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身份 下载

      一场压抑到极点的战斗,到这时候才告了一段落。

      哈米德的毒计ࠨ折ퟦ磨着仇天魁,每一次挥刀,每一次砍死一个咚咔咔族的人,他的心就在滴血,让仇天魁心神动摇。

      糔 在最后被阿拉伯士兵被偷袭,身中两箭,这才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放开了防守线,让咚咔咔族的的冲到了山顶。

      然后,一件出乎于䒃阿拉伯人意料的是发生了。

      冲上山顶的咚咔咔族人全部放弃了战斗,都远离了仇天魁慾,在暴雨中庆贺自己曃还活着这件事,完全忘记了这场滁战斗ᓳ根本没有结束。

      这情况也造成了仇天魁面前空无一人,等到阿拉蟼伯士兵一露头就发现了他们,让这些人再也没机会出手偷袭仇天魁。

      䝉 同时,多伊尔也在山道口露出了脑袋,张望着山顶。

      所以,与咚咔咔族的战斗刚结束,仇天魁就发现了这些可恨的人。

      誸 新仇解恨之下,仇天魁在也无法忍住心中的怒火,怒吼着劏咆哮道:

      “混账东西们ṱ,你们总算出来了,我还以为菩你六们会一直缩在下面不上来呢”

      뵿 肩膀上的一箭已经拔掉,仇天魁又用蛮力拔掉了腿上的一箭。

      “对了,还有你,你这卑劣的小崽子也别想活”

      又看见多伊尔鬼鬼祟祟的样子,仇톮天魁咬牙Ỗ切齿的对着他吼了一句。

      然后,仇天魁再也不顾了,身上两箭已经拔出,也没有碍事的咚咔咔族阻挡自己的进攻路线,一个箭步射了出去。

      他双手抱着陌刀,像是猎豹一样杀回了山道口,大吼着:

      “现在就砍了你们这群狠毒的家伙”

      啊!

      太气了!

      这口恶气如果不用战斗宣泄出去,仇天魁觉得自己都会憋出病来。

      폖见此情景!

      阿拉伯士兵也知道,正面遭遇战덖已经不可避免,不由得大骂了一句:

      “废物咚咔咔族,居然真的跑上山顶就放弃战斗了”

      想起来就恼火。

      的确,阿拉伯士兵说,上了山顶就能活下来,可那只不过是客气话,糊弄人用的。

      他们还是希望咚咔咔族上山后跟仇天魁拼个你死我活,这样他们才有机会躲在一边放冷箭,尽最大限度磨死仇天魁。

      没想到,他们糊弄人的话,真的被咚咔咔族相信了,这些人冲上山顶之后,都把仇天魁扔到了一边,自釤己跑到另一边庆祝去了,再也不提战斗的事儿。

      “都给我起来,继续战斗啊”

      阿拉伯士兵不甘心,在仇天魁没有冲到面前的时候,大声的命令着咚咔咔族的人。

      可惜,没用。

      “我们按照约定杀上了山顶,自己争取到了活路,从今往后再也不跟人战斗了”

      有人这样叫了一句,畏惧的目光在仇天魁身上扫了一下,连忙躲到一边去。

      活下来的人哪愿意再找死一次。

      这些咚咔咔族的人,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欩现在吗!不就是为了活下去吗!

      而现在,仇天魁既然不杀他们,他们当ࠤ然也不愿意再跑去找死,懦弱的本性再一次暴露了出来。

      “该死的!一群废物们”

      ꬱ可!

      事到如今,阿拉伯士兵也没办法,仇天魁已经杀了过了来,他们只能一边咒骂咚졡咔咔族不堪大用,一边向着山顶另一边跑。

      他们不会跟仇天魁打正面战,也不敢打,只能利用手扮中的弓箭,一次次射击身后追击的仇天魁。

      倒是狡猾的多伊尔,在露头那一刻就发现了事情不对,仇天魁这个死神居然杀气腾腾冲向了他。

      于是他一点都不带犹豫,反身就往山下跑,一路连滚带爬的消失在了山道上。

      接着,就是一场追击战,十多个阿拉伯士兵在前面奔跑,仇天魁跟在他们身后。

      满腔怒火的仇天魁死咬在阿拉伯士兵身后,不杀他们誓不罢休。

      “杀了你们萆!绝对要砍了你们”

      仇天魁满脸凶相,挥手之间用陌刀挡搁掉飞箭,吼叫着追上了阿拉伯士兵。

      “可恶,他怎么跑这么快的녓”

      有一阿拉伯士兵在大叫,看着凶神恶煞的仇天魁亡魂皆冒。

      他是吊在队伍最后面的,亲䏋眼看到仇天魁大步流星,像是飞渡一样追了上来。

      这让他怎么都想不明,同样都是人,大家都同时起跑的,他们晷相间还有十多米距离,为什稩么仇天魁转眼间就追上他了。

      可是,现在由不得他多想,仇天魁已经在怒吼中挥动了陌刀,直取他的腰间。

      “死”

      仇天魁含恨一击,所有㽸的怒火全被这一刀包裹着,刷的一下横劈而到。

      啊!!

      ゐ 奋力的喊叫,这阿拉伯士兵已经跑不了了。

      他手挥动着弯刀,选择急停抵挡。

      然而,一道红线飘出,仇天魁手中的陌刀直接从他腰间穿过,一刀就将他拦腰斩成了两段。

      大口大口的鲜血吐出,这阿拉伯士兵两节身体摔在了地上,滚热的内脏流出,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没咽下。

      㯮到这时候,他的脑海中才想到:

      “哈米德大人说的没错,这仇天魁绝对不能跟他打近身战,实在太强了”

      临死的感悟,可已经晚了。

      而此时,仇天魁头已经跑远,再次追向了阿拉伯士兵。

      “不行,跑不了了”

      过了才一两百米,仇天魁又追上两个吊在后面稙的阿拉伯士兵。

      “这家伙怎么回事,怎么跑得这懧么快的?”

      同样的问题,这两人发现仇天魁的速度实在离谱,杀了他们一人后居然还能追上其他人。

      “跟他拼了!”

      眼见跑不过仇天魁,在跑下去已经没有意义,这两人对眼相视了一下,大吼一声停下了脚步。

      同时,其他的阿拉伯士兵也停了下来,一人大吼道:

      “别跑了,这仇天魁的速度根本不是人类可以跑过的,都给我放箭射他”

      哈米酈德原本是叫这些㻫人风筝仇天魁,慢慢耗下去就行。

      可没有想到,真的开打之后他们才发现̪跑不过仇天魁,连风筝的机会都没有,反而还会被仇天坦魁얘给慢慢磨死光。

      ᮡ所以,这些阿拉伯士兵一不做二不休,决定一些人放箭,一些人打近身,用这种方法来拖住仇天魁的进攻,临时改变了作战方案。

      ꟧“好啊,那就开打啊授”

      见阿拉伯人不跑了,盛怒之下的仇天魁挥舞着陌刀,ኟ吼了一声直接扑了上去。

      咻咻!

      ⟾ 仇天魁冲上去的时候,决心不跑的阿拉伯士兵挽弓连射,呼吸之间十多支飞箭射向了틬仇天魁。

      同一时间,还有b三名阿拉伯士兵大吼了一声。

      啊!!

      꿲 他们一起排兵布阵,正面攻向了仇天魁。

      两方人极速靠近之中,仇天魁大叫:

      “都去死”↑

      他左右闪躲了几次,又用陌刀横劈,带着水花将面前的箭矢击落。

      接着陌夁刀高举,带着水浪拉满成一个半月形,凌空砍了下去。

      癕此时,两方相距三米不到。

      当这一刀砍过之后,仇天魁直接越过了这三人,杀向了剩余的阿拉伯士兵。

      然后,三具尸体倒地,他们连反抗能没来得及,就被仇天魁狂暴的一刀同时击杀,鲜血内脏ꖓ流了一地。

      ꕛ “真的不能跟仇天魁打近身战!!!”

      一声尖叫。

      眼睁睁的看着三名同伴被一刀击杀,剩余的阿拉伯人才彻底相信了哈米德的告诫。

      “跑!”

      再也没有应战的想法,还活着的几个阿拉伯士兵拔腿就跑。

      他们放弃了风筝仇天魁的想法,只希望能用逃跑的方式拖到援军抵达为止,要不然他们都会死在这里。

      现在他们也体会到了咚咔咔族的绝望感。

      “哈米德大人,你的作战出了大错误了,这仇天㪌魁根本就不是能风筝的对象”

      闷头逃跑时,一个阿拉伯士兵心里大叫,叫苦连天。

      Ք 仇天魁셏奔跑的速度太快,以人力而言,只要稍有停顿,就会被他杀到面前,那还有挽弓射击的机会。

      这事哈米德也没想到,所以才在战略布置上出曃了一点小错误。

      他以为再怎么样,安排七八个弓手应该能在远距离相互消耗下去。

      殊不知,这点距离对仇天魁而言根本不算个事,那几名弓手也就开始齐射了一波,之后就被仇天魁追的满山跑,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那还敢按照哈米德的要求风筝仇天魁。

      然后,一心逃跑的阿拉伯士兵,发誓要杀了这些人的仇天魁誼,在山顶的暴雨中上演了一场疯狂的追击,顺着山脉一直跑向了另一边。

      跑着跑着!

      仇天魁又杀到他们十퀴步开外的的位置。

      “妈呀!这都跑不过他”

      有阿拉伯士兵情不自禁大叫,绝望感笼罩在心头。

      他眼中,十步位置的仇天魁斜托着惨白的陌刀,已经做好了大开杀戒的准备。

      ⼜ 他已经拼尽全力去逃跑了,结果还是被仇天魁追上。

      “这家伙真是一个死神啊!”

      感觉逃出无望,他想起了咚咔咔族对仇天魁的评价。

      那时候他还对这评价嗤之以鼻,认为是斿无用的咚咔咔族的人被仇天魁杀怕了,才会那样大声嚷嚷。

      可真到自己的时候,他才知道咚咔咔族的人说的没错,仇天魁就是一个死神,一点都不夸张。

      “前面有人!”

      㢽又在这时候!

      ꢣ在前面的阿拉伯士兵发现,百多米外有一个高大的人迎着他们冲了过来。

      闪电!

      让阿拉伯人看清了这人是谁,他是眽返回的普刺巴尔斯。

      “是另外一个,我们的路被堵住了”

      眼看着普刺巴尔斯跑过来,还活着的阿拉伯人顿时绝望了,一早他们堵住了咚咔咔族的路,现在却被普刺巴尔斯堵住了自己的路ꦥ。

      两头夹击!

      普刺巴尔斯提着斩马长刀,默不作声的从正面跑了过来,让这几个阿拉伯士兵同时想到:

      “我命休也!”

      但就在此时,普刺巴尔斯看都没看他们一眼,隔着很远就对仇天魁叫道:

      “仇伯,对不起,我没有挡下阿拉伯人,他们已经上来了”

      等人跑到了近处!

      只见普刺巴尔斯身上插着箭,盔甲上面有大片血迹在在流淌,一脸愧疚的在暴雨中奔来。

      同一时间,在普刺巴尔斯身后,幢幢人影从黑暗中站了起来,在三十步开外拉开了弓箭,从四周慢慢形成了合围之势。

      “是我们的人!我们终于拖到援军来了”

      一连两变,本以为死定了,结果绝处有生机。

      差一点把这几个阿拉伯士兵的心脏都吓停了,感觉都快承受不住了一样。

      借此机会,活下来的阿拉伯士兵欣喜万分,头也没回的跑了过去。

      大批人꼜马到来,在暴雨中将仇天魁团团围住,暴怒的他也不由得冷静了下来,扫视了一下。

      问道:

      “怎么回事?”

      等到近身之后,普刺巴尔斯才愧疚的说道:

      “我找偏了山道,都没有发现他们,可等我折返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山上了,还用弓箭伏击了我”

      原来,普刺巴尔斯䄌在离开巨石之后,又顺着山崖找了一会。

      ⊙ 这样一来,他就远离了巨石,让阿布德这ⴵ些人瞅准了机会,爬上了山顶。

      也正是普刺巴尔斯顺着山崖找过去,所以就造成了仇天魁在最前面,阿拉伯士兵在中间,普刺巴尔斯在最后面,形成了三点一线的格局。

      结果等他折返的时候,正好撞到中间的鱙阿拉伯士兵,发生了一场猝不及防的遭遇战。

      但还첌好,阿拉伯士兵一直在癎提防跟仇天魁他们打近身战,所以就只用弓箭压制了普刺巴尔斯,这才让他有机会杀出围局,跑到了仇天魁这里。

      “对不起仇伯,是我疏忽了,才让这些人钻了空子”

      又道歉,普刺巴尔斯说着这样的话。

      仇天魁看了看ಽ他身上的伤痕,轻轻抚摸了普刺巴尔斯的盔甲,摇了摇头说道:

      “好孩子,这不关你的事,是我这个伯伯想的不够周到”

      冷௝静下来的仇天魁向四周望了望。

      在这个时间段,他两周围布满了人影,清一色的挽弓瞄着他两。

      “这些人应该是提前躲在了山道里,避开了你的视线,所以你才没有发现他们”

      越危险越冷静,仇天魁一眼就知道敌人大概有多少。

      到此时,仇天魁已然想通了很多事,再说道:

      “最关键是你人没事我就放心了”

      看着普刺巴尔斯身上的鲜血,仇天魁知道他突出重围定是艰辛不已,一时쟶间有愧于自己的心。

      五十多名阿拉伯士兵,虽然人数不如咚咔咔族,可战斗却不在同一个档次。

      能在这些人的围杀中突出来,普刺巴尔斯的能力已经非同一般了,哪怕对方一直用弓箭射击,能做到这种事的也绝非常人。

      “还是让阿狮兰的孩子遇上了危险,我这个叔伯简直就是个废物”

      心中这样想到,仇天魁大手一挥,ꉹ将普刺巴尔斯揽到身后,说道:

      “站到伯嬪伯身后,别让弓手瞄准你”

      他没有兴趣去思考阿拉伯人怎么躲开普刺巴尔斯的视线,当务之急还是要先保护受伤的贤侄。

      与此同时,黑暗中又有两人走了出来,站在一块石头上俯视着仇天魁,他们是阿布德与哈米德。

      只见哈米德先是单手抚胸,无声的行了一个礼。

      呵呵!!

      再一次见到这动作,仇天魁轻声的笑了ﻠ出来。

      “你就是哈米德?”

      “正是!”

      两人对答,都用的是阿拉伯语。

      这一次他们两䞒都看清了对方的长相,相互之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

      打量了一下,仇天魁垎再说道:

      “那些咚咔咔族的人也是你弄来的?”

      哈米德带着得意的笑容,道:

      “对,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礼物,不知道你杀的满意吗?”

      罪魁祸首!

      遡哈米德大方承认,洋洋得意。

      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情,仇天魁从没见过如此恬不知耻的人,冷笑的说긾道:

      쵖 “狠毒的一条计谋,你真是干的不错啊!”

      但哈米德不以为然,再一次行礼道:

      “能得到你的赞誉是我的荣幸”

      不要脸!

      哈米德的话,让仇天魁ȅ连生气都不知道该做呁出什么表情来,只爰能恨恨的看着他说道:

      ꪧ “真的很好,你是第一个把我逼到那种地步的人,我会记你一辈子,真的记你一辈子!”

      当然听懂了仇天魁话的威胁意味,但胜券在握的哈米德根本不往心里去,依然厚着脸皮笑道:

      “多谢,我也希望你能记我一辈子!”

      这时,一直冷笑的阿布德说话:

      “你就淯是仇天魁?”

      明知故问。

      但阿布德心理在作怪,他们已经让几十个弓手围着了这里,就想看看仇天魁最后港无谓的挣扎。

      “搋你是?”

      仇天魁没有见过这人,这也是他两第一次面对面,所以他才这样问到。

      “阿布德!”

      冷漠的回答,阿布德自曝姓名。

      “喔!!”

      仇天魁点了点头,再说道:

      “原来你就是那个垂涎黛绮丝美色的阿布德,长得可真难看啊,你就像一只癞蛤蟆你知道吗?”黦

      仇天魁一边回忆黛绮丝的话,一边出言嘲讽了一下,眼神中充满了鄙视的神色。

      哈?

      这话之下,阿布德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섃 “垂涎美色?”

      他嘀咕筶了一句,想到了一种可能性,所以阿布德露出돟了不屑的表情,道:

      “原来他们是这样跟你说的,你死的可真是冤枉啊” 悀 悵 仇天魁眉毛一皱,在这种关头ᰕ,听到了让他疑惑的回答,心里想到: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阿布德瘪了瘪嘴,说道:

      “对了,听说黛绮丝长得很好看,那你就当我垂涎她的美色就好了,反正你也活不了了”

      阿布德杀仇天魁的决心,早就已经超过了一切。

      当前,已成死局。

      仇天魁叔侄两人,被五十多号阿拉伯士兵团团围住,他们于黑夜中拉开了弓箭,摆开了必杀阵势。

      ᘙ 这也是仇天魁与哈米德第二次交手,无论哈米德计谋再怎么狠毒,但也改变不了仇天魁再一次败在了煫哈米德手中的事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