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直播app官网

      勿智力科技与dk签订㨨合约,关雨桐将工作任务分派下去,沈诗意分到퍀的任务不多,她差不多算是对接჻人,负责智力科技反馈过来的栉事项,她去协调处理。

      临近五一,假期前最后的一天上班,同事们干活之余,纷纷讨论假期去哪里,游玩的ჳ计划和潌经验。

      沈诗意不参与他们的聊天,今天下班前,她要将工作完成,否则,假期里,她得加班。

      忽然,有同事cue她,“诗意,你五一干嘛去?”

      댷沈诗意目光춪仍然落在电脑屏幕上,头也不抬地笑道:“在家。”ϒ

      同事鄙夷:“又在家宅着?你好无聊!”

      鵉“在家能做的事情可耷多了,我不无聊。”沈诗意说假期在家,不是真的会在家,她今晚回去,跟慕寒商量下,假期三天,带小汤圆去哪里玩合适。

      “我有个相亲局,来的异『性』条件不差,你跟我去玩玩呗?”单身的同事,想把沈诗껏意拉上。

      “……”沈诗意抬头,“不去。”

      ㌉“你好冷酷无情,起码犹豫哀一分钟再拒绝我呀!”被拒绝,同事假装泫然欲泣的表情。

      另一个同事吐槽:“叫诗意陪你去相亲局,怎么想的?她这模样,需要相亲来倬找对象吗?她去了,你还能找到对象?”

      话题成功被聊⤸死。

      沈诗意继续认真工作,一到下班的点,片刻不停留,想立马回家。

      她楷去停车场拿车时,碰上关雨桐。

      ⎰ 关雨桐道:鎬“诗意,ɗ后天我和智力科技的人有约,你也一起来。”

      沈诗意问:“工作的事吗?”

      “不是,纯玩的。”

      为和甲方维持关系,增进情谊,假期也要约甲方玩瑖,是常见的交际行为,沈诗意想到慕寒和小꯳汤圆,委婉拒绝:“经㯥理,我后天约了朋友。”

      “你不是除开ῥ工作,一天到晚喜欢在家宅着,你还能跟朋友约?”同事开沈诗意玩笑时,关雨桐可听到她五一没핍安排芛,要家里蹲。

      椊关雨桐言语中,对她假期出퐲门的惊讶,过于明显,沈诗意不禁失笑道:“经理,我除了工作,也有私人社交的。”

      “不管,你抽时间出来。”

      “……”

      上级的命令,沈诗意不得不从。

      就这样,她被迫接受假期第二天要绢出门和甲方联络感情。

      ***

      五一假期开启,第一天,沈诗意睡得昏天暗地。

      住进慕家前,她虽浅眠,但不会失眠。

      逈自从住进来后,她有了失眠的『毛』病,难得有睡得香的一天,她自然是要多睡。

      没失眠过,都不知곜道睡觉有多幸福ꡋ!

      午觉睡了三个小时,沈诗意精神饱满地起床,去找慕寒和小汤圆在哪里。

      管家提醒:“沈没小姐,慕总来了,他们在一楼。”

      䥞 对于慕寒的称呼,管家一直叫他‘先生’,从她口中说出的‘慕总’,必定是慕可,沈诗意赶忙下楼。

      一楼客厅里,慕可抱着小汤圆,逗他玩,直让他开心得咯咯笑쀷。

      随手塞给小汤圆的玩具,导致他注意力瞬间转移,慕可瞥向他弟弟:“小쎥汤ﵕ圆过不了多久,要上学,你打算怎么做?”

      上个月在医院,刚被他姐姐催促过结婚的事宜,今天他姐姐没直接催促,采取另一种方式泚来问,慕寒脸『色』微微一沉:“姐,你﬐身体刚멛好,不适宜『操』劳太多事情。”

      慕可呵一声:“要不是爸去世了,你妈也去得早,我摰爱管你?”

      慕寒名义上是她弟弟,她连带他母亲应当做的事情,也给做了。

      她只生了一个孩子,ھ却像有两个孩子。

      慕寒将小汤圆抱回到自己怀里:“父母不结婚,孩子也洊能上户口,小汤圆暂时先读不用户口的幼儿园。”

      此时,楼梯上的沈诗意,刚好听到慕寒这句话。

      她心中一冷,脚步怎么也迈不下去。

      楼梯是在客厅一面墙的背后,她不用担心慕寒和慕可看到她。

      听到弟弟这么说,慕可气不打一处来:“孩子大了,知道自己父亲不愿意跟母亲结婚,你让他怎么想?”

      慕寒捂住小汤圆的耳朵,冷声道:“我不会和一个把孩子当成『逼』婚工具的女人结婚!姐,你不用帮沈诗意说什๨么,无论你说什么,你也影响不了我做的决佚定。”

      斱今天来她弟亨弟这里,慕可本意是看小汤圆,顺便叫她弟弟和沈诗意结婚,听见她弟弟这ৈ么说,她气笑了:“是我眼拙?我怎么没看出来诗意将小汤圆当成『逼』婚工具?”ൣ

      “你是被沈诗意表面『迷』『惑』껭,不知道她真实的样子쑓。”

      “慕寒,你从小到大,我是怎么教你的?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慕可略微生气,“你要做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不仅要对你的孩子负责,也要对孩子母亲负责!”

      “姐,三年前筹备的婚礼,你也知道,不是吗?”慕寒依然紧捂着小汤圆的耳朵。

      “可你不和诗意结婚,跟她住一起,一起养育孩子,到底是对她不好。”

      鸚 “什么算不好?我哪点亏待了沈诗意?就因为没给她慕太太的位置ࢥ?”慕寒讥讽地勾起薄唇。싽

      “␡没有婚姻关系,你难道不怕她哪天厌烦你,跟你一刀两断?”

      “我身上有她想要的东西,不结婚,她也会一直留在我身边。”慕寒对此从没担心过。

      沈诗意处心积虑跟他结婚,不惜用怀孕当『逼』婚工具,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一切,如此功利的一个人,又有孩子作为羁绊,她无法做到跟他一刀两断。

      慕可不由冷笑道:“你是吃准诗意不会蘎离开你?很好!过度自信是自负,你最好能保持一辈子的自负,没有后悔◾的那天。”

      慕寒冷眼回应他姐:“你不如问问沈诗意,她舍得离开我吗纰?离开我,她能拥有现在衣食无忧、不用为钱财发愁的生活?”

      “不要用钱来衡量她对你的感情!我看得出来,她是真心爱你,渴望跟你结婚,过一辈子!”继母在弟弟十岁时去世,慕可从此接手弟弟母잓亲的责任,希望弟弟能得到켡幸福。

      “真心值多少钱?你清楚她为了跟我结婚,耍过什么手段吗?”慕寒永远忘不了,沈诗意跟他说她怀孕了,他当时怀着什么心情,准备和她结婚,结果,他上当受骗。

      “我就问你一件事,你爱她吗?”﬊慕可失去和她弟弟说太多的耐心,直直地注视她弟弟,等待他的回答。

      不止慕可在等待,楼梯上的沈诗ᖂ意也在等待。

      然而,静默蔓延。

      似是过視去良久后,慕寒发出嗤笑。

      笑声很小,沈诗意听在耳里,犹如巨大的声音,冲击到她的耳朵和心脏,面『色』不禁有点发白,自嘲힞地无声笑笑。

      明知道的事实,她刚刚就不应有所期待。

      管家是和沈诗意一起下楼的,见她一停止脚步,也不自觉地停止。

      站在她身边,管家将她发白的面『色』看得仔᜗细,眼中多了些怜悯。

      沈诗意没有再听下去䷉的勇气,转过身,脚步极轻地回到二楼。

      而此刻的客厅里,慕可用审视的目光打量她弟弟一遍,再看着一脸茫然的小汤圆㐗,耳朵被她弟弟捂住,呆呆地望着他。

      她弟秲弟只笑不言ﲆ语,慕可看得来气,喝下杯中全部的热水,才勉强压下火气,道:“你的事情,我不想管你太多,管太多,你也烦。但你继续这样跟诗意生活下去,有你后悔的那一天。” ે

      慕寒笃定地说:“我不会褯后悔。”

      像听到笑话,慕可连笑几声:“你就坚持不跟诗意结婚,继续当你的好父亲,能一个人包揽孩子的事,驾就一个人包揽。你的自信非常好,培我很欣赏你!” 㫰

      重重地放下杯子,慕可也不等沈诗意郬睡午觉醒来,见见她,直接拎包走人。

      将到傍晚,慕寒挽留:“姐,你不在我这吃了晚乽饭,再走吗?”㲤

      慕可没眼看풾她弟弟,转身离去的同时,留下冷冷的ཾ话语:“吃饭?看见你就气饱了!”

      ㋝姐姐离开,慕寒松开小汤圆的耳朵。

      不知发生了什么,小汤圆脑袋埋在父亲的胸膛里:“爸爸,『奶』『奶』!”

      喂饱小汤圆,已到晚饭时툳间,没见沈诗意下楼,慕寒吩咐管家:“她还没醒吗?去叫她下来吃饭!”

      闻言,管家面上没变化,恭敬道:“是,先生。”

      管家上到二楼时,发现沈诗意一个人坐在客厅,ʺ神『色』落寞,定定地望向远方的世界。

      “沈小姐,先生叫您下去吃饭。”

      쭑沈诗意扭头:“慕可姐还在吗?”

      “慕总半个小时前回去了。”

      下楼前,沈诗意收起所有情绪,像是半小时前什么也没听到。

      慕껫寒没跟她说慕可来过꾷,她当不知道。

      只是,这满桌厨师精心准备的饭菜,她没有吃一口的欲-望。

      看见慕픥寒,他跟慕可说뜃的那些话,仿佛被一台复读机收录,不断地在她耳⮉边循环播放,一遍又一遍。

      随便吃点填了填肚子后,沈诗意叫管家拿一瓶红酒来。

      听见后,慕寒蹙眉:“吃一点东西,你喝什么酒?”

      沈诗意手托着下巴,面含笑意地看他:“好烦呀,我明天又要加班了,甲方事好多。”

      对于成年人来说,笑容有时只是一팹个表情,她第一次对慕寒展现不出真心的笑容,用着柔柔的语气,说虚假的话语。

      ྤ慕寒抓住小汤圆想捣『乱』的䝜手,缓声道:“嫌甲方㳪事多,你可以换份做甲方的工作。”

      他栗跟她讨论工作,沈诗意脑子里在想。

      原来,他早准备好,小汤圆明年上不用户口的私立幼儿园。

      他没想要在小汤圆上学前,和她领结婚证。 ڨ

      他会什么时候跟她结婚呢?

      要牼等小汤圆上小学吗?

      可小朋友要满六周岁才能上小学一年级,小汤圆离两周岁,差三个月,她还要等四年多吗?

      ꦅ 想着,想着,䨃她垂下眼睑,摇晃杯中的红酒后,一饮而光。

      需要有东西麻痹自己的大脑时,酒精真是好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