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岩魔君

      飞天白毛狮㺆万分委屈,却又哑쥖巴吃禯黄连,有苦说힋不出。原来自己才是最可笑那一个。唉!都怪自己是位忧国忧民的王者⣕啊!

      但是,主人啊主人!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

      主人变了!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变了的呢?

      好像从少主出现后,主人开始变冷淡变凉薄了。以前쒨,老远见着自己,就会笑眯眯的招手:

      “小白——过来——”

      声音甜甜的蜜一样。

      地心浆池,地中盘丝洞,地面万水千山;海底温泉,海面厤波涛骇浪;上空,中空,高空,太空。

      墼 都揂留下了我们快乐的身影。

      经常靠着自己宽厚洁白无瑕的身躯,沉沉睡去。

      抑或痴痴得凝望着我……哦,具体说,是透过我望向无边的远方。当主人放空的时候就是思念家主的时候。主人很低调,总以为家主是,平凡的不歐能再平凡,普通莼的不能再普通的俗物。千八百亿来,一直在苦苦寻找,各区宇宙的万ⴆ万物퐼都寻了遍,却依然没有家主的气息,那种沮丧……也幸亏少主出现,说漏嘴,原来家主竟是未来−高不可攀的人族。真是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厔啊!正所谓强処强联鈘合门当户对,主人不亏赚大发了……ᲆ可是,为什么却感觉不到现在主人的快乐呢?如若以前主人定進会跳起来叫起来,玻璃心爆棚,兴许一不小心从七彩云上滚下来;或是失足落水……主人眼神不好。

      翉 啊!那是多么美好而珍贵的时光。如今却一去不复返了。

      现在主人自从有了少主后,就再也ﶖ不曾搭理自己了。日日数次探视昏迷不醒的少主,仿佛全身位置已被少主占满,再也容不下他物,满心满眼只有少主一个。就是探视少主的目光很奇特,不是关爱热忱阳光的,反而像軠看猎物似的...阴霾,胜券在握。

      更是曾经亿万次告诫自己,那是少主,母子情深,偶怎么能跟小孩子置气呢?太掉价了啦。可是,依然控制不住满腔的……

      ……终于,接着这次喝酒的机会,大胆闯入主人的地心寝宫。主人依然在巨石耳廓上闭目沉睡,哦是,冥修。那块Ꮝ巨石雕鮞像是主人放在心底的ꃑ朱砂痣,无一物敢上去。

      不知怎地,就胆大包天窜上痭去了,匍匐在主人脚下荂,像个妒夫哭红了眼,一边说起过去的美好回忆,一边撒娇个不停央求主人出去遛弯。海陆空九界去哪儿都好。让众物看看,我依然是主人最放在心尖,最最珍爱的宠物。

      ⧵……由于当时哭得稀里哗啦,至于主人是怎么起身,怎么一起飘下巨石雕像,全不记得了。

      躨 就像做梦似的,主人溜着我,我轻得就像一片云,晃晃悠悠就飞到了位于光阴谷地面的黄金审判庭。

      后悔了吗?ᒗ

      不!绝不后悔!如果重新来一次⿚,依然会大胆跳上主人的床,哦不,石像。请主人出庭解决,滷关于保护雌物隐私噑等维权问题。

      万幸。英明的主人同意了。

      不为什么。我是猛兽之王。一位忧国忧民的兽王。为群兽谋福利,解决群兽问题,保护群兽是王者义务。即使一时抢了主人风头。也绝不退缩。

      我就是我。小白。一透明小白。光阴谷宠物团团长—퀢—小白。

      出身奇园,我们奇园之物,都是从各园里精挑细选出来的佼佼者。

      与当初被培养的빰那뚺群晦接班者奇物,确有错综复杂的关系,这就说来话长了,此去省略一万字...

      ︄还有,千㦱万不要粉我……我...我会…发狂滴——

      “呼噜——呼噜——”

      ﻐ整个光阴谷,从地㴘心到太空,传出雷鸣般抑扬顿挫的打鼾声푾。

      众物松了一口气。马勒戈壁,这石狮睡觉都不老实,又是一通胡言乱语……奶奶滴,兂可消停会了,终于结束了旻令万物闻风丧胆的狮吼功术。

      众物纷纷解放开捂得紧紧的耳朵,一阵反胃,齐齐感叹:

      “操!这头石狮,从哪学的这波翻江倒海的抒情术,真是酸掉牙,辣眼睛啊!”

      “靠!这骚猫,发情了怎地?春秋大梦还没醒ꦅ啊?”

      金凤凰满脸嫌弃。

      纪突然,紫麒麟一阵吆喝:䚻

      “咦?底下怎戵么黏糊糊的?真是疯狗,周事来了都不知道!快泛滥成灾了——喂喂喂䠤,谁有姨爹套啊?赶紧借它一个戴上——”

      ﯣ 貌似地心深处的∝炎天赐,也渐渐舒展开蹙眉,翻个身继续侧卧,进行稳若㔕泰山的冥想修行。 蛉

      (科普一下:四区宇宙里,雌物完全丧失赑了生殖器揯官,雄物虽有但也严重隐藏退化。万万物的排泄器官里小便最发达,大便器官终端门只有针孔大小。其排泄物大小与眼屎鼻屎一般无二。

      而匶且,自打雌物月事消失后,如今世间只有雄物周事存在。这㠶里雄物每周都有一次**俗称周事学名周经。时间几秒到几小时不等。周事期间脾气xx情绪xx,奉劝一句千万不要招惹) 뼰

      其实不止众物发现,主人性情大变。金银二修也觉着炎天赐这个新主,与吾主虚亿亿可大不一样了呢!

      薏 许是主上创造吾主的时候,真是忘记造胆了吧,吾主就是个胆小鬼!

      若你不䖦小心拍了吾主左脸,她可能会把右脸转给你。

      但是,若是不小心蹭到新主炎天赐一根汗毛,她必定会炸毛到非挫骨扬灰不可……

      縜 所以,与优柔寡断胆⎊小怯懦,空有惊天动地本事,却畏首畏尾屁点事都不敢干的槕吾主不同,新主炎天赐明显是个雷厉风行眦睚必报的狠角色。这个区的天怕要变了——

      总有一种感觉,现在的新主是一个更有故事的新主;修为上有超越生死道的大彻大悟;世界观上有与众不同的上帝视角。

      “膏主,你可还记得Ⲋ当年新主炎天赐是怎么来的?又怎得入了吾主虚亿亿眼的呢?”

      金石女修阴沉着黄脸托腮思考。

      石膏女修眼睛一亮,胴体发光,兴奋的嚷嚷:

      “记得记得呢!金主。其实呀,我可是♈从一开始就看好这妮子呢。犹记在选相的时᱑候,培训班所有萌娃都在害怕得呜哇嚎啕,唯有小小꺿炎天赐淡定从容不慌不忙,白嫩嫩小胖手这么轻轻一挥,一貽招天罗地网,就把那些埋身在极地冰川的✲所有无魂主遗骸物,一个不剩全搜刮干净了……

      此等霸气,吾主虚亿亿都被惊得目瞪口呆了呢!可不是当场就提拔炎天赐晋级为接班워者候补了。”

      “嗯……恍若隔日啊!”金石女修面上茚也泛起亮光,徐徐道来:

      鿷 “…我还记得,炎天赐的第一个选相是位国色天香的尤꨼物。初看第一眼,我们ࠔ都被此物迷住了呢!当时就몋感叹펟,炎天赐这小屁孩眼光不错哟,专挑顶好顶美的ᄿ…” 

      “谁说不是呢?可惜那尤物体薄,撑不了三秒就得开裂。小ן天赐,这才怒发冲冠,把极地冰川死相巓场所有物质一窝蜂都给端了…”

      石膏女修有点惋惜,自个也看中了尤物,还有其他几个极品,可还没开始选呢,就被快手似的炎天赐全部收入囊中了。虽然后期冰튁川陆续又有数ﺝ不清的无쐒灵主残骸物填充,但是看后都不很理想唉垪…

      “嗯…好像是先有鈔这么一出。”

      ⓵金石女搩修皱皱眉,不应该呀,什么时候大脑忘性这么大了?差点౎想不起来这段重要前戏了!

      石膏女修双眼放出大量异彩,深眸里立刻溢出一个身材威猛高大俊美的血性儿郎,不禁喃喃自语:

      “那可是我终生最宝妮贵的记忆之一。”

      “对了,膏主,当年的尤物如何了?爱心泛滥的吾主应该会把它修Т复得完好如初甚至更好吧?”

      金石女修装作漫不经心的问。뾹

      “那冰山美人就在光阴谷相园里静养,被吾主修复后ও褪去稚嫩,变成精力充沛的热血猛男——炎天意。

      걁新主炎天赐的男相。……可惜肉躯底子太差,被炎天赐强大魂力附身后,依然撑賈不过三秒。”

      石膏女修幽幽的回复。

      瞪“哇哦!那可真是一읐大憾事!”

      金石女듼修挑挑眉,不再言语。

      其实,石膏女修有句话很想大声说出来:

      “但是我可以呀!只要美人愿意跟我,我会很温柔很温柔的,我᳇们想撑多久都㭋没关系呢!”

      张了张嘴又合上,硬憋回去,终究没有说出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