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直播ios幸福宝

      翌日清晨,张谦如往常般㲯起床,去把大门打开,门一开,一摁人重重地跌了进来。

      昏死之人披头散发,面色紫青,青色道袍上有几处颜色更深。定睛一瞧,这人뗴不是陈道长又是何人。

      张谦不及多想,把道长抱入观中,又取银针一枚,扎道长指肚,当即流血,又捏开紧闭的牙关,往其舌尖一扎。

      “痛煞我也!”陈至玄猛然惊醒,自坐了起来。好在张谦收手快,没再扎到其他地方。

      㴻道长片刻回过神来,往怀里一摸,摸出一黄花梨木盒,长舒一口气:“好在是保住了。”

      “道长,你还好吧?”张谦问道。

      陈至玄道:“只是削了些道行,休养些时日便好。”

      又道,“你且稍待,我先调理一番。”言毕,就地抱元,打起坐来。

      张谦纵然有千般疑问,也只能以道长身体为念,暂且压下。

      好在陈至玄这番调理时间不长,待张谦做完早饭,其已转醒。

      햑张谦问道:“道长好些了?”

      陈至玄道:“你有什么疑惑便问吧。”

      “ퟒ你是神仙?”张谦问道。

      ꤐ“非也ᰊ。”陈至玄答道:“我乃道门中人,会些许道术,以长生久视为修道之目标,却非神仙。”

      张谦又问道:“你在我面前施展法术,是想收我做徒弟。”

      陈至玄闻言笑道:櫶“我于你有引道之机,并无师徒之缘。”

      又道:“你我相识日久,知你有道缘,然贫道之去凶险,恐你道缘绝于此,便在你面前略施法术。”

      쐷鉺两人亦师亦友,话到此处,聜张谦已解其意。心结得解,张谦顿觉海阔天空,冥冥之中,似有所感,一时间心急ࣼ如焚,恨不能马上入道修真。

      ຕ ម 郰问道:“道长能否授我修习法门?”

      䰿道长曰:“你已得修行法门,何需我授?”

      张谦不解꟮其意,陈至玄道:“抱元守一为修道,日诵黄庭为修道,然,དྷ做菜是修道,习武是修道,弹奏是修道……世间万事,若心有所念,有所持,则皆有其道。”

      “可授道术否?”

      道长륽曰:“你诵黄庭,阅经文,已得道法,机缘到时,自会通晓。”

      “既然如此,我便静心等待了。”

      㺫张谦似懂非懂,听这一番话隐有所悟,不再纠结于此,转为闲谈,问道:“道长这次下山是做什么去了?”

      太阳升起舚,山雾渐消,忽有一黄鸟落于神像前台案,啄食供果。陈至玄本不欲说,见此忽心有所感。

      沉吟道:“昔日道友需一物,无奈分匢身乏术,我便为他取来……”

      当下把寻物护宝之经历,事无俱细一一诉说。陱

      ᾀ张谦闻凶险处惊心动魄Ⳑ,至玄妙处心驰神往릁。

      他尚在回味,道长又道:៶“我本当将此物送往平都山㸓,奈何三花被削,五气难꽑聚,需静心休养。静之嵸可否鍄代我前往。”

      平都山一去数千里,这一趟少则三月,多则半年。张谦只稍作思量,便应诺下来櫾:“숐好!”

      道人于后山中砍一松树,削成木剑,ꦉ于剑身刻数道符箓,又取黄纸、朱砂,画数道符咒,并木盒交与张谦,

      쯑 道:“此剑与符可Ჿ斩妖灭鬼뢢,以作护身之用。但切勿妄生杀念,非大奸大恶者,只作驱赶便可蟋。”

      又道:“⿍此物性命攸关,此去路途遥远,望静之不畏艰苦,务必送至。”

      张谦领命下山。

      썄张屠户早䍻年丧⼐妻,与儿子相依为命,见张谦要远行,闷闷不乐却不劝阻,给了些许银财,又备齐吃穿用度,道归时需带儿媳。

      张谦的拳脚师父却很有兴致,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大枪送ጘ给了张谦,又有牛车相赠,令他伆在外闯一番名堂。 

      ᭙ ⪓ 其余师朋各有相送,但路途遥远,不好多带ﶘ,皆推拒了。

      氋拜别父亲ྚ与诸师父,离了白水镇。

      鯺 张谦一路往北,逢州过县,涉水登山,转眼一月有余,虫出其洞,鸟出譽其巢,不觉东风扑面왬,已是春日光景。

      这一日黄昏到得武宁地界,进城后找到⚤一处驿ゎ馆,吩咐줼店家安顿车马,把牛喂上,又点了两个素菜,要ꭞ了一间上房。

      ᪺一路风尘,张谦略感疲倦,吃过饭后正要回房歇息,恰有一道人进来,便留在了坐位上。

      道人身体修长,白发长须,混元巾,赭红道袍,负青剑,执鹿尾,好一派仙风道骨。

      这人坐定后便道:“店家,上两道小菜,不要荤腥潥。再上一颤碗米饭,一碗清水滤。”

      张谦暗自观察,心道:“果然是个出家修行的道士。”

      待小二上菜,道人便细嚼慢咽起来。张谦正欲上前攀谈,忽见道㗫人怒道:“小二,我是否叮嘱你菜中쪦不要荤腥!” 

      ଒小二急急赶来୴,见道人筷子上正夹着一小块肥쟖肉,赶忙道:“对不住您道长,许是厨子无意落锅里的,我去给您换淢一⬓份䯅!”

      佺道人不悦梙道:“快去吧!”

      馆内客人皆叹好道人。

      张谦却失了兴致婼,要了一盆洗썪澡水,自回房去。

      夜深人静时攸然转醒,提灯小解,路績过柴房时,见傑房门开一条小缝,内有微暗光亮,听得房内窸窸窣窣⣾。好奇心催得他往房内一看,单看外形,正是今日那道人,正大快朵颐,连他在外面都没发现。

      张谦不动声色地离开,找到驿馆老板,悄声告知。老板闻言当即大怒,悄悄叫上﨤几个伙计,훊拿贼去了쀨。閘

      不消多时,驿馆内响起了争吵声、喝斥声、打人声、哀号声……馆内客人被陆续吵醒。

      张谦回房睡了个好觉。

      몱不期第二ࡽ日Ⲩ路过另一ܣ条街时,又遇到羲这江湖骗̆子,此人依旧一副仙风道骨,与人为善的模样,脸上没有一点被打过的样子。驿馆老板可是告诉他,昨夜懿把这骗子打得鼻青脸肿的。

      江湖骗子今日摆了一地摊,摊边两面旗䍻,一书铁口直断,一书药王在世。

      摊边围了一堆人,或是求仙问卦,或是求医问药。张谦来了궓兴致,把牛车停在一少人小巷,自己走了过去。 ⅛

      张谦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人舌绽莲花痸,又懂话术,三言两语就能把这些无知乡ȯ民哄住,不提卦金或者诊金的事情,ᬠ这些人却已把他奉为神明,会尽量싗多给他一些。

      又看了一阵,张谦发现这人也긊算有些本事,䮟至少道家佛家的经文读了不少。奇门遁甲、八字六爻、梅花易먏数应该也ۏ是学过的,只是这水平,在张谦看来,连入门都算不上。ﻢ

      훟这时,忽有一人骑黄马过街,停到摊前。众人见之纷纷让道,这人一下马便对老骗子拱手道:“我家公ֺ子昏迷半月有余,米水不廈进ﱮ,请道长施手援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