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免费拍拍视频在线观看

      “添把柴火。”老汤姆道。

      “哦……哦,好的。”夏枫从呆滞中反应过来,连忙从旁边拿了一些柴火然后扔进火焰中。

      这是他打工的第二天,距离测验,也只有一天的时间了。

      而他来这里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发愣。

      至少夏枫以为自己在老汤姆的眼中是这样的,因为他是不是就调侃下自己别没事发愣。

      老汤姆不老,也不叫汤姆。是个三四十岁的男人,真名叫什么没人知道,不过克罗姆一直都是老汤姆老汤姆的叫。再加上是绰号,他本人也不介意,所以夏枫、丽汀和一些冒险者也直接叫他老汤姆了。

      在这里工作了两天,夏枫也大概了解了,来这个酒馆的大多都是些冒险者。

      所谓的冒险者,就是指在冒险者工会注册,然后接取委托,委托内容包含但不仅限于护卫、猎杀魔兽、寻找物品、探查区域等内容。

      据克罗姆自我介绍,他以前也是一个冒险者,直到他老爹去世,然后自己继承这个酒馆。

      “你小子劈柴还挺熟练啊,今天到现在都还没有耗多少买来的柴火呢。”老汤姆道。

      “嗯……以前在家里就是干劈柴的。”夏枫摸摸头。

      在他来的路上,顺手劈了一些木柴然后带到这里,在简单的处理后就是能用的柴火了。

      “不错,以后能大大减少木柴的采购量了,说不定克罗姆能给你涨工资哦。”老汤姆拍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力道很大,居然都把练过剑术的夏枫拍的一踉跄。

      “别愣着了,把接下来要用的菜准备好。”老汤姆说完后接着去忙活自己的了。

      “喂,老汤姆,我的油菜好了没有,酒都快喝完了。”外面传来一个冒险者的声音。

      “好了好了,你这家伙,啥时候改吃素了?”老汤姆也吆喝回去。

      “哈哈哈,这家伙,吃上火了,在外面方便愣是方便不出来。”

      “哈哈哈哈……”

      “混蛋,再说我饶不了你!”

      “啊?威胁谁呢?”

      外面冒险者们的喧嚷声不断传进厨房。

      “不要紧吧?”夏枫担心事情会不会发生斗殴。

      “安心吧,那帮家伙关系好着呢。”老汤姆揭开帘子,“小丽汀在收拾桌子啊,那没办法了,我亲自送过去咯。小家伙,注意火,炖的鸡别凉了。”

      “明白!”

      老汤姆端着盘子走出了厨房,而夏枫则盯着铁锅下燃烧的火焰。

      不得不说还真是巧,当年引起夏枫学习魔法兴趣的就是一个魔法厨师做饭时的景象。而现在,夏枫准备学习法系靠的还是做饭。

      缘,妙不可言。

      夏枫想起了拉尔亚辅导员说过的话。

      火,是什么感觉呢?

      愤怒?恐惧?

      他没有感觉到那么负面的情绪。

      在夏枫眼里,火不是那种只用来伤害的东西。

      正相反,火能煮熟食物,满足人的食欲。火能点亮黑暗,带给人光明。

      所以说火是什么?

      “嘛,不觉得这东西还挺有活力的吗?”老汤姆走到夏枫的身后,而夏枫完全没有察觉道。

      “火啊。”老汤姆蹲在夏枫旁边,“小时候我一直以为所谓的精灵,指的就是这种东西。我从小是孤儿,夜晚孤零零的,只有这种跳来跳去的东西陪着我,当时我曾想,这东西这么有活力,一定是精灵吧。”

      活力,火是活力?

      “嘛,年轻的事情了。”老汤姆站起身,接着忙活去了,不过这回,他并没有再使唤夏枫。

      没错啊,火不是负面的东西,它能给人希望,能给人光明,能让人心潮舞动。

      火是活力。

      夏枫突然有了思绪,在他想到这的一刹那,感觉体内的魔力突然一颤动,躁动的夏枫心跳不止。

      夏枫猛的回过神来,心跳还是停不下来。

      魔力还是在躁动,但是却始终无法形成最终想要的样子。

      还缺点什么。

      夏枫有些烦躁。

      缺什么呢?夏枫百思不得其解。

      眼看就要形成火系魔力了,但是只差一步之遥,换做任何一个少年都难以脱出这种感觉。

      老汤姆拍了拍夏枫,“今天你先回去吧,看来你今天没法再工作了。”

      “我……”夏枫看向老汤姆。

      “不是吗?”老汤姆反问道。

      “谢谢你……”

      他静不下心来,的确没办法再打工了。

      于是再和老汤姆辞别后,夏枫就准备离开厨房。

      “喂,克罗姆,小家伙的学校马上就要测试了,让他回去准备准备吧。”老汤姆喊道。

      “哦,好的,放心回去吧,该忙活的也都差不多了,也不会再来多少人了。”克罗姆很善解人意。

      “谢谢你们。”夏枫感激道。

      “没问题,回去准备吧。”克罗姆笑了笑。

      “夏枫,没事吧?”丽汀关切道。

      “没问题……不如说,现在是最好的时候了。”夏枫朝他比了个大拇指,“寝室见。”

      然后他就离开了酒馆。

      “寝室……见。”这时候丽汀的道别声才响起。

      就差一步了。

      夏枫着实有些激动。

      突破就在今晚。

      夏枫暗自鼓劲,无论如何,今晚都要突破这个瓶颈。

      不过他现在有些浮躁,倒是自己没有意识到的。

      走在罗利斯城的街道上,周围已经没人了,毕竟天色已晚,而罗利斯城周围可不像首都圈那样稳定,现在除了冒险者外,其他的平民都在家里和家人度过吧。

      无论城市还是村庄都是这样呢。

      夏枫深有此感,在村里的时候,也是到了晚上外面就一个人都没有。

      “救……救我……”

      细若蚊鸣的声音响起,若不是夏枫修炼过剑术武技,对听觉比较敏感,根本就注意不到这样的声音。

      “什么情况?”夏枫皱了皱眉头,根据声音的来源,他走进了一个小巷里。

      换做很多平民,可能已经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就离开了,毕竟人的城市,就伴随着一些黑暗势力的存在,没有平民愿意招惹这样的势力。

      但夏枫正义感还是蛮充足的,而且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少年,再加上会些剑技,浑然不惧的就走了过去。

      小巷里很是黑暗,但是夏枫的眼力很好,周围的情况还是能够借助月光来看个大概的。

      “嘭……”

      夏枫感觉一个东西从旁边的拐角撞进了自己的怀里。

      “什么东西?”夏枫倒是有些好奇。

      “救……救我……”那个东西开口了。

      就是那个声音。

      是刚才呼救的声音。

      夏枫一凝神,就注意到旁边跟上来两个成年人。

      “喂,别管闲事,老老实实的让开,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个人喊道。

      “嘁,直接杀了好了,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另一个倒是干脆,然后从背后掏出一把弯刀。

      杀了?弯刀?

      情况不对啊……

      夏枫看了看怀中的那个人,是一个小孩,因为太黑了,看不出是男是女,再加上满脸灰尘,也看不出大致的年纪,不过似乎比自己小。

      “躲在我后面。”

      “喂喂,不是吧,真的找死吗?”一个成年人噗嗤笑道,“那我,成全你好了。”

      话音刚落,那个人猛的就冲了上来。

      夏枫下意识的就想从自己的腰间拔出短剑。

      然而当他把手放在自己腰间的时候才意识到短剑已经送给李鸣了。

      再转神,冰冷的弯刀就要砍到他的头上。

      幸好夏枫学过分心法,在意识到不妙的时候,他整个身体已经向后倾倒。

      弯刀划过的冷风将他的头发吹动,只差那么一点,就能削过他的脸庞。

      夏枫顺势用双手撑地,双腿使劲踢向那名持刀男。

      持刀男并不会分心法,他才刚刚挥过刀,根本来不及躲避夏枫的踢击。

      噗噗。

      两脚先后踢到持刀男的下巴上,生生将其踢的后退几步。

      “你这家伙。”持刀男怒目圆睁。

      夏枫迅速站起身,整顿好态势。

      没有武器。

      这是夏枫面临的处境。

      他后退一步,用手拍了拍那个小孩,“快走。”

      “我……我……”

      “走!”

      感觉身后传来脚步声,夏枫稍微有些放心下来。

      “这可不好啊,放走猎物,可没办法回去交差啊。”另一个男人上前一步,“你去解决那个挡路的,我抓住那个逃跑的。”

      “放心吧。”

      “我不会让你们过去的。”夏枫冷声道。

      “那可未必。”

      那个男人空着手,突然前冲,宛如离弦之箭一般刺向夏枫。

      好快!

      夏枫只能勉强捕捉那个男人的动作。

      躲开没问题,但是一旦躲开,那么就会把侧面让出来。

      他是为了保护那个逃跑的小孩,不可能把侧面让开。

      只能硬抗了吗?

      夏枫摆出格挡的架势,准备抵御那个男人的进攻。

      然而。

      “噗……”

      夏枫吐出一口鲜血。

      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打扁了一样,无可抵御的冲击撞在夏枫的腹部。

      躲开了胳膊的抵御?

      夏枫思考不了那么多,他整个人被撞飞到空中,强烈的离地感让他恐惧,无力。

      咚……

      夏枫整个人撞在墙上。

      若不是年少就开始锻炼,想必这一下他的骨头都被摔断了吧。

      但即便如此,他也疼的快站不起来了。

      “色厉内荏而已啊。”男人停下来,看了看夏枫,“居然还是个小孩。”

      然后他侧过头看向持刀男,“这个交给你了,我去解决那个。”

      “别给我弄个半死不活的啊,多无聊。”持刀男有些不满。

      “你是要赏金还是要享受?”男人不再说话,而是朝着没跑几步的那个小孩走过去。

      “不……不要……救……救我……”那个小孩惊恐道。

      不知道是杀气还是惊恐的影响,那个小孩摔了一跤,而这让那个男人轻而易举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住……住手!”夏枫挣扎着站起身。

      “哦?”那个男人侧过头看了他一眼。

      “别东张西望的,你的对手是我啊!”持刀男突然到夏枫旁边,然后一脚把夏枫踢飞出去。

      如果我有更多的力量……

      夏枫再次站起身。

      “还挺倔强?”持刀男又一脚踹了上去。

      如果这时候我会魔法的话。

      夏枫紧咬嘴唇。

      突然,他感觉腿一软。

      一股力量似乎从心脏中勃发出来。

      魔力开始围绕着他的想法交织,融合。

      “嘛,这还不算赖,不过,赶时间呢,所以,你去死吧。”持刀男又一脚把夏枫踢飞出去。

      只不过这次,夏枫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哦……”持刀男眯起眼睛。

      夏枫缓缓抬起手。

      我需要力量,去帮助那个孩子。

      火,不是负面的东西,火,是要给人希望和活力的啊。

      夏枫猛的抬起头看向正在走过来的持刀男,眼中仿佛闪烁着火光。

      如果是现在,绝对可以。

      “法莱尔·焰!”

      火焰从夏枫的手中喷射而出,汹涌猛烈的朝着持刀男冲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