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又黄的A级鬼片在线看

      “喂!”

      嗯??!!

      “啊?”萧南一个慌乱差点没把海格给丢出去,做贼心虚般地立马扭正身子,目不斜视。

      “啊什么啊,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这䠸是在示意我夸她好看吗。

      不鑋过这么直白是不是不太好?

      那我换个思路,从侧面夸一夸好了。机智!

      “嗯,老姐,稳。”

      “我稳你个溜溜球啊稳!”

      就这么一瞬间,原本温婉恬静大胳小姐瞬间化身为女魔头,起身就是一个爆扣。

      嗯?

      起身?

      慂 ∑(O_O;)

      卧槽!!!

      “大小姐,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飞机比较重要,为了打我同归于尽不值得。您赶紧回座位컋吧!”

      我是萧南,我现在很慌,我在一架高速飞行的飞机上,驾驶员双手离开了操控板……

      “回什么回,自动驾驶的。”

      “ŏ噢噢噢,那就好。”

      “但是现在失控了。”

      WHAT?

      狠狠甩了甩脑袋,又看了眼大小姐,一副我没骗你的表情。我滴个乖乖!

      “那您倒是手动驾驶啊,您不是连战斗机都会开吗?”

      “对啊,我亲手给它设定好航线,剩下的它自己会动。”

      “⤮那现在呢?”

      “唔”,大小ӊ姐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操控面板,沉吟片刻,漂亮的眼睛飘向远方,“现在,它好像有自己的想法。”䯁

      “可是好好的怎么会놃失灵啊,你这不应该是高科技吗,说坏就坏?”

      “没有坏,是失控了。”大小姐的目光落在仪表盘上,手中的通讯器也黯淡下来,攥紧的手隐隐有些颤抖。

      ???有区别吗?

      没有再解释,飞机的确是没有坏,仪表盘也在正常运行,但是却偏离了既定的航线,飞机整体仿佛受到了某种力场的牵引,大概有点类似地转偏向力,正在前往一个未知的所在。

      力场的源头也许会是一头了不得的东西。

      㳏……

      似乎感觉没有得到鏙激烈的回应,转头看去时,少年抱着猫重新端正地坐在座位上,眼光켋落在前方翻涌的云海上,看似专注,却没有什么神采,一人一猫都是这样的神态,仿佛灵魂被抽离到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

      蝳 又是“啪”的一声爆扣。

      哦不,是两声,海格也挨了一下。

      一人一猫都双手抱着脑袋,莫名其妙地看着一旁没好气的少女。m

      大小姐双手抱胸,快速甩了两记白眼,“我说你俩这一副死鱼一样认命般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像你说的一样啊,认命咯~”萧南和海格目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大小姐,又扭过头去。

      目无表情?

      我感觉到了浓浓的鄙视是什么意思?

      抬手又是两记脑瓜崩,但这一次,两个井家伙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大小姐看看自己的手,不禁疑惑,是我打的太轻了吗?

      “我说你俩就这么放弃抵抗啦?就不问问还有什么办法吗?”

      一人一猫相视一笑,“杷不用啦,我们希望好好珍惜这生命最后的一点独处时间,再好好看一眼祖国的大好河山。”

      “喵~”

      伤脑筋,怎么会有这么᷁两个废物。

      场面再次安静了下来,迎着光飞行的驾驶舱里,男孩抱着猫,缩在椅子内,少女托着腮,凝眸远方,两人一猫似乎有了一种别样的和谐的感觉。 覩

      “喂,我说,你没有想过自己被骗了?”

      “什么?”萧南转头发现䘕大小姐并没有在看他,于是也回国头,两人的目光一同落向远方。

      눀“昆仑啊,什么都不说,就一封莫名其妙的录取通知书,让你一个人去一个谁也没肏听说过ᱠ的学校上学,连机场都Ҋ进不去,甚至现在还和我一起被困在这里,你爸奣妈也是大心脏,居然真的放心你来。”

      萧南低头摸了摸海格的背,得到一声舒服的回应,道:“想过,一开始有想过,但是谁会费这么大的劲来骗我呢,说句不好听的,我这个人,整个卖还不如拆开来值钱,得不偿失,真的没必要。”

      少年低着头,声音略显低落,脑海里又想起那个独自饮酒的高大身影,“而且,我爸好像知道昆仑。”

      “诶?”大小姐坐直了身子,有些好奇道,“你爸是做什么的?”

      “额,出租车司机,可能是错觉吧。”把上身倒在座椅上,仰起头,若有所思,“应该不可能,他穷的连包烟都抽不起’。你给我说说昆仑吧,那是个什么地方,还有猎妖学院。”

      “嘻嘻,我还以为你真的一点都멃不好奇呢。那我先问你个问题,你对昆仑有了解吗?”少女的眼眸里橰有着一丝狡黠,和之前鵤潇洒知性的形象截然不同。

      “你是说昆仑山吗?”萧南有些愣神。

      “昆仑山是昆仑,但昆仑却不是昆仑山。我们现在说的昆仑山,来自于汉囮武帝,在汉朝以前人们对昆仑山地理位置的认ฺ知只是黄河的起源,却并不知道确切的位置,汉武帝时,张骞出使西域,到达阗,也就是和田,误把和田河认作黄河的源头,加上和田盛产美玉,这也符合传说中昆仑遍地美玉的传说。所以汉武帝便依此将和田河的源头山脉命名为昆仑山。而现在的昆仑山远不止黡是一座山或者一条山脉,更是容纳了其上中下三段㗹乃至周边的众多山脉﬑组成的一个山系。而真正的古昆仑所在更是神隐鶤其内,难寻踪䢡迹。”少栱女轻声珵细语,缓缓道来。

      一人一猫的眼神中似有光芒ᶬ,明灭不定。

      “那真正的昆仑在哪呢?”

      “《山海经》里记载,昆仑山位于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其真正所在ᏸ….ᖀ..”此刻的少女如同一位高明的说书人,摇摆着脑袋,舌灿莲花。

      萧南和海格已经坐不住了,一人一猫几乎挣开安全带做起来,扒在座椅Ϛ的边缘,萧南迫不及待道:“在哪里!”

      “唔,我也不知道,哈哈哈哈哈。”少女很没形象地一摆手,哈哈大笑起来。

      所够以是逗比对吧,没错,为什么我这么想打人呢?

      喵,我也是!

      果然前面䥣都是假装的。

      “所以你说带我去昆仑也是骗我的咯!”萧南有些气急败坏道。

      휅 “那倒不是,我确实要去昆仑,前面不是和你说了吗,如果没有ሕ得到同意,外人是无法进入昆仑的,实䒳际上,如果没有人领路,你连门都找不到。昆仑剑不会作假,你肯定是今年的新生,但是你的引路人大概是临时有急事,估计是出任务了,没有和你提前沟通。

      正好我和我的引路人约好了在蜀地见面,我是打算带你一起去的,檶顺便还能吃吃吃火緍锅,怎么样够意思吧。”少女昂着头有些骄傲。

      “…...那我们现在怎么在这呢?这下好,真的一起上天了。”

      “额,这不是除了意外了嘛。放心,咱们昆仑剑上实际也是一个定位的锚点,猎妖学院神通广大,迟早能找到我们的。”少女吐了吐舌头,有些赧然。

      怕是只能给咱俩收尸了哦。

      “对了,你的本命图腾是什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小姐问到?

      “本命……图腾?”乍然听到这个词,萧南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是我们第一次觉醒的时候出现在身上的那个图案,不同的图腾有着不同的天赋能力。”

      “唔,我,我好像没有觉醒过。”果然吧…...

      “噢噢,那你就不是战争学院的新生,应该归属于科技学院。”少女恍然。

      “战争学院?为什么不叫战斗学院呢?他和科技学院都是做什么的?”

      窲“对吧,我也奇怪为什么叫战争不叫战斗,现在已经很难再有什挥么大规模的战役了吧。两个学院本质上都是为了猎妖㞄服务的,觉醒天赋瓄图腾的新生可以在入学‫之后选择加入任意一个学院,大部分具备正面作战天赋能力的新生都会选择战争学院,他们是面对妖族时第一战斗力,少部分会选择科技学院,实际上随㤍着数千年来的科技发展,通过特殊的工艺和材料,已经可以生产对于大部分妖族都能造成伤害的科技武器了,有些甚至是毁灭性的。

      由于觉醒者的不足,学院也会特别招募没有觉醒图腾的天才学生加入科技ᇛ学院,但也有䷻极少数可以죁加入战斗学院,具体什么方法我也不知道。就뜞跟你一样,不过你看起来不像天才,更像一个呆瓜哈哈哈哈哈。”讲着讲Б着,少女又开始没形象地大笑起来。

      “天才?不会吧?”萧南低声⨺喃着。

      “说起来,还有一种方式可以加入学院,在重大猎妖行动立了大功的人也可以举荐一个人加ᮈ入,䑛不过举荐也都是天才就是,毕竟名额珍贵,几乎很难有这样的机会。喂,你想啥呢엗,有没有在听?本小姐这么认真给你科普,你居然敢走神?”发觉到萧南的走神,大小姐差点没忍住又要给一个板栗。

      萧南不及多想慌忙坐正身体,岔开话题:“在在在,我在听,我在听。对了,你应该也是今年的ꨝ新生吧?但你似乎早就知道昆仑了,在引导者和你联络之前。”

      “嘻嘻,你发现了啊,昆仑是神秘之地,但其实并不与现代社僶会完全隔离,与之相反,为了维持正常运转和大量的研究,它有着相当大的产业,并且与官方和众多财团都有合作和联系。昆仑并不与世隔绝,只是游离于普通人的视线之外。换句话说橝,能够知道昆仑,也就意味着你的不凡。”似乎是察觉到到了少年的低落,大小姐看着萧南,眼神肯定。

      萧南低着头,机舱里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少女的善良在鼓励少年,但少年此刻的心绪却在别处。

      鋸 不知过了过久,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鼾声,是那种熟睡之后舒适惬意的声音。

      低头看了一眼海格,不是,再看向另一边,少女已经陷入了沉睡。

      还真是大神经啊。

      也是这个时候,萧南才有机会细细打量这位大小姐。

      虽然是在熟睡中,但少숓女也保持着优雅的仪Ꭸ态,是的,和醒着的时候嚣张恣意,杄动不动就要施展暴力的样子大相径庭,熟睡中的大小姐有另一种安详和恬静的优雅的感觉,甚至还有些可爱。

      或许这就是某种来源于骨子里的修养,人在醒着和睡着的时候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呢,这个问题很詩难回答。

      不过有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人只有在没有防备的泼时候才能安心睡着。

      所以不管是这大小姐神经大条,还是如何,至少她对自己是⩥没有防备的,这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信任吧。

      不过这可能也意味着没有危险吧,毕竟生死当前,正常人是无法安然入睡的。

      揉了揉怀里毛茸茸的小脑袋,眼神逐渐有些失焦。谁能想到这辈子竟然还有机会再次进入飞机的驾驶舱。上一次还是老妈为了奖励自己,带一家人去了新开的飞机餐厅,虽然很贵,但是真的很开心……偶尔有钱是可以买来幸福的,一直有钱不ሾ行。

      “喂?”

      駯“嗯?”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小姐已经醒过来了。眼睛微红,是太疲惫了吗?

      “我们到了。”

      “哦,这就是昆仑吗!”萧南迅速起身,透着玻璃竭力向氙下张望,落眼处尽是一片苍茫壮阔,巍峨耸立的几座主峰即使从高空看去也誎依旧震撼人心,山巅覆盖的湖白雪仿佛冻结了时间,千万年至今不知掩盖了多少㜥秘密。

      “啊,昆仑,你就是人类的脊梁!”

      “啊你个头啊,不是跟你说飞机찯坏了吗,所以你以为我我前面都在跟你开玩笑吗,这不是昆仑!”

      坠 “你不是说到了吗?”

       无语的按了按脑袋,“是,我是说到了,因为飞机不再水平向前了,而是在逐渐向下,说明马上要到目的ퟴ地了。”

      到了,也就意味着那头可能存在的东西就在下面,对于可能到来的人生第一次与恐怖面对面,此刻的大小姐也开始心脏加速,惴惴不安了。

      而另一边萧南石化了大概一秒钟,下一쉨瞬间,끲一个傻子,疯了……

      “我去,你不是骗我啊!那你还这么淡定睡觉,你的神经真就这么粗,完全不害怕吗?㛧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呢,干脆别醒算了啊,睡着了还不会痛。对,睡着了就不害怕了!”

      芃 ……怎么会有这种神经病,一惊一乍,上窜ꎤ下跳,现在正闭眼一动不动装死的二傻子,能健康䄥活到现在没被打死,真是见了鬼了吧……不过某种意义上也削减大小姐心中的不安。

      “你会跳伞吗?”

      “嗯,吃鸡吗?我战神!”

      ……

      “没事,你把安全带系紧,记得把你的猫也捆上。”

      “o的k!”萧南很听话的照着做了,给ﵭ自己和海格打了几个死结,顺便co뻥s了一下美女搜查官(误)。

      做完这쪑些就看到旁边的大小姐按下了一个类似火箭发射的红色的按钮,然后……他被发射了。

      ??????甚至没来的及惊讶,萧南整个人已经从打开的前舱盖飞了出去。

      “记住了,本小姐叫雷笑语。”驾驶室内大小姐带着笑意灿然。

      有时候不逼你一下,你羔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叫的有多大声,大小姐无比确信,世界上不可能有任何一种生物能叫的比萧南大声,可能……这就蹶是他能被昆仑录取的原因吧。

      箵 但其实,除了刚开始的时候被吓得尖叫以后,萧南其实是不想叫的,但实在是他想把嘴闭上也做不⾠到,高速下落时候的狂风快把他整个头皮掀起来了,他的嘴被风强行掰엢的老大,说到这个,萧南突然쩽觉得喝西北风其实也是可以喝饱렢的,因为他感觉自己现在有点撑,还有点想打嗝。

      最惨的是眼睛,想闭也闭不上,被风刮的直流眼泪。手舞足蹈ﲞ的过룎程,隐约看到旁边一道身蠟影笔直地向下扎去,大小姐果然是神Ŗ人呐,如同一箭,刺破天光!

      就在那道身影笔直地扎进萧南脑海中的时㢉候,人和大地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下方能够勉强看到一个展开的降落伞,嗯?降落伞?大小姐似乎并没有告诉他该如何开伞……摸索了周身摸索一边也没有发现任何拉环之类的。

      ₿脑海中闪过那个睡梦中少女恬静的面庞,算了,应该不会故意害我吧。

      竭力看了眼怀里的小东西,一动不动的,可能已经吓坏了吧,这回咱们真的算是生死与共了。

      此쵥刻,离地两千米的高空,少年睁着血红的双眼,眼泪被风丢在身后,他开始把身体收拢,笔直地冲下云霄。

      “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