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播app兑换码

      顾北一头雾水的被可畏拉着走了下去又把光辉接上了二楼,虽然前台的老板娘还有一些正在用餐的顾客用着各种莫名的视线看ᮒ着自己,他不会在意无关紧要的陌生人,路过前台顿了顿顺手买了两瓶水走上了楼梯。

      咯吱咯吱作响的木板楼梯⃇,让两位正在说着什么的女性停了下来,顾北只看到可畏不复刚刚急躁的模样,如同她姐姐光辉一样并拢着腿端坐在餐桌的另一⇿边。

      看到顾北从一楼辂上来,光辉和可畏都给了他一个微笑,果然很温柔,整个气质就让人感觉到春著风般ꤝ的温暖,眼中流露出欣喜的情绪,还有优雅端庄的形象,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另一边的可畏同样一副得体的仪态,完슎全没有刚刚的那种感觉,果然还是表面淑女。

      光辉先是向顾北道谢,双手接过递来的矿泉水,“我们终于找到你了,指挥官。”

      顾北听她继续说道。

      “消失的这些年来,港区的姐妹们都在努力寻找指挥官的身影,指挥官有没有想柴过我们,为什么当初会毫无征兆的消失?”

      光辉语气轻柔,言语ⴈ中带着浓浓的疑惑,一旁可畏也是眼神紧紧盯着他,ⴎ显然也′是很想要知道当年的真相。

      “……”

      顾北无语,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哪䬴有什么答案现在都是一头雾水的。

      “指挥官,还没吃午餐吧,刚刚有人把指挥官点的菜送了上来䪙。”

      似乎看出了顾北脸上有些为难,光辉放弃了吳追问,拿起竹筒里的筷子,掰开递给顾北,又帮他倒了一杯水,啤酒被则是光辉醷放到了桌子的憯另一边。

      “之后再找个地方,昈我们在慢慢聊吧。”

      他张了张嘴,没有再说什么,䘰虽然他脑子里满是疑惑,不过目前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嗯,我想你们现在应该还没吃午饭吧,要顺便点些东西吃么?”

      筷子夹起几根土豆丝,咽下去然后又想起刚刚可畏说还没吃过午餐的话,并且感觉被两人直直盯着有些不自在便开口问道。

      䜄光辉微笑摇头,可畏同样也是回了个微笑,一般来说他不介意别人目光,但是面前两位少女一言不发的盯着他看,这让他有些忍受不了。

      特别是光辉这种柔情似水的眼神,可畏坐在座位上眼神不住的打量他,偶尔望着窗外又꣰很快的收回视线再看着他吃饭的样子。

      好不容易在她们温情的目光下吃完午餐,结账后带着她们走出餐厅后才舒了一口气刖。

      不提可畏那副表面淑女的模样,单单是光辉那种人妻般的气质已经让他说不ᥠ出来的别扭。

      两位风姿卓越的女性,跟着个身穿体桖短裤,踩着拖鞋的男人,让街上的路人格外关注。

      不过三人似乎都不太在意别人投来的各种目光,光辉和可畏各自拖着自己的行李箱。

      眼神却都放在前方清瘦的男人的身影上,偶尔可畏跟光辉咬着耳朵说着什么悄悄话,顾北半阖眯着眼睛躲避着毒辣的阳光,心里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可畏说的只言片语,光辉明显是知道很多。

      仔细想想,好像来到这个世界有很久了,这个世界਩的概况自己也了解了差不多,当然这仅限于平常人的范围。

      不是国家的国家,东煌,重樱,皇家,白鹰等等与那个世界不同的国家名字,地理人文却是极其相似,只不过多出了一些奇怪的存在。

      舰娘、塞壬超出规格的生命体,这个跨越一个世纪年代的世界,虽然相仿无差,然而在某些方面在他眼里却䪱在与众不同。

      太多太ꍶ多的东西需要解释。

      げ 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个时扁候心底彷徨,想着自己是不是做梦,依旧火热的鲜血在体内沸腾,一巴掌拍醒自己,告诉自己清醒一点,认真地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帴卾 好死赖活着度过了ᴵ一段艰难的时间,生活稍微变好一点后就像个幽灵般一直在游荡,一年又一年地辗转几个内陆城市,没有任何ꗭ目的流离萏着。

      最后不知道怎么想的来到了这个小小的海滨城镇暂时定居,可似乎也没有任何归属感,是不是过段时间又该离开了。

      “指挥官。”

      “指挥官,你还好吧?”

      光辉和可畏走在顾北的身旁,第一时间都发现了ꍗ有些走神的他,靠近几步两人伸手轻轻分别握住了他㨙的一只手。

      “嗯,没事。”不太适应她们쳼的接触,挣脱出两只不同的温软如玉的手带来的温暖,“附近有家咖啡厅或者说还是去我家说。”

      两人对视一眼,似乎对ﶧ于顾北的说两个地点更倾向于最后一个选择。

      렣……

      ……

      “指挥官住的地方环境真不错呢。”

      走了一段路后,光辉轻轻抚摸饡着自己垂落的长发,自己和可䆦畏的行李箱被顾北绅士地提议后就接过去了,同时她也开始打量着周边的街道。

       “还好吧,也䁅就这个样子。”

      耸⾗了耸肩,顾北听见光辉的话随意瞄了一眼道路两旁的绿建е。葱葱郁郁的樟树林,树荫婆娑照在水冂泥铺设的人行鍺道上,这里相比接近码头的那几条街显得清静许多,毕竟这片算得上居䔫民区了。

      刚刚走过街道,不经意间看了可畏一眼,顺着她的视线望去,恍然想起什么。

      “那家店的蛋糕和奶茶还不错,趁现在没多少人我去买些。” 

      趕示意長让两人停下,偪顾北边揣着口袋走了进去,心想房间里似乎也没有什么零食,买一些回去算是招待这两位客人吧。

      㾼 透过落地的玻璃窗,两人一边看着顾北挑选的样子,一边说着话。

      “呵呵,指挥官,这么会讨人欢心了。”

      “姐姐……别在这发呆了,我们去旁边躲躲太阳吧,我又没遮阳的帽子。”

      “可畏,你这个样子可不太像话。”

      “好吧。”

      可畏小手扇着风,正向一旁戴着宽檐帽的┮光辉述抱怨着着正午旋太阳的毒辣,突然阴影遮住了她大部分视线。

      “现在好了吧,耐心等等,你以为指挥官是为了㼝谁才去的?”

      修长如玉的手指带着些力度的戳了戳可畏的脑袋,光辉不由得笑了笑。

      可畏对光辉吐了吐舌,感觉还是没有从激动的情绪中冷却下﷖来。

      “知道啦,不过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嘛。”戴正姐姐为自己扣上的帽子,厹旋转帽沿调整角度,不能让头发被压乱了,“谁叫我们是他的婚舰。照顾我们也是应该的。”

      光辉也能感觉到可畏心中的情绪,虽然感叹着自己的妹᳕妹把平常的礼仪真是全都忘了,不过今天先还是放过她吧,毕竟今天是重逢的日子。

      等他出来重新拿上两人的行李箱,有些奇怪的看了下戴着光辉愈帽子的可畏,这是怎么回事。

      两人提着鄅两份蛋糕和一些顾北随意买兓的西式小点心,光辉和可畏脸栲上露出的笑容简直可以让人融化。

      “指挥官还是这么会讨女孩子欢心。”

      可畏提着两杯奶茶,快步走到顾北的面前,撅着嘴角,话里有些怨气,眯着一只眼睛皱着眉,装作不高兴的样子。

      顾北被她这鲕副俏翰丽菐的模样有些惊艳到,随即望了望一旁抿着嘴唇轻笑的光辉。

      可畏脸上的表情维持了一会,嘻嘻的笑了声,打开其中的一杯奶茶,低头从吸管里喝了几口,冷饮似乎让她缓和了些高涨的情绪。

      低跟凉鞋꤂哒哒的踩着混凝土质地的地面,随着她的转身,黑白色相衬的哥特式洋装也荡漾了起来,绣着花边的裙摆在空中画出一个漂亮的圆撕圈,稍稍露出她纤细苗条裹着白色丝袜的小腿。

      她没有؊意识到这副㚃俏皮的模样让男人心中荡起怎样的涟漪。

      㫢 可㓟畏双手捧ᧇ着奶茶踩着欢快的步伐先一步↲走在他们的前面,斑驳的树荫落㈵在可畏的身上,一些趴在树干上的知了“吱呀吱呀”的叫着,顾北感觉周围却没有了以往的喧嚣。

      目光落在眼前这个快脧乐的精灵身上。

      “可畏很漂亮吧。”湿润的热气扑在顾北的脖子上,“她今天很高兴,当然我也是~”

      犹如小恶魔般的声音诱惑着人类堕落,耳边呼出的湿气让顾北只感觉哪怕在핱夏日炎炎的现在籙都抖了个激灵。

      微微低头看着贴近的光辉,还有不同于香水的一种馨香,看着尽在咫尺的一双湛蓝色的眼眸,光辉跟顾北对视着,没有任何羞怯和退缩,大大方方的看着他,看起来想要好好记住他,或者说想要再次近距离的靠近他。

      似水的温柔如蔚蓝天空般的纯洁,没有戴帽子,因为她给了可畏,不像刚刚室内,䞔或者行走在阳光下还有些的阴影能遮住她的容颜。

      他ꤛ可以肯定的说这ꇫ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眼睛,精致的面貌和可畏僓一样,不,或许完全不能拿来对比,因为她们都是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立个体。

      “光辉……”

      不由脱口而出叫着她的名字。

      现鑊在看着她背着手踮脚拉进她们之间的距离,脸上的表情满是疑惑和不解的样子,仰起娫的下巴,随着她这个动作,耳边的散发也轻轻飘荡俩着,一副“怎䡖么了”的表情。

      然而顾北却看了见她眼中深藏的笑意。

      果然,她跟她妹妹同样也有着另ྚ一面。

      “喂,指挥官,姐姐,你们在干嘛?现在往哪里走!”

      ꆟ可畏站在前方的路口,回头便看到了相互对视的两人,不由得提高声音提醒着。

      辄“走吧,指挥官大人。”

      听到妹妹的催促声,光辉先向前走了几步,又转过眼角带着泪痣的侧脸,湛蓝如水的眼眸盯着他调皮的眨了眨。

      鈘……

      ……

      顾北喘着气,一口爬上坡又提着两件有些重量的行李,额头上쥬流出了汗,汗滴又顺着侧脸滴到玄关的瓷砖上,手背抹了抹下巴不禁想着中午白洗一次澡了。

      “指挥官,辛苦了。”光辉最后迈过门槛带上ᄎ了门,然后就从腰间的挎包里拿出一块绣着精致花纹的手帕帮顾北擦了擦额头上的点쀚点汗迹。

      ㊶一种女性的馨香气味向他扑来,那是丝滑如流水的感觉擦着脸颊的感觉,顾北愣了一下后就躲醷开了光辉伸过来的手帕,想要制止了她继续擦拭的动作。

      可是光辉没有退缩很坚定的站在他的面前,门前的玄关不大,顾北也退不到哪去,只能悻悻地垂下双手,在光辉的要求下微微低头,任由她对自己脸上的动作。

      可畏看见他们这个样子,只是可爱的撅了撅嘴,觉得这里ٝ有些拥挤嗫,抬起脚后跟扶着墙壁脱下了凉鞋,白色透气的丝袜踩在实木质地的地板上,转身弯腰好好地把自己的鞋放进玄关一⍒旁的鞋架上。

      一副自来満熟祆的模样,这让他从某种感觉上来说,可畏的这种샳相处方式似乎像他和她们生活过了一段时间的样子。

      好好地仔细的擦完,光辉自然而然地接过了他手上的行李箱,将行李摆在过道空旷的一侧。

      来不及感受她细腻且修长的手指,光辉微笑着推着催促他进去,弯腰半蹲,一只手提着裙摆没有忌讳大大方方的蹲在他面前,手指勾起后跟脱下自己的鞋子쿟。

      顾北看着她的动作眼神却不由自主的落在光辉锁骨处一抹诱人的白腻上,不得不说真是吸睛。ኗ

      咳咳,身后传来一阵声音提醒着他。

      脱懎完㍌鞋的光辉,也是脸上带着笑意,娇嗔的瞥了一眼顾北,精致白皙的脸蛋只是微微泛红,但是丝毫没有责备他的意思。

      “咳咳,指挥官。”可畏轻盈的走到顾北的身边,“姐姐的身材很不错吧。”

      顾北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从一脸戏谑的可畏身旁走过,心底有些尴尬不由借此掩饰。

      “好了,可畏。”光辉嘴角同样带着些调笑,最后说话的声音也低了下来,两人身高相差无几,踮了踮脚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贴着可畏的后背语气调侃道,“你以为指挥官没看你么,可畏这是吃醋了哦。”

      “我才没有吃醋!不要这么说啦,光辉姐姐。”

      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可畏连声否认道。

      光辉只是笑了笑走过她的身边。

      看见两人走进客厅,可畏带着小情绪跺了跺脚,又跟了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