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趴在我身上耸动

      薛明灿五岁的时候他娘就死了。

      他爹常年戍边,他是他大哥一手带大的。他母亲去世五年后他父亲觉得他大哥可以独当一面了就把手里的兵权交给了他大哥。

      交权后,薛国公带着郝姨娘和郝姨娘生的孩子们从边关回了京城。

      薛二公子一回来就惊艳了整个京城。大家都说,薛二公子定能成为一代大家,定能青史留名。

      大家都夸薛国公福气好。大儿子能征善战,二儿子文采斐然。

      所有人都觉得薛明灿长大后也会像他大哥、二哥一样。没想到薛明灿把所有心思都用在了玩上。不光这样,薛明灿还经常顶撞薛国公。

      薛家的亲朋好友都知道薛国公不喜欢薛明灿。薛明灿大舅一知道薛明灿大哥死了就想好好说说薛明灿,让他听他父亲的话好好找个差事,别整天玩。他虽是嫡子,但和他二哥比实再是太差了。

      听到薛明灿找他他马上就起来了。薛明灿虽然不成器,但薛明灿是他亲外甥,他不能让他亲外甥吃亏。

      薛氏一族族长听说薛明灿找他在心里数落了薛明灿一句:扰人清梦,你大哥都死了你还这么任性。

      可是,薛明灿现在是薛国公唯一嫡子,外家又强,国公府的爵位有六成会落在他头上。所以,这个面子他还是要给的。

      薛明灿大嫂的哥哥听说薛明灿找他很纳闷。不过,对他妹妹和他外甥女来说薛明灿继承国公府比薛二爷好。薛二爷和他那个短命的妹夫可不是一个娘生的。

      薛明灿大姑已经从薛明灿父亲那知道了他要把爵位传给二儿子。听到薛灿找她直接回了句不去就继续睡了。

      薛明灿大舅来的最快。

      看到薛明灿,薛明灿大舅吓了一跳。“你怎么瘦成这样?你是不是病了?”

      “不是,赶路赶得急了点。”

      薛明灿大舅听了叹了一口气。“你大哥已经……你又何必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你就是飞回来你大哥也……”也活不过来。

      “我大哥没死。”

      “你这孩子,大舅知道你和你大哥亲,可再亲也不能不接受现实。对了,你叫大舅过来有什么事?”

      “等其他人到了再说。”

      “你还叫了别人?”

      “嗯。”

      “你到底有什么事?大舅跟你说,你可别犯糊涂。以前有你大哥护着你,现在……现在你要是再顶撞你父亲,你父亲肯定会把你赶出家门。”

      薛明灿笑了笑。赶他?哼!“大舅,喝茶。”

      “大舅不是来喝茶的,大舅跟你说……”

      薛明灿大舅刚想多说说薛明灿,薛氏一族的族长和薛明灿大嫂的兄长就相跟着走了进来。

      看到薛明灿,两个人差点没认出来。

      去请薛明灿大姑的侍卫也回来了。“小公子,大姑奶奶身体不舒服,不能过来。”

      “知道了。”薛明灿冲族长和他大嫂的兄长拱了拱手。“辛苦二位了,请。”

      族长:“小五,你深夜请我们来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薛国公一共有五个儿子。薛明灿最小。

      “一会你们就知道了,请。”

      “好吧。”

      薛明灿带着他们三个去了薛二公子的书房。

      侍卫们已经把薛二公子的书房围住了。

      看到这么多侍卫,三个人都愣了。

      薛明灿大舅:“明灿,你这是要干什么?”

      族长心想:这架势……他今天晚上真不该来。

      薛明灿大嫂兄长:“五公子,要是我没记错这应该是你二哥的书房。你带我们来这……难道,你二哥的书房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你们一会就知道了。开门!”

      “是。”

      侍卫拿着刀就把薛二公子书房的门劈开了。

      薛明灿大舅又急又气。“明灿,你到底要干什么?你父亲本来就不喜欢你,你要是再胡闹你父亲肯定会把你赶出去。”

      看守風雨文学里走了出来,一出来就看到院子里站满了人。“你们……你们要干什么?这可是二公子的书房!二公子的书房连国公爷都不能进!”

      薛明灿看了赵大壮一眼。

      赵大壮一拳就把小厮打晕了。

      薛明灿带着众人走了进去。“抄!”

      “是!”

      薛明灿大舅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是不是非得把爵位折腾没了就高兴了!”

      族长看了薛明灿一眼: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薛明灿大嫂兄长:薛二公子不会真做了什么违法的事吧?要是这样五公子这爵位可就稳了。可是,依二公子的品行应该不会做违法的事。难道,五公子知道他大哥死了就疯了?薛明灿现在瘦的跟个鬼似的……

      薛明灿大嫂的兄长觉得薛明灿八成真疯了。看来,这爵位十有八九是二公子的了。他妹妹真可怜,丈夫死了,亲小叔也疯了。

      一刻多钟后,赵大壮看着薛明灿说道:“小公子,没找到。”

      薛明灿大舅拉着薛明灿的胳膊就要往外走:“我带你去跟你二哥道歉去!”

      族长心想:蠢货!国公爷和二公子正想找你的错你就主动给人家送把柄。

      薛明灿大嫂兄长在心里说道:看在你大哥的份上我就替你说几句话吧。“五公子是世子爷带大的,世子爷突然没了,五公子一下子受不了才会做出来这么出格的事。”

      族长附和道:“是啊。小五,一会好好给你二哥赔罪,你二哥肯定会原谅你。毕竟,你大哥还没下葬。”

      薛明灿瞪了族长一眼。“我大哥没死!赵大壮,拆!”

      “是!”

      薛明灿大舅忍不住拍了薛明灿一巴掌。“你闹够了没?大舅知道你难过,可再难过也不能这么闹呀!走,去给你二哥道歉去。”

      薛明灿没动。

      他大舅气的踢了他一脚。“你是不是想气死我?你这么做对得起你大哥吗?你是不是要让你大哥死不瞑目?”

      “我大哥没死。”

      “你!你气死我了!我不管你了!你自己瞎折腾吧!”

      薛明灿大舅想走,可这是他亲外甥。要是他父亲知道他把他二哥的书房拆了要打死他他总得拦着。要不然以后到了地下怎么跟他妹妹和他大外甥交代?

      侍卫们动作很快。一会就把薛二公子的书房拆了。

      什么机关暗室都经不住一个拆字。

      赵大壮拿着两个一尺多长的盒子走到了薛明灿跟前。“小公子,找到了。”

      薛明灿打开看了一眼。“给他们看看。”

      “是。”

      赵大壮捧着盒子走到了薛明灿大舅、薛氏一族族长和薛明灿大嫂兄长面前。“三位请过目。”

      三人看完后都觉得是假的。

      尤其是薛明灿大嫂的兄长。“这……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