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h吧福利

      禆 “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贞子?伽椰子?还是这所废校的怨灵之一?”

       白云山背后的人...应该不是人,沉默了下来。

      随即,她发出了一阵阴冷的笑声,声线完全不同于之前的高山一実道:“真可惜,没想到你居然发现了,你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白云山叹了口气,道:“老实说你的伪装真的不算出色,(论模仿高山一実这块某位姓白石的能把她吊起来锤)不说经过了这么多奇怪的事作为高山一実的你不仅没有表现出强烈翫的害怕甚至还敢继续跟上来,就说你装作紧张时居然连手肘都没摸两下,未免也太不敬业了!”

      “还有,其实因为一些特别的因素,早在一开始进入二楼的那间教室时鸨,我就已经猜到了你并不是原来的她。”

      ......

      时间回到十几分钟前。

      白云山忽然发现贴在窗户上的白色鬼影时,心中一震,蹫随即脑海中便响起ų了系统的提示。

      【叮!宿主已陷入铜山高中鬼域,隐藏任务开启:找到并带走放置于此的磁带!】

      【支线任务开启:破解铜山高中鬼域的世界观!】飈

      【注意:途中可能会遇见栖息于此的怨灵,需通过其陷阱,并保证䘻不触发死亡flag】

      【注意:隐藏任务需将磁带带走并保证脱离四号楼的狡范围】

      【注意:完成隐藏任务后䳚才能离开铜山高中鬼域】

      【隐藏任务奖励:1000点影响值】

      㖠 随着系统的提示音,白云碉山迅速冷静下来,思索道:“铜山高中鬼域?这么说我已经不在现实世界了?可是有没有搞쟄错,我第一次来这种灵异场徕所居然就碰见鬼ဳ了,这运气也太霉了吧?系统你能不能解释一下?”

      “根据一般理论而言,每个人的灵都是有其数ᢹ量的,宿主需要维持ボ系统的运჆作,这会消耗掉大量的灵,以至于宿主目前的灵不足,也就是俗话说的阳气衰弱,所以遇见鬼或⽮者碰见灵异事件的概率也会大大提高。”

      ⮴“所以还是你的锅啊系统。”白云赋山挠了挠头,又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高山一実,心里道緪:“勢系统,也就是说铜山高中鬼域之所以能把我拉进来是因为我的阳气衰弱,而如果其他人没有这个问軒题的话,就不䢦会被拉进来繑吧?”

      츟 “是的。”系统简洁地回答。

      “哦,㩗这样啊。”白云山荇眯了眯眼睛,大致有了一些猜测。

      ......

      事情就是这么个经过,这也訴是白云山明明在教室里见到鬼之后依然头铁继续前进的原因,否则如果⒪在一般情况下,现实世界中带ꦄ着个妹子都碰见鬼了还头铁继续前进探索,那不就和恐怖烂片中的男女主没有差别了,都是作死的料。

      Ә 怨灵沉默了下,随后开口道:“你可以称呼我为藤原秋石,这是我本来的名字ᢾ,我原本就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白云山点点头:“明白了,拓海小姐,那么请问你,还有这栋废校的其他人,究竟是怎么死的呢?鵗”

      藤原秋石㩴在㬋白云山看不见的地方脑袋上ጪ青筋抽了抽,阴沉道:“你有没有听见我在说什么,我叫藤原秋石不叫藤原拓海,那位开赛车的漫画主角和我除了一个姓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关系了吧,连性别都不同吧?”

      白云山摸了摸下巴:“确实,我疏忽了,那么...夏树小姐——”

      “够了!”怨灵藤原秋石忍不住打断了白云山这无聊的玩梗,道:“你到底想不想갮知道茍我怎么死的?⽩”

      “嗯...其实那只是我随口一句,还真没那么想。”白云山一脸贱样的回答道。

      “你..謊.!”藤原秋掭石几次深呼吸,最终还是强压怒火,冷哼道:“这一切,都还要从2002年的那一天说起......”

      “2嶞002年?你遇见汐了刀郎?”白云山好奇道。

      腢“哼,刀郎?我不认识这个人ꔣ,不过他的名字和刀郎这个名字很像,他叫——刀一郎!”

      随着这位女性怨灵的叙述,白云山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幅幅画面,将他带入进去。

      啜 ....佃..

      2002年四月七日,晚퀤上七点,铜山高中一片漆黑。

      18岁的学生广濑光一用钥匙打开了教室的门,然后走了进去。

      他在一张靠着窗户的课桌前停了下来,然后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从口袋里拿出笔,似乎在认真的写着什么。饸

      没过多久,他便完成了作品,长呼了口气潾,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但下一秒,他却神色一惊,猛地看向了门口处的男性身影。

      ᬖ “呼~原来是你啊刀一郎,你吓我做什么?该不会是想告密吧?”

      广濑光꙰一明显是认识那位被称作刀一郎的人,语气轻松的笑着说道。

      ⿯ 被称作刀一郎的男人没有说话,他缓缓走ꛓ到广濑光一荌的身前,低头看ᩑ向了他。 Ꮁ

      “㯬怎么——”

      话还没说完,广濑光一便脸色大变,被称作刀一郎的男人右手一挥◰,一道锋利的弧线便切向了前者⥨的喉咙,但并没有命中,只是削去了几缕头发。

      “喂!你想做什么!”

      广濑光一顿时紧张了起来,脸上带౛着愤怒,握紧了拳头想要打向眼前的男子。

      但他的拳头尚未挥出去,有一样东西就比他更快到达了他쫓的喉咙。

      这一次,没有偏移。

      “噗——”

      쏖 随即腥红的鲜血如喷泉般喷出,知瞬ⱍ间染红了他面前的桌面。

      쁓广濑光一带着惊恐的眼神倒下,眼神深处犹有的,是不可置信。因为在他的眼中清晰地看到,那将他喉咙切开的东西,并非是什ᣲ么锋利的刀片或者铁器,而仅仅只是一片巴掌大小的㭼简单똝的竹片!

      男人冷漠地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广濑光一,随即转身缓缓离去。

      ......

      2002年4月15日晚。

      騵冈本一郎神色有些紧张的从二楼的教⍞室出来,他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䳒,拿着简易手柳电筒照着黑暗中前方的道路,但没走两步,就惊叫了出来。

      一道名为刀一郎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了他的前方。

      “啊——”

      又是一道凌厉的线条,冈本一郎强忍着喉咙处的剧痛以䯐及窒息感,半个身子瘫扶着右手边的水泥矮墙,궮强烈的求生欲使他身体本能的想要离젞开这个危险的地方,但最终还是无力的倒下,近半个身子仰躺在矮墙上,双目圆瞪,死不瞑目。

      赤红的鲜血顺着矮墙流下了一楼。

      ......

      2002年4月20日傍晚。 髜

      田中胜才挂掉了ꡚ电话,脸上充满了色厉内荏的愤怒,他平复了下沉重的呼吸,嶨准备从楼梯下楼离开学校。

      当刚下了一段楼梯,便赫然发现有一人等在那里。

      “噗——뽧”

      竹片锋利的切开了田中胜才的喉咙,鲜血喷뀍涌ᕎ中,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从楼梯上无力的倒了下去,一路㏱从ﺯ楼ᘒ梯上翻滚下去,最终脖子都在翻滚中扭蔲断,头颅转了过来,面向了冰冷的石阶。

      在他视野中最后的景象中,倒着的男人将滴血的竹片擦拭干净,然后淡然的缓步离去,夕阳的킬金色㶇光辉照耀在他的䦥脚下,前路一片光明。

      渳......

      2窖002年5月6日傍晚。

      顫 藤原秋石黻从老师的办公室里走出,神色有些低沉,眼神深处,则是难以掩饰的恐惧与愤怒。

      在门口稍微平复了下心情䵂之后,觟她便去上了个厕㨜所훰,随后推开门洗手,走了出来。

      而刚跨出厕所的那一刹那,她便感觉眼前一黑,喉咙一阵剧痛,随졙即温热的血液流出,扑通一声倒在了厕所뾂外的走廊上。

      她费力的睁开渐渐涣散的瞳쉏孔,却看见一张冷漠的脸,想要说话,但因呼吸困难而发不出半个字,只有散乱的音节。

      ܉

      就这样,她无声无息的死在了这里。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