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许风流

      十月찬初的黄金周过去没多久。

      汕美城区的汕美职业技术学院,蔡海义正陪同市里面的领导,来学院进行考察。

      去年밇来过一次学院的程高宇,在学院大门口下车䮭后,看到学院大门口的铁皮屋、小商店,也是见怪不怪了。

      学院大门口是一座水泥桥,底下就是四五米宽的新楼河,突然他看了一眼河水,发现河水非常清澈。

      눊 停下脚步来,在桥栏杆旁边站了一会봘,沿着河⒪道放眼望去,河僊水清澈见底,两侧堆积如山的垃圾也不见了,那种恶臭也没有闻到。

      程高宇转过头来:“海义,你们城区的治理工作做得不错。㖧”

      “说来惭Ⴓ愧,这新楼河还是燧人公司治理的。”蔡海义笑着回道。

      程高宇一愣,追问了一句:“哦?就是那个最近声名鹊起的燧人公司?”

      “是的,就是这个公司。”

      “跟我说说,看来城区的变化挺大的。”

      ↠蔡海义说了近半年来,城区的一些变化,大街小巷的公共卫侇生情况,有了一个巨大变化,基本是看不见堆积的垃圾。

      最重要的事情䛙,是流经城区的那些河流,以及品清湖的水质,获得了一次蜕变。

      由于ᴗ上游的养殖场排污被阻断,城市内部的污水管道、污水河道,也被连续不断吸走污泥。

      壞 加上两个电子厂、一个造纸厂的排污,也被燧人公司承包了。 ޣ

      整个城市的污染情况,就进入了良性循环之中,大量污染现象被一点点逆转。

      쳚 感受最深的人,寄其实不是蔡海筋义,也不是程高宇,而是生活在河岸、湖岸的居ᝳ民颗。

      䁏 在学院考奷察了一圈,程高ᩁ宇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心血来潮一般,让蔡ႛ海义䮗带路ຌ,沿着新楼河惜向上游走去。

      之前那种垃圾山,消失得无影无踪,地面上一些新长出来的杂草,正在抹除曾经的痕迹。

      来到当地村民的六七个养猪场,虽然味道有一些,却没有那贘么严重,蔡誈海义解释了一下,是因为养殖场都安装污水储存罐,没有露天直排,才没有太多臭味。

      “这个模式不错霉,看来其他县也推广一下。”

      闻言苦笑起来的蔡ꨣ海义㍬,急忙说明原因:“从目前的情况来说,除非都承包给燧人公司,不然其◦他公司真뒾不一定可以做到。”

      “是技术棿问题?”程닺高宇若有所思。

      蔡辟海义点了点头:“就是技术问题,没有这个技术,企业承包环卫很难盈利的,除非有大量财政补贴。”

      “这方面,貿我倒是略有ﮱ耳闻。”

      “说起来,城‖区还是沾了燧人公司的光,他们在鮀城、蓉城的项目,可是要价非常高的,还要包含水务公司噧的管理权。”

      程高宇沿路挄返回,又让助理改一下行程,然后让蔡海义带着,考察了几个城乡结合部、奎山湖、品清湖,和几个农贸市场。

      中巴车停在品清湖的一处河岸旁,一旁是䙾一条河流汇入品清湖,一年前두他刚刚从鹏城调任过来,就考察过这里一次。ᡲ

      那时候,他就站在这里냺,看着乌黑的河水,注入品清湖中,这河的中游就是信౫利电子厂,上游则是大ఓ量小养殖场。 ᫘

      如今故地重游,他发现河水的污染情况,有了巨大的改观,甚至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小鱼,在河水中觅錄食嬉戏。

      或许在过一两年,这里会变成一个钓鱼的好地方。

      ☡中巴车再䐚次启动,不过却不是返回,而是向埔边镇方쐄向,中途程高宇、蔡海义等人,又观察了岭峰纸业、德昌电子厂,发现这里⫺的排污问题,也获得扭转。 쨖

      然后经过贵竹岭工业园,亲㿼自进入回收工厂内部,看着一车车垃圾,被运入处理车쬓间。

      ڟ 쎬 液化气制造车间。

      带着防护服和安全帽的程高宇,向新任厂长李书正问道:“㛼李厂长,你们工厂一天可以生产多少液化气?”

      文质彬彬的李书正回道:“一天生产120~140吨左右,要看걨垃圾回收量。”

      淆程高宇好奇的问道:“这么多液化气넥都是靠垃圾来生产吗?”

      “都발是垃圾或者废弃物,包含ᒴ了生活垃圾、下水道废物、养殖场膦废物、公厕废物、工厂废物等。”

      突然程高宇开口提了一个问题:“听说贵公司开发了净水技术,和无害回收技术,对于这套技术适用所有的工业污水吗?”玉

      李书正说了一些大概情况:“从目前的测试情况来看,对于固体废物、污水的回收駙,是非常良好的,对于废气污染、核污染方面,还有待验证。”

      听到这个情况,程高宇心里薇暗自㟺记下来。

      最后参观了回收工厂的深度回收车间,那从废水㸥、废弃物中,大量有害物质被分解,或者单独提炼出来。 粁

      在重金属回收车间,那些收集箱上上敐挂着铭牌,分别是金元素收集箱、银元素收集箱、镉元素收集箱、铜元素回收箱等。

      隔着玻璃Ⰿ窗口,程高宇饶有澹兴致地问道:“真的可以从废水、废ᠩ弃物中提炼ꂥ元素?”

      “这是楏自然,重金属回收车间优先处理电子废水、电子废弃物,我公司承包信利电子厂、德昌电子厂的废水废弃物,本身就存在大量的重金属。”

      程高宇若有所指的试探道:“听说鮀城贵屿镇是世界电⧟子垃圾텽之都,贵公司꣡的技术也应该可以应쿁用在这上面吧?” 㹴

      “确实可遲以,只是那边的情况复杂,都是地头蛇在做这一行,我们公司也有心无力。”䳢李书正表示无奈。

      殬对于这个问题,程高宇在汕䋉美工作了一年多,也感到非常麻烦,毕竟潮汕地区的宗族势᝞力、捞偏门异常严重,不少公司其实是灰黑上岸的皮。∮

      在鮀城搞电子垃圾的人,不少都有些灰色背景,做这一行,国内外都需要有关系,不然很难赚钱。

      而他也犯不是管理鮀城的,管不蚳到那一边的事情。

      从贵竹岭工业园离开,中巴车继续禲向海丰县方向,程高宇、蔡海义等人,考察了梅陇镇、可塘镇。

      从珠三角地区ﺑ转移过来的落后产能确实给当地带来了就业,也促进了经济繁荣。

      但是程高ᱝ宇也看到了另一面,电镀厂、五金厂、首饰厂、珠宝厂,带来了严重的污染。

      特别是晨梅陇镇,他看到了不炿少河流两侧⬹的っ居民,连自来水都不敢喝,只能自눮己去山上拉山泉水。

      在回来的中巴车上,程高宇总结着所见所闻,如果燧人公司没有础出现,汕美没有选择,只能依靠承接发达地区的落后产能,牺牲环境来发展经济。

      但是在贵竹岭工业园,他看到了另一条道路,而且是一条确实可行的道路。

      뙒如果可以혍成⤵功,不仅仅对当地居民是一件好事,对自己的前途,同样是一件好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