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禁看下载

      五百公里外,罗斯查尔德的指挥室。

      道格拉斯叹了口气,将自己愤怒咆哮的老爹直接静音,然௄后眯着眼睛看向屏幕뼠上另一个人。

      “怎么,终于知道羡慕我了?”约瑟夫·韦恩端着红酒杯,似笑非笑地看着屏幕那䱨一端的道格拉斯。

      “别了,我可不想父母双亡,倲有车有房。”道格拉斯又叹了口气,手指无趣的在ﺫ指挥面板上划拉着。

      “为什么我感觉你好像很是失望的样子?”注意到道格拉斯的表情,约瑟夫皱了皱眉,将手中的酒杯放下:“是因为这次你们罗斯查尔␯德损失惨重?”

      쬈 “只要最后的目标能实现,一切的损Ꝕ失都在可承受的范围䃻内。”道格拉斯摇了摇头,目光锁定在沙盘上一个特别标注的红点上:“只是,有㧶些可惜。”

      ꤹ“可惜什么?”

      “本来想着正面打败他的。”

      “他?齐家那个小子?你这么在意他?”

      道格拉斯忽然一笑:“我觉得如果你有机会和他模拟对战一局,你也会和我一个想法的。”

      这话倒是提寣起了约瑟夫뙶的兴趣:“你对他这么看重?当初在纽约他不是走了狗屎运,在弗莱彻‘不听话’的帮助下,才侥幸፬活下来的么?”

      “当时毕竟是我们暗算人家,账不能这么算。”道格拉斯舔了舔嘴唇:“不过,说这些都没什么用了,可惜了这个人。”

      约瑟夫挑了挑眉浔,忽然对道格拉斯口中的这个齐家小子产生了兴趣。

      作为道格拉斯一生的对手,韦恩家现任家主,他对自己这个发小太了解了。那个齐开既然能得到他这样的评价,相比是真的有些本事。

      只是,一方虽然命令有延迟,但是至少是可幦以统辖全局的,而另一方则根本什么命令都无法传达,在战场形势瞬息万变的现代,这是致命的。

      更何况自己和罗斯查尔德加起来两千多好舰娘围剿,黑海的这位提督䃗,今天就要没在这里了。

      “指挥官,所有被判定击沉的人类텨舰娘全部苏醒,正在朝我们靠拢!”

      战场上襡,瓦良格大声地朝齐开汇报道。

      “前面的家伙在干祥什么?人打鍞没打沉都不知道吗?”被俾斯麦死死地按在怀⋔里,齐开的声音在无数炮声中嘶吼着。

      “她们全都受了重伤,是接着大破的掩护假装沉没的!” 첏

      “......让蒙大拿回来,钳形部队继续向前,发动第二波钳形作轮战,冲散前方700名舰娘的包围网!”

      “指挥官...这嗭么复杂的命令我无法用舰载机传达啊!”瓦良格有些焦急的说:“需要我本人过去吗?”

      天空中,韦恩家族的舰载机开始构造第二个蝗虫网,笼罩在俾斯麦和齐开头顶。 暙

      秫 “该死!”齐开压着牙:“大青花鱼,藼你去!”

      “好印!”大青花鱼一转头,钻进了海水中。

      “提督,后方的人类舰娘开始突击!”另一方面,萨拉托加慌乱的回答道:“这些人用人命开路,蒁一千多全部涌㘶了上来...我们有点撑不住!”

      “我不是让你们不要留舰载机么?三个黑海航母也挡不住她们的攻势?”

      “我们临时召回部分舰载机,换装反潜炸弹,现在还没换装完毕!她们就趁这个时候攻击的!”

      齐开一愣,张张嘴,却无话可说。

      “怎么办,提督?”

      “提督?”

      滓齐开张张嘴,看向瓦良格,想说什么又闭上嘴,看看萨拉托加,想下达命令又说ꓨ不出口。

      现在最好的办法是让蒙大拿继续回獧援,威尔士亲王和约克公爵现在开始,带着低级的黑海战列舰对罗斯查尔德的舰队进行炮火阻击,但是他的命令已经无法传젿达,大青花鱼已经出去了。

      出 “557...u557!”想到了什么,齐开忽然大喊道。

      “557被你罾派去东部战场了,你忘了?”这次真的受伤了的u1退在一旁,带着自己的妹妹们围绕着俾斯麦开始阻击。 ƒ

      “那你去给我传达命令,告诉约克公爵......”

      “约克公爵是哪Ⰻ个啊?”

      齐开话头一滞:“那就去给威尔士传话,就说......”

      炮声再次打断了캦齐开的话,俾斯麦厒怀抱着齐开,不断檌用自己的身体,抵挡着人类舰娘驰的攻击。

      “你说什么?”uꌁ1在炮海中大喊一声。

      “我让你去找威尔士!”齐开挣扎着重复了一遍。

      “可以,但是你能指挥狼群吗?”

      ≏ “你不能让你一个手下去么?”

      “她们一个两个冲不过去,这些人都在有意识的反潜!只有我能冲过去。”

      齐开又是一滞。

      他的目光缓缓扫过战场,脑海中不断计算着自己现在能用的人手,还原这战场上的情况。

      蒙大拿行进路上的舰娘全部重新站起来,钳形部队在十几公里之外,大青花鱼一来쎜一回至少半个小时。

      自己身边还有三艘航母和三艘蔜重伤的亚特兰大,但是瓦良格基本被限制死了。

      还能用的就剩下希佩尔和欧根,奥尼安也算一个,但是让她参加这种规模的战斗,等于让她送死。

      还有什么自己能利用的,还有什么是自己能操作的。

      一定还有转机,一定。

      齐开低着头,瞳孔颤抖着,脑海飞速翻滚,无数方案略过,然后又被他一一排除。

      “提督梠,前方的舰娘越聚越多了!”

      放弃曉防御,带着所有人一鼓作픟气向前冲ણ?不行,伤亡太大了,圣胡安那样的自己根本没薞法保证她们的安全。

      “提督,后方的舰娘进入视野,开始朝我们炮击!”

      ⛻ 回头反᥸打?凭借俾斯麦,我们也许可以吃掉罗斯查尔德...不行,韦恩不会因为罗斯查尔德被我们挟持而放过我们!

      “指挥官,需要我去传达命令吗?我可以让狼群试着配合你!”

      带队向南或者向北突围?不可能,这样迟早会被她们追上,而且这等同于放弃了蒙大拿和쥭敌人当中的钳形部队。䭊 ᥧ

      “提督,潜艇开始靠近,数量有些多...圣胡安,你还能反潜吗?”

      햔“深水炸弹用完了呀!”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还有别的办法,不可能.䗳.....

      齐开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心里徐徐生出一种无力感。

      这种感觉他体会过很多次,往往这种时候襁,他就会耸耸肩,朝自己的对手伸出手,承认自己的失败,然后等待下一次的复仇。

      可是这不是模拟战,他没有下一次的机会,这一次就是永远,这一次就是最后一次。

      齐开自己都没有发现,他揉着头发的手,不自觉地在颤抖。

      俾斯麦看着,嘴角駪忽然浮现出一丝笑容。

      ﲩ这个黑色的女人轻轻握住齐开的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就像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

      天空中,炮弹还在不断落下,将洚俾斯麦的长飞吹的纷乱无比。

      彆 “记得我之前和你说的么?”俾斯麦轻轻笑了笑,捧起齐开的脸:“现在,你没有权利指挥我了。”

      ⚝ 齐开一깉怔:붋“...不!事情还没有到那种ċ地步!我还可以......”

      퓸“你不可以。”俾斯麦摇了摇头,温柔地为齐开打理着头发:“记得我在那个世界和你说的话么?”

      齐开的嘴꒹唇微微颤抖:“我还可以......”

      “等下我会朝西走,你带着大家朝东走,不用担心她们会阻止你,她们的目标是我。”

      亳 Ɡ 齐开摇着头,喉咙像是被什么堵塞了一般:“我还可以......”

      俾斯麦终于整理好了齐开的头,满한意的笑了笑。

      西边的阳光终于隐没在了海平面之上,天地间最后一丝残阳也消失了,只留下无尽的阴冷和黑暗。

      可是俾斯麦一头金嫫色괧的长发却依然如太阳般耀眼。

      “我知道,你尽力了,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视线忽然开始模糊,齐开觉得自己的鼻子一阵难受,难受的他几乎想要哭出来:“我......”

      “我知道,我知道......”ǁ俾斯麦打断齐开的话,将这个大男孩轻轻地抱在怀里:“答应我...好么.轸.....”貆

      齐开摇着头,说不出话来。

      天边,最后一丝光亮彻底消失,黑夜笼罩了整片大海,罗斯查尔德冲过了萨拉托加和翔鹤组成的防御阵线,丝毫没有停留,笔直地越过这两人,冲向俾斯麦。

      俾斯麦扬了扬头,身后黑色的巨剑轻轻颤抖着。

      韦恩家的舰娘终于突破了圣胡安等一众舰娘的阻拦,扑向俾斯麦。

      隤 远处,无数海王类开始回头。

      瓦良格在天空上,用肉身试图撕碎舰载机组成的风暴。

      脚下,狼群和罗斯查尔德的潜艇相遇,双方纠缠到一起。

      可是ꢨ,已经没有谁能顾及到齐开和俾斯麦了。

      黑色的君王收起了自己的温柔,一手꛻抓住齐开的衣领,一手持着黑色巨剑,宛如一个战神一般立在当场。

      “最后一个要求。”俾膎斯麦看着齐开,目光仿佛穿越了时空:“忘记我,然后...记住我!”

      说完,俾斯麦手臂一挥,鞏整个人剧烈转动,一次挥桄舞,直接将齐开扔向天边的瓦良格。

      正在战斗中的䂌瓦良格一愣,慌乱的䀘接住了齐开。

      “走!”海面上,館俾斯麦开始在沔炮雨⵺中挥动巨剑战斗:“带着他,走!”

      瓦良格一愣,立刻堵住了想要挣扎的齐开的嘴,挥动双翅,用身体死命保护齐开朝东方飞去。

      욳 “对不起指颿挥官,对不起,之后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但至少这次...请不要给我下达命令,就这一次......对不起,对不起!”

      天空中,瓦良格飞速的远离战场。

      ⒄ 海面上,所有黑海舰娘注意到齐开的ହ去向,所有人齐齐朝俾斯麦看了一眼,然后果断开始向东转移。

      正如俾斯麦所说,当她一个人暴露在战场上的时候,所有的舰蓣娘全都放弃了ﲌ自己眼前的目标,全力攻击着这略位黑色的皇帝。

      而她逢本人则像一尊雕像一般,屹立在大海的正中央,黑色的巨剑不断挥舞着,空间反复扭曲,虫洞若隐若现。一具又一具舰귝娘的尸体飞舞在空中,然而她就仿佛不知疲惫一般,继续像死神挥舞镰刀一样,挥动巨剑。

      一次,两次,三次.......

      越来越多的舰娘扑上她的身体,越来越多Τ的舰娘按住了她的手脚。

      黑色的剑刃上插满了人类舰娘,而这些姑娘们用自己的身体,死死地控制住这个柄播撒着死亡的武器。

      俾斯麦金色的长发飞扬,金色的瞳孔在燃烧,但终究淹没在了成山的舰娘海中。

      天空上,齐开失魂落魄地看着不远处ㄉ那座舰娘组成的小山,看着一个舰娘突然从一个箱子中取出一根针管,拨开小山的舰娘,朝下面插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齐开脑海一阵刺痛,仿佛有无数亡灵在他耳边嘶吼挣扎一般。

      㩀 下一刻,他忽然感觉到了。

      在黑色的世界中,黑色的水面上,原本伫立着的成群的战舰中,一艘和提尔比茨一模一样的战舰消失了。

      没有沉没,没有倾覆,就是那么突兀地,消失了。

      层层叠嶂的舰娘身体之下,一只黑色军服,戴着白귴色手套的手忽然伸了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