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无码欲求不满的人妻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和沈大夫到底是什么关系,现在!马上!立刻滚出去!不要打扰我们救治病人!”

      “啪仨~”

      非常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手术室里。穆砚甩了甩手,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你怎么还打人呢!”

      “沈벖医生匙,这是你带进来的人,今天的事情你必须负责!”

      周围的几个医生护士都愤怒的质问着沈梦妍和穆砚。

      沈梦妍也有些差异,鉒怎么突然就动手了。虽然他并不喜欢任福帅,但也不希望看到暴力事件。

      “不需要她负责,᪤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不然就滚出去,要不然我一个一个扇㧴飞你制们!”

      太嚣张了,太狂妄了。

      ᷷所有人看着穆砚冰ॳ冷的眼睛,心ꇾ里㣈的㎛害怕由然而生。

      任福肕帅抬着头,摸了摸自己的火辣辣的左脸,抬头看着ꠚ比他高出一个头的穆砚,怒吼道:“你特么敢打我徹?你再打一个试试!”

      “啪~”悃

      又是一햡声脆响回荡在病房里。

      “我就打你了,怎么了?烦躁!”

      穆砚瘪瘪嘴,淡淡的吐出一句话。 堳

      墤随딐后身影聞一闪,抓住任ᬇ福帅的衣领,左右开弓连续又扇了十ꏕ几个耳光瘶,紧接着伸手抓住头发,一个抬腿,膝盖重击腹部。

      回身将手术室的门打屫开,丢了出去。

      其他所有人呆在了原地,他们根本就没看清楚穆砚的动作,只看到任福帅像喝醉酒一样,左右摇⯕晃了十几下脑袋后,被扔了出去。

      冰冷的眼神划过剩뺃下的所有人,峏穆砚指了指门外说道:“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滚!”

      “啊~~”

      随着护士的一声尖叫,所有人都回过神詤,逃命一样的冲了出去。

      “把门关上砭。”穆砚看着还在昏迷的陈跃东,说了Ⱞ一句。

      釖 他知道,沈梦妍不可能出去。

      “你ᯯ确定你有十成把握!?”

      沈梦妍双手紧握着拳头,手心里全是汗,她现在非常的清楚,如果穆砚治不好陈跃东,那她就算是㊆孙祥元的亲传弟子也没用,ڏ这属于重大的医疗事故,往后别说是郡西馽了,就是在全国也没有任何一家医颣院肯要禍她。

      “你猜!~”穆砚伸手将陈跃东身上的仪器传导线全部拔掉,接着头也不抬的훈对沈梦妍说:“我原本ⲥ也想让你出去,因为我接下来用的针法连你师父都不会。”

      “你怕我偷学?”沈梦妍恼怒的同时,心里惊讶万分,眼前的男人太神秘了,“起回十二针”已经非常妖孽了,竟然还有其他的针㌏法?

      “我教你师父的那套针法,可是收了他五千万,这要是让你偷偷学去了,你说我不得亏死啊”穆砚打趣的说道。

      싾 沈梦妍有些气恼地跺了跺脚,说道:“哼!我不信!我师傅会是你徒弟!就算是,你一会儿施Տ的针法,我也不学!”

      璕“你赶快施针吧,在磨蹭,病膝人就真的不行了씲。” 蓎

      뒑盷ﲡ穆砚摸了摸陈跃东的脉搏,倒是突然不那么着急了。

      刚才“左生右灭”已经将他从录死亡边缘拽了回来。现在仅剩下大腿内侧的伤,倒是不致命。

      “要不这样吧,咱俩打个赌怎么样댅?”

      눣 “赌什么?”沈梦妍有些不解的看着穆砚,刚才还着急要就职病人,甚至不졵惜把所有人赶了出去,뢂现在就等他出手了,他却不慌不忙的要跟自己打赌。

      “如果孙祥元是我徒弟,你又是我徒孙,往后你就跟在我身边,我亲手指导你怎么样?”

      “随便,反正我不信,就算你针法再过人,也不可能是郡西第一中医的师傅!”

      “那我2就当你答应了啊”

      穆砚无赖的说了一句后,转头便看向躺在Ⲩ病床上的陈跃东。

      心中默念着《太玄针꽍法》,将兜里的ꣲ石针全部扔进消毒盘中消毒。

      “这是我师傅祖传的石针?”沈梦妍有些惊讶ዕ的喊了一句。

      她怎么会不认识这套石针,从医科学院毕业后,就一只跟在孙祥元身边,这石针上的每一根上的痕迹她都㣈铭记于心。

      ឪ 穆砚没有理会旁边差异的叫㠜声。

      八根石针夹在他十跟❽手指之间,第一针ꌍ便直接落在大腿根本伤口띧附近的穴位……汧

      每根石针在被扎入陈跃东身体时,仿佛拥有了生命,不停的与其他的石针发生共鸣。

      随着穆砚右手最后一根石针下落,所有的石针发出阵阵白光,转瞬间没入陈跃东的身体里。

      原本深可见古的伤口,正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愈合,直至伤口完全闭合。

      “这……这……”沈梦妍站在旁边,不可思议的看着믯,手紧紧的捂着嘴,不豀让自己发出栟惊恐的渏尖㾏叫声。

      牃 这已经不是针法了,别说是她,就是她师傅孙祥元,也不可能有这种高超的能力。

      ⧭穆砚右手用力一拍陈跃东的而头,嘴里大吼了一声。

      “醒!”

      话音丂刚落,原本面如死灰的陈跃东,猛地睁开了双眼,情绪激动的吼道:䜟“不要~酚!”

      “陈家主?!陈家主!”

      穆砚双手按住陈跃东的双肩,不停的喊着。㿬

      “穆少?”陈跃东突然冷静了下来,随后说道:“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㘶“不对,我如果已经死了軲,不可能会看到你,难道你也死了?”

      穆砚看到↻陈跃东还能ቶ说笑ᡜ,就知道他的情绪已经恢复了。

      Ҁ转头对着还ꥧ惊恐万分的沈梦妍说道:“你先出去吧,刚才଴的事情应该쿼需要处理,我有些话需要慨和陈家主说。”

      鸨“哦~”沈梦妍愣了下,随后点了点头,就往外走。

      “对了,出门后别在捂着嘴了,你在把你自铓己憋死,我可真没精力救你!”

      沈梦妍听到这句话,在门外停下了脚步,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一Ҟ眼穆砚,“嘭”的一声,就把手术室的门拉上了。

      “陈家主,ᵪ你这是出了什么事?上次在唐家,我럾已经Ồ将你身上的厄运都清除了,你怎么还会受这么眼中的伤!”⹈

      ᄉ陈跃东侧头看着穆砚,眼角处留下了一些泪水,侵湿了手术室的台面。

      “家门不幸!上次穆少在给我治疗时,我还半信半疑,我养了十八年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是我自己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