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粗又大又黄又硬又爽

      来到藏树枝斗篷的地方,赵吉把树枝斗篷从藏匿的灌木丛里取出来,上面已经落了好多的灌木叶子,赵吉用手拍掉上面的碎叶子,接着把它放倒备用,里面爬了一些小蜘蛛,赵吉用树枝把它们赶走,这下就没问题了。

      赵吉接下来又到了沼泽南面,这里之前他铺设的树木小道都还好好的在原地。赵吉走了一遍,绝大部分的树木小道都没有问题,只有几个地方长出了青苔,踩上去感觉非常湿滑,如果是在战斗中的话,这可是大问题。

      赵吉用匕首小心的把青苔都刮干净,这样走就没问题了。

      狩猎用的小岛没什么变化,只是几天时间,植物还长不了多少。

      接下来就是一些照明的准备了,他今晚将要使用沼泽中的四个小岛,大约需要十三支火把,还有一个火堆。火把每个岛三支,他自己再带着一支,火堆则要放在沼泽的边缘处,用来给赵吉指示方位。

      回到营地,威尔兹牧手正带着他的两个小助手分辨记录营地四周的植物。图图戈把需要记录的植物从地里小心的刨出来,伊莉娜则用一把小刷子把植物的根部上的泥土刷掉,而威尔兹牧手则拿着一个小本子和墨水笔记录他仔细观察到的植物讯息。

      赵吉没打扰他们三人,这样其实最好。两方互相不打扰对方,不干扰对方工作。

      赵吉拿上斧子和绳子,向着营地更南的地方走去。

      -----------------

      这里是一处稀疏的树林,赵吉发现肯德尔城附近的树林都是这种。稀稀落落的树林,既不更散一些,也不会更密。阳光可以直接穿过头顶的树冠,直接照到地面,地面也长着密集的灌木。

      灌木底下倒是没有草,所有的阳光和营养都被长势良好的灌木给夺走了。哪怕生存能力强如野草,也生存不了。

      赵吉没有更多的深入树林,只是在树林的最外面挑了一颗合适的树。挥动斧子,利索的把树砍倒。赵吉觉得如果以后不去干什么狩猎了,他跑去伐木也挺合适的。当然了,肯定不会在肯德尔郡这里了,这里有着成熟的伐木商会,散兵游勇的采伐木头,根本就顶不过对方的。

      赵吉没有动被砍伐好的树木的树干,只是用斧子砍掉了这棵树的各个大树枝。

      还是老办法,用绳子拴着要移动的大树枝,赵吉把他挑好的大树枝都拖回了营地。

      看到基尔回来了,忙活完观察植物的图图戈和伊莉娜跑到营地外面好奇的看着基尔干活。威尔兹牧手则在整理着他刚才记录的文字,还要给画到本子上的植物素描图标注上颜色的符号,等到回到教会后,他还得用彩色墨水给画好的植物添加上颜色。

      赵吉用斧子把大树枝劈成一米长的几节,挑出粗细合适的,用斧子小心的把大树枝粗的一头劈出十字开口。把细长的树枝依次横着插进去,这样就大概的做好了一个火炬的样子。

      赵吉再把树枝上的叶子都填进火炬里面的空间中,最后,火炬的最上头可以再添上一些易燃的灌木和野草,这样,一个火炬就做好了。

      对于火炬的底端,赵吉用匕首把它削成尖刺,方便把火炬固定在地面上。

      这个工作,赵吉已经是很熟练了,只用了短短的片刻,就制作好了一把火炬。图图戈和伊莉娜看完后开心的拍起了手,要基尔再多做几个。

      赵吉摇摇头,拿这两个小孩子没办法,虽说赵吉这个身体的年龄比他们两个大不了几岁,但身体里的灵魂和使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人啊。

      威尔兹牧手看到图图戈和伊莉娜在营地外面大呼小叫的,十分无奈,他盯着两个小助手对赵吉大声歉意的说道:“抱歉啊,基尔勇士。这两个家伙平常不是这样子的,其实他们都是很乖的孩子,可能是因为头一次跑到野外来活动,过于兴奋了一些。不过呀,等明天回去之后,我会让他们两个去抄写教会文献,来按一按这个过于兴奋的心的。”

      “没有,没有,我没有。”图图戈跳着脚的辩解着,伊莉娜也把手背过身去,头低了下来小声的辩解道:“伊莉娜很乖的,不想抄写文献。”

      赵吉笑了笑,耸耸肩,表示不在意他们两个闹腾。“其实这样挺好的,这野外要是没有他们的声音,反而会感觉太过于安静了。我喜欢闹腾一些。”

      图图戈和伊莉娜听了基尔的话,本来还想再开心的闹一下,但直接被威尔兹牧手一个咳嗽声给阻止了。

      “我还是喜欢安静一些,尤其是在整理手稿的时候。你们两个,就不要在一边看着了,上去帮帮基尔勇士的忙。”说完,威尔兹牧手便再次盘腿坐在被褥上整理自己的野外沼泽植物笔记手稿。

      “哎,好的。”两个小家伙听到指示,便过来七手八脚的帮赵吉刚做好的火炬粗胚上装着各种树枝。

      看着两人胡乱的拼装着火炬,赵吉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用斧子劈着粗树枝。

      虽说两个小家伙弄出的火炬乱七八糟的,但三个人的工作能力明显是强于赵吉自己一个人。天上的太阳还没有走多远,赵吉需要的火炬就已经制作完成了。

      之后,制止了想要跟着到沼泽边去玩的图图戈和伊莉娜,赵吉往返多躺把火炬和火堆需要的木头都搬过去了。

      在营地的睡袋上休息了一会儿,赵吉又到南边的树林里摘取了许多的叶子,这些叶子是给今晚狩猎的粘液怪准备的。

      全部搞完后,赵吉看时间还好,就钻到睡袋里躺着休息,回复劳作时消耗的精力和体力。

      ----------------

      见没有事情干,图图戈边在营地门口捉昆虫,威尔兹牧手也整理完了他的笔记,便拿出了几块白面包,用铁签串好,借着营火加热着,顺便盯着在营地门口玩耍的图图戈,不让他跑的太远。伊莉娜则从她的小袋子里取出了一个角质梳子,整理着自己头发。

      图图戈捉了一只跑到这里的跳蛙,偷偷的藏在了身后回到营地里。等到伊莉娜把她的头发整理整齐,正把一朵小花插在自己的头上的时候,图图戈一把把跳蛙放到伊莉娜的头上。

      “哇啊~~~~~”伊莉娜被头顶上湿滑的跳蛙吓了一大跳。图图戈则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威尔兹牧手本来正在旋转着串着白面包的铁签,结果被着一吓,手中的铁签直接掉在了火堆上。这让他不得不用另外一个铁签把掉在火堆上的铁签拨出来。

      赵吉被小姑娘的尖叫吓得直接惊醒,一把掀开睡袋的一边,半跪着抽出了放在手边的长剑。

      ‘锵!’

      “怎么了,怎么了。有东西袭击吗?嗯?嗯?没有啊。”赵吉睁大了眼睛,环绕了营地一周,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而威尔兹牧手看清楚了是什么导致了伊莉娜的尖叫后,大声的呼和着图图戈的名字,随手抄起了自己的长杖,向着逃跑的图图戈追了过去。

      赵吉把长剑归鞘,顺手把伊莉娜头上的跳蛙抓住,使劲的向着营地外面扔去。

      本来被跳蛙吓得呆住只会尖叫的伊莉娜回过了神来,从被褥上一跃而起,愤怒的抓起她自己的长杖,也一同向着图图戈追去。

      赵吉靠在营火边坐下,抱怨的嘟囔着什么讨厌熊孩子之类的话。

      ---------

      过了一会儿,威尔兹牧手和伊莉娜捉着图图戈回到了营地。

      威尔兹牧手明显余怒未消,用长杖驱赶着低下头磨磨蹭蹭不肯前进的图图戈,而伊莉娜则走在图图戈的旁边,使劲的声讨着图图戈的恶行。小姑娘气的嘴巴都鼓了起来。

      赵吉则热着他带来的食物,慢条斯理的小口吃着。感到有些口渴的时候,便喝一口饮料。

      图图戈被威尔兹牧手禁足在了他的被褥上,威尔兹牧手要求图图戈大声的背咏农神的教导,直到开饭的时候,伊莉娜则哭丧着脸用小手帕清理头上的泥土。

      威尔兹牧手他们的白面包算是完蛋了,刚才威尔兹只顾着去捉图图戈,结果他们的白面包全都被火焰烤焦了。白白的面包,靠近火堆的一面全都被火焰烤的发了黑。还好,至少还有一半能吃。

      威尔兹牧手看着烤焦的白面包越想越气,要求图图戈把他自己的那份白面包好的一半给伊莉娜吃,而图图戈自己则得吃伊莉娜的那半个烤焦的白面包。

      听到惩罚,图图戈耸拉着脸,而伊莉娜则高兴的拍手叫好。

      威尔兹牧手自己则吃着自己那半黑半白的‘白面包’,看到这里,赵吉给他递了一块面包夹肉。

      面包是普通的面包,一半用了新麦,一半用了黑麦。当然了,能在大街上售卖的面包,麦子的原料都是经过仔细的研磨和细筛。不会跟居民自己家里吃的那种粗糙的制作方式一样,混杂着麸皮和其他什么东西。

      肉是腌制后烤制好的鸡肉,赵吉只是用火堆随意的加热了一下,把面包掰开,把肉夹在里面。

      看着温热的面包夹肉,威尔兹牧手没有拒绝。接过来后,用匕首把面包夹肉一分为三,分别递给了眼巴巴望着的图图戈和伊莉娜,自己也留了三分之一用来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