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喷女王cytherea

      神乐确实低估了南方妖怪的热情,整整追了她三天三夜,前方更是偶尔会莫名其妙出现一只大妖加入战场,逼的他们不得憭不绕路。

      其实这些大妖也是无可奈何,任谁感觉到一支庞大的妖怪军队朝着自己家门口杀过来还能坐的住的?

      ᥫ必须杀一些妖怪立威,要不然䒎很篰有可能被杀红眼的妖怪们给围攻了,在这种数量的␕妖怪下,就算是大妖的生命力也扛不住啊。

      㒱 萘 然而这段时间内,被救下的少女也醒了过来,在她苏醒짲的瞬间一闪而逝的妖气证明她根本不是人类。

      “嗯哼哼~”

      加藤葪清子坐在鸟式神的身上,轻轻地哼唱着什么,一双赤裸的小脚丫在半空中晃悠,邘似乎非常欣赏后面一大群妖怪互相之间的杀戮。

      一大群妖怪聚集ܙ在一起想要互不侵犯根本不可能,他们在追逐神乐的同时也在与周围的妖浫怪争斗,只要露出哪怕一怩点虚弱的模样就뛩会被቙杀红眼的妖怪撕碎。

      血气在天上汇聚出了猩红色的云彩,痁来的路上铺满了妖怪的实体,如同通往冥河的路途,无比血腥。

      就是这样一副充满绝望的场景,加藤清子却轻轻微䌂笑起来,如同少女般纤尘不染。

      띹 “你是谁?”

      神乐坐在㜻清子身边,若无其事的问出这쌇个已经问了无数次的问题,手指轻轻搭在刀柄上。黼

      㸠 清子疑惑的歪了歪꒹脑袋,看上去很氋不解,毕竟在此之త前她回答了这个问题很多次了,完全就像捉一个正常少女的反应。

      屹“清子就是清子啊,叫加藤清子哦。”

      出嚊于少女纯善的内心,清子还是认认真真的指着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

      然而这却并不是神乐想要的答案,她不知道清子是在装傻还是遜真的什么都不蕪懂。

      “封魔之术有三七餁……”

      嘴里默念出封魔卷帙的ꞓ发动咒文,清子既然不打算坦白,神乐也没有兴趣放一个定时ꆍ炸弹在身边,准备趁其不备直接拿下她㬮。

      “你们是不是很讨厌他们啊?槙”

      加ℭ藤清㼶子眼眸一闪,好像是找到糖果的小女孩一样,脸上露出一个愉悦護的笑容。

      甜甜的声线说出的걤话却让神乐微微怔住,只见清子伸出手指把自己想到的好办法说了出来:“那清子可以帮你把他们都杀掉哦。”

      话语落下,清子就以雷霆般的速度一跃而出,站立在半空中,一缕缕金色火焰从四周诡异的浮现。

      在看到那金色火焰时,神乐总算明白为什么她会对清子有种亲近榆感了,因为她同样也是个玩火的宗师!

      眼眸变成威严的金色,清子小脸紧绷,金色火焰蔓延而出,霸道筄无楦比䮨,所过之处哪怕是空气都被点燃。

      “神乐大人!”⢾

      感受到这危险的火焰,雪樱的큩神经立马紧绷起来,挡在神⃓乐的面좄前,一丝丝黑气从身上弥漫而出。

      秓 䎁 哪怕还没有动手就让雪樱下⒈意识的使用了黄泉的力量,可见清子对她产生的压力究竟有多大。

      黑色的雪花飘ፋ落,将金色火焰勉强挡在⫑了三米外,炽热的感觉让雪樱苍白的脸颊都有些潮红。

      清子好像쌠根本没有发⼨现自己无意之中波及到了神乐等人,脸上笑容愈发灿烣烂,一뼈根金色的火焰长枪就被纤细的手指㙙握住。꒾

      妖怪群中也有不少强大的妖怪,甚至还有几位大妖被这种无差别攻击给逼了出来,几道拥有庞大妖气的大妖出现在了清子身边。

      清子就像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一样,手上长枪一扫,竟然直接冲进了妖怪群中,所过之处只剩下一地焦黑的尸体。

      弱小的妖怪根本挡ᐺ不住清子身体附近的火焰,而强大一点的也没能躲过清子的长枪。

      “走吧。”

      一诚风燐雅摇了摇头,直接指挥式神趁机摆脱妖怪群的追捕,从一开始她就不赞成带上清땜子,现在她自ꃮ己找死,他没有去救的理由。

      ណ 星星之火落尽大海中,一瞬间的灿烂只会被深沉的海洋所吞噬。

      清子的实力不管是谁在这一刻都无法否定,늀但是落进妖怪潮水中也只有力竭而死这一结局。

      䂐 神乐没有阻⩒止,她和清子只⒗是陌路烲人而已,没必要为此让所有人承担危险。

      手中长枪洞穿一只人形独眼的巨大妖怪,金色火㼍焰从内部直接将他的生机彻底寂灭,清子愣神的瞬间,一对镰刀横斩而来,将她的双臂砍断。

      一只㔮螳螂一样的妖怪从黑暗的丛林ꁺ中浮现,⌹身上的气息无疑是一位大妖,而且还是擅长偷袭的大妖。

      “美味的躯体,成为我的一部分吧,小姑娘~”

      丑陋的脸上笑容逐渐僵硬,清子如同没有被影响到一样,扑上来一口咬住螳螂妖怪的脖子撕下来一大块肉。

      腥臭的血液횯喷洒而出,清子诡异的笑了一下。

      一阵龙吟响彻之下,一条青色的龙腾空而起,明明䦢是吉祥之物,但青色之龙浑身散发着的只有浓浓的不详。

      ………

      这之后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清楚,神乐虽然听见了那声龙吟,但⃪也没放⌱在心上,林子大了会怎么叫的妖怪都有,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神乐櫌大人,我有点感到不安。”⋙

      䧘 雪樱少见会主动表达出自己的情感,脸上布满了担忧之笔色,以前她从没有这种感䢔觉。

      “我⋤想这样感觉没错。”

      一诚风雅苦笑了一下,每次陪神乐出行都是那么的灾难重重,他最近苦笑的次数已经超过了遇到神乐之前翔苦笑的总和了。

      手上握着一张黄纸,上面鑢还有这淡淡的灵力没有彻底消散,就在刚才一诚风雅对未来做了一次占卜。

      “进退皆厄。陱” 훉

      大阴阳师的占卜却只得到了这么㝆四个字,不管进退都会有危险。

      只是一次去找锻刀师的路途没想到会有什么麻烦,神乐眉头紧皱,到了这里回头肯定是不Ҏ可能的,那还不如一条路走到底。

      ₺ 进退皆厄,那与其后退,我宁可选择前进。

      抱着这砋样可඙以说有点莽撞的想法,神乐让一诚风雅继续前进,一诚风雅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囬头。

      䋛“先去八秛门家,拜托他们寻找鬼藤斋,枫小姐,很抱歉将(您卷进麻烦。”

      白鸟枫摇了摇头,继续装焱没有迨存在感,她쪧这有点怕生的性格很难跟一诚风雅这种太过讲究礼仪的人聊得来。

      “神乐不管走到哪里都是麻烦呢。”

      白鸟枫一句似有似无곅的吐槽让神乐嘴角一抽,为什么她感觉曾经那个呆萌的枫酱已经一去不返了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