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访问升级中

      公交车站前,궰一辆黑色大众车在烈日下反射着光,黑色定制西装的高大微胖的男人站在垃圾桶旁边抽着烟,动쳯作透着些许鬼祟。

      容瓷也看到了。

      ニ“苏家的人。”苏锦琇双眼微微眯起,眉心紧凝。

      看来苏大老爷子还没放弃。

      苏锦琇头疼地叹息,“小꫙珏,我先走一步,不能让他们发现你。”

      不等容珏说什么,苏锦琇就起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咖啡厅,直接朝公交车站走去。

      两个男人面对面坐着。

      他们都心知肚明。

      容珏怕是已经被发现了。容瓷也这样想。事情变得复杂了起来。

      如果外公知道了容珏的下落,以他的性格,就算是绑,也一定会把小珏绑回苏家,逼着他做苏家的继承人。

      如果小珏成了继ꍢ承人,那苏锦茹、苏家承、苏蔍胧夏ᴞ、苏胧月……都会盯鄌着他,绝对不会让小珏安生过富贵日子!

      更何况,佡在所有人的认知里,容珏ᾚ已经死了。

      到时候还可能被爆出容珏诈死……以苏德璋的手段,不知道会对容珏做出什么来。 玪

      容珏看向令窗外,苏锦琇冷着脸,正䧧和㳚比她高出一截的男人对峙着。

      “喂㢸,帮我一个忙。”容珏启唇,对墨砚ぐ说,视线却没有偏离半分。

      ൳ “送我去E国爵。”

      “理梻由。”擃

      “获墪取新生。”

      䣐……

      仢照片里只露出两个人身影,另一半被深棕色粗壮的树干遮挡뉕完全。

      而那两个人,苏德璋ʵ怎么也不会认错。

      苏锦琇和容珏。

      他精心栽墭培的小外孙容珏啊~㟤

      小东西,既然回了壑京,就别想再离开!

      苏锦琇刚踏入落琼庄园썷的大门,苏德璋就拄着拐杖迎面朝她走来,嘴角上扬,看ῴ起来心情甚好的㎭样子。ഴ

      他说身后还跟着许多身着苏家定制制服的保镖,看上去像是要去讨债一样。

      苏锦琇立即顿住脚步,下意识心下一惊。

      她的直觉告诉她,苏德璋发现了容珏!

      尽管她已经强硬地要求跟踪她的保镖铩彻底删除照片,还将她送回庄园。可好像还是被发现了。

      苏德璋缓缓走到她身边,声音苍劲有力,中气十足,又透着商人的邪气与某种胜券在握。

      “尽管打电话给他,看他还能逃多远。”

      “……”果然。

      一股浓浓的自责瞬间涌上苏韰锦琇的心头。

      是她疏忽了!因为容珏主动说想见她,她竟然忘记苏德璋在国外派人岯偷偷监视她的事!

      她以为回到了国内这老头会收敛,没想到……

      是她的错!

      是她让容瓷和容珏三年的躲藏失效……苏锦琇心闷而刺痛。

      苏德璋直接掠过她身前,上车扬长而去。

      只留苏锦琇站在门口,呆愣地拿出手机,拨打容珏的电话。

      믙 打不通……

      苏锦琇皱眉,想撒开腿跑去找容珏,却又茫然无措,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他。

      找鶰墨砚?

      可她又没有墨砚的联系方式……

      “他很安全。”

      直到陌生的短信抵达ᡖ她的手机䑮信箱,给她打了一针安心剂。

      “你是⏀墨砚?”

      对方未回,苏锦琇反而更加灗肯定这个猜测了椏。

      墨砚,应该能保护﯂好容珏吧?

      “他去壑京国际机场了!最新的国际航班是赶往B国的!”

      苏德璋听到这鏐个消息,嘴角微微上扬,容珏你逃不掉了。

      䐆 “追。通知B国那边的䗗人。”

      “是!”

      苏胧月的 事情还在网络萏上发酵,傲被迅速撤下的热搜就f像是做贼心虚꺒的证据。幸好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一个욚热搜没有了,总会有另一个相似的热搜。

      自古以来,人类八卦吃謩瓜就是一项本能。

      曼ꦞ川国际娱乐发布声禸明,将采取法律手段对待匿名用户。无数人疯狂Dis銾s,也有粉丝和大批营销号不断洗白。

      洗白内容无非就是苏胧月过去作品的代表,无非就롢是苏胧月的新戏上映而造的势,无非就是有人酸苏胧月的人气,粉丝的澄清空瓶、生日空瓶更是在各大营销号微博下排成长龙。

      一夜之间,网络评论风向竟一࠰片向好!

      然而苏胧月并不关心。

      既然外公都出手了,那所有的一切都自然会ٜ被摆平。

      ꧵ 븆 苏胧月如今只在乎今晚墨砚是否回来,是否会听她的解释。

      壑京御宴楼的夜热闹的很,甚至请来了不少跟苏胧月合作过的圈内知名鿇导演、制片人以及苏家的媒体等。

      ㉭  而苏⹈胧月苦苦等待的人却没有来。

      大厅里四处散橢满了人,奢华精嘞致的水晶吊灯下,各界名流穿着华丽,笑容得体,举杯交谈。

      大厅中℡央的粉色花球下,一架钢熠熠生辉,却并非为钢琴家准备,而是苏胧月的表演节目。

      苏锦茹带着苏胧月四处佗与人攀谈,和从前的聚会无甚差别。

      苏锦琇坐在无人在意的角落里,默㳃默地摇着红酒,᏶看着那辗转在各名流⶧之间的母女俩,唇畔牵起冷冽而嘲讽的弧。

      如砿今的一切都显得如此可戮笑。

      容瓷被陷害,只能躲躲藏藏地生活,他们却能如此安生。 穲

      另一边,祝럏凌姿推着白发老奶奶走进大厅,祝凌约跟在身后,面色阴沉。

      䂓他才知道奶奶叫他回来是为了让他参加聚ⴷ会,ꃋ给他相亲……

      他才知道今天参加的聚会是苏胧月的生日宴……

      他才知道当年那一场大火和苏胧月듗有⪛关!

      祝凌约看到苏胧月的第一眼,眼中的厌恶就十分明显地椔显露了出来。姐弟俩的眼神相似,而祝凌姿则更加会掩饰。

      她知道歉苏胧簫月对容瓷的态度。表面上踊对容瓷友善无比,其实私底下巴不得容瓷离开演艺圈。

      那时她鐣还觉得苏胧月酫一ो个小小的新人,根本不可能和已经火遍全网的容瓷쥺争锋。ꑞ

      可她低估了苏胧月背后的势力。

       想要为容瓷讨回䀯公道也是难上加难。

      苏家在S国北域的势力太过强大,不是他们区区一个祝家能够ሷ招惹得起的。他们只能敬而远之。

      但是祝凌姿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直觉。 띲

      自从知道苏胧月的那段录音之툱后,就产生了这样的预感——

      今晚一定会发生什么。

      那段录音肯定不是无缘无故被爆出来的,墨砚工作室的声明肯定也是事先知栻道了消息……祝鎾凌姿想起在墓园看到的墨砚。

      那天的他抱着一条狗,整个人柔和⺛许多。

      ꐜ会是他的计划焻吗?

      祝凌姿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自从从容瓷的墓园回来后,她的心就被自责、后悔与痛苦充斥,连工作都做不下去了。

      今夜苏胧月的生日宴,祝凌姿一是为了陪奶奶,二来也是自己想到陌生的地方散散心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