍卖的神䅫赐魂环来自何处,是否来自某位神祇赐予?”雪清河表示敢叶轩对话有些力不从心,这人似乎不按套路来,本来酝ᥴ酿好很多话,他一句话就不你㙐想ቆ说的全堵住了。

      “太子殿下,你这叫什么᝔话,神赐魂环自然是神祇赐予魛,否则如何能称为神赐!”叶轩说道。

      “额...”똒雪清河也觉垑得自己的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傻,于是又问道:“那你跟那位神祇是......”

      可惜他一句话没问完,就又被叶轩堵住了,叶轩说道:“这你甭问,就好比武땘魂殿大供奉千道流的孙女突然来到我面前,我也不会糃问她任何有关天使神传承的事情一样,你说是吧,长公主殿下?”

      “额...”紫姬和碧姬听到叶轩所言,不由得四目相对,这是啥意思,难道眼前这漂伎亮男子是女的?于是她们不由得多看了雪清河一眼。

      “你什䇕么意思?”雪清河面色复杂,心想自己是¿女儿身就这么被发现了?可他提到⯪千道流的孙女是蹋什么意思,难道还看出了我不是톍皇室中人?但后面喊我长公主殿下又是几个意思?

      “什么意思难道长公主殿下你不知道吗?”叶轩微笑道,“按照年纪算,如果如果雪清河是男的,到了这年龄,他应该长出喉结了,所以我是该喊你太子殿下还是长公主殿下呢?”

      “你...你在胡说什么?”雪清河突然站了起来,很是生气的样子,这次他是真生烬气了,잙千算万算,却没想到被훜一个初次见面的人看出了真实性别,哪能不生气。

      现在他只想赶紧离开,离这少年远一点,越远穼越好,所以他起身就要囀走,然后想办法应对因身份暴露导致可能出现的变故。

      只是唉他才走了几步,正要打㈦开贵宾室的门,却听到叶轩说了句:“太子虽身份高贵,但特ׄ殊香料还是不要带的好,难道没人告诉你,只要你待过的地方,都会留下淡淡的气味吗?

      那气味虽很淡,却很特殊,只要不是傻子,随便一个擅长用毒的都能闻得出。武魂毒虽厉害,可你这诱因也太明显了,这明摆着告诉别人你是主谋。”

      叶轩在心里暗自叹息,千仞雪啊千仞雪,뾢我能帮你的샫就这么多,你如果不争气,最后终究免不了갓成为唐三垫的脚石鰓,不过我还真有些期待你掌控天䄍斗媕帝国后那一天的到来呢!

      雪清河愣住了,没想到叶轩连这都知道,难道自己用毒对付ι天斗皇室成员的事情也苛被发现了吗?他这算是又䋴一个提醒吗?

      雪清묵河愣神的时间很短,仅仅是一两秒而已,之后他便气鼓鼓ꮃ地用力把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离开之后的雪清河一边走着,一边不停地在思虑:“怎么办,要行动宭吗?要不要把那家伙除掉,他似乎知道很多东西,可他的背景似乎也不小,背后好像还有神祇坐镇,可不好杀빼,还有他为什么提醒⣔我多次,难道他故意助我ⷀ的拳?”

      乱想了一通之后,雪清河终究认为团叶轩是在相助于自己,否则就不会多次提醒,指出漏洞,因此他打消了要杀掉叶轩的想法,而且就算动手,估计最后ˊ也是鱼死网破,最终自己还是免不了身份泄漏。

      楕᫧而此刻某个房间之中,有各美丽的女子正注视⡁着雪清河离开的背影,她口中还默默地念道:“雪儿......”

      抴  那美丽女子正是武魂殿教皇比比东,这么一场轰动整个大陆的拍卖会,怎么可能少得了满世界找十万年魂齋兽的她,神赐魂环这种好东西,她早已将之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鉐但멛她不知道的是,在某刻包厢之内,有一个老头也正注视着쒨雪清깅河离开的背影,他同样念叨着:“雪儿...”

      那老头便是千道流,谁都没想到这孤傲的老头,竟㕞然舍得离开常年守护的天使秘境,破天荒地来参加这么一场拍卖会。

      不过也不难想,他来参加拍卖会,自然是为唛了给他孙女抢夺神赐魂环的,毕竟在将来千仞雪会去传承㕿天使神位,热虽说传承过程中也剎有机会获得神赐魂环,但是神赐魂环这东西谁又会嫌少呢୮!

      这一次他将作为比比东的最大竞争者,最终谁会枣拍到那神赐魂环就鄮还℩真不好说᷼。

      不过就算千道流抢到了,千仞雪也未必用得上,毕竟那神赐魂环最多还能留存一年,千仞雪在一年之内可没能力吸收十万年魂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