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三级全场

      虽然有些疑惑,但张瑞还是能꿱理清思绪。

      首先对张白骑问道:“谢玄军功,汝知否?”

      张白骑䧿点了点头,说道:ᒶ“斩将夺旗,数次先登,斩首无数。瓄”

      ߆“既然知道,옖为何不提拔重用?”

      面对张瑞的质问텆,张白骑毫无퉂愧色,说道:“绩此人品行不端,德行有亏,难服众望!无人뷡愿在此人手下听调!”

      搗 这谢噝玄究竟做过何事?让人如此鄙夷!

      于下不能让手下人服气听令,于上不能让长官报功请赏。

      无数将士围观在此,却无一人为其愤懑。

      又什么事情能让如此多的手足同袍都共通唾弃?

      实在想不出来,Ⴘ张瑞丐不得不用询问的眼神킉看向张白骑。 讖

      似乎仅是提起就让人厌恶不已,鄗张白骑完全不掩饰脸上的鄙夷,当着谢玄以及众人的面直接开口说道:“此人盗嫂!故为贬兄弟们所厌恶!”

      这……

      张瑞哭笑不得!

      难怪那么同袍战友亲如手足兄弟,却也容不下谢玄。

      这家伙干的就餧是撬兄弟墙角的事。

      这种事别说在这个以德论人的时代,就是在后世那以ﶴ钱论人的时代。

      偷大哥女人,也恨不得将他三刀六洞。

      兄弟!你嫂子ᚻ姓潘吗?可你怎么就不能跟武뾬松学习学习!

      这现在提拔你都不方便!

      澫不过,张瑞也理解,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嘛!

      如此千军劈易的猛将១,就因为盗嫂被埋没鼠在㰭历史中,着实可惜。

      张瑞也终于明白谢玄为什么要跟自己强调他军功能获勋田两百亩了。

      楌盖因以他的名声,既然军功都不能升迁了,那勋田还能읤作数吗?

      那些围观的将士们大抵也是在担忧自己₋斩获的勋田究竟能不能如数奖励。

      军法云杀一人而三军震者,杀之!赏一人而Ꝅ三军悦者捛,赏之!

      眼下实在是天赐良机。

      如果谢玄这种名声、这种军功都能被奖赏。那其他将士们还有什么可担忧的?

      想清楚一切,张瑞振臂,所有将士的目光都被集中过来。

      啝 “谢玄为名声깝所累,军㾅功未尝兑付燽。某今日在此立言,믯其往日功绩必按功策勋!二百亩勋田一分都不会少!尔等所斩获的勋田,近日亦会如数兑现!”

      谢玄激动的全身颤抖,重重的跪在张瑞面前ఢ,恭敬叩首。

      ꏘ 旁边将士们ᤥ由心的欢呼起来,山呼烡万岁。

      张瑞满意的露出微笑,很显然,自己在军中的威望再度提升到一个新高度。估

      随后湜亲手扶起谢玄,说道:“在论功完成之前,尔便先在某身边做一名亲卫吧。”

      谢玄ꀿ不可思议的指⏶了指自己。呢喃道:讫“某可以?”

      当然可以!

      没有人比你更合适做亲卫了!

       如聛此剽悍雄壮的猛士,居然是个情种。甘愿为一女子束手就輳擒。日后只要盯紧了他的妻子䁾,就可以对这뽝名猛将任意拿捏了。䊉

      ˦而且以他的名声,除了在孟县会被重用,去其他地方不被饿獂死就不错了。

      如此,不考虑忠诚,为了生存也不会叛变。

      醕 一个人盗嫂就够被人唾弃了,再加上弑主。谢玄只要头脑稍微清醒,就不会走这条路。那恐怕真的会被唾沫淹死。

      想到有那么多有才⭼之士,仅因东汉以밢德取士,便被淹没在历史潮流当中。

      튒不由的便想起了曹操的求贤令,唯才是举,任人唯贤。实在是倔太ᘡ适合现今孟县的情况了。有德之士也不会投靠一支叛军政权꩸。那孩干脆就唯才是뵰举。

      于是张瑞便振臂一呼:“㬽自古受命及中兴之君,曷尝不得贤人君子与之共治天下者乎?及其得贤也,曾不出闾巷,岂幸相遇哉?上之人不求之耳。今天下尚未定,此特求贤之急时也。”

       “孟公绰为赵、魏老则优,不可以为滕、薛大夫。若必廉士而后可用,则齐桓其何以霸世!今天下得无有被褐怀玉而钓于渭滨者乎?又得无盗嫂受金而未遇无知者乎?䵒”

      “二三憛子其佐我明扬仄陋,唯才是举,吾得而用之。”

      求贤令一出,谢玄只感觉句句直戳自己心坎,激动的䐭浑身颤抖。多年来所受的歧视,郁郁不得志的愤懑,仿佛所有阴云都愣被一柄绝世利剑劈开,照耀下最光明的光芒。횣

      周围无数围观的人士都心生壮怀激动之情,恨不得立即毛遂自荐,一展胸中抱负。

      踮着脚尖拍了拍谢玄的肩᱂膀,张瑞笑着招了招賻手。

      貆这콌名雄壮威武的汉子立即恭谨的弯下腰,将头颅低到张瑞方便讲话的高度,侧耳倾听军令。

      这态哧度让张瑞满意极了,以嘉奖鼓励的态度ᝎ说道:“去府库领一副铁甲。然后去找高军侯报道,今晚且听他差遣。”

      对主公的命令,谢玄几乎是ˮ无条件执行,毫不详询,便领了铁甲去往高顺处听从差遣。

      矉 若说孟县有何优鴱良传统,那一定是宣传方面不遗余力。 ≗

      阳뎤曲县刚纳入版图,这城墙上就已挂满了蛊惑人心的口号。

      历朝历代的政治标语被书写在旗帜上,挂满城墙,随风飘扬。 

      륲如今张瑞口述求贤令,很快一众部下便誊抄到一面旗帜上ھ挂到城头。

      挂在它左面旗帜的威武霸气,上书“内外诸夷,敢称兵杖者,斩之”ᾢ。

      珵右面旗帜画风突变就一派浓浓的乡土磤气息“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无处不均匀,无处不保暖”。

      看着这些画风迥异的口号,士兵们也没觉得有何不妥,一个个眉开眼笑。

      ഑ 因为自打张瑞入飄主孟县以来,的确是按照宣传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现在。

      无论流民还是将士,샸都收获到真真切切的好处。

      緱 没细君的,主公给分配婆娘。

      运 욤 没家业的,主公给分田宅。

      甚至家中无果腹之食,主公都予以贷粮缓解。

      而想得到昤这一切,只要坚定的追随쯮主公就足ꞈ够了。

      一膼群骁勇英烈的汉子们实在是太喜欢现在这种简单而又幸福的生活了。梆

      什么都不用想,只要无脑的支持主公艜,各种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物就抢着往自己怀里钻。

      不论良宅美婢还是田业官勋,争也似的加到自己身上。

      很多汉子顕以前饥不果腹,所想最多不过是ᔜ吃顿饱饭。

      可自打追随主公以髜后,就跟做梦似的,升了官、发了财,甚至妻妾都纳了궃两房。

      面黄肌瘦的汉子身材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起福来擯。

      就冲这份美好生活,哪个ꆶ敢说主公一句不是,这群汉子不用蘸酱就能把他给生吞活剥了!

      叛乱?怕是脑抽了才会有这种想法。

      真有想不开去叛膄乱的,恐怕还没走出村,就被同村村民砍成了碎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