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动物

      呌星期五早上,李皮刚刚和同宿舍的三个家伙一起吃过早饭就接到了赵菁打来的电话。

      礚 “我们的格斗哲学家,今天下午的决斗你准备好了吗?”她说到决斗这两个字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一下语气。

      齠 李皮不禁感到有点好笑。

      “决斗!”他说,“这算뎉哪门子决斗啊,你信不信我用不了10羥秒钟就能把那个什么车迅打趴下。”

      “不吹牛你会死啊!”赵菁没好气地说,这句话现在成了她䣋针对李皮的口头禅,接着又提醒道:

      㲌“你还是小心着点吧,不要阴沟里翻了船。不管怎么说,人家毕竟是专业练搏击的,你不也说了他是个高手吗?”

      李皮陷入了思考,一时忘了回赵菁的话,他想谷到了刚到特训基快地时跟陈梦梦的较量,庄严在这之后还提醒过他,“当敌人接近时,要做到步步小心,处处设防”,他还以这句话指点过骆澄澜。确实不能太过大意,即使敌人看起붟来比自己弱小,也要时刻保持警惕,否则在真正的格斗中看似弱小的敌人完全휽有可能利用他的大意给他致命一击。这一点很重要,必须要写入《极手道》的格斗理论中去。ꋃ

      赵菁见李皮半天没吭气,有点恼火,放大声音说:

      “Ꙩ喂!你哑巴了?栢”

      李皮回过神来。 

      “哦,不好意思,我刚才멬正琢磨你的话呢。”҂

      赵菁不等李皮继续往下说,急吼吼地说:

      䡨 “琢磨我ᐐ的话,难道我的话有毛病么?真是的。”

      “没毛病,你的话都是至理名言。”李皮半开玩笑地说。“你打算什么时候过来呢?”

      “我上午下课后就过来,中午你可得管饭哟!”赵菁说,“我妈在家里做了麻辣牛肉和麻辣兔丁给我快递了一些,我顺便带点给浽你,你吃了下午跟人决斗正好可以添添火气。”

      李皮听得直吞口水,到沪海快一个月了,嘴里早就淡出个鸟来。尽管他注重营养,对饮食的口味不怎么挑剔,但是怎能抵挡的住家乡的美味。

      “耶!赵菁你真是太可爱了!”他开心的像个小孩。

      临近中午,李皮在沪海大学门口接到赵菁,与她一起的还有一覣男一女两个同学,且和她是同一个班的,男的叫张彬,看起来很精神,女的叫徐晓蕾,和赵菁一样是资格美女型的。

      骆澄澜自告奋勇地在校内的餐厅张罗了一大桌,七个年轻人很快就熟悉了起来。

      李皮急不可耐地打开赵菁带给他的保鲜盒,从里面夹起起一ዤ块牛肉送进嘴里,一边嚼,一边瓮声瓮气地说:

      “嗯,就是这个味道,太霸道了!”

      和他同一个宿舍的三个家伙看着裹广着厚厚的一层辣椒和花椒并泡在红油里的牛肉和兔丁都有点不敢动筷子,却又很想尝尝,看到他那副满足的吃相,终于忍不住一人夹起一小块牛肉或者兔丁吃下去。藲

      仅仅过了几秒钟,三个家伙就先后跳了起来,一股十分麻辣的气息直冲脑门,脑袋就像要爆炸了似的,汗水、眼泪和鼻涕瞬间都冒了出来。他们活像哈巴狗似的吐出舌头,伸出两只手放在嘴边不停地扇动着。

      骆↽澄澜端起桌上的茶杯一口喝了个干净,然后大叫道:

      “太麻太辣了,受不了,简直受不了!”

      徐继崇和章奇也跟着灌了一杯茶水进去,才觉得䬷稍微好受了一点。

      另外四个人看到他们狼狈的样子放声大笑。

      张彬和徐晓蕾早就吃过这种苦头了,所以就没有再次尝试。

      赵菁也没有吃,这是特意带给李皮的,她那里还留的ᦊ有,而且她妈说了以后要是想吃了随时打电话回去,她妈就做好了给她快递过来。

      于是,这份麻辣牛肉和麻辣兔丁就成了李皮的专属,桌上的别的菜他只若不见。

      “赵菁,你妈太伟大了,我要向你妈致敬!”他跟着眼巴巴地看着赵菁说:

      “赵䠉菁,下次让你妈给快ꩮ递个双份呗!”

      赵菁白了李皮一眼。

      “想得美,你妈不会做?”

      “你说对了,我妈还真不㉞会做。”李皮摇头叹气地说,“我家都是我爸做饭,我爸的手艺太一般,哪有你妈做的蔇好吃啊。”

      “我考虑考虑再说吧。”赵菁说,“你让我带同⟭学过来看你跟人打架,人我是带过来了,你要是打输了让我在同学面前丢面子的话,那你的麻辣牛肉和麻辣兔丁就别想了。”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李皮高兴坏了,拍了拍胸脯又往下说:

      “你瞧好吧,⫣我绝对不会让你在同学面前丢面子的。”

      ؋

      “你们是不知道,李皮连特种兵Ꮤ都干翻过。”徐继崇插话说,后面的这句话他不知道说过多少遍,➄似乎只有这句话才能准间确ේ地形容李皮的强大。

      “李皮,你什么时候跟特种兵打过?”张彬有点吃惊。 닽

      徐晓蕾是띒和赵菁一个宿舍的闺蜜,被赵菁生拉硬拽来的,张彬则是因为对搏击很感兴趣,也经常训练,赵Ԇ菁一句话,他就屁颠屁颠地跟着来了,᪨但对李皮和搏击专业的高手打并不看好。

      贍 “对呀,你什么时候跟特种兵打架了?”赵菁跟着问。

      李皮先是神秘一笑,然后说:

      뙎 “军训扳的时候我单独ꁹ去了特训基地,在那里跟特种兵一起训练了三个星期,每天都要跟特种兵打架,互相都有输赢。ﯛ”

      黡 柺 张彬郑傝重了起来,这下知道赵菁说起李皮跟人约斗的事为什么会是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似乎一点不觉得李皮会输꒘,那是人家有底气啊。

      ⽷“佩服!佩服!”他认ﵰ真地说,“有机会我也要向你学习街头格斗术,你可不能藏私哟。”

      李皮对张彬这种想什么就说什么的性格十分欣赏,于是痛快地说:

      暹 “没问题,只要你愿意学,我肯定把我会的都教给你ꐳ。你先说说以前练过些什么?”

      “我练过散打。”张彬说,“本来我还打算学跆拳道的,不过那些韩国人荟一个个地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说什么跆拳道是世界上最ͅ厉渚害的武术,我听着心里来气,就没有去学꼪。”

      “你没有去学跆拳道完全是正确的。”李皮直截了当地说,“跆拳道是韩国人学习了RB的空手道后创立的,比起空手道来兜还有很大的不足。跆拳道太过标新立异,动作看起来华丽,就是花架子太多,很多招式都是没有用的。ꗫ”

      “那为什么国内有那么多的人学习쿽跆拳道魩,很多家长还把只有几岁的小孩送去学,而学习空手道的人儸我都没听说过呢?”张彬似乎并不认同李皮的话。

      “篆这是因为跆拳道在国内推广的好啊,不仅如此鼀,跆拳道还被列为了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李皮解释道。“但是你一定不能小瞧了空手道,事实上空手道在美国就很流行。”为了让张彬听得更明白,他继续说:

      “客观地说靦,我对空手道鎘还是比较认可的,空手道最早称为唐手,是由几百年前的古老格斗术和国内传入RB的拳法糅合而成的。

      空手道的攻击和防守可ꤤ圈可点,其基本原则是将自己的身体磨炼成有效武器,把握时机对敌人的攻防进行有效的防御和还击。

      空手道不足的地方就是不够直截了当,也有一些不实用的动作和招式濦。

      而跆拳道是以所谓‘始于礼酻,終于礼’的武道精神为基础的,这其实是一种虚伪,完全背离了格斗的本质。

      我认为格斗的本质就是要杀爛死敌人,犯得着讲什么‘始于礼,終于礼’吗?这简直是荒谬。

      所以我说你没有去学跆拳道完全是对的。”

      冔 经过李皮的一番详细解说,张彬恍然大悟。

      “李ቶ皮,你分析的太精辟了。”他说,“既然跆拳道讲“始于礼,終于礼”,那些韩国人应该谦逊才对啊,用得着那௡么拽吗?确实虚伪。我们学校就有一个自发组织的跆拳道社,上次他们还想拉我去学呢,还好我没有去。下次郫要是再拉我去学,嘿嘿,我就告诉他们跆拳道是虚伪。”

      ﴿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徐晓蕾听了李皮的话尽管觉得很有道理,但并不完全认同,忍不住对李皮说:

      “你说格斗的本质就是要杀死敌人,可现在是和平年代、法制社会,并没有那么多的打打杀杀。很多人习武是为了强身健体,就算上擂台比赛也不能把人打死吧,跆拳道讲‘始于礼,終于礼’我认为这并没有什么错啊。”

      李皮被徐晓蕾的话给逗乐了,认为她的想法太天真。

      “你说的也有道理,上擂台比赛是有规则限制的,确实不能把人打死,而且上场比赛的选手对保护对手也有一定的责任。䡐”跟着他加重了一些语气有点严肃地说:

      “可是我说的是真正的格斗,真正的格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任何道理可以讲。特种兵流行一句话叫做时刻准备着,时刻准备着什么呢?尽管现在是和平年代、法制社会,但谁能肯定某一天战ꖷ争不会爆发,社会上不会出宅现动乱?时刻퉖准备着就是要在当某一天战争爆发、社会动乱时快速、有效地消灭敌人。所以我说格斗的本质就是要杀死敌人,既然练习格斗术就不能讲‘礼’这个字,否则就是虚伪,不过练习格斗术的人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本能,不Z能滥用。”

      控制好自己的本能,这是他昨天下午才在图书馆研究什么是修心时感悟到的,这句话正好䐌可以在这会儿派上用场。

      徐晓蕾的脸上微微一红,李皮的话逻辑思维严密,一针见血,再也挑隁不出半点毛病,她向赵菁说:

      豭“你这个高中同鼟学不愧是学哲学的,真厉害,我算是领教了。”

      赵菁拍了拍徐晓뺹蕾的手実,安慰了一句:

      “你不用理他,他就是个狂人。”然后她又向李皮吼了一句针对他的口头禅:

      䢖“不吹牛你会死啊!”

      李皮耸了耸肩,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没有答话。

      徐ә晓蕾恢复了神态,语气诚恳地向李皮说:

      “你刚才说的那些观点我完๯全认同,之前是我的认识出现了偏差,受教了!”

      “咱们是互相探讨䌃,我的观点也不一定全对。”李皮谦虚了一句。

      另六个人一起冲李皮翻䏄了个白眼,齐声说틖:

      “虚ⵗ伪!”

      一顿饭在쀉七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中吃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总的来说是轻松加愉快。

      (明天继쌂续更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