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app官方入口

      “去吧!宝剑虽然好,不츩过是象征意义更쌐大而已町。”秦耀挥運挥手说道。

      秦家从咸阳带出了不少东西,并不缺少好东西,因此只是吃㚲惊之后,众人就冷静了下来,并没有反对秦耀的举措。

      秦穆提出来的这些东西,价值如何,他们都看得出来,增加收入,增添人口,都是增加秦家的底蕴,更别说秦穆还是秦琼的儿ċ子,都值得交好。

      …………

      “凌云兄!你不忙碌你的事情,怎么一大早又来了?”秦穆一脸苦笑,看着坐在胡莴凳上的秦岳问道。

      “我说怀道兄弟,你这Ꮚ不行ᅱ啊!正所谓闻鸡起舞,勤学不辍,你这天天睡到这个时辰,往后岂不是和为兄一样,一事无成。”秦岳笑纪盈盈的,一副语重心长的说道。 猈

      “我喜欢夜深人静的时候读书,剑术我不会,所以不用起来那么早。”秦穆翻了个白眼엚,一面穿衣服一面说道。

      “嘿嘿,为兄知道你不会剑术,因此特意来教你剑术。”秦岳笑着道。

      “真的吗?”秦穆惊喜的问道。儒家剑道和武者的不同,因此秦穆想学,都没人教,秦岳愿意指点,他当然高兴。

      “当然是李真的,你看我剑都带来了。”秦岳一扬手道。

      秦穆这才注意到,秦岳섞今天穿了一身劲装,案几上放着两把宝剑。

      随便洗了一下,秦穆招呼道:“来吧!我们开始。”

      “这把剑,是家父送给怀道兄弟你的。”䓈秦岳疉双手捧剑,递到秦穆面前说道。

      ൦ 樮켻 “这…”虽然晴知道这是秦家感谢自己,送的礼物,秦穆还是有些迟疑,不知道收下合不合适。

      “收下吧낂,这把剑留在秦家,也没有用武之地。”秦岳说着,一把塞进秦穆怀里。昫他生怕慢了自己舍不得。

      䝏“这把剑不简单吧?”虽然秦岳说得轻巧,不过看他䟸一옷脸肉疼的样子,秦穳穆就有所猜测。劵

      “唉!你猜得不错,当年,一颗陨石坠落到了东郡,得天外陨铁,当时最著名的铸剑大师徐夫子,耗时两年终于铸成,成剑之日,电闪雷鸣,天出异像,隐约有龙吟之声,足有半日方结束。秦王以大秦国号为名,赐名秦剑,又叫定壴秦剑。”秦岳介绍道。

      “什么!”秦穆一听,惊呼一声,手一抖,宝剑㛯差点掉到地上彷,急忙递给秦岳说道:“凌云兄快快收回,如此宝物,我怎么敢要。”

      “这当然不是定秦剑。”秦岳很满意的看着秦穆失态╍,并没有接剑,反而淡淡的说道。

      秦穆忍不住想要骂人㶧,合着刚㲿才牛叉的介绍,都是唬人的。

      “虽然不是定秦剑,不过뼻也是同样的材料,同一个大师锻造的,只不过因为材料有감限,此剑短一些,窄一些。”秦岳脸色一正,看着닱宝剑介绍道。

      “这还是太贵重了,我不能收。”톈秦穆虽然不舍,还是拒绝道。딒

      “收下吧,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要说剑有摘多珍贵,只是想请怀道兄弟你多珍惜它而已。”秦岳摇摇头说道。

      磏见秦岳态度坚决,秦穆也知道推脱不ꫦ了,于是慎重的点点头道:“自当᫳如此。”

      â “剑袖名背手,长四尺,削铁如泥,吹毛断뚾发只是等闲;这是一把上过战场的剑,৔武安君当年,就是持此剑自刎;因此这把ꗮ剑煞气滔天,一般人别说用,拿着都会被煞气迷了神志,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秦岳介绍眽道。

      “什么!”

      看着￑秦穆瞪大眼睛的样子,秦岳笑着继续说道㮹:“我们儒家使用,当然没有问题;浩然之气,至大至刚,正澆是一切煞气,邪气的克星。”

      武安君秦穆当然知道是谁,号称杀神的人,就连他都死在这把剑下,可想而知煞气有多重,现在没有感受到,应该是没有出鞘的缘故。 혎

      “浩然之气虽然克制煞气,不齌过煞气过重,会反过来压制浩然之气吧。”

      ᭤ 洋“不错,水可以灭火,火大水少,水也会被烧ṝ干;不过身据浩然緙之气,就没有性命之忧,这是很肯定的。”秦岳赞同道。

      想来箪秦家也섛不可能害自己,因此秦穆也不再担心,拱手道谢,收了下来。ێ

      “如此我就厚颜收下了,改日再去谢秦伯父。”

      “兄弟你对秦家的恩情,也不浅,这样蠗谢来谢去,何时到头。” 蓥

      聨叟“凌云兄言重了舴,一点小事,谈何焧恩情。”

      “不说这些瓷,我们开始练剑吧。⣯”秦岳转移话题。

      “要练ល剑,首先要明白儒家的剑道,큿儒家起于至圣孔子,春秋之时尚武,想要周游列国,没有腰中长剑可不行。儒家剑道,在于卫道,除恶,毕竟总不能每一件事,都用浩然之气攻敌吧?而且也不是每一个儒生,都有手段,以浩然之气ꤾ应对敌人的。剑醸术也就顺理成章了。”

      秦岳解说得很直白,秦穆一听就明白了,旰儒家崾剑道,얐主要作用就是防身,对付普通弱小的敌人。这一点两个世界看来都一样。

      孔子的阩父亲本就是当时鲁国的一位武将。鵠史쫗料有记载孔子除了拥有异于常人的相貌켟,他还拥有异于常人的力气。古代的城池大门乃是城池最后的一道防线烧,古代用的攻城车,硕大无比的圆木撞击城门,有时候都未必能轻易得逞,可见城门材质之厚礗重坚实,开关城门都是得依蹁靠几个人的力量才能做到,但史书中说,孔子仅凭一人之力就可以推开䩃城门,可见其力量之大。

      那怕这个世界不一箍样,也是有共通的道理和相似之处。

      “无论是儒家,还是武者,道家等,都有养兵一说,儒家就是以自身浩然之气,不断蕴养宝剑,时间长了剑身带有浩然맗之气,也就驓更显神异。䲻

      ힷ简单点说,武器都是矿石锻造,以自炽身气血蕴养,挱时间长了,就和身体⤇一部分一般,用着更加顺手,当然也更加厉害。”枸秦岳ᙾ继续说道。

      墜材质同化!这是秦穆的认为,秦岳的话他听明白了一些,不过疑问也很多。

      “以浩然之气养剑쌟,是不是汴蕴养时间越长越厉害?能不能用两把武器,一般平时使用,一把蕴养起来,作为底牌᳦,媸对付强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