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恐怖灵异>

      “动作麻利点,这火再不升起来,林屻子里的魔兽就要拿我们开荤了。“黑衣老者刚绑完营帐的扎带,立即呵斥着几个偷懒的年轻士兵扰加紧动作。

      现在可不是在寒雪帝国,毒虫魔兽自然少不了,拦路劫道的更是遇到了好几次,不过大都因为大营上那杆雪白的寒雪旗而作罢,这一路走来也算是比较平稳。

      黑衣老者是寒雪帝国챚皇子寒羽的管家,现在出现在了离慕氏王朝都城慕容城外百里处的森林之中,是因为慕氏王朝的新帝即将登基,向来与慕氏交好的寒雪自鹪然要派遣使节,前来祝贺。

      本来这件事交给帝国的外交大臣向天心打理便是,可平日里深入简出不问世事깗的皇子寒羽居然对这件事起了巨大的兴趣,在宲皇子再三央求下,㧊君主居然答应了下来,派遣寒羽作为这次出使的使节。

      这样下来筓,寒羽倒是高兴了,可作为管家的李石安就遭큙罪了。

      李石安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先前偷懒的年青士兵,那几个士兵顿觉寒意笼罩,手上的动作快了不少。 냝

      “李老进来吧。“

      䀱 容貌方面,寒羽结合了兰舞与凌岚川的优겳点,不过可惜寒羽未能继承父亲强如妖孽的天赋,相反寒羽䥮不能吸纳一丁点灵力,这么多年来,无论寒羽如何努力,修为也难有寸进。

      李石安无奈叹息,掀开营帘进去大농营之中,只见身着带有流云刺绣的白衣俊秀少年坐于主座之上,少年举止雅然,面有笑珂容,正在为身旁的人沏茶。

      ⃹ 䵢 见到大营中有其他人在,李狴石安也不奇怪,寒羽虽ꅴ然在Ⴆ寒雪皇宫中深入简出,不怎么与外人接触,但不知为辊何这位皇子从来不缺朋友,而在座的人便是寒羽新交的朋友,名做卓佩㠦云,据寒羽说他可是位䦶货真价实强者。

       对于皇子这样奇怪的好运,李石安也是见怪不怪了,没有多言,随便找了个位子便坐了下去。

      “李老,这几日辛苦你帮我打理使团了岔。ꕛ“寒羽起身,端着杯子向坐下的李石安送去。因为诸多事事宜需要前往慕容城完鎬成,寒羽不得不麻烦李石安帮自己打了几天掩튕护,倒是难为老人家了。

      “你小子倒是玩高兴了,这几天可ῠ是苦了我这把老骨头了。“李石安眯着眼,瞥了一眼向自己税敬茶的寒羽,没好气的道:“我可不喝这玩意!“

      변 寒羽笑贅了笑,这么多年李老照顾自己,两人关系亲密已不再是主࣎仆关醌系,说是忘年之交也不过䨐,明白李石ᮭ安话中之意,寒羽说道:“知道您老人家就好那几口,这不,我珍藏多룼年的佳酿都拿出来了。“

      闻言,李石安双眼微眯没有太大的反正,但当杯中香醇的气息飘入鼻中时,李石Ŕ安双ꋬ眼睁得滚圆,一双干瘪的手不受控制的抓起酒杯一饮而尽,大呼过瘾,满足道:“还是ꑟ你小子懂我,酒还有吗甓?这一小杯可是连塞牙缝都不够的,也就润润ᑴ喉。“

      李石安晃动着脑袋想要绕开身前的寒羽去寻找剩余的美酒,寒羽也不加以阻拦,手指上镶嵌着蓝色宝石的戒指灵光一闪,一个个头不大的镀金酒瓶出现在手中。

      见到寒羽手中的酒瓶,李石安一把将其夺过,二话不说就痛饮了起࿡来。

      寒羽面爪露无奈,席地坐于李石安身旁,正色道抾:“李老,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吗?“

      ꆪ “皇子放心,有我安排,一定让那群恶狼有来无回。“李石安闻言,放下手中酒瓶,刚才嬉笑的样子全无,曊取而代之的是掁临敌备战的严肃。

      寒雪使团一行行程极为隐秘,一路下来只是偶有魔兽侵袭,或者运气不佳遇到拦路劫道的,都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可当进去慕容城管辖范围内时,暗中却多了几双眼睛。

      起初李芰石安没有在意,可当那几双眼睛连跟几日后,틛李石安确定他们是被人盯뻝上了,若是那群恶狼想要对使团出手,显然今晚是最后的机会了。

      쀋 寒羽微微点头,那群恶狼自以为没被发现,事实上他们连自己和慕云溜出了使团都未能发现,想来也不会是什么高手,说不定只䑛是一群饿昏了的亡命之徒罢了,不过把主意打到了寒雪帝国头上实在是太愚蠢了。

      “看这天,要下雨了。“放下营帘,李石安走出大营,晃了晃手中的酒瓶,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櫜 大营之内,寒羽坐于主座,茗了一口杯中清茶,一旁的慕云满面疑惑袐,褐色的眼眸反复打量着寒羽,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暗夜的手段着实了得,若不是早已知道计划,怕我洋也是会认为现在这些人就是真籣正的寒雪使团。“沉默良久,慕云想了想这一路潟能畅通无阻的直达慕容城,若不是抡羽提议假扮成寒雪使团,势必会麻烦不少。

      可越是这样畅通无阻越是让慕云心生疑惑,从王朝边关到慕容城,一路关卡极多,ጀ若非真正的使团,哪能如此顺利。

      而每当慕云想要从使团中其他人口中探听一下时,这些暗夜的人就ឆ好像魔怔了一般,口风极紧,一口一个寒羽皇子,这倒好像是这趵就是寒雪使团,而暗夜使羽就是寒雪皇子一般。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未能得到想要的答案,慕云也不再继续追问,只当是暗夜的人个个漅遵守铁纪绝不向外人透露半点的原因吧。

      寒羽笑了笑,自然鸽知道慕云心中疑惑,答道:“佩云兄这就小瞧暗夜了,作为尘域最大的组织,冒充使团这点小事还是能够办到的,再说ᗻ了那寒羽皇子平日里深入简出,慕氏王朝定然少有人见过其真容,要冒揪充岂不是Ε易如反掌。“

      “⁈你放心,真正的使团已被我们困在魔兽山ᎀ脉了,不到你称王,根本不可能向外界传出半点偸消息。”

      慕云尴尬一笑,这才想起现在自己已不再是慕云,不论是容貌和身份都已改变,现在的他不过是寒羽在途中结识的一位友人,卓佩云。

      对寒羽的话,덴佩云半信半疑༢也不愿深ꝃ究,寒羽想要怎么做,以什么身份做,都和自己无关,他不过是匟一个从绝云涧爬出来的鬼魂罢了。

      “待会可要劳烦佩云兄了。“寒羽쎛把玩着茶杯,㞍清澈的眼眸看着佩云说道:“今晚可是你扬名的大好时机。“

      “这也是计划的一环?“眨巴眨巴了榬下ᙅ眼睛,佩云有些无法想化象,眼前这人畜无害的翩翩少年竟然会是暗夜使羽。

      和前几日那老练毒辣,眼眸中满是庍迷云的羽相比,不仅仅是容貌改变,现在的寒羽简直就是一张白纸,眼眸之中没有一丝杂质,和管家李石安间的互动,更是让佩云觉得这不过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罢了。

      ㄐ“暗夜,真是个诡异的地方。“佩云心中默道。

      “当然。“寒羽也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是般弱弱的回了一句。根寴据吴杰回报,这一队人马出自慕容城,他们很聪明的绕开方向,并且伪装成了一伙䀋亡命之徒,虽然他们出‪自何人之手未能查出,但基本可以肯定是冲着寒羽来的。

      “出去准备准备吧,舞台都给你搭好了,怎么能少了你这个主角呢。혏“寒羽也没有多言,他知道言多必失,同时让佩云知道更多也只ⲁ会对他不웥利,知道多了反而会多想,乱了心神怎么完成大业。

      知道寒羽不会过多透露,佩云也不愿自找没趣,起身离开了大营。

      大营之外,本就漆偳黑的天空在乌云的笼罩下显得格外阴暗,豆大的雨滴噼哩啪啦的落在营帐之上,激起各种各样的水花。

      大营之内,寒羽盘膝而坐,杯中清茶早已饮尽,ؘ他闭着眼睛,噺细细聆听着雨滴激起的旋律,他等待着,⃘黑夜降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