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爸爸 电视剧

      汤川茫然地循声望去,果然是幻听么。

      “呆瓜,飝我们在这儿。”

      一颗握粉红色的头小心翼翼地从透明的地毯下探出来,红子搞不懂怎么两人走哪哪都能撞上,她还没㝢整理好情趴面对汤川。

      紧ࢇ接着好几颗五颜六色的从毯헸子下探出,叽䮩叽喳喳地说起八卦。

      “红子,这是你男友么,瘦巴巴的不好看。”

      绿头发的姑娘附和道:“就是就是蟴,我劝你还是要找我们家胖虎那种,有安纅全感。”

      汤川看着兴奋的小女릎生们不由得犯起迷糊,他循着头发颜色依次数च去,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个糖豆人,是什么㐊特别的茶䪑话会么。

      “你是红子?”箝

      쑷他看着女孩粉扑扑的头发⇌有点不敢确认,明明他家红子的头发是绯红色的。而且江湖里一直ऍ流传着头发越粉,打人越狠的传说。

      鎗 “而且你们怎么在躲在这儿?”

      红子旁边绿头发的女孩脸色却是有些苍白,她的声音虚弱极了:“你快进来羪,鮒隐身咒和噤声咒快要维持不住了。”

      汤川便识趣地钻到了七个女孩戏中间,哦,不,红子身边。看着颜࠿色各异的魔女们,他总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误入疯狂科学家的实验室的小白鼠。

      紫色头发쬁的姑娘及时打断汤川开口的想法:“别废话,先回房间。”

      “哦。”

      因፿为头上有块地毯的缘故,几人行进的速度极其缓慢,而且还时不时撞上对她们熟视无睹的行人。汤川这时才想起不对,自玅己明明可以光明正大㷃地... 벰

      不过等他抬起头时,才发现七个小糖人正停在组织给他安排的房间前。

      紫发女孩笑道:“我叫紫子,是七姐妹珸里的大姐,擅长读心术。”

      ឣ哦,紫子=姊姊,而且粄红子不久前施展心灵控制时溢散出的能量곕也呈紫㟡色,倒还合理。

      见汤川不为所动,紫子稍稍发力准备进一步窥探男孩的心思:“你喜欢——”

      괐 红子的脸腾地一下变得绯红。

      “卖酒?”

      쨪 就连紫子的脸色也变得古怪,合着您放着我如花似玉的好妹妹不빊爱,却爱那烈酒?

      其实魔女的读心术原理很是简单,只需要和被试者的七魄短暂勾连,便可用魔女独门的桯符咒一探究竟了。

      “这···層”

      ȋ 汤川也不曾想到,自己虽然有心攻略红子,但其实一门心思还是放在了卖酒上。可我卖酒的时候也很摸鱼啊...

      看着红子由晴转阴的脸,⸄紫子连忙劝慰道:“好妹妹,可能是我刚才用力过猛搞错了。”

      “你,再来一次!”

      鍅红子、红子、红子。汤萊川ૃ下意识地自䨪我催眠道,一定是红子。

      靷 “你讨厌——红子!”

      뫇汤川顿时就不想玩了,再和这种猪队友配合有他好果汁吃。

      “我뵏去上班啦。”

      因쉉为魔女们没有订房间땇,汤川只好将她们暂餖时安顿到组织订好的房间,而他只能ᵥ充当一匹有家不能回的野马。

      ..............

      在饭店当服务筿员是件苦差事,更别提整个米花町只有米花大酒店能和米花大饭店ೱ分庭抗礼,汤川天天都要忙到接近凌晨,然后就着后厨的货架眯上一小会儿。

      如果能重来,他只想在柯学世界里开一个苍蝇馆子做做外卖业务,凭借穿越者超前的意识走商战文的套쥌路。ᵽ

      天知道酒厂是想培养个噽什么样的怪物,莫非是内勤大总管。

      “早啊,汤川学。”囦

      “早啊,秋吉。”

      这是汤川最近结识的好友,同样茒是属于E区的륞铜牌服务员蜱。因为家就在附近的缘故,秋吉来郄得很早,几乎每天都能撞见贝在货架上小憩的汤川。两人一来二去便成了朋友。

      “母亲给你做了鳗鱼饭,要尝点么。”

      薃 “老规矩。”Ү

      汤川从抽屉里摸出两双筷子,将鳗鱼饭便当分成两份:“你多吃点肉。”

      秋吉有些不舍地将鳗鱼划到汤川的餐盘쎓中:“我母亲下了死命令,勒令我在这个月前减十斤。”

      “可是...”

      汤川扫了眼台历原来距离本月结ᵾ束仅剩5天,除꿒了火化没有更快的方法了。

      “没事,男人就该强壮点。太瘦了,女人们韰还瞧不上嘞。”

      秋潁吉见汤川扯到女人的话﻽题上,便顺势问道:“汤川~找你的那几个女孩是谁啊,我还觉得有ᕙ个还蛮顺眼的。”

      迀 뉗 芊 汤川头也不抬地问道:“哪个颜色?如果是粉色臦的话,那散我们只能割席断义了。”

      “嘿嘿,我很喜欢绿头发的那个。”

      “巧了,她也喜欢你这种类型——只是人家有男朋友了。”

      秋吉默默忍住眼中的묱泪水,就襭连嘴里的鳗鱼饭也不香了。如果你非要问我为什么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鳗鱼饭爱得深沉。 訧

      吃过秋吉母亲的爱心便当后,两人便开始了一天的숢工作,无非就是取餐送餐,偶尔客串下洗碗工,好生无趣。 条

      但瀨前台接到的一个订餐电话,改变了쓡整个时间线的流动。

      헃“汤川,有外卖单子。麻烦你跑一趟㛤。”

      “客人的地址是湖滨公寓,靠红墙的那栋。对鹾了,客人还想来瓶82年的栙拉菲。”

      前台小姐将外卖和红酒一股脑儿地送到汤川手中,深深地鞠了一躬:“拜托了。”

      汤川没有拒绝的机ȕ会,㒸只能将红酒揣入怀中拾提着热ឌ乎的外卖朝湖滨公寓走去。

      一般说来平静的日子里是不会发生案件的,那是系统刻意为他留出来推销白酒的时间。但一旦有脱离日始常的事发生,就意味着...

      我是不是成了柯南诱捕器?

      汤川就这样在城里乱窜,如前文提到过他是个大路痴。

      㩖 “请问湖滨公寓在哪?”

      “请问湖滨公寓...”

      “请问...”

      冷漠的日本公民居然无人愿意帮忙,在这天寒地冻的天气里,独留他ꅋ一人“过条街,最好又给我下起雪”。 蔍

      好心的作者看不过汤川像没觵头苍蝇一般乱走,便发大慈大悲将湖滨公쏮寓挪到了他附近,甚至将画着方向箭头的木板立在他宁面前。

      “湖滨公寓,红墙,82年的拉菲。”汤川念叨着外卖单上的信息,走到了靠近红墙的独栋建㵯筑前。

      “你好,米花大饭店的外卖到了。”

      门应声而开。

      外面的风雪被卷进了屋子,待࠰雪花纷纷落地时,一个戴着假笑面具的男人몉肃然立在寒风之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