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导航站

      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计在于晨,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扫去昨日的阴霾,期待着明日的辉煌,活在当下,公羊道幸存者们,按照约定,早早起来收拾完毕,来到村口集结,等待着离开。

      莲花池强者们在昨天战斗结束之后,与众人闲聊一阵,便趁夜离开,回莲花池汇报公羊道的情况,而对于如何处理后续问题,天涯阁希望海棠等人出面,在路过下一座城池之时,顺便拜访一下当地官府,将公羊道事情的始末,一一向官府诉说明白,让官府出面,自行处理此事,虽然都已经猜测到最后的结果,由于杀手组织的参与,而幕后主使不可能出现,应该是不了了之,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但表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的,莲花池家大业大,但有些事麻烦,也不想招惹。

      海棠同意了,公羊道让护卫队员损失惨重不说,物资也没有补充多少,勉强可以维持到下一座城池,所以,进城是必须的事情,也不在乎多这么一件事情。

      而关于此次众多杀手组织的目标,就不是海棠她们该参与了,这是官府、被针对目标背后的势力,莲花池等该关注的。

      公羊道的杀手人员未被全部消灭干净,理由是没有找到被带走的宝物,而被抓走了护卫是全部死亡,还是已经被提前转移走,依然还是个谜,但这不是海棠他们所该关心的,完成既定的目标任务,才是当下最主要的事情,于是,用一夜的时间整理一下心情,然后再次踏上征程,路还是要走的,虽然将会更加艰难。

      “主上,人员物资已经全部到齐,可以出发了。”闫眉对着站在队伍前面的海棠,高声汇报道。

      “好,各位,出发!”海棠一声令下,整装待发的队伍瞬间启动。

      “哼!今天不把人交出来,谁也别想离开公羊道。”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左后方传来,顿时让护卫队员们纷纷拿起武器,进入战斗状态。

      海棠、斩天歌等抬头转身,望向声音的来源处,十来道身影快速疾速而来,几呼吸时间便来到了众人面前,瞬间分开,分散于四面八方,将众人围住,而在护卫队伍的前方,三人站定,只见领头一人,身高七尺开外,细腰扎背膀,双肩抱拢,面似傅粉,宝剑眉合入天苍插额入鬟,一双俊目皂白分明,鼻如玉柱,口似丹朱,大耳朝怀,头戴一顶亮银冠,二龙斗宝,顶门嵌珍珠,光华四射,雉鸡尾,脑后飘洒。身穿粉绫色百花战袍,插金边,走金线,团花朵朵,腰扎宝蓝色丝蛮大带,镶珍珠,嵌异宝,粉绫色兜档滚裤,足下蹬一双粉绫色飞云战靴,肋下佩剑,站在那儿是威风凛钉,气宇轩昂,正虎视眈眈与海棠等强者对峙。

      “来者何人,所谓何事?”海棠喝问道。

      兽人族,阻拦的强者,全部来自于狼人一族,人族与兽人族现在剑拔弩张,边境时有冲突发生,双方之间的大战在所难免,现在在这妖域内部,出现十来位兽人族并不是什么稀奇之事,有正常的往商业往来,有正常的人员流动,有兽人族的谍报人员等,只是不知道面前的这些狼人族属于哪一种情况。

      “闲杂人等一边呆着去,逍遥叹,交出美人,否则,杀无赦!”一声暴喝,来者看不起海棠等人,连身份都没有介绍,便直接怒视逍遥叹。

      “老大,这是来找你的,他是谁啊,你认识不?美人?老大,你这又是把谁家的女人给抢了?牛逼啊!下次干这种事情的时候注意点,别让事主。。。”龙战八卦心顿生,被斩天歌一脚踹了。

      “原来是你啊!当年一别,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出现,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逍遥叹自己都感觉莫名其妙,怎么会招惹这家伙。

      “斩老,他,虽然你们没有见过,但是听说过他的名字,马中赤兔,人中吕布,不对,在这曙光大陆,是兽中吕布,现在你们知道他是谁了吧?”

      “竟然是狼人族吕布,吕奉先!逍遥叹,你怎么会和他认识?貌似还有了冲突,杀子之仇,夺妻之恨?”关山月是怎么看逍遥叹都不顺眼,可惜自己修为太低,打不过,只能在言语上做出反击。

      “吕布,竟然是他,逍遥,你们是敌人?”斩天歌疑惑不解的看向逍遥叹,从来没听说逍遥叹去过兽域,怎么忽然跑出来一个兽人族,还口口声声要回女人,这就有些古怪了,难道是认错人了,还是被冒名顶替,不过,听刚才逍遥叹的语气,不像啊,他们应该认识,事情的真相又是什么?

      “老大,鸡鸣狗盗,作奸犯科,淫色人妻之事,老大,您不是从来不做,也不屑于这种事情吗?怎么现在有事主找上门来了。”

      龙战看到逍遥叹不善的脸色,海棠等人若有所思的在逍遥叹和吕布之间飘荡,转念一想,为逍遥叹分析一下情况:“老大,虽然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但是,如果我们春秋国历史是真,那么,能让这位大哥如此挂念的,又是一位美人儿,只有一个人,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蝉,而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解释。

      老大,你的红颜知己中确实有一位名为貂蝉的,我没有记错的话,她来自于月神族,名为虹昌。。。”

      “果然,逍遥叹,美人儿果然在你这里,说,你将她藏到哪里去?”吕布不知道貂蝉是谁,但是虹昌之名,却是再次拨动了他的心弦,未等龙战说完,再次发难。

      “哈哈哈!好大的架子,好大的阵仗,奉先,记住你现在所在的位置,这里是妖域,不是兽域,容不得你在此放肆!”逍遥叹也没有和对方客气的意思,丫的,抢人抢到自己身上了,当自己是病猫啊!

      “哈哈哈!人族果然狂妄自大,这里不是我兽域又如何?妖域,我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如自家的后花。。。”将众人围住的一位狼人族强者听到逍遥叹的话后,肆无忌惮的大笑,用鄙视的语气对着众人指指点点,可惜话还未说完,笑声嘎然而止,额头上多了一道前后通透的洞口,砰的一声,整个庞大身躯倒在地上。

      “逍遥叹,放肆,竟敢杀我族人。。。”又是一道洞口,无声无息,没有人看到逍遥叹是何时出手,又是怎么出手,出手的武器是什么。

      一时间狼人族面有惧色,而郭旭等人面带欣喜,吕布等人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高手,修为全部都是五星境,吕布及其身边的两位护卫又都是五星巅峰强者,护卫明显占了弱势,逍遥叹的行动直接打击了对方的嚣张气焰,也提振了己方不少的士气。

      “逍遥叹,尔敢杀我族人,你这是想与我们为敌吗?”见到逍遥叹敢当场杀人,顿时吕布就不高兴了,一不高兴就怒发冲冠,手中的方天画戟握紧一横,直指逍遥叹。

      “无聊,都说兽人族智商堪忧,连人族三岁小孩都没有,和猪狗无异,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唉!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世上怎么会有你们兽人族的存在?”

      “老大,这也不能怪他们,只能怪我们的祖先,晚上节目太少了,好好的美女看不上,竟然要找刺激?这不,后果就出来了,果然是两眼一抹黑,专干禽兽不如之事。”

      龙战的话毒啊!这不,“咻~咻”几支羽箭袭击向龙战,海棠微微一笑,随手往虚空拨弄几下,羽箭瞬间改变方向,让龙战险之又险避过了,但还是被刮伤划破了衣服,出了几道血痕。

      “老大,一言不合就开打,他们果然是禽兽不如的东西,留在这世上也是浪费粮食,老大,领头的还有用处,其他的就全部灭了吧!”龙战的作死行为再次打开。

      逍遥叹发现,只要关山月在龙战的可见范围之内,这家伙娘娘腔的性格就出现,那张嘴巴比毒妇还毒,关山月好像是他的催化剂。

      “哈哈哈!杀我?谁敢出战?”吕布狂妄的看着众人,见大部分人眼光闪烁,不敢与其对视,更加肆无忌惮,目中无人,王霸之气顿时显现。

      “不就是五星巅峰强者嘛,狂什么狂,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之时,奉先你就瞧起我,确实,当时你有自傲的资本和能力,但是,现在,前后不过十来年而已,你到了五星巅峰,我也到了五星巅峰,大家都在一个水平上,奉先,你,太弱了。”句句诛心,对于这种有勇无谋,反复无常,刚愎自用之人,你比他狂,更能激起他的愤怒,让他暂时失去理智,虽然逍遥叹心里明白,自己和吕布单打独斗,胜算不多于两成,但对方也无法奈何自己,论逃跑本事,逍遥叹可是天下无敌的,泥鳅都没有逍遥叹滑溜。

      吕布听到逍遥叹的话后,怒极而笑,左手在嘴边吹了一个响哨,一道身影绝尘而来。

      “马中赤兔,老大,这畜牲不会就是赤兔马吧,长的也忒难看了。”龙战不忘发挥自己的特点,充分发扬作死的优点,仇恨值拉的稳稳的。

      “好,好,好,逍遥叹,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不单只是一个修为可以跨越的,那是一道天堑,一道你永远无法追上的鸿沟。”

      吕布向前跨出两步,方天画戟随意的向前指点几下,直接点了几位强者,带有严重的轻视之意,逼格满格:“逍遥叹,就你,还不够格,听说你们天选者不是最擅长单挑吗?可以,我给你们这一个机会,是我单挑你们一群人,还是你们一群人挑战我一个,二选一,速度快点,我赶时间。”

      “好狂妄的口气,别以为五星巅峰就了不起了,我们这里也有,老大,上,我们一起干翻他。”龙战口气狂妄,但是脚下不含糊,向后退了几步。

      “也好,既然话不投机,那就用实力来说话,貂蝉跟着我不假,就是不知道奉先你有没有那本事强抢了,海棠前辈,迟则生变,一起快速解决他吧!”

      “兽域之废物,人人得而诛之,没必要和他讲什么江湖道义,一个字,杀!”

      “人族吗?不过是我兽域的一条狗而已,今天就让你们知道,谁才是这片大陆的主人,你们,不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