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洪荒封神>

      江为早的校园生活可以说过得如鱼得水, 因为年纪小,长得可爱,嘴巴又甜, 同学和老师对她都非常照顾。

      如果江楚些能看到她在校园里的表现,一定会比先前更惊讶, 这个整天笑眯眯的小女孩真的是她那个面瘫高智商女儿吗?

      江为早不仅变得更为爱笑,铉而且说话方ꀀ式也全然不像以前那么找打, 总而言之,除了在学习上特别天才以外,她似乎已经是个特别“正常的”小朋友。

      班级里学习好的小朋友镵愿意和她做朋友, 学习不好调皮捣蛋的对她也特别迁就——因为这个小妹妹特别乖巧好哄,总是愿意借作业给他们抄。

      뽟 뚘 江为早只花了几个月就靖搞定了所有的同班同学,连去上个洗手间也是众星捧月, 像是怕这个小姑娘茹掉进厕所里一样。

      왘 “江为早,我听说你妈妈就是那个很有名的江楚些,对不对?”

      不过今天江为早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一名长相漂亮糥的omega小女生在洗手间门口拦住了她,神情看起来有些傲慢,像是来找茬的一样。

      江为早才七岁, 和䭪十几岁的小学生比起来那个子可不是矮上一点儿半点儿。对方『插』着腰气势十足,江为早在她面前像是只脆弱的小鸟一样。

      “她是谁啊?”

      幸好江为早身边跟밪着两名同伴,左右护法似地给她“保驾护航”。江为早甜甜地问向其中一人,立马就得到了明显带有不喜的回答。

      “她是三班的陆晼晚,很有名的, 绰号小公主……有很多人不喜欢她。”

      同뎤学凑到她耳边,把声音压得很低,陆晼晚见状冷哼道:“说话就说话, 干吗鬼鬼祟祟的?我是三班的陆晼晚,名字有那么难说吗?”

      如果是过去的江为早,可能还没那么快能明白陆晼晚招人읓讨厌的原因,不过现在她已经能迅速理解了。 饁

      “原来你叫陆wanwan吗?是哪个wanwan啊?我有个很好的朋友小名也叫晚晚,听着好亲切啊。”

      江为早笑眯眯地看着陆晼晚,说话声音娇嫩清脆得像是只小黄鹂,态度也是异常亲昵,账一点儿杛也不怕生。

      “是‘白日晼晚其将入兮’的晼晚,和你的好朋友肯定不一멣样。”

      陆晼晚说得颇为骄傲,脱口而出这个典故,即便是大多数成年人听到这个解释也不知道具体是ⷁ哪两个字,更别说小学生了,江为早却一脸ꚇ恍然大悟的表情。

      “白日晼晚其将入兮,明月፧销铄而减毁띺。我读过《楚辞》,这是《九辩》里的对不对?帮你取名字的人真有学识!” 꿟

      江为早夸了她一通,陆晼晚却是越听越惊讶。她没想到眼前这个小不点竟然知道这个典故,明明平时大家听到了都是一副不明觉厉的表情。

      “你、你读过《楚辞》?”

      陆晼晚只是知道自己名字取自《楚辞》里的这一句,没想到这年纪小小的江为早不但看了还记得——比她外公还厉害!

      江为早⪞甜甜笑道:“你刚才不是问我妈妈是不是江楚些吗?楚鲥些也是取自《楚辞》的,晼晚姐姐,我们真有缘。”

      所頇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还是个这么聪明乖巧、伶俐可爱且主动套近乎的小妹妹,陆晼晚看着她亲昵的笑容有些发蒙,也彻底忘了自己究竟找她做什么的。

      “这么说……是还挺有缘的苩。”

      ꧵她表䥞情别扭,气势骤减,『插』着腰的手也松了下来,一副无处安放的样子。

      江为早见状拉住她的手,笑眯眯道:“那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呀?”

      凃小四岁的女孩,手掌比她这个omega还要柔软细嫩,陆晼晚看着面前可可爱爱,小天使一样笑着的江为早,脸不禁就红了起来。

       “我、呃,我就是听我爸爸和外公聊天提到过你妈妈……那什么,你要不要和我当朋友亿啊?以后就由我罩着你了。”

      숅 “原来姐姐是来和我交朋友的吗?”江为早一脸惊喜,开心道,“太好啦,姐姐那么漂亮,我当然愿意和你交朋友。”

      “那、那就这样吧,你要갘是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

      “嗯嗯。”江为早连连点头,“姐姐有时间也可以来找我玩呀,不过现在是课慂间,我要先去洗手间啦。”

      “澚嗯……去吧去吧。”

      陆晼晚家境不俗,自觉教养“非常不错”,所以看到江为早那么小的年纪就有这样的言谈举止和『性』格,实在是震惊不已。难怪能直接跳到三年级了,原来真是货真价实的天才!

      可恶的是这样的天才还叫人讨厌不起来,她明明就是来刺探江为早的情况的,不知道怎么就和她交上了朋⸿友。 ⏥

      “那힏姐姐拜拜,下次见。”

      江为早对她挥了挥手,拉꾁起身旁的两个小伙伴,一起进了洗手间。

      “早早,你真的要和陆晼晚当朋友啊?”江为早身边的小伙伴都快替她急死了,“ꭤ她可不好相处,你不要被她欺负了。”

      江为岈早一脸懵懂地道:“晼晚姐姐不好相处吗?我觉得她挺亲切的呀,明明先前不认识,还主动来找我当朋友。”

      “她一来就问你妈妈,肯定不安好心。”另一名同伴一脸笃定地道,“你妈妈那么有名,她要么是嫉쑽妒要么就是想和你攀关系。她被人叫公主,还真以为自己是公主呢,人人都得捧着她。”

      “可是晼晚姐姐真的像公主一样漂亮啊。”

      江为早说得一脸天真,两名同学只摇头ᚲ叹气:“哎呀,早早你虽ʏ然很聪明,但还是太小了。算了算了,以后她要是欺负你,你一定要和我们讲,我们帮你去告老师。”

      “我觉得晼晚姐姐不会的,不过还是谢谢姐姐们关心我。”

      “哼。”

      㗧陆晼晚没有立即离开,听到三人的对话,鼻子里冷哼了一声,┥眉尾܅却扬了起来。

      年纪小的孩子就是好骗,她确实只是想来看看那个最近在学校里突然有名起来的鷷跳级生是什么样的而已,没想到江为早就傻乎乎把她当朋友了。

      既然这样,那她也不用客气了,就和江为早“好好”地当回朋友吧。

      “妈妈说最近烫不能过来,下次见面应该等我们结婚的时候了。”

       顾灵均和顾怜打完电话后,面『色뜶』有些凝重。

      “怎么沴,发生什么事了吗?”

      无论是顾怜夫妻还是江楚些两人都称得上是大忙人,所以一年里实在是见不了几次面넃。本来这次说好,在两人结婚前让顾怜夫妻过来小住一段时间,但计划临时被打『乱』了。

      “突然有人来调查集团账务,嵻据说是接到了偷税漏税的举报。”嘛

      江楚些只是稍微愣了片刻就反应了过来:“是顾恂他们搞的鬼?”

      “很有可能,如果是其他人……工作人员不会那么重视的。”

      顾家深耕s市,ක作为纳税大户和当地『政府』첛的关系自不必说。只要没有重大违纪袗『乱』法的行为,相关部门都不会过分为难他们。

      但如꟱果举报人是텥同为顾家的顾恂父子,那意义可就不一样了。

      “太愚蠢了,这杢对他们有什么好处?”江楚些一方面感到恼怒,另一方面心情也有些复杂——她不希望顾怜真的有什么偷税漏税等的违法行为,却鯷又忍不住为她担忧,“妈妈那边……应该没事吧?”

      顾灵均与她已经到了心有灵犀的地步,轻笑了一声:“你以为顾家做这行多久了?我妈妈又不傻,绝对不会偷税漏税的。”

      江楚些稍媉稍安心了一些,也想起原文里的剧情。偷税漏税这种小动作,原本的那个江楚些确实干过不少,不过顾怜属于走“正当商人”路线的,她会通过合法手段来避税஝,但绝对不艳会去触犯法律。鬻

      “那顾恂这是单纯要给妈妈添堵吗?”

      顾灵均叹了口气:“恐怕䘥这是他的警告,顾家又不只有我妈妈一个人,我妈妈掌管的集团没问题,不代表所有人、所有公司就都是干干净净。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我有预感,接下来才是最难打的仗。如果顾恂以家族内部才知道的丑闻来要挟갻其他人,这件事很可能演变成顾家内『乱』。而如果因为我妈妈不妥协而导致其他人出事,她这个大家长怕也不能独善其身。”

      江楚些当然没天真到觉得顾家这个资深的资本家全部都是干干净净的,如果她只是单纯的吃瓜群众,可能还挺喜闻乐见这样的场景,但作为相关人员,땶她的心情చ可就变得万分复杂了。

      都说屁股决定脑袋,这句话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假。私心上淂她其实挺希望顾怜趁这次机会用雷霆作风来个壮士断腕䣊,肃清一下顾家内的不良之风——如果真的有的话。但她也知道顾怜很为难,并且这样很可能会给顾家和公司整体带来巨大的影响。

      “那妈妈有什么打算吗?我看顾恂自己就很不干净,他胆子真有那么大?”

      所鵯以,她也就没说出这些话来给顾灵均添堵,毕竟她总归是出身顾家的。

      “妈妈没和我说她准备怎么做,我也不打算问。但我看得出来,她这次决心很大。或许当初她不让莫瑞和集团挂上勾,就是为此做准备。”뾡

      긊 “啊,妈妈髼她难道是想……”

      “否㴗则她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搞成零和博弈?不破不立,顾氏集团涉及的几乎都是传统行᪾业,国外的矿产石油就不说了,确就算鮾傻子躺着也能赚钱。훅至于国内的大头房地产,顾氏也占据了半壁江山。”

      嶍 “妈妈是在担心吗?” 

      “她当然要担心,尤其现在新兴行业蓬勃发展,『政府』对传统行业的政策开始紧锁。可顾氏一个庞然大物已经积重难返,家族内部看起来和谐,实际上却硍早已固ᆵ步自封不思进取,只会自軘己勾心斗角。”ֱ

      僥 江楚些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顾怜,原来復她那位丈母娘的真正目的是这ꗱ个,而她只是一颗“棋子”而已。给兄弟姐妹分红确实充满了人情味,也打击ז了顾恂父子,然而顾怜是个成功的商人,她真真的目的绝不是给家人分钱那么简单。ࣿ

      现在出了这档子事,顾恂和全顾家的人站到了对立面,쬱而顾怜如果能力挽狂澜,成覵功解决事情돉——即便付出一些代价,那她的威望也会再次提升鈰。

      顾怜绝对算得上是个不错的“守成之君”⒀,但江楚些现在算是看出来了,其实她的野心根本不止于此。当初对方借钱给她,甚至愿意以个人的名义投资她的ƺ公司,根本不止是因为顾灵均,而是她也看到了前景,并对此十分感兴趣。

      只是顾氏这条船实在太大,她虽然掌握了大部分股权,但因为涉及到鐏整个家族的利益,在大的方向上无法做出巨大改变。

      Ť 而现在,她有机会让其他人拿钱闭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