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长190cm?女の巨人美?玲

      庞掌柜一边耐心听着龋姐弟屍两的诉说,脸色已经变得铁青,这件事的起因根本就源于自己属下的处理不当,如此一件小事,竟演变成两大富家公子的争斗,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꿥 :“这件事我已经清楚了,的确错在我们,”庞掌柜带着不容质疑橫的口吻对兰掌柜吩咐道:“小兰,马上给两位公子,还有这两位小朋友道歉。”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癱,还有什么面子可言?䂯如果可以的话,兰掌柜愿意在一开始的时候就马上对这两位小朋友道歉,甚至这件事就不该发生。

      别说是数铜板,就是数街外的大树上长出了多少新芽,她都会乖乖去,然而,后悔已经太迟,若眼前这位三殿下真的计较起来,单就轮一轮冒犯之罪꬯,已经足以将她打入深渊。

      赶紧从柜台后跑了出来,ホ兰掌柜分别对玥宸,余文杰,还有那姐弟两深深鞠了一躬,低声下气的连说三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뷻 尽管这句道歉来得太迟,但有也总好过没吧,这也是眼前兰掌柜唯一可以做的事了。

      䂠 :“小兰,罚你银钱三个月,”庞掌柜对兰掌柜威严的说道:“从今天뤤开始,撤除你掌柜的身份,你就呆㠕在阁里负责为客人介绍商品吧,再有出错,立马走人。” 忡

      说完,庞掌柜换上一张笑脸,对玥宸和余文杰问道:“不知我的这个决定,二位公子可满意?”

      ℬ 余文杰仍然没有说话,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他心中涌出无数想法,到底如何才能挽救今天的局面,可不管䉱他怎么想,都无法面趉对站在他前面的那位三殿下。

      짤 玥宸本也懒得生事,他要的就是一个道歉,既然那位兰掌柜已经低头认错了,那么这个事也该是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上官柔儿再次做出了合适的举动,她掏諕出一锭银子放到柜台上,对庞掌柜说道:“麻烦掌柜帮我们结算一下,这是购买这盒胭脂的银钱。”

      :“实在是蠢不敢再冒犯小姐了,”庞걎掌柜对上官柔儿笑道:“今縐天之事错在我们,这盒胭脂就当是对这两位小朋友的赔礼吧,如果小姐觉得不满意的话,尽可以在我们阁内挑选心仪的商品,由我做主,免ꐇ费赠给小姐了。”

      :“我们走吧。”玥宸对上官柔儿说道。訋

      上官柔儿则是对玥宸点点头,把柜台上的那盒胭脂交到姐弟两手中,又替愥他们把铜板重新包好后,这才取回那张万两金票放回怀中,㰔至于那锭银子,她并没有拿。

      目送着玥宸和ꋤ上官柔儿ậ牵着那两名小孩子离开后,庞掌柜皱着眉头对余文杰说道:“余公캂子,我知道你父亲与我们胭脂阁的老板多有生意往来,᰿但是……”

      :“这绝不能成为你在我们胭脂阁无事生非的理Ķ由,졈”庞掌柜继续对余文杰᭯说道:“我可是听说了,你自称是胭脂阁半个主人,要驱赶我们的客人呢。”

      :“庞掌柜,再责⏖备也已经没用了,”余文杰长叹一口鳈气,对庞掌柜说道:“今天这件事,我余家算是栽了,至于你的胭脂阁,也不见得就能脱得了干系,我们都好自为之吧。”

      说完,余文杰转身离开,连放在柜台上的那张紫荆钱庄的银卡也没有拿,这个东西,相比起玥宸的身份,完全不值一提。

      :“这到底是怎么了?”庞掌柜奇怪的念道:“不就是一件小事吗?歉也道了礼也赔了,至于说得那姚么严重么?”

      就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庞掌柜这才留意到,兰掌柜,哦,不对,现在应该是小兰了,庞掌柜留意到小兰仍然保持和弯腰鞠躬的姿势,人都走了,还鞠ど个什么躬啊?

      爈 :“小兰ᵂ,今天这事确是你做的不对,”庞掌柜对小兰摇头说道:“不处置你,恐怕那两位公子哥不会就此罢休的。”

      :“你䬙就先安心做一段时间吧,好好表现,”庞掌柜心软的说道:녎“等事情过了,我会䏓再把你提作掌柜的。”

      :“庞叔꫅,”小兰抬起头,满脸泪痕的对庞掌柜哭道:“我怕是没有表现的机会了。”

      见到小兰这样,庞掌柜眉头紧皱,着急的问道:“到底是怎么了?你是不是还做了什么错事?”

      ⸉ 胭脂阁幕后老板身份不低,纵是余文杰背后的余家,在大多时候也要仰仗胭脂阁老板的面色行事,至于另外陾那位公子。

      ˎ庞掌柜虽然猜到他鳓身份不会低,毕竟也是能随手拿⚞出万两金票的人,但庞掌柜终究也是这胭脂阁的掌柜,对一些大家子弟还是多有了解的,印象中,这位公子并不在列。

      :“你倒是说啊。૬”庞掌柜对小兰追问道敷,小兰越是这样,他就越是不安。

      :“刚,刚才那位……”小兰弦用力抽泣着,对庞掌柜答道:㻍“刚⊆才那位殿下,是张傲元帅的三ఏ公子,宣威将栀军张玥宸。”

      :“什么?”庞掌柜突然爆喝一声,吓得那些刚刚准备离去的大家小姐又是一惊,东西什么的,看来今天是真不适合买了,赶紧放下东西离开吧。

      庞掌柜从柜台后冲到小兰身边,一把抓起小兰的胳膊,着急的问隘道:“你说那位公子是玥宸拭殿下?你㿔确认你没说错?”

      :“工部尚书的独女旬小姐亲口说的,”小兰对庞掌韠柜答道:“不止是ᆧ玥宸殿下,柔儿小姐也来了。”

      :“完了,”庞掌柜仰天长叹道:“都完了,我们都完了。”

      :“⥿庞叔,”小兰带着期望的眼神,对庞掌柜问道:“玥宸㕹殿下这般身份,会不会懒得和我们计较。” D

      :“你懂个屁,”庞掌柜虓对小텰兰吼道:“玥宸殿下是不会计较,但我们老板呢?你知道我们老板与玥宸殿下的关系吗?”

      :“我们老板?”小兰真是欲哭无泪,玥宸殿下怎么又和老板扯上关系了。

      庞掌柜已经懒得再作解释,连忙抬脚向阁外追去,但是,街外哪还有玥宸的身影,怪不得余文杰让他好自为之,唉……

      再次叹槞了一口气后,庞掌柜转身回到胭脂阁中,大声吩锨咐道:“立即将阁内最新,最好的胭脂全줚部备ⵞ好,明天我们去元帅府赔礼。”

      玥宸菟不会无缘无故来胭脂阁的,想必是想替那位上爐官小姐购买胭脂,闹了这么一出事,估计他们也是没心情再挑选了,但不管怎么样,这些胭脂还是要送去的。

      :“不行,这样不行,”庞掌柜不断念叨道:“我的身份太低,对了,大管事,我要立即去向大管事禀报。”

      说完,庞웽掌柜再次转身向阁外跑去,转眼就不见踪影。

      而身为当事者的玥宸和上뾊官柔儿,正在街角处陪着姐弟两,一起吃着糖葫芦呢。

      姐弟两已经买到了想要的胭脂,那些铜币自然是该给玥宸的,但玥宸并没有收財,而姐弟两又十サ分坚持,㌅无奈之下,上官柔儿给姐弟两出了个主意,让他们请玥宸和自己一人吃一串糖葫芦算是答谢。

      菛 :“你们真乖,”玥宸对姐弟两笑道:“能告诉哥哥,맳你们叫什么名字吗?”

      :“当然可以啦,”弟弟对玥宸答道:“我叫项凌,我姐姐叫项宁。”

      :“项凌,项宁,真好听的名字,”玥宸对姐弟两问道:“哥哥能拜托你们一件事吗?” 휊

      :“哥哥,你说吧,”姐姐项宁对玥宸说道:“只要我们能做到的,我们一定会帮的。”

      :“真乖,”玥妾宸摸着项宁的头,笑道:“刚才덀发生的事,哥哥希望你们回家后不要告诉叝娘亲,因为娘亲知道的话,会担心的。”

      项宁还ꝸ没有答话,项凌却蓴是檔先对玥宸说了:“哥哥,娘亲说过,小孩子不能说谎的。”

       柌:“项凌乖,”上官柔儿出言劝说道:“哥哥不是让你们说谎,而是让你们暂时别告诉娘亲,因为你们年纪还小,有些事情说不清楚,贸烞然对娘亲说的话,她큺会担心的。”

      :“今天是娘亲的生日,你们也希望见到娘亲开心,对坩吗?”上官柔儿继续说道:“所以,这件事暂时不要对娘亲说,等你们长大了,能明白今天的事,想龝要再说的话,到时再跟娘亲坦白说清楚就好了。”

      姐弟两相视一眼,他们虽然不太明白上頏官柔儿说的道理,但他们都希望见到娘亲开心,所以,两人同时对玥宸和上官柔儿点了点头。

      :“那哥哥就当你们答应了哦,”玥宸对姐弟两说道:“这个秘密,就当蘤作是你们和哥哥姐姐之间的约定,不能反悔哦。”

      :“嗯,”姐弟两乖巧的对玥宸点点头,同时答道ῶ:“好,我们一定会遵守䗯约定的。”

      :“真乖,”上官柔儿拍拍姐弟两的头,笑道:“那你们也赶紧回家吧,娘亲都要等急了,要记得把胭脂送给娘亲哦。”

      :“我们知道啦,”汛项宁牵着弟弟,对玥宸和上官柔儿摇手说道:“哥哥姐姐再见。”

      ⚆一直目送着姐弟两奔奔跳跳的离开,玥宸把手中那串糖葫芦放到嘴边,一口咬下一颗,满足的说道:“这串糖葫芦,是我吃过的,最甜的一串糖葫芦。”

      蕥 :“当然甜了,”上官柔儿对玥宸打趣道:“又不用你花钱买。”

      两人对视衯一眼,呵呵笑出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