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收看儿子强奸阿姨

      三日后。

      犬戎一族的合法继承人蚩单来到咸阳。 䀍

      他第一࿭时间,没有去见좜嬴政,而是被打更人带着去了冠军侯府。

      此刻的嬴渊,䖐正在府中静静等待着他。

      蚩单衣衫褴褛,脸庞带有些许污垢,身形消瘦,ㅹ可秸见,这一路的奔波,他是吃了不辴少苦头的。

      䤓虽说,是跟随᫕打更人臬来到咸阳,但是嬴渊特意叮嘱了下属,不可对他有任何特殊待遇。

      作为一名‘亡国之君’,他肽没有任何资格,获得秦国的礼遇。

      詹䳁即使,秦诰国有要通过他,间接让边疆平静数十年得目的。

      ు蚩单心怀忐忑的去见嬴渊。

      他当初,曾经率领过犬戎的大军,骚扰过陇西的边境。

      盌也与嬴渊֪打过交道。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

      似乎,当初还站在陇西边城底下骂过嬴渊。

      但是他后来也射了自己一箭啊!

      希멷望뺼....不会记仇吧?

      ж 为了从戎族逃到秦国,蚩单连自己的络腮㢂胡都给拔干净了。

      还换了秦人的ﳬ衣뺏服,留起了秦人的发型。 

      䖯 反正,是将自己彻彻底底═伪装成一个秦人了。

      ⩫嬴渊正躺在院子里的大槐树旁闭目养神。

      朱雀乖巧的站在一边默默伺候着。

      这时,玄武亲自带着蚩单来到嬴渊的跟前,卑恭卑敬道:“冠军侯,人带到了。”

      嬴渊听到他的声音之后,并没有睁开双眼,而是默默点了点头。

      玄武跟随他多年,自然是知道一些规矩的。

      “跪下!”

      他向蚩单呵斥起来。

      蚩单眉蒾头一皱。

      他乃是一族王子,跪빰秦王可以,跪一个侯爵,不太合适吧?

      就在他犹豫期间,玄武已经先下手为强了。

      一俑脚踢在他的右腿,令他突然感煌到疼痛,半跪在地。

      “如果另外一䧠只腿,还让我帮忙的话㨔,那么,可能你下半辈子,都要拄着拐杖生活了。”

      玄武的声音异常冰冷。

      他本人也是一个煞气逼人的汉子。

      饁 身材非常魁梧奥,兵器是一柄重愈两百斤的大锤。

      也算得上줫是神力了。

      只不过相较于嬴渊还差一点。

      留着络腮胡,看着是个异族人,实则,乃是不折不扣的秦人。

      蚩单心头一惊,不敢继续倔强,逐䙛渐放下尊严,咬牙切齿,忍受着不甘于屈辱,缓缓跪倒在嬴渊面前。

      “识时务者为俊杰,蚩单,你应该很清楚,你现在所面临的局势有多么复杂。”

      嬴渊淡淡开口魖。

      蚩单低头沉默。

      “本侯要的不只是你的双腿跪下,还有你的脑袋,从今日后,万万年,本侯要让犬戎,永远低炎黄子孙一头,你镯...能做到吗?”

      嬴渊的语气,愈发显得森冷。ꂁ

      憎 蚩单深呼吸一口气,缓缓道出一个‘能’字。

      作为老首领的嫡长子,他何时受到过这般屈辱?

      但是,他必须要这么做,不然的话,如鉂何契能够从蚩熔的手中夺得王位?

      更何况,他的父亲,此刻,正在面᩺临着性命之忧。

      也是得亏蚩熔并没有做出丧尽天轊良的行径,去杀他的父亲,否则,此刻,老戎王早就没命了。

      他要去求㝝得一切能够求来的力量,去营救自己的父王。

      鯊 些᫊许屈辱又何妨?

      忍了!

      “还不快向冠军侯磕三个响头?”朱雀冷声道。

      胟 蚩单双拳紧握,思想挣扎许久,终是向ዪ他磕下头去。

      三声脆响,惊动这个院子内外。

      府内侍卫,纷纷向这边看来。

      异族王子向侯爷㬨下跪磕头,这可是要被载入史册的一幕啊!

      嬴渊缓缓睁开双眼,从摇椅上볖渐渐起身,看向陇西郡的方向,似乎,那深邃的目光,能够透过无数高山流水,巍峨城墙,凝聚在那充满着荒凉的戈壁,

      “你的这三个响头,并非是向本侯磕的,而是敬你我两族,那些战死的将士们㚕。”

      有人说,战争的手段,是权利的游戏。

      这一点儿,嬴渊十分认同。䍢 ⠖

      异族屡次侵扰边境,又有几次不是因为要缓解族内矛盾的?

      ᵮ但是最后酿造了什么样的后果?

      边境尸骸遍地蔙,血流成河。

      那都是年轻人啊!

      “说说看,你要以怎样优厚的条件,值得⟭我们秦国援助你夺得ᰃ戎族首领之位?”嬴渊漠然问道。

      蚩单跪倒在地,얉抱拳戠说道:“冠军侯,单深知,近些年来,我戎族频繁侵扰大秦边境,造成你我两方死伤无数,百姓衣食堪忧。对于秦国造銗成的所有损失,戎族都愿悉数赔偿,只要冠军侯您,能够将蚩熔斩杀,令单ª登上王位,必然亲身告诫后世族内子弟,永生永世,不得侵犯大秦半步!”

      “这便是你的诚意?”

      闻声,嬴渊冷哼道:“是你说错了,还是本矄侯的耳朵听错了?难道这些事情,不应该是你必须要去做的么?”צּ

      他的眼下之意,那就是,这些㙅条件,都算不得是什﫪么优厚的条件。

      鵥 槊 不值得大秦的军队前去冒险。

      但若是协助蚩熔稳固局势,只怕,他最多也就只给大秦一些物资而已。

      㲐 但ﻃ是,秦国缺少那些物资吗?

      所以,协助蚩单,明显要比协助蚩熔要划算的多。

      “吾族,将永远奉秦国为上国!年年朝贡!”蚩单连忙说道。

      绬 嬴渊摇了莍摇头,“你没有带着诚意来到洛阳,看来,我们只能把你交给罗网了。” 걁

      吕不韦已经收了蚩熔的好处,要诛杀掉蚩单。

      但是他有玄武一路护送,外加打更人的诸多高手,所以才安然无恙的来到咸阳。

      倘若,将他交给吕不韦的话,那么,他将面临的局面,就只有死了。

      蚩单岂能不知道这一点儿?

      혧他看到嬴渊认䬟真严肃的神情之后,立即脸色大变,神情恍惚,面无血色道:“冠军侯,您想要什么,请直说,单.飲..必照办!”

      秦国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他不敢放弃了。➘

      而当初之ꪓ所以不去那些有意讨伐蚩熔的将领那里避难,主要袠是有两个原因。

      其一,大家各自心怀鬼胎,谁都셃不愿意做第一个出头鸟,否则,将会遭遇蚩熔的疯狂报复。

      其二,一个没权没势的王子,还能是王礏子吗?

      纵然,他是戎族王位的第一合法继承人,又能如何呢?

      贬 嬴渊听到他的声音令之后,一手在前,一手负后綤,嘴角微微上扬,埙莞尔笑道:“本侯要是所料不错,陇西东北方向,行径数千里,有一片肥沃的大草原,而那块那草原,平时是作为你们戎族的养马场,对不对?”

      闻声,蚩单心头正在颤抖。

      那块养马场ᆩ,可是他们戎族的宝地啊!

      怎么能舍去?

      万万不能的啊!

      “这件事情,我无法刄做主。”

      他面露为难之色。

      “不能做主?那本侯下属,付出数十条命的代价,将你带来咸阳,其意义何在?”

      嬴渊甩了甩衣袖,准备离开此间。

      㔖 而玄武也很配合,一把将铈蚩单的衣袖抓起。

      就在此刻,被吓到惊慌失措的蚩单连忙叫住嬴峳渊,“冠军侯,且慢!且慢!”

      他是掑真䫷的很害怕,对方会将他交到罗网的手上。

      돹嬴渊淡淡回头,目视着他。

      蚩单摇头苦笑,双眸中,似有不甘屈辱ൟ的泪花在盘旋。

      他怅然若失,无力道:“事成之后㟀,那片草原,是你们秦国的了。”

      賖“骏马三万匹。”㶨嬴渊趁势说道。

      其实,这个数字,他都觉得说少了。

      但是说多了他也给不了。

      毕竟,戎族的马,都是各个螂部落在饲养。

      并非是他一人说了算。

      “冠!军侯.勚..这..这数量也太庞大了!”蚩单不满。

      “带走。”嬴渊故作没有耐心道。

      “等等...等等!我给!冠军侯要什么,我给什么!”

      眼瞅着自己身边的魁梧汉子,就要提拎着自己出侯府,哪还顾得许多,直接答应了嬴渊。ᡘ

      毕竟,连Ř族人百视为己命的草原都给了,他还有什么不룍能给的?

      闐 “事成之后,你们戎族既然都视我秦国为上邦了,那么,就不能在自称戎王了。”

      嬴渊重新坐在躺椅之上。

      “那该如何称谓?”

      컕 蚩单下意识说道。

      “秦国会昭告天下,封你蚩单为⦿....戎侯!并且,还要载入史册,供后世人所知!”嬴渊斩钉截铁般说道。

      蚩单目瞪口呆起来。

      他知道,义渠戎王的辉煌,自今日起,将不复存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