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BT迅雷下载

      在闵俊的指引下,闵兴的目光迅速绕场走了一圈,如ド闵俊所言,这里的学员一个个生怀绝技。

      㰟 左前方一偾人明显比其他孩子高大,他赤裸着上身,屏气而立。两名少年出拳顶住他的헻肚子,仿佛正酝酿着什么。

      闵兴和闵俊对视一眼,一쨡齐投去珚目光。

      硰眨眼间,场间传来䴦一阵呻훫吟。大个子运气鼓腹,两个孩子一下被摔出数米开外。他洋洋得意地晃着脑袋,身后另外两名同伴已经送上了披肩,又是捏背又是揉腿。

      “这个人叫金成,他和他身边的四个人很早就结成了联盟。”闵ꏼ俊小声提醒道。“五人结盟?不是只有三个人胜出吗?”闵兴诧异道。

      “没错,这意味着他们的联盟不稳,最终一定会牺牲掉其中两人。”闵ᘟ俊小声回答。

      “原来如此。难怪一个比一个殷勤,原来是怕被当成弃子。”

      看破地笑了笑,闵兴把视线移첗开,섂接着向前走去。

      不远处,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面前垒着三块大石头,只䃮听他大吼㎷一声嫧赤手空拳地一击,三块石头立时被劈成两半。

      成功后,他呼出一口气放松下来,用手抹了抹碎石间的灰尘。这时,一名教官走到他的面前,和他亲密地聊了起来。叇

      “他是寥教官的儿子,名叫寥勇,这家伙有两名追随着,那两人也很厉害,是寥教官为他精心挑选的‘帮手’。”听了闵俊的介绍,闵兴会心一笑,原来是캒关系户。

      缓步而行,这时,一名英俊的少年擦肩而过,闵兴不由自主地看了他一眼。

      “这是童云帆,他的家族以渔业发家,所以他擅长使用三叉戟。”

      童云帆的眼༅睛是蓝色的,自带微笑唇,面容和善。擦肩而过之际,闵兴被ப他那双湛蓝的眼睛吸引了,倒没有发现其他特别之处。

      “这几个女孩子狡猾聪明,我们也要小心提防囮。”

      三名身形较小的少女蹲在角落里闲聊,闵俊的目光向她们那里撇了撇。正如他所言,三名女孩敏感多疑。即便闵俊的目光小心避开了她们,三人的欢笑声还是发生了变化,向闵兴这边投来ꋄ警觉的目光。

      武馆里有人抛刀,有人射箭,有人举重物,大家都在刻苦训练,闵兴记下欝了几乎每个人的特征。

      时至晌午,日头渐盛。

      天泉山中,跛脚老头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在茅草屋里走动。这时,一个妖娆的身影落到了院落中。隔着门帘,跛脚老头脸色一变,猛地将仄拐杖潳扔向一边。偢

      屋门被推来,四目相对,跛脚老头屏住呼吸,恭敬地侧身为来人让出了进屋的路。来人面无表情地踏进来,顺手带上了门。

      进了屋子,来人径直坐到了木桌旁,翘起一条腿,冷冷地注视着跛脚老头。ꭀ老头走近两步,他的腿不瘸了,腰也不弯了,身形动作俨然是健康的壮年人。

      “拜见郡王!”老头向来人行了☋个콉大礼。

      “季首辅,在我的面前,你大可不必再伪装。”来人上下打量着他,似笑非笑地说道。

      跛脚老头犹豫了片刻,随即用手沿着下颚抹了一把脸,撕下了一片皱褶。一张清秀俊朗的脸,隐藏在沟壑嶙峋的皱纹背后。他将皱褶随手扔掉,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来人。

      来人햲满意地点了点头,光线透过꜐窗来,照亮了他的脸。他的皮肤拥有惊蛰族人独有的光滑粉嫩,难辨雌雄。他的笑昰容深不可测,不怒自威。他坐在那里,高贵的气质便已扑面而来。

      在这间简陋的茅草屋中,惊蛰族首领花郡王和他最信任的首辅季亮会面了。

      屋子里死一般沉默,花郡王收起笑容,死死盯住季䘸亮的眼睛。季亮的脸上露出了惶恐之色,被这道犀利的目光盯得不得不低下头。

      “季亮,我让你想方设法ﳂ接近闵兴是为了什么,难道你忘了઒吗?”片刻,花郡䆇王打破沉默,厉声质问道。

      季亮咬了咬牙,拱手道:“暗中观察他的天赋。”

      “那么,你有什么收获?”郡王问道。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烈金族人,暂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特殊的天礒赋。”季亮回道。

      “不可能!你说谎!”

      花郡王怒了,他激烈地打断季亮,一个健步站起来冲到他的面前。

      “他绝不是一个单纯的烈金族人,皓澜花不会欺骗我。”

      郡王뭋怒目圆睁,掀起的袖风直甩到季亮脸上,季亮不由得闭了闭眼。

      “皓澜花和木澜花是双生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闵府中的皓澜花要想四季常开不败,必须用我屋里的木澜花的能量来滋养。”

      “也就是说,我必须定期向木澜花补充输入惊蛰族能量,才能反哺皓澜花,维持双生花的存活。然而,自从我将皓澜花送给了闵家,在没有任何外力作用下,我屋里的木澜花却是日渐繁盛。你说,这是为什么?”

      花郡聁王顿了顿枾,看着季亮接着说道:“只有一个可能,闵府中的皓澜花非但不需要额外的滋养,而且还反哺了木澜花。除非身边常年生活着天赋极强的惊蛰族能士,否则皓댂澜花的生命力从何而来,能量源泉来自何处?”

      季亮皱㱪了皱眉,欲言又止。郡王的观点,他无力反驳。事实上,闵兴出生后不久롿,花郡王就对此事产生了怀疑。

      反常的事实,成了郡王的心病。为了弄清真相,他暗中采取行动,甚至派出首辅季亮调查此事。

      “皓澜花在闵兴房里,除了闵兴没有别人有机会与之常年接触。由此可知,闵兴拥有惊蛰族人的天赋,你说是不是?”花郡王稍稍平静,忧心忡忡地说。

      “可是郡王,闵兴是烈金族人,他有欛鲜明鋠的烈金族能士特征,这一点闵家绝不会긱认错的。”季亮开口道。

      花郡王点了点头,沉默半晌才悠然道:“所以这闵兴就是个逆种,他既有烈金族能量感知力,又有惊蛰族能量感知力,他是我四季大陆最大的隐患。”

      闻言,季亮露出了荒诞的表情,拱手道:“可是郡王,您的推理看似合理,却是绝无可能之事啊。”

      事实上,四季大陆四大族群鼾,每一族ତ各能吸收一种属性的自然能量为修炼所用,绝无可能出现所谓的“全才”,可以同时汲取两种自然能量。

      裄 能士的身体里有一种物质,被称为껼“黑洞”。“黑洞”潜伏在每个能士的体内,当不同类型聓的能量喁相撞时,“黑洞”会被激活。

      历史上,曾经有两族能士尝试过孕育新的生命,结果无一例外都失Ç败了。

      两种能量一ꇆ旦在能士体内并存,“黑洞”被激活,就会引发两种类型的能量互斗,继乣而产生排斥反应烪,新生命就在此过程中被彻底烧毁。

      所以,四季大陆从未出ò现过所谓的“全能型能士”。有这般能力的“混血儿”,还在母体中就被烧成了黑炭,死状十分惨烈。

      正因为如此,四季大陆有着明确的规定,异族之间不能通婚。

      能量感知力互不相融,能士的力量来源便会随着春、夏、秋、冬季节转换强弱切换。大陆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最强者,可以在一年四季保持实力。

      大自然似乎在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让四族能士维持势圁均力敌的状态。

      为莒了对抗北方强悍的蛮族,岧大陆遵循实力至上,强者为尊的法则。

      然而四季轮回,ᵦ四族能士的实力随季节变化而变化,实力高低ᩝ并不恒定。

      于是,这片大陆没有永恒不变的最强者,因此,也就没有真正意钌义上的统治者。

      尪遵循自然的规律,四族首领各据一方,各自占领二百三十四ꡭ郡,成为四族郡王⧖。

      䨟 四族郡王轮流执政,在䃖各自力量最为强盛的季节统领整个大鱃陆,共同管理숊守护人类世界的和平与安盏宁。

      四族之间互相牵制,自然的造化让权力的天平维系着巧妙的平衡,不向任何一方倾斜。

      权力㘬平衡,四族之间极少发生战争,人类世界内部因此奨享有了长久的和谐。

      作为惊蛰族首领,花郡王自然清楚这个道䘟理。此刻季亮的反应,他并不觉得讶异。

      “凡事就怕万一㍾啊,如果真是如此,我四季⊛大陆千万年来的根基就要动摇㜀了。烈金族首领之子同时拥有惊蛰族天赋,若是这小子发现侁了这一点,修炼᫠成功之﬚后,还能有我这个惊蛰族首领的立足之地吗?假以时日,这小子还不成了世界之主了?”

      花郡王忧心忡忡地叹道。接着,他试探地看向季亮,压低锚嗓音道:“不如趁他羽翼未丰,铲除祸根。”

      季亮大吃一搡惊,急忙劝道:“郡王,闵兴是闵元浩独子,动不得。况且,到目前为止,我没有发现闵兴的惊蛰族天赋。贸然采取行动,䋶实在諺是太过激进,还请郡王三思。”

      花郡王哼了一声,眉宇间杀气渐褪。季亮홈察言观色,发现郡王似乎是在试探自己,并非铁了心做出如此冲动的决定。

      “季亮,你该不是对这小子有了感情,才这样袒护他吧?”郡王怀疑地问쬠道。

      嫀 “属下不敢!”季亮立时表态。

      “不敢?你可是亲眼看到你是如何悉心教导他的,真是个称职的师父。”郡王嘲讽地讥道。

      季䙼亮和闵兴以师徒共处的흄这些时日,都没有鋃逃过惊蛰妒族首领的眼睛。他时常隐蔽在茅草屋附近,暗中观察二人。

      “属下教他外功,只是为了接近他不引起怀疑,为了完成郡王交代的任务。”季亮纠结地解释道。

      季亮的解释没有破绽,郡王却仍旧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盯着他。这位惊蛰族首领生性多疑,他暗中观察师徒二人的相处日常,隐隐嗅出了一丝异样。

      “行了,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要因为私人感情影响了判断,耽误粺了大事。今后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汇报。”

      来日方长,郡王⍻淡淡地叮嘱一声,便摆出一副欲启程的姿态䒘。季亮点头应㴉诺,亦步亦趋地将这位惊蛰首领送到了屋门口。

      “往后的事静观其变,一切就交给你了。季亮首辅,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抛下最后一句,花郡王飘然离去。茅草屋前,季亮独自一人,望着郡王渐行渐远的背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