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天气

      ꇭ 呼——

      “终于搞完了﹐,我果然不适合这种쵸社交,必须亝得赶快把阿强或者他们哪个提拔上来。”

      凯尔萨閇斯站在门口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抖了抖衣领,就在这时一位夜之子卫兵跑了过来。

      ў“陛下,我们的船漏水了,今晚恐怕是走不了了。”

      “怎么回事?不是来的时候还好宁好的吗?船怎么会停在那里就自己坏了?”凯尔萨斯皱着眉头说道:“坏了几艘?”

      “三艘。”

      挥退了卫兵,凯尔萨斯摸着下巴思考了一阵觉得事情不简单。

      “我们一共只有七艘船,结果坏了三艘?这太奇怪了,但是如今的暴风城没有理由对我下黑手啊,兄弟会又还没成立,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斯髡维因走上前说道:“三艘船同时漏水这个可能㡾性太小了,看来有人不想让我们走,或者说不想让我们走海路,陛下在这座王国中是否有仇人?”

      “没.....”

      凯尔萨斯刚想否定,忽然一个大胡子的面孔出Ṓ现在脑海。

      “不是吧?加里瑟斯?”

      除了这个脑残大元帅之外想不到别人了,高等精灵一直不邗与外界交流,自己最多也就在达拉然修行过魔法,几乎没得罪过什么人낡类。

      ፯ 톒 “还好我知荏道历史,䝛不然可能就要陷入ꑤ麻烦之中,看来接下来要小心⶟行事了,等等,如果我大概知道了幕后黑手是谁,那ߌ么是否可以利用这个消息设个套中䵞套?但慆代价是뽜可能会提前与졝联盟决裂。”⯓

      凯尔萨斯皬在衡量现在与联盟决裂的代价,但是发现好像不用付出什么代价,奎尔萨拉斯可以自给自足,懍而且如今的银뮄月城并不惧怕虚弱的联盟。

      想到这里,凯尔萨斯叫来了青钢影和劫这两个特务头子。

      “我们会在暴风城中多停留几天,你们去打探一˵个名叫加里瑟斯的人类士兵的消息,他军衔应该不低,记住䞸,要掌握他的র一切动态。”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띸日防贼的道理。

       自己的手伸不到洛丹伦的军队体系中,而只要加里瑟斯不死,这个家伙就一定会针对奎尔萨拉斯,最后总是要分裂。

      与其被动的挨打,防着盟友下刀子,不如直接将一切摊在明面上来,就算杀不死起码也能占据大义。

      “好吧好吧,遵命,我術的国王陛下~”青钢影面带戏谑的勾了勾凯尔萨斯的下巴,然后转身消失在了阴影中,而劫干脆从头到尾就没出现,如果不是感知到附近阴影的抖动,还以为他压根没在。

      打定主意之后,凯尔萨斯就不急冉着走了,ළ既然知道有人要害自己,自然要先把问䒰题解决,傻子才会看到是陷阱还一头往里糼钻。

      派士쫙兵去码头上修理船只,自己则带着斯维因,艾利桑德等人前往了贸易区。

      镶金玫瑰。

      춐 光看名字会让一些蒂不清楚的情况人以为是搞颜色的地方,但这里其实是暴风城中最大的旅店。춒

      为了安全起见,凯尔萨斯多掏了些钱将整个旅馆包下,前婢世那么多小说可不是白看地,自己一丝破绽都不会留给对手。

      就这样,一行人在暴风城住蚲了下来。

      白天就在运河旁看看书,饿了吃点树上的新鲜苹果,偶尔和法师区的一些人类法师찹们聊聊天,晚上就和众将士们打打麻将,过的也算逍遥自在。

      綾凯尔萨斯一点不急,反正如今银月城的局势一片大好,硾国王离开几天也没事,在不确定自己是否会落入陷阱之前,他是不会随便乱动地。

      쾤但是加里瑟斯急了,樛他是洛丹ʷ伦的将军,如₃今洛丹伦正是重建阶段,每天都要收到好多˯王国的来信催促他回国。

      等了几天后,眼看精灵们的船都要修好了,他终于坐不住了。

      “必须要重新想个办法!我们没时间拖下去了!傝”加里瑟斯在闪金镇的꧆雄狮之傲旅店二楼房间中会见了卡特拉娜틥,一婎见面他就大发䓂脾气。

      “他比我们想象的要稳健的多。”卡特拉娜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用浓艳的嘴唇抿了一口红酒。

      “我不是来听െ你赞美他地!快给我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你这个表字!”加里瑟斯怒吼道。

      ロ卡特拉娜骜闻言并没↴有生气,而是耸了耸肩蒝:“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轟除非你在暴风城中强行杀掉他,不然的话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回到自己的国家。”

      “你当我是傻子吗?这个家伙是可以和那个愲可怕的兽人打成平手的大法师!不占据大义,没有大量士兵围䵢剿,根本不可能杀掉他,更何况是在暴风城中!瓦里安不可能同意我这样做!”加里瑟斯헆开䆩始不断咆哮,并砸桌子踢板凳。

      ﶓ 卡特拉娜是条黑龙,而龙是高傲的生物,面前的朝这一幕彻底的激怒了ऑ她,但是她没有发脾气,而是压抑着怒火说道:“这样吧,我先想办法接近他,然后再看看能....”

      话还没说完,䃵就被加里瑟斯粗暴的打断,他用手指着卡特拉娜的鼻子怒吼쯬:“是棕的,表字,用你的肉体去勾引他!✣得到他的具体消息ﮓ!三天,三天后,我会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不要想着背叛我,不然你父母的头颅第二天就会出现在你的床头!”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㣕。

      “虫子.....如果不是父亲的计划......”卡特拉娜双手捏了捏,火焰在瞳孔中扑闪扑闪。

      最终她只是长出了一口气,将酒喝完把酒杯摔在墙角,血丝爬上훱双眼ᥱ:“你会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

      怜 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发现,房间角落中的阴影抖动了꯲一下。

      当天傍晚。

      夕阳挂在天边,橘红色的晚霞呷犹如棉絮一般笼罩大地,面前平静䤕的河水波光粼粼。

      “也不知道用刺须鲶鱼做诱饵,能不能钓到下水道的鳄鱼。”凯尔萨斯带着一顶棕쓱色渔夫帽百无聊赖的坐在石拱桥上,单手握着鱼竿,另一只手撑着下巴。

      一阵奇怪的风穿过城门,裻抚过树梢,卷起贵妇人落下的洁白手帕,最后落在뀕了他的肩上。

      “对不起,请问뉟可以把手帕还给我吗?”

      凯ᛆ尔萨斯手里戫捏着᠚手帕转过头去,发现一个丰腴的從妇人站在身后,微笑的对自己伸出了修长的五指,洁白的长裙在风中凌乱。

      “..........”

      凯尔萨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妇人堞,时间仿佛禁止了,她的笑容渐渐僵在慚了脸上。

      此时仿佛有一只乌鸦箙飞过。爻

      “请问....能...”卡特拉娜勉强的笑着还想继砌续下去ꀍ,但是凯尔萨斯已经被尬死雞了,他眼皮抖了抖:痻“这种老掉牙的套路你是从多少年前的小说中看到的啊,奥妮克希߶亚公主殿下?”

      闻代言奥妮克希亚汗毛炸起,立刻想要发动魔法离开,但是她忽然发现四周的空间都被禁锢住了㵅,传送魔法㡓根本没用,她低头惊恐的看到凯곩尔萨斯眼中闪烁着紫罗兰的光ꗏ芒,三颗符文在其中旋转。 㙜

      㾤 “来都来了就别急着走了,把缰绳先留下吧。”

      艾利桑德,劫,青钢影,乐芙兰凭空出现将她团团围住,斯维因和德莱厄斯兄弟带着大量卫兵从不远处走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