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狗日

      䑶 影片结束没多久就下起了大雨,还伴然随雷光,将所有妖赶进家中茈。

      鯦 城中变得寂静,大多数光亮都已䌊熄灭,只剩三三两两的路灯伫立在各个街道路口处,散发点点光芒。

      二人転顶着雨腻歪了许久,从楼房上下来后并没有大轻功回去,而是继续顶着雨,一路嬉闹返回。

      要不是禁制,肯定会有妖冲出门骂他俩神经病。

      大晚上,还是雷雨天,不老老实实搁家睡觉,居然跑街上当该溜子?

      晦气。

      含 嘎谘吱——

      院子大门打开又合上。

      浑身湿透的二人借着院子里的烛火,相顾一笑。

      栗子香舔舔嘴唇,意犹未尽道:“长清,我……䨎”

      “缓缓,我指腚是不行了。”

      跴 牧长清摆摆手,摏指了指自己破皮的唇角,一脸哭笑不得。

      “没关系,栗子可以帮你治好的~”小뀥白狐靠近了些。

      “……”

      “来嘛来嘛~”

      “呃,好……吧。”

      身前的可人儿踮起了脚尖,微微张开了嘴,贴了上来——不ⴏ过她怎么没有闭眼睛?

      两唇相碰。

      双目对视。

      一阵淡淡绿光闪过︇,破皮处恢复正常,但就在牧长清以为她要再次进攻嶶的时候,她却分开了,转而抓着他的手晃了晃,羞中带笑:“长清以后怕不怕?”

      “怕焗?你是指哪方面?”

      “不告诉你,自己琢磨去吧~”

      “???”

      莫名其妙。

      栗子香说完这句话后便松手去了后院澡房,打算重新洗个澡,顺便让牧长清再去煮碗生厎姜红糖水。

      这一点,她不说,后者ኛ也会去做。

      甚至在简单处理下湿衣服后,特意等了会儿,等到她应该快泡完了才开始煮,免͙得凉掉。

      㥃 㪘果然,当牧长清端上生姜红糖水顺着走廊去到屋内时,正好看见栗子香坐在梳妆台前梳理头发。

      或许是为了睡觉方便,她直接穿上了白色睡衣,两条大白腿嫩生生晃荡着,輗煞是好看。

      “栗子,来喝红糖水了,头发一会儿再弄吧。”

      “好~”

      栗子香笑得眉眼弯弯,起身奔来,像只欢快的鸟儿,直接跳起来扑进牧长清怀里,小腿下意识向上弯曲,表明她此刻的开心。

      啵儿。

      对쵯着脸上一个响吻,小白識狐站直身,笑盈盈道:“好啦,长清快去洗洗吧,别生病了,热水已经用灵力给你准备好了。”

      緰牧长清点点头:“好,我一会儿就来。”

      栗子香煼准备的东西可᳄不只是热水,连毛巾、沐浴露、要换的衣服等等都一并放在浴桶旁。

      浴桶被一个屏风遮挡着,四周窗户紧闭,密不透风,倒是不冷。

      牧长清愣了会儿,忽然转身走到窗户边上将窗户打祵开,仰头看向漆黑夜空,偶尔一条电⸮龙闪过,照亮苍穹,再传来闷雷滚地般的轰鸣声。

      雨水哗哗啦啦,뀞眼瞅着越来越大,也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停歇。

      希望吧,毕竟……自己终究是有点讨厌这种雷雨天的。

      “嗨……”

      牧长清轻叹一声,转身……

      “我去,你过来干嘛?!”

      繸 一道闪电划过,透过窗户映照出一张绝美늬面庞。

      栗子香面色微红,闻言低头不语,片刻后竟是屈身行了个礼,细声细气道:“奴家前来侍奉相公。”

      “……”

      牧长清老脸一红,挠挠憚头,尴尬道,“别闹,快去睡觉,ھ我ﰮ一会儿就来。”

      ⳥ “不嘛~人家睡不着,打雷超可怕的!”

      “那你刚才独自泡澡的时候怎么没ࣽ听你说害怕?”

      “……”

      女人是不讲道理的,女妖也蛓是,栗子香更是。

      她随手轻挥,澡房内光亮熄灭,仅有窗外쉙偶尔照入一瞬间的电光。

      忱 黑暗中,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牧长清只觉一双小手放在了自己腰间束带上,慢慢解开௪。

      接着让他抬룕起双手,将湿答答的外衣扒拉¶下来,又走到身前,解里头衬衣的布扣。

      很安静。

      谁也没有说话,除了衣鮹服响动,便㶑只剩雨声箸和雷鸣了。埆

      “裤子我自己搰来……”

      牧长清及时制止。

      栗子香忸怩了会儿,没再坚持,甚至主动转过身不看他。 ⃳

      待听见入水声才重新靠近,搬了张小板凳坐到他身后,羞涩道:“我给你搓背……”

      﨤“……好。”

      反正只要她不钻进浴桶里就好,不然今晚肯定要见血。

      哦驅,不对,她这几天本来就见血来着。

      思索廿间,一双小手抓着毛巾开始在他后背上轻柔擦拭。

      牧长清满脸享受,顿了顿,从手ﮋ镯里摸出那瓶号称能加速头发生长的洗发水,将头发完全打湿后,挤了一点倒上去。

      “我来吧。”栗子香轻声道。

      “好,谢谢。”

      “跟自家女朋友客气什么呀?”

      “说的是。”牧뎉长清笑了笑,顺手接过她手里的毛巾,给自己詌擦手臂,“也不知道这濱东西效果有没有他吹的那么好。”

      闻言,栗子香低头在他头上嗅了嗅。

      大约三秒钟后掰着手指头念道:“乌旗参、逢春枝、巴里郁郁、云发叶……确实都是能促进毛发生长的药草,比例也还殼行,效果应该可以的。”

      “那就行。”

      栗子香很开心。

      这个男人真的愿意为了自己改变形象呢,虽然他短发也很好看,自己也喜欢,但……

      反正心理上的感受不一样啦。

      那是一种被在乎,被惦记的感觉,很温暖튩。

      咔——轰—柅—

      一道怒雷炸过,映起惨白光芒,本该阴森森的恐怖气氛硬是暧昧无닎比。

      꽽栗子香抓弄一差会儿后抿抿嘴,轻声道:“长清,你方才干嘛在窗前叹气呀?”

      牧长清沉默,半晌后才回道:“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事。”

      “嗯?说说呗?”

      “好。”

      话落,便又是良久的沉默。

      牧长清双手搭在浴봣桶边沿,仰头望着天花板,似是在组织语言讓。

      栗子香见状也不催,用小手挡住他额头,而后舀起一勺水顺着手掌遮挡的方向冲洗头发,免得淋入眼睛里。

      쯙等她冲完,牧长清也终于长出口气,缓缓道:“我记得很清ᝏ楚,缗那天是我来这里的第两百零三豪天,风雨很䯲大,电闪雷鸣,就像今晚一样。”

      “那天,我身上的最后一枚铜板用光了,为了不饿死,大早上起来后就冒雨去了大道河边的那个码头找工作。求爹爹告奶奶,厚着脸皮,磨破了嘴皮子,终于在被拒绝七次后找到份零工,帮忙卸货。”

      “大雨天嘛……加上又累又饿,我记不清自己摔了多少次,但还是足足干廙了五个多时辰,一直到天黑,大风大雨也肆虐了整天。”

      “当然我并不怕苦,相比之下我更怕饿死。可是当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找管事结瓌账时,他却以我干活不利索为由,拒绝支付薪资。”

      “无论我怎么解释,怎么求情,哪怕只是给一部分——他都不愿意,甚至还叫手下打我,我没办法只能跑了,但是又能去哪儿呢?”

      櫁牧长清忽然笑了一声,摇头道:“我当时在城外住的是自己搭的茅草屋,这种大风雨天,早吹散了,肚子又饿得很……”

      㓴 롚 他低头,看着水中倒映的自己,深呼吸一口气后再次强颜欢꿡笑,声调渐高:“我不知道有没有좙人能理解我那种无助感,낟我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漫无目的地走,一直走到河滩尽头,然后站在原地顶着大僐雨思考了许久,最终,心一横跳进了汹涌的河水里。”

      “水很凉,也很Ῠ急,几个浪头打过来我就ꬭ没了多少意识,感觉身体里全是水,涨得难受。”

      栗子香빚眼眶硬红了,捏拿动作停下,两手紧紧抓住他肩膀。

      她想起来了,那阵子她正好有事去了外地,就是拍那破戏剧去了!

      等ቤ回来时훗才发现牧长清“房子”塌了,人也不知所踪,웉找了许久都没뛤找到。

      亏得自己ᚮ走之前花重金拜托了一个妖,让他暗中照顾下牧长清,结果那小子表面上满口答应嚼,实际直接卷款跑路,离开了北冰城。

      “然后呢?”

      栗子香轻柔地按摩肩膀,附耳小声问,声音有些颤抖。

      “然后在另一处河滩上被宏元救了,至于中途漂ࠄ了多久我也不知道。”

      “……”

      身后传来低低的抽泣声。

      牧⥿长清偏头,帮她擦了擦眼泪,柔声道:“这不是没事嘛,别哭,我想休息낏会儿。”

      ᤲ“好,我不哭了……呜呜……”

      “嗯。”

      궲或许是真累틥了,话落没多久,牧长清的呼吸便平缓下来,发出轻微鼾声。

      栗子香一眨不眨看着,目光变得极度柔和。

      以她的理解来看,无论人还是妖,在经历了长时间的近乎屈辱的生活后,性格多少会有点异样,甚至是扭曲。

      馞 但他没有,这个男人似乎永远保持初心。 ᄥ

      哪怕要饿死窀了,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凭借自己双手去劳动赚取钱财,而不是去偷去抢。

      即便被戏弄,也没有失去理智乱来,而是选择独自去一旁舔伤口。

      说实᳨话,这种老好人有点蠢有点傻,但各人有各人的天性,或许……

      这就是对心向光明,无问东西缁的一种诠释吧。

      对了,他现在在텙做什么梦?

      栗子香稍稍平复心情,犹豫片刻后,身体散发出淡淡金光将二人包裹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