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2019天堂版

      自夜袭之战过后已有三日,契丹大军这边㡡始终没有来ꟓ攻,反倒是在营中闭门不出。

      城头的燕军见契丹大军终日忙碌,只觉不妙,但如팓何不妙却说不上来。

      直到一具具投石车从军营中推了出来后,方知契僝丹人又打造了新的投石车,一时无不惊疑。

      江焕尘道:“殿下,这些契丹人,此举莫不是认为光靠投石车便能攻下鹰嘴关吗!”

      萧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픋头,道:“契丹人知道我鹰嘴关兵少将寡,用投石消磨我等櫗兵力也豁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契丹大军近二十万,盐虽在之前有所消耗,但并未伤及元气,兵力更是我鹰嘴关十倍以上。

      若是契嫇丹人不顾一切♼的蚁附攻城与我鹰嘴关死磕,我等恐怕会伤亡巨大。”

      车悬皱眉道:“殿下,朝廷的援军什么时候到?”

      萧寒撇了撇嘴道:“如今朝廷的兵力也很欠缺,五万皇属军拱卫尚京城,南边的五万岚山军还得镇守南境,朝廷哪还有兵力支援咱们呢。

      也就云州各地的郡兵在节度使的催促下,才来了四五千人,就这些兵油子,让他们打家劫舍还行,上阵杀敌还是算了。”

      车悬颔首道:“末将把这些郡兵和新招募的新兵都放在了西苑ꖖ的校场训练,共计万把人,大部分的校尉营主也是按照殿下给的名单进行任用的。

      其余的校尉、营主以及百夫长,末将擅自做主,从之前的亲卫营中调了些人去鞼担任。”

      萧寒点了点头,算是许可了。

      毕竟带领一支万把人的队伍,要是没有一批自己人去充当中下级的军官,为将者也很难做到如臂使燏指。

      囲 萧寒瞟了一眼站在一侧的卢一峰,向车悬道:“我打算냀让卢一峰统领我的亲卫营,车悬,你意下如何?”

      车悬吃了一惊,他原本以为殿下只是暂时让阯他编练新军,待战事之后会回到殿下身边做回亲卫营统领的。

      퐹 可没隁想到殿下打算让这卢ປ一峰接替自己之前的萢位置。

      这卢一峰,车悬并不了解,听说还是一个江湖人,心下不由有些担心。

      毕竟亲卫营统领的职责相当重要,另一个担心就是自己之前的那些部下,将他们交给一个ꯖ外来户,显然会产갩生出很多的矛盾。

      ⑽萧寒说道:“卢一蛍峰虽쨪是江湖中人,但出自安丘卢家,带个四五百人的亲卫营,应该不成㍵问题。”

      昨晚,萧寒与卢一峰聊了足足一个时辰,也算是了解了ᖖ卢家的体系。

      安丘卢家在明面上虽极为低调,势力范围仅在安丘一城之中;但暗地里,卢家同时掌控着淮阳⦘郡内最大的脚行和镖行。

      不仅如此,卢家还依附于无忧宗创立鼎剑阁,明面上招收弟子,从弟子中挑选出优秀者,暗中提供䁷给本家使用。

      这也是为何当时的鼎剑阁能够轻易拉出一批近百人的死士闻。

      脚行、镖行、鼎剑阁都在为卢家提供着Ⲭ新鲜的血液。

      卢一峰的父亲虽然创立了鼎剑阁,但卢一峰本人却是自小在安丘醸城中长大。

      卢家对嫡系宗家的培养,那可是倾其所有,不仅教授武功和弓马之术,还让他们学习兵家之法。

      对于卢家这样的家族,他们极度缺乏安全感,毕竟他们当艇年曾与燕国皇室为敌,他们这三百年来,不断的在各个领域布下暗桩,䅧就是为了在危槙急时刻,将卢家血脉转移出去。

      刚好萧寒又需要卢家这样的家胚族为自己服务,在和卢一峰沟通之后,便打算让卢一峰统领自己的亲卫营,以向卢家綋示好。

      站在卢家的角度,自家嫡系中最有潜力的两人,卢-怀恩、卢一峰都在七皇子麾下效命,又深得重用,卢家想↶要崛起,自然会将资源投入在七皇子身上。

      车悬见自家殿下已经决定了,自然不好再说什么,毕竟用一个亲卫营换来一个万把人七的新军统帅,车悬自知不亏反赚。

      想通之后,车悬便应了下来,更是承诺会协助卢一峰顺利的接管亲卫营。

      午时过后,契丹军营之中吹响了进攻씛号角。

      昶 尽管前些日子的夜袭失败,契丹这边损兵折将,就连左大都尉木日合也身负重伤,至今未⋩醒,但并ӻ不妨碍契丹大军攻下鹰嘴关的决心。

      纳速该坐在马上,眺望远处的鹰嘴关,沉声道:“ኯ那颜阔,木日合还未醒来么?”

      那颜阔一脸愁容的摇了摇头,道:“木日合部所剩兵马已不足八千,大多鞑有伤在身,此次一战䭓,恐怕呼延图那老家伙会让木然赤顶됅替木日合左大都尉的位置。

      到那时,木然赤必定会成为呼延图安插␒在我东部的一枚钉子。”

      纳速该叹道:“木然赤的部落,有三万战兵,的确是不焝可小觑;

      此战要是攻下鹰嘴关还好,若是䆉攻不下,就算是汗王和左贤王也都保不住木日合”

      那颜∜阔随着纳速该的目光看向远处的鹰嘴关,狠声道:“你我两部的兵力总共也就八万,若是全都消耗在浰这鹰嘴关,左贤王割那里必定会怪罪我等。

      若不然就让其他部落的战兵去攻城,待燕军疲敝,我等再发力,一举攻下鹰嘴关聋。”뷕

      纳速该皱了皱眉头,他虽不耻这样的做为,但也没有磼更好的办法᫏。

      在之前的夜袭中,那颜阔损失了一千牙勇,让其颇为肉痛,隿若此时否了那颜阔的建议,定会让其滋生不满。

      ⾁ 如今攻城受挫,他和那颜阔做为这支大军的统率,是万万不能产生任何间隙的,否则军中必乱。

      纳速该道:“那颜阔,你部损失的一千名牙勇,等攻破了鹰嘴关,五成财货都予你。”

      㾽那颜阔心中一喜,脸上的阴霾也随之消去了不少。

      只要有钱有粮,还怕没有一些小部族依附么,到时候别说一千牙勇,就算凑够两千牙勇,也不在话下。

      像纳速该的羽陵部,人口过十万,可战之兵足足ᔻ五万人,光是牙勇便有三千之众,就连大汗和左贤王都对他礼敬有佳。

      셀 那颜阔道:“那就先谢过左谷蠡王了,我这就去指挥作战!”

      说完,马鞭一扬,便向前方军阵疾驰而去。

      那颜阔走后,灵觉与赫连紫嫣骑퍛着白马来到了纳速该的身边。

      “上师,圣女”纳速该向两人颔首道:“驻守鹰嘴关的这支燕军着实不凡,此次攻城,我浩契丹儿郎怕是又得死伤大半!”

      ⬣灵觉道:“右贤王那边歼灭匈奴王庭后,便会与你퍭们的汗王一道围歼西边的燕军,若是虎牢关先破,你这左谷㑽蠡王的位置恐怕难保啊”。

      纳速该脸色铁青,他知道灵觉所说的是事实。

      在呼延图的扶持下,右大将勒陀台的黎뭂部短短十年间便从一个只有七万人口的中型部落,扩张到了十五万人口的大部落,麾下敢战之士足有六万,直接威胁到了自己的位置。

      右贤王呼延图也算是有雷霆手段,早年间,便使手段掌控了西部草原碃,这些年更是把触手伸到了东部来了。

       缼若不是这一代的汗王赫连木谷雄才大略,始终压着呼延图,

      垅 恐怕汗王的位置早就被呼延图窃取了。

      就这,

      哏 呼延图还野心不死,寻着机会便打压东部。

      纳速该强忍着怒气,沉声道:“右贤王那边能顺利歼灭匈奴王廷,大雪山从中也퇹出了不少力吧!”

      赫连紫嫣黛眉微皱,但也并未言语。

      灵觉嘴角一扬,道:“大雪쎔山훸上授长生天的旨意,维护草原上苆的秩序,匈奴王乌达单于与燕人暗中勾结,背叛了草原,大雪山自然要对其进行惩戒!”。

      纳速该眉头一皱,不由的为汗王麻和左贤王担忧了起来。

      呼延图若真在大雪山的帮助之下,轻松的击败匈奴人,掠夺其人口,抢占了ﳠ匈奴人的牧场,那呼延图的势力将再度增强。

      到那个时候汗王的位置恐怕……

      想到这里,纳速该不由的瞄了圣女一眼。

      汗王当年将自己的女儿送上大雪山做为圣女,也相当于将女儿做为质子放在大雪山,以获取大雪山的支持。

      若是呼延图势大,大雪山难免不会抛弃赫连氏,到那时,圣女的下场将极为凄惨,

      不过听说圣女已经成了天尊的关门弟子,有天尊的照拂,想必就算呼延图上位,圣女也会安然无恙罢。

      纳速该叹俜了口气,一脸愁容的眺望远方,燕军的投石器和床弩已经开始发威了。

      “山字营,速速驰援西墙,契奴已经在那边架设云梯了!”

      随着江焕尘的呼喝,一众燕军迅速朝西墙那边疾跑而去。

      蚘 펽传令兵骑着马,在城头上飞驰着,将江焕尘在谯楼这边的指令向外传达着。

      汪司礼担忧道:“殿下,此次敌贼势大,咱们还是退到谯楼里去吧”

      萧寒一身鎏金皮甲,坐在谯楼外的黑龙旗下,双手把着暮秋刀立于身前,一副我在城在的模样。

      看着城外黑压压一片的敌军,ﶝ萧䃑寒的内心也是忐忑的,但他不能将忐忑的情绪表达出来,甚至不能体Ð现在脸上。

      作为鹰嘴关的最高嶐指挥官,쓿北境军的统슺率,若是他慌姨了,他麾下的这支兵马又如何能坚定的抗敌守城呢。

      “汪司礼,你若是怕死,就给싰我滚下去䎶,别在我耳边哔哔叨,听着心烦!”

      一旁的卢一峰⨞也是换了一身鎏鍮金黑甲,伫立在萧寒的身ゐ旁,他的身后则是五十名亲卫,余下的三百嶗多人的亲卫也都在谯楼内随时待命。

      自家殿下都上城墙当标杆了,作为亲卫︚自然得跟在身边。

      此时,一块ഽ巨石划破天空,向萧寒这边쎞砸来,契丹军那边的投石车开始运作了。

      汪司礼与卢一峰不可谓不糥眼疾手快。

      汪司礼纵蛅身一跃,袖袍无风自鼓,单掌探出迎向那块百斤重的巨石。

      肉掌与巨石接触的那一刻,汪司礼倒飞而回,巨石在空中炸裂。

      萧寒身旁的亲卫犔抢到自家殿下的身前,举盾挡下飞石。

      汪司礼倒飞而回,退了两三절步后稳住了身形,面色一阵红润,显然是气血翻涌的迹象。刭

      卢一峰向汪司礼看去,眼神中≶有关切与询问的意思。

      汪司礼横了卢一峰一眼,强压下体内翻涌的气血,然后阴阳怪气道:㛂“卢校尉,下一块该你了!”

      萧寒捡起地上一枚碎石砸向汪司礼的屁股。

      汪司礼哎哟一声,摸着腚一脸疑惑的看向自家殿下。

      只见自家殿下,吓得面色卡白,嘴唇发抖的冲他怒道:

      “汪司⎌礼,把你这乌鸦嘴给老子闭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