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最后的120小时

      时间已经进入初夏,还没有那么炎热,京师周围的麦子都已经收割了,地里稀稀拉拉的种上了青苗。

      ⠶ 在䚍德胜门的城墙上,一大片黄罗伞盖笼罩城头,穿着明黄色隆重朝服的崇豩祯皇帝在城头上检阅前垻来勤王的东江军,这些天来,每逢有勤王军到达,崇祯皇帝都会在德胜门城头检阅一下,以示皇家对勤王官兵的重视뉒。

      东江军的主力现在还没有赶过来,尽管只有区区五百人的前锋军,但是就这些人,在德嗿胜门城챱下整齐肃穆,隐隐显出一支强军쟁的气质。

      检阅完成后,主帅陈继盛进城门淪觐见了皇帝,便带着自己的兵马开赴前线,这一点让皇帝陛下十分的满意。

      现在的怀⯬柔城下,已经聚集了包括卢䗂象升、吴三桂、尚可喜在内的好几支军马,由于卢象升的官职最大,内阁已经下旨,由卢象升临时担任督师,指挥前线的所有军队。

      由于卢象升有一支专业的参军团队,很快就融洽了前来勤王的各路军马,웟而卢象升指挥比较公平,也能充分考虑各方利益,接手军队指㼞挥权还是比较顺畅的。

      这样一来,在怀柔城下和明军对峙的鳌拜就有一点吃不消了,在踽尚可喜和杨国柱的掩护下,吴三桂的关宁骑军也胆大起来,频繁和鳌拜的骑军进行互动,因为关宁骑军人数比较多,鳌拜应付起来已꽋经略显吃力,不得不往密云卫城退却㋦。ꜽ

      随着陈继盛的东江军前锋到达ᮏ战场,多尔衮已经䇠动了撤退的念头,正好黄台吉关于处理前线战事的军令传到军中。

      “贝勒爷,”鳌拜在密云卫城的东门见到了顶盔掼甲的多尔衮,“大㺺汗的军令都说了些什么啊?”

      “鳌拜,你来了正好,你找些人,把上次俘获的那个蓟辽督师带上断后,大汗的军令是让我们尽快撤退出关,但是不能伤这个蓟辽督师一根毫毛,待我们出关以后,就把他全须全尾的送还明廷。”多尔衮对着鳌拜传述黄台吉的军令。

      “啊,那个死硬死硬的酸腐文人,既然不肯投降我大金,不如一刀砍了省事,竟然还要礼送回去,实在是太不爽利了。”鳌拜嘟哝道。 麅

      “哈哈,鳌拜,你已经是第二次对大汗的军令不满了,你这是长了几颗脑袋啊。”多尔衮嘲ךּ笑的说道。

      钿“奴才又多嘴了,该死。。该死。。”鳌拜连忙自己抽自己的嘴巴,“奴才这就去办,뜔这就去办。。”

      “其实嘛,这事你大汗也不好办,这个吴駮阿衡死不投降,如果一⌔刀砍了,倒还成全了这个酸腐文ï人的名声,而带䘱回辽东嘛,现在这个局势下,ꁄ又比较困难,不如给放回去,”多尔衮解释道,“不过也要废物利用,鳌拜,你可以带着他断后,那他作为人质,减少我殿后大军的损失。这一次,大军好歹在关内得了些财货,要平安运回去才好啊。”

      禔 ⶔ“贝勒爷,这一次我们骡马带的很多,运这些财货不成问题吧?”鳌拜问道。

      “放心,殿后军的收获都算好了,不会少你⃾们一份的。”多尔衮给鳌拜吃了一颗定心丸㢍。䁒

      “哪里。。敢有这些想法,我殿后军士肯定会保证大军的后路的。”鳌拜连忙表白道。

      鳌拜的殿后部队,除了신麾下部分镶黄旗的骑军之外,还有约五百人的汉军和一个炮组组成的炮兵部队,由于密云卫城以东逐渐进入山区,追击的明军其攻击面比较狭窄,所以,殿后军队面临的压力也不是很大。

      况且多尔衮早就有撤退之心,已经提前把抢掠到的财货安排转移出关,等到正式撤退的时候,这些财务也只有少部分还没有转移⿓完成。

      “唉,这一次虽然攻进了明国的京师地区,还是没有最终达到目的啊,”多尔衮有些无奈的说道。 烌

      “贝勒爷,我们可是调动了不少明国的精锐前来勤王啊,应该能减轻流民军的一些压力吧?”鳌拜安慰道譨。

      “听说,三边总督洪承畴的军队就没有参与勤王,䶞那是正在进攻流民军的滁主랄要力量。”多尔衮说道。

      “不会吧,明国朝廷的勤王诏旨可是满天下发的,各地的官员好歹也要标一下忠心吧,或许他们还在过来勤王的路上也说不定呢?”鳌拜提醒道。

      “嗯。。鳌拜啊,閕我看你的脑瓜子是越来越聪明了䢓,你说得没错,洪承畴一定是在来京鿄师的路꺹上,咱们这一次,肯定是帮了流民军的一个大忙,也是䈏,各地拥兵自重的督抚,面对勤王令,还不맷好好的标一下决心,他们㭱还想不⼜想再干了。”多尔衮也恍䡁然大悟。

      舊“那。。贝勒爷,你就赶紧走吧,听前面的锐军说道,东江军的旗号已经出现了,这帮家伙,想不到他们来得这么快。”鳌拜说道。

      “八哥的军令里面已经提醒我们了,东江军一部在半月之前就离开了东江镇,听枆说还是新任的总兵官陈继盛率领的,这时候到碬达也是应有之事,不过不要紧,我̈军占有地利优势,前几天,卢蛮子的军队也不能拿我们如何吧。”多尔衮显得从容不迫。

      姰 不过接下来多尔衮话声刚落,他便调转了马头,往东方的大山里驰去,留下鳌拜自己在尘土中呆呆的站着。

      鳌拜苦笑着摇摇头,扭身过来开始安排撤离事宜,炮军在山口前建立阵地,所用的巴方法耫和崇祯三年岳托䨷的炮军一样,依托崎岖的山道和ᄿ山体掩护ᡈ,对჈追击之敌进行冷炮阻击。

      卢象升用兵还是相对比较稳重的,看到己方的人员有绝对优势之后,便开始缓缓出击,前锋还是吴三桂的关宁骑军,不过关宁骑军的衙战意不是很强,慢慢吞吞的,用了三天才从怀柔县城挪到了密云卫城。

      密云卫城早箥就成了一座空城,䷲城里的青壮妇女被掳劫一空,只剩下一些老弱,追击部队越过密云继续追击,在东面的山区峪口遭到鳌拜率领的汉军阻ꥆ击。

      关宁骑军准备骚扰퍼一下鳌拜的汉军,但是遭到了斑鸠脚铳的集火射击,人马小有损失,关宁骑军不得不退了回来等待己方的步军上去。

      而鳌拜抓住这个机会,整军进入峪口,在山道上虚虚实实的设伏,拖延两天ⶥ后。待到前方多尔衮出关,鳌拜便率军大踏步后退,和追击的明军脱离接触。

      在出关前,鳌拜把俘获的蓟㫉辽总督吴阿衡和一众官员,尽数释放,并且给了一封黄台吉亲自书写的书信,让他们带回明朝뱓京师。

      待明军重新占领뉞墙子岭关口,并且解救回被俘的蓟辽督师吴阿衡,本次战役总指挥卢象升便把指挥权交给前来接防的兵部官♴员,轻身返回京师,向崇祯皇帝复命。

      듋 而被解救的墭蓟辽督师吴阿衡等官员,鄦也一并回到京师,回来之后,吴阿衡也比较懂事,自缚进宫,请崇祯皇帝治罪株,然后就被投入诏狱中好吃好喝的养起来,再怎么样,吴阿衡也曾经是封疆大吏,一等一的进士老爷啊。

      卢象升同样也是自请入狱,其上疏原因是因为在张家口堡下未能歼敌,导贽致多尔衮逃走后偷袭关口,虽然关口不是宣大辖地ꐦ,但是也与他的指挥有关,故而高姿态请罪,让崇祯皇帝颇为欣慰。

      崇祯皇帝肯定不会治卢象升的罪了,不但不治帄罪,还要抚慰一二,麾下的有功将领更要封赏,只是最后,爱才的崇祯皇帝也不得不批准卢象升回家丁忧,给其父守丧。

      ෳ ̪ 临走之前,卢象升入朝陛쮒辞,崇祯皇帝单独召见了他,这可是一种荣耀啊。

      㖒 这⒡次召见比较正式,是在乾清宫举行的,崇祯烽皇帝首先肯定了卢象升在军事上的ሚ成就,并且告诉他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他麾下的参军幕僚和天雄炮队成员,都归于新成立的五军都督府参军室,成为皇帝陛下直接指挥的军事力量。

      卢象升当然感激涕零,连呼万岁,这支团队可是他这些年的心血啊,如今能得皇帝陛下橆的赏识,㟒而且他们也有了用武之地,他也就可以安心的悊回家守丧去了。

      “卢爱卿,你对奴酋释放被俘的ա官员一事如何看待?”崇祯皇帝抛出另一个问题。ዂ

      “皇上,ᗓ奴酋黄台ᾛ吉在书信中感怀前蓟辽督师吴先生的风骨,释放吴先生,这是为了获得我朝的好感,这说明,建奴对和我朝的战争也有非常大的压力,我朝固然困难,建奴比我们更困难,接下来皇上只需继续坚筏持,建奴必从内部崩溃。”卢象升陈词道。

      “卢爱卿啊,你从什ɂ么角度分析看出,建奴现在比我们更困难呢?”显然,卢象升的回答并不合崇祯皇帝的意。

      “这个嘛꣱?这一次其千里迢迢来我边关侵扰,홁不就是想要抢劫财物,这说明其内部已然十分困难了。”卢象升在军事上颇有建树,但是政治上的能力还是有些不足的。

      崇祯皇帝一听,仔细琢磨了一下,便不再提起这个话题,寒暄搥了几句,便让卢象升告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