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秀直播手机注册验证码

      月黑,风高,杀人夜!

      一双眼睛从♅高墙上露出,阴冷的眼神快速逡巡。

      齐府内,一片安静祥和。

      쥥“不留活口!”

      眨眼间,数十道黑恐影从墙头冒出,如黑暗中的鬼魅,顺着高墙溜进了大院,又快速分散开来。

      领头人并没有跟随大部队行动,而是选了个方向,径直朝着后院走去。

      ׵后院居中的卧室中,齐府ꂂ主人齐尚正和魀夫人酣睡。

      领头人悄悄进入屋内➎,看了一眼床上二人,手中长剑寒光闪过,৷便结束了他们的性命。

      峰虽然手染数百人鲜血,早已是铁石心肠,然而刚刚杀死爈一位忠臣,却让领头人心头有些恍惚,站在床前久久⢺不曾动弹。

      “赵洵,你整天将执剑为民挂在嘴上,发誓要用这三尺长剑为天下生民荡平奸邪,怎么如今也쳟成了黑夜里的恶鬼?쵂”

      “齐尚谋反,证据确凿,杀ꏾ齐尚一家,保朝堂稳定,也是为碟黎明百姓做事!”

      “世人皆知齐尚乃是当代清流,齐家三代为官ᆱ,以正直立身,怎么可能谋反?”

      “证据确凿……”

      “一纸草书,未留姓名,字넝迹模糊䕄,你怎么相信那些人没有糊弄你?”

      ……

      虽脑海中天人交战,但站在床前的身影依旧澠笔直。

      ӄ不多时,另外긚一位黑衣人走了进鹢来,确认齐尚夫妇已死,低声禀告:

      “大人,齐府上潾下八十一口,尽皆殒命!唯有齐府公子齐渚、护院张林不知所踪,乙晦正带人调查!”

      赵洵转过身来,坓眼中寒光凌冽:“此事关乎朝堂稳定,切记不可留下譲祸患!”

      “是!”

      “等下……去密牢带一赃个大人和小孩过来,不然数量对不上。等抓到齐渚和张ﶪ林,秘密处理掉。”

      “明白!”

      又过不多时,齐府燃起熊熊大火,附近居民纷纷提水来救。

      然而火势凶猛,一直烧到破晓,待到众젲人进入齐府,早已只剩下一片废墟。

      朝野震惊,天子劲怒,当堂革除京都府府尹官袍,杖三十!

      鷒 三日后,调查结果公告百姓:齐府下人夜间偷食,不慎燃起大火,导致㛲齐府全府罹难。

      天子悲恸,万民齐喑。

      追赠齐尚为江宁县候,灵位翲列文武阁。

      又命少傅温仁扶棺,带骨灰遗物螮回江宁,葬于族地。

      ……

      京都南城,一位瘸腿的乞丐拄着拐,摇摇晃晃的走进了一座破庙中。

      京都虽繁华无双,却也有孤寂荒凉之地,此破庙便是其中之一。

      왌 据说这庙原本是一位酒商所建┿,供奉先贤杜康,祈祷他家的酒厂生意兴隆。㕀

      可惜后来连续三年大灾,朝廷颁布限酒令,那酒商没了生计,破产回老家卖蚕丝去了。

      翻酒商走了᱄,这偏僻位置就没了人烟,只偶枾尔有些ﳿ乞丐到庙里避避风雨。

      春雨淅淅沥沥,砸在破落的屋檐上尤其让人烦躁。

      乞丐坐在庙里,一边小声嘟囔着什么,᪄一边从衣服里掏出半个黑色的磭白面馒头,颤颤巍巍的将表面的泥污碾掉。

      襪“贼老天哩,桃花则么好滴时候,你下下下,下个球儿!”

      ਬ 乞丐恶狠狠的咬了一口馒头,一看咬下来小半块,赶紧又吐了渁出来,掐了指甲大剺小放在嘴里细细咀嚼。

      尽管吃的小心,但是只有半个馒头᠋,牸还是很快进了肚子。

      吃完饭的乞丐暂时也没了动作,无聊的叉着一縕长一弯两条腿,就这么看着外面的榆树发呆。

      远处,隐约间有人在呼喊着什么,好像是谁家的孩子又在被大人训斥。

      天色渐渐放晚,除了雨滴的声音,便是连风声都停了。⟱  욅

      乞丐仿佛从梦里惊醒,看了看周围,摇摇头,抱起半捧干草,一瘸馣一拐的绕到了杜康先人的泥塑后面。

      常年睡外面的人都知道一件事:一间庙里,最适合睡觉的便是神像后面这条巷道,隐秘、ᔥ干燥、安全,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逮着一只大耗子,这样第二天਄的早饭又有了着落。

      当然,更重要的是,有神仙给你在前面守着,睡觉特踏实。 䗓

      正应了那句:家有门神外有庙,妖鬼见了惊慌跑삷!

      乞丐铺好干草,整个人侧躺下去,很快久响起一阵轻微的鼾声。

      묑约莫过了半盏茶功夫,꘼乞丐的眼睛慢慢睁开,左手勾住基座上的一条细缝,只听一䘮声轻微的摩擦声之后,巨大的黄土基座便被拉开了一道门。

      门内,是一双少ﺚ年特有的明亮眼睛。

      乞丐左手一抖,袖子里滚出两个白面馒头,还未落地,便被一双小䢑手抓住,迫不及待的送进了嘴里。

      从基座里传出的尿骚味喷在乞丐脸上,让他的眼睛瞬间蒙上了一层水汽。

      㘔“少爷,再忍两天᧰。后天一早,少傅温仁就会带着ꈣ老爷夫人的骨灰出发前往江宁。

      ᴉ县ᯝ侯发丧,按例会在城门处谢恩、宣德,大概会持续一个时辰。加峪上前来送别的百姓,到时候烑出城的人会比平日多一倍,咱们就唙混在人群里出城。

      黑鸦卫就算湽伪装成衙役,这么短的时间,这㎒么獓多圊人,他们大概率发现不了我嘬们。”

      少年点点头,沉默地吃着手里的馒头。

      待到两个馒头下肚,少年用袖子擦了擦手䍯,这鵉才빖重新抬起头来。

      “张林叔,为什么黑鸦卫要杀我们?”

      乞丐摇⑧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黑鸦卫太神秘,除了他们的名ꯏ字和存在,根本没꾘有更多的资料,当初我也是随老爷处理一起特ᦵ殊案件,才知道他们的存在。”

      “那你为什么这么确定,那些家伙是黑鸦卫?”

      “对我出手的家伙,叫乙晦,他是我的师弟!”

      此言一出,又是许久的沉默。

      “黑鸦卫没有找到我们,这几天一定会在城内仔细搜寻,城外估计也有他们的眼线瀭,后天出城门蘔,我们要分开走!”

      乞丐盯着少年稚嫩的脸庞,叮嘱道:

      혃“不管咱们两个谁被抓到,还是全部安全出城,梨至少在京都附近不能再走在一起。到时候我往南转东你往东直走,咱们路上汇合,然后去汴州ṵ。

      黑鸦卫找不到我们,一뎑定会칧派人去江宁,所以南边不能去。我们继续往东去兖州,然后北上去沧州。

      ꛇ 沧州城的띯徐大偳人和老爷乃是故交,应该会收留我们。

      少爷,你从小就聪明,又读了那么多书,你一定能坚持下去的!”

      记下张林的安排,少年再次点头,忽然间鼻子一酸,眼泪又掉了下来。

      “张林叔,我想知道为什么黑鸦卫要杀我全家!我要报仇!”

      䄘张林也是悲从心来。他何尝不想㠨查清缘由,不想报仇?可是黑鸦卫太过神튖秘,这种组织,珅要么是监察司的靻秘密特务,要么就是听命于世家大族,找他们报仇,何其艰难!

      “少爷,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涗现在要做的,就是活着!明白吗?活下去!活着,才有报仇的资本,死쯕了,万事皆休!” ꣪

      魺 少年䳸擦干泪水,用力握紧了拳头。

      “活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