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在线码观看超清无码视频

      张平安悠闲᫖的,躺在自家院子里。

      鐰前ꤹ几天鄚,躺了几十个时辰,按理说,也该手软脚软才是。

      但张平安发现,自己身子前所未有的好,浑身上下,竟有使不完的力气。

      禀 张平安隐隐约约觉得,醒过来以后,自己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不过这事,他可不敢随意声张,万一被人知道了,妎被沉了猪笼事小,连累兄弟们,可就麻烦了。

      䩬 虽然张平安一再说,自己好了,不过,兄弟们对张平安的说法,都不太相信,以为他在敷衍,是太过担心家里了,强烈要求他再歇一阵子。

      张平安想了想,吴老二刚送了五两银子,家里一时半刻也不缺钱,便妥协了。

      他乖乖躺在院子里,舒服的晒太阳,顺便琢磨下今后的出路。

      张平安在休息,张Ģ小七、张㒗小八兄弟二人,则在院子里,打起了太祖长拳。

      这套拳法,来头很大,在大宋是相当的流行。

      䦠 据说传自宋太祖,当年他就是襃靠着一双拳头和一根盘龙棍,打下了大宋四百多座军州,都姓赵。

      땸不过,有人比宋太祖还厉害,那人姓乔,靠着一路太祖长拳,打遍天下无敌手,也不知是真是假。ሢ

      他们譔当年的威风,张平安都밼没见过。

      不过,靠着一双拳头,东阿县斑鸠店内,张家村,张氏三繺兄弟的名声,在整个十⫰里八乡,也算是威风的紧。

      村和村之间的争斗,兄弟三人,三条棍棒齐上,等闲十七八条大汉,联手都拿不下来。 ﴲ

      那些大汉要是一不留神,反而会被兄弟濔三人反冲回去,打的对方人仰马翻。

      张平安兄弟三人,虽然靠拳头,在周围打出了名声,但仍然安分守己,本本分分的过日子。

      懒扎衣”开始,到“旗鼓势”结束,三十二式太祖셞长拳,张됽小七和张小八两人,一招一式䦍,打得有板有眼。

      张平安看的心里痒痒,恨不得,亲自下场,也练上几趟。

      不过,他想了想,要是下场,必定会被万般阻拦,便只好作罢了,在边上仔细观摩起来。

      按过世老爹的说法嗷,先扎马,再习拳脚,后学兵刃。

      等兵刃练到如臂指使,便可以学步战、马溿战了,如果练到最后,能千军万马之中,斩旗杀将,如入无人之地,这本事才算是勉强练成了。

      ⋘ 퉊张家兄弟,自小便开始习拳,数年如一日,每招每式,都烂熟于胸。

      Ơ

      张平安不知道,这算不算练成了,至于后邘续该咋练,他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因为,老爹过世前没教,更没留下只言片语ᬫ。

      按老쮕爹的原来话来ꨄ说,大宋是读按书人的天下,纵使练的千军辟易⥓、万人难敌又能怎样?

      㶾武襄公,神威赫朂赫,突最后还不是郁郁而终?

      䝺练练拳脚,能防身就行了剸,兵刃这些要人命䏅的东西不练也罢。

      不练习兵刃,可能吗?

      张平安苦笑的摇摇头,怎么可能!

      你光动拳脚,ƈ不用兵刃,那旁人动手的时候,可不会客气!

      棍棒、朴刀、叉子、耙子......真干起来,谁顾得上谁,有啥家伙,操起来就上呗!

      难道打个架,还相互客气?

      乡里乡亲的,最多嘱也就不往要命的地方,招呼罢了。

      在张平安胡思乱想中,兄弟们练了几趟拳脚,便收功了。

      “大哥,拳打完了,开饭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띬 张小七䪤大声吵吵着,要开饭。

      “行,开饭吧。”

      张平安看짬弟弟们打完拳⫻,便准备回屋,弄早饭去了。

      练武可是个力气活,人饿的快,难怪张小七急着要开饭。

      张平安还沒进屋,张小七一听可以开饭了㡇,便去取넭柴生火,张小八则去弄饼子。

      两人分工明确,张平安的活,全让两个弟會弟,抢着做了,反倒成了闲人,只好百木无聊赖的坐在门口,手上一下䝤一下的,抛着石子⠍玩。

      张小七边生火,边抱怨道,“本来准备进山砍柴的时候,给大哥打几只野物的,可惜我和小八运气不好,好几天了,啥也没碰上,好不容易看到只兔子,还让它跑了,要是蜪大哥在牧就好了鮢。”

      “要吃肉吗,简单!”张平安将两枚石子扣在手中,眼睛瞄向院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只唧唧狗呮子,落在了院内,正一啄一啄的,隐在菜蔬中。

      张平安手中两枚石子,随手一挥。

      啪”“啪”......两声。

      ㋔ 两只唧唧狗子,同时被石子击中,哼也不哼一声,便倒在了院内。

      “떢大哥这手绝活厉害,咱们家院子里,好久没有落下鸟来了,大哥歇了这两天,终于有不怕死的,送上门了,又♝能吃肉了。”张小七兴奋道。

      漡 张小八把饼子,下了锅,随后便走了过去,捡起两只唧唧狗子,晃了晃,“还活的。”

      随后,张小八抽出袖子里的解腕刀,ᖵ割脖子,放血,下锅⩻,拔毛,去内脏,动作一气呵成,显然这种事情,平常干的不少。

      张平安面色凝重,刚才这种手段,若是在平时,自己是绝对办不到的。

      这一切变化,到底是好是坏?

      张平샨安也不知道,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还是回光反照,死期将近?

      张平安也懒的多想,本该死的人,能多活⍻一日,便多活一日吧!

      珚要是能完成自己炊的心愿,那就韆最好了!

      兄弟几人忙碌了一阵,两只唧唧狗子,三盘饼子,被摆上了桌轛。

      饼子是刚做的,料用的足,吃起来,有点粗糙的感觉,但蹢管饱顶䢯饿。

      但比起饼子,张小七更喜欢吃肉。

      他一边啃着肉,一边说道:“大哥,李员外前几天派人来了,叫你别去了!

      以后你不用给他们家放牛了,和我们一起,上山砍柴吧,凭你这컉手绝活疀,我们一定可以天天吃上肉。”

      “李家把我辞了?ꐦ”张平安啃着饼子问道。

      “嗯,李家派了阿福过来,结了你这月伱的工钱,给了五斗糙米,阿쁓福说员外知道你救人受了伤,特意吩咐,按月给足的。

      后来,李诗诗小娘子也知道了,又Ὂ让人多给了两斗,李家小娘뤠子真是菩萨心肠啊!”

      张平安心里早有准备,李家的活,肯定是в保不住了。

      毕竟非亲非故的,李员外在自己最困难时,肯赏一碗饭吃,已经是救了自己一家子命了。

      矰更何况,对方还ⷫ多给了好多糙米,这算是恩重了,没啥好ꌰ埋怨人家的ז。

      明天开始,便一起上山吧!

      最好能多打点猎物,弟弟们要成亲,䋙花费可不少呢,得多挣些钱了。

      张平安想到这里,便随意的问道:“小七,小ၒ八,你们觉得村头顾铁匠家的闺女,顾小娘子咋样?”

      顾小娘子?隖张小七想了下,举起大拇指赞到:“立身堂堂男子汉,壮怀凌厉大丈夫,顾家娘子是条好汉子。”

      쁛“嗯。”张小八也点了点头,很赞同兄弟的看法。

      “我找人去和顾铁匠说合下,给你们谁,当媳妇儿如何?”张平安看着两个弟弟,试探的ℜ问道。

      襁“噗”......张小七正伏ผ案大嚼,闻言差点喷了出来。

      他赶紧拿手捂住,缓了口气后说道:“额,大哥还是你先娶吧떦,你年纪比我们㓧大,我们不着急,我看顾小娘子做大嫂不错。”

      “嗯。”张小八也点点头,他很支持这个意见,顾小娘子人品,还是不错的。

      张平安闻言,已经明白弟弟们的想法了,准备再说说村里,其他人家的小娘子,看看有没有他们钟意的ᠷ。

      “大꽸哥,我们璌进山打柴了,你慢慢겏吃。”张小七哥俩,不等张平安继歏续问话,提쥣上朴刀,胡乱拿上几个饼子,便飞快的溜走了。

      如张平安看着龠他俩匆ࠅ匆忙熍忙的背影,不禁摇头苦笑,臭小子,娶妻当娶贤,能持家过日子䓝,才是首选,不然下კ半辈子,有你们苦头吃的。

      侺还是得寻个靠谱的媒婆,给这两小子寻寻媳妇儿,他们年龄也不小剟了。

      若是能看到弟弟们,娶妻生子,张平安就算是立即死了,也对得住过世的爹娘ሦ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