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直播

      (6)

      因为那些古老的传说和箴言而相聚在一起的人们,他们因为各种因缘而产生联系,如今,即将要前往属于他们的“世外桃源”——那七个游离在东西两个帝国之间的小镇。不过在此之前,他们还需前去探求得到关于那柄宝剑“龙鸣”背后的秘密。

      到底是为何,坊间的传闻会将这柄剑传得神乎其神,而司马荼更是为此对白凤紧追不懈,曾多次劝告那位少年剑客放下这柄“凶器”。他是对龙鸣剑有觊觎之意?亦或是在畏惧着某些事情?

      所有的疑问,大概都会在“元封子”这位铸剑者的口中得到解答。尽管知道如此,但白凤依旧没有放弃过想要自己思索出结果的奢望。

      在这座飞驰的堡垒里边,那位少年依旧不停地端详着手中的宝剑,企图在剑的形制上寻踪觅迹,找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同时,他也拜托身旁的慕容嫣翻阅干玺留下的那些书籍,看看能否从前人的笔录中找到可靠的讯息。可惜,从他无奈的表情可以看出,实际上并没有多大的收获。

      由于时间紧迫,此次置办的马车远不如先前的那辆奢华舒适。为了足够的隐蔽性,它杜绝了将马车内任意角度透出风声的机会,索性使用一大块灰布盖住整个马车,伪装成运送货物的样子,因而只有驱马者背后的布帘门可以得见一丝缝隙。

      如此仓皇置办的马车,使得坐在里头的众人深受闷热空气的折磨。幸亏车内大多都是女子,平日里或多或少都会往脸上抹些脂粉,身上揣个香囊,不然车子内定会汗气熏天,只会叫人苦不堪言。于是,他们只好将那布帘往上掀起,借以稍稍减缓这种不适感。

      在这样的夏日之下,几乎所有人身上都是湿漉漉、黏糊糊的。平日里习惯于抛头露面,东奔西逐的人自是早便习惯于这样的情况,但对于常年深居简出的大家闺秀们来说,这无异于是一种折磨。

      早些时间还在暗讽鄂霏英娇生惯养的赵小妹,倒是第一个提出要寻个湖畔歇息的人。那时方才离开戴家庄不过半日有余,小妹便突然离座来到驱车的赵括身边,说道:“哥哥,这是什么破车啊!密不透风的,让人待在里面跟受刑一样!找个地方停下来,先洗个脸凉快一下吧?”

      “这里是荒郊野岭,你想上哪去找水啊?”

      车内的鄂霏英亦是和道:“还有,要是能洗个澡就好了……”

      赵括闻后,叹道:“唉,你们这些姑娘真是多事……前面有片枫叶林,林子里有个红叶镇,我们待会儿便先到镇上去休息一下吧?”说罢,他便往后瞧了瞧车内的境况。只见除了阿鹃在呼呼大睡以外,所有人都因热气腾腾而燥热不已,坐立不安。为此,赵括又笑道:“怎么,阿鹃姑娘便睡得着了?”

      “阿鹃姐姐她跟我说,在船上一旦阖眼欲眠,便会回想起上次她发现隔墙有耳的事情,吓得基本没好好休息过呢!”小妹如此回道。

      “这傻姑娘,该是上次让苏青等人掳去的缘故,让她对外人都心有余悸了吧。”赵括回过头怒抽了一下马鞭,低声忏悔道:“怎么出了这种事情,也不告诉我一声……”

      小妹听后,便学着阿鹃的语气,调皮地打趣道:“人家又不是你的女人,凭什么要告诉你呀?”

      “妹妹可别胡乱说话,哥哥我奉的是阿鹃母亲和姥姥的令。作为一个哥哥或是一个长辈也好,至少要让她在回到千峰岭之前都毫发无损才是。”

      “哎哟,这时候又拿娘亲和姥姥出来压人一头了……”小妹话毕,见赵括不再理睬,也不再自讨没趣,躲回慕容嫣的身边研读卷轴去了。

      鄂霏英见这对兄妹如此有趣,不禁想起自己的姐妹们。随后,简直是脱口而出般,感慨道:“真羡慕你们兄妹之间能如此友好……”

      “怎的了,英姐姐?”慕容嫣听见对方如此悲戚的语调,情不自禁地放下了手中的卷轴,任由旁边的小妹夺走,然后问道:“是不是,想起了些不好的事情……”

      “我的四个姐姐们,都是些不折不扣的大小姐,整日舞乐刺绣,吟诗赋词。唯独我鄂霏英,喜欢出门结交四海豪杰……所以便经常招致非议。”鄂霏英哀叹着,把慕容嫣引到自己身边来坐下,缓缓地道着心事:“她们说我德行败坏,是一个不知检点的女子。后来,我才彻底明白自己与她们永远都不可能走到一起去……”

      鄂霏英在历经了昨夜的事情之后,仿佛霎时间开了心房,胸中有量不尽的苦水要倒出来,此时,慕容嫣则成为了她最好的朋友。

      而另一边的赵小妹与白凤二人倒也不乏谈笑有鸿儒之感,二人就书中的奇妙内容谈论着,渐渐忘了时间,虽然到最后业已到达红叶镇之时,也得不出龙鸣剑到底是何样形制的剑。

      红叶镇毗邻一个偌大的枫树树林,自身也在无数的枫树环绕之下。山丘林立,却并不陡峭;平坦无险,却变幻万千。

      在镇子入口处便可一眼望尽整个镇子的大体布局:溪流从一个极远处山丘下的大湖中分流出来,在田间的壕壑之间流淌,再经由一个极大的水车加以推动流入城镇,让整个镇子的人都能享用到湖水的润泽。

      对比下河镇的荒芜,这里完全是另外一个天地。

      他们几人寻到一处客栈后,白凤与慕容嫣以及鄂霏英便又各自穿上了易容的装束,然后未免生出怀疑,与赵括、赵小妹、阿鹃三人暂且分开,随即陆续进入客栈落脚。

      客栈小厮见到远道而来的客人蒙面异装,自然好奇非常,但对方一个似女非男的背着双刀,身后还跟着两个神秘人物,觉得对方不是好惹的人物,便不会过多询问。

      不过为求谨慎,鄂霏英还是上前逮住一个小厮,问道:“近日,有没有新的通缉令来到?”

      “有,当然有啊!通缉令天天都有的啊!而且晚上衙役也会前来逐门搜查,鄂公子,可是有意抓犯人拿赏?”

      “这你不必多问,给我们安排三间上房,好生接待!”鄂霏英压着嗓子故作低沉地嗔道。

      话毕须臾之后,他们便各自回房歇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