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操小骚逼

      特蕾莎身后的护卫们看着她一会跳脚,一会咒骂生气,接着又蹲下抱头嘤嘤嘤的样子,一时都有些不知所措。

      슴 这些海上的厮杀汉们䣂好勇斗狠,砍人劫掠是一把好手,等到需要他们哄人的时禌候㚻可就全都抓瞎了。

      只好恶狠狠地盯着林克,期待着小姐一声令下,开始杀人埋岛,又或是剁碎喂鱼等一条龙服务,这样他们才能有用武之地。

      “别别别,没事的,我们嶣不是朋友么?我不会怪你的꒙。”滳

      林克连忙上前安慰,在特蕾莎懵圈着,还没䆕有理清到底ଝ这是谁的问题的时候,林克上前掏出一个首饰盒。

      精美绝伦,帝国出品蝇的首饰盒立刻吸引了푅她的注意,莫名开始的抽涕也停止了。

      “㞎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这是送给你的礼物。”

      面对着特蕾誀莎身后那群护卫的死亡凝视,林克不敢过分靠近,面带笑容,保持一贯的亲和力,示意对方亲自打开首饰盒。

      땦 特蕾莎小心翼翼渴的将首Ꭷ饰木盒的卡扣解开,入眼就是一枚硕大的泪滴型宝石吊趠坠,湖蓝色的宝石经过帝国工匠鬼ث斧神工的处理,在烟雨朦胧的天气下显得更加妖冶。

      “哇,这么大!”

      天可怜见,特蕾莎长这么大从未见걾过如此令她动心的首饰냼。

      䊃 幼年丧母的她从小由父亲,哥哥拉扯长大,虽然地位高崇,但海盗出身的父兄可没什么贵族意识,打小就把她当男孩子℣培养。

      从小她收到最多的礼物就是刀剑枪棒,要么是精美的皮㛱甲护具。

      她最喜欢去家族的藏宝室里寻宝,总是期湵待能够找到些亮晶晶,好看的首饰侉,又或者花花绿绿,有些繁复无用只ㄸ为了好看而设计的小裙子,但是总让她失望。

      首饰物件能够被⨏轻松销赃뽉,根本没机鲸会留在藏宝库中춟,特蕾莎唯一在宝库中找到壴和首饰沾边的,恐怕닑就是各种武器上镶嵌的宝石了。

      至于小裙子之类的衣物就更不可能了,鼎鼎大名的海盗王宝库中收藏女人衣物?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薏而作为海盗王的直咛系亲属,特蕾莎从小就被精心保护着,䆜去过最热闹的集市就是海盗大会,飏从未上到贵族领主们的领地,所以她有钱也无法买得到。

      至于拜托身边护卫ᴏ?护卫们都是父兄的忠心手下,自己的要求必然惲会被告知父兄,特蕾莎甚至能够猜到自己哥哥的反应:

      ؉ 什么?小妹你竟然셰会喜欢这些花花绿绿的衣服?快别这么幼稚了뎷,来,哥䚳哥送你一把单手弩,精钢制作,一箭能穿透两三个人。什么?你不信?别急,我找两个舫人궦来让你试试!

      灰狼作为特蕾莎偶然间发现的姈朋友,她很珍惜这段웺父兄规划굤外的友情,所以才会对被欺骗这么气愤。

      而现在,当她收到人生第一件首饰礼物鬎后,这些ﻞ气愤都烟消云散了。

      “我戴着好看么?”

      特蕾莎迫不及待地将宝石吊坠戴上,青春靓丽,充满活愋力的皎洁脸蛋上洋鯉溢着开心的笑鎽容。

      林克顺着特蕾莎的脖颈向下望去,开口大胆的贵族名媛服䲾饰,透露出白皙摧娇嫩的胸口,两片起蛼伏的胸肉包裹着闪耀湖蓝色光芒的吊坠៊,或许是吊链太长,泪滴型宝石在低口胸衣燓的遮掩下若隐若现。뷊

      ᓆ“好看,人比宝石好看。꓋”

      林克由衷的赞叹着,没想到换了一身装束的特蕾ℨ莎竟棈如此有料。

      䜥“哼哼”

      特蕾莎不᮹知想到什么,꽠哼了两声后突然捂脸,转身朝着岛上跑去䋢。

      林克看着她的反应一头雾水。

      ‘淦,这女人又犯什么ᒓ病?쟖’

      好在身后的护卫们没有任何动作ד,从护卫之外又走出一人。

      白发冷脸,一身得体的羊毛呢绒正装。见面砸就朝林克费力地作了个笑脸。

      “林克大人,我是威尔阁下的管家,负责这次的圣水交易。”

      ‘这才对嘛,我就说不可能让灰兔这个家伙全权负责톶的。’

      林克稳下心神,开始和对方交接交易事项。

      뀇 ꀝ 交易事项很快理清,简单粗暴,多少瓶圣水对应相应数目的金蛇币,也没有一瓶瓶开塞检查,这名管家点清数目后很大气的让手下交钱。

      栀 首次交易成功结束,林克满意地和管家道别,特蕾莎不知什么原因一直没有出现。

      “林克大人,您有些操之过急了。䢩”

      看着探头寻找特蕾莎身影的林克,管家面带笑容意味深长的说道㮅。

      ‘操之过急?什么意思?难道还要在这个小岛上过夜么?’

      흜林克没弄明白他的意思,只씄想着快些结束。

      “代我向特蕾莎小姐打个招呼,我们先行离눢开了。”

      没多久林克꼀便带着手下几人划着小艇返回船队。

      等到林克的十艘快船小队离开,特蕾莎才终于从岛上回㨤到岸边。

      望着这个几딻乎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管家眼瞅着她轻声说道:“我会如实禀报给威尔和海盗王阁下的。”

      特蕾莎像是没有听见,手捧着林克送的泪滴吊坠,望着那湖蓝色的宝石怔怔出神。

      “什么?送首饰就是求婚?訵!这特么什么道軓理?”

      林克归岛会越想越觉橖得不对劲,喊来卡尔分析一⛱遍,没想到被告知是这么个结果。

      “是的,非亲属的异性之间相互赠送首饰就是求婚的表现,大人这不是常识么?”

      卡尔眨着小小的眼睛,发出大大的疑惑。

      “不是,我这才见她第一。。第二次面,怎么就算求婚了?!뙑”

      “大人这很常见啊,ꐀ贵族们通婚大都双方不需要见面,双方长辈谈妥之后就可以了啊。”

      “你特么怎么早不告诉我?”

      饘“大人,这是常识啊,我一个基尼人土著都知道的事。。”

      “还敢顶嘴?!”

      淸啪啪两巴掌卡尔瞬间安静。

      ‘该怎么办?和特蕾莎说明一下这是误会゙么?不行不行,这娘们万一恼羞成怒让他爹跟我拼命那就完了。

      絜难道顺势屈从?灰兔这家伙性格飘忽不ଣ定,㜝后台又这么硬,那不是给自己找罪受么?’

      林克难以想톷象灰兔这家伙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模样。

      “大人,您想开点,海盗巾王的女儿未必看得上您啊。”

       卡尔宽慰着说道。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听了好想打你。”

      恼䕾羞成怒的林克就近拿卡尔撒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