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幕 qvod

      “如此速度、如此反应、、真是惊人的天赋”

      后台休息室内,一头发斑白、身体发福的老人面带赞叹伬的从荧屏收回目光。

      “大流士,这次选择在斯班纳开始你的初战,看来是选择错了地方,出现了了不得的家伙呢~”

      其下,是端坐、雄壮如黑᾵熊的男子,脸部鼓起。肌肉似乎都练到了脑袋。

      目光紧紧吸在屏幕上的高壮男子,神情郑重쥫,脑海不停回放波罗斯闪电击中对手的两拳。第一战琰可能是对手确实太弱,第二战却同样闪电击溃对手。史卡托徳昨天的战斗他也看了,打法、防守转换自如,进攻之时有如烈火⬹,防守之时滴水不漏,绝不是个好뛫相与的。即使自负如他,也不认为可轻下敌城,现在竟这样一触击溃……

      “我可能不是他的对手,”,虽然心中动摇,大流士却不愿显出软弱,୕“但想打倒我,他也必须榵付出不菲的代价ﺬ、、”,放在软条凳上的双手无声握紧皮垫,虵咬起牙齿时粗壮黝黑的脖颈充满力量,“一G拳,只要打中他一拳,我也有一ꫵ击必杀他的可能~”

      老人븭靠近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自己好不容易挖掘到的好苗子,失败并不可怕,却不能未战先却、消了自家士气,“用尽你的全力,슛用心,不要执着于快速击倒对手,无论快慢,能打倒对手的拳手就是好拳手,你并不比他差。”

      ……

      擂台上,史卡托徳晕倒后헹的十多秒后,哛确认其无自行醒来再战的可能,裁判挥手,台下迅速涌上数人熟练的将其抬下擂台抢救。 ಠ

      掐人中、挤压胸膛,重复数次手段,不久呛声、咳嗽响起빻,史卡托徳悠悠的醒来,然而睁眼是一片破碎、晕眩的画面,头顶的灯光更是照的他眼花,下意思的想挣扎起身,手脚又像曾经大战了一夜似的松软无力。

      砰~他放弃的重新跌咙下身子,眼睛不愿再睁开,四周的欢呼声都与汊他无关,这是一次彻底̳的溃败,自己现在这种状态勉强䐥上去也只是自取其辱,还是就这样晕下去好了,眼睛虽闭,无言的酸楚却涌上心头,䞂不甘、愤懑~。

      原本蹲在他身Ň旁的教练见他醒转喜出望外,刚要伸手搀扶,又见他很快摔落担架,无奈的单手拍头,不ज़愿相信自己寄以厚望训练多时的学员,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波罗斯站于台上静静等待,这个舞台就뻫这么大,总要有人倒下,庆幸的是那个텼人不会是自己。时间珥过得飞快,似有观众对着头顶的大蟂屏幕数着秒表,一分钟过后,胜利如约而至。

      那两拳他收了很多力,凭借现在越发强大的五感,以及平时的锻炼,他已经可以第一时间把握出击的距离、炚用适⇍当的力量,轻易的酉击败对手。

      站于台中,听着主持人激动夸张的将㐘未来拳王的名头都冠于几身,他的心中却在思量,明天在斯班纳的最后一战还是不要太快KO对手。

      给对手一丝可以反转的希望,也给主持人、观众留一些悬念,即拚使真的拳王也不会每场都赢得轻易,一场下来被击中数拳也是正常,所以自己会被打中也是合理的、꣯、、

      走下擂台,波罗斯向着迎来的话筒,只说了一句话,“一切留待明日再说,胜负尚未可知。”,言毕,转首、眼神向远塭处的安娜示意,在张全安的护持下回到后台。

      垏 后台的气氛明显又起变化,除了昨天和他打过招呼的拳手、佩服的伸拳比出了不起的手势,大多看他的眼神难以言表。

      波罗斯回쟀到自己的区域,换上便服,便独自一人从专用通道离开体育馆。

      倫下午的比赛刚开始不久,相比馆핯内,体育馆外人员了了,波罗斯给安娜发了䯓个信息后,就站ﮰ立街头静静等༛待。

      今天的天气不错,无风,阳光炽烈,照在身上暖暖的,骑歁着自行车的青年男女,欢笑自在的穿ワ行,꾉街对喕面的面包房装修精致,香气隐隐,透过宽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有人休闲的品着糕点、喝着饮料。

      街旁有带着棒球帽的老人坐在花坛,向着㢏每一个路过的行人乞讨,身前还有一个脏污的帽子里零碎的躺着几枚硬币、纸币。

      多数人是冷漠的路过,偶有面퟼对阻拦、抱歉的摊手走开,也有默不作声弯身放下硬币后头也不回快速离开的,老人感激的连连对着走开的背影点头道谢。

      波罗斯注意到他的头发乱糟糟的长到肩头,面上皱纹沟壑层层,黑色的灰尘左一块右一块遍布脸上,脸庞消瘦Ꙓ、身体单薄,嘴唇时不时的抿抿,当是有些饥渴。

      几分钟后쳔,老人将面额大些的纸币一一拾嶔出,放在手中低头细细点䔼着,䀊又掏出口袋的储蓄,将其中邹巴巴的部分捋平,点完后小心收起,抬起头似是有些低沉。

      哒、哒、哒~,熟悉的脚步声,不用回头波罗斯就知道是女友来到身后,眼前一暗,却是两双温热细腻的小手盖住双眼。

      “猜、猜、谁、、、”

      嘴角无声的勾起笑容,一把攥住脸上的手掌,在安娜一声惊呼中拉到身前,“嘘!”,波罗斯ᵲ做小声状,继续看向花坛疜。

      老人从怀中又掏出一张纸质,似是勾选日历,訌用一只ᲁ笔一圈,秗而后看向街对面的面包房,起身收起行装,略微整理拍拍衣裳椡,左右看看路上行驶的车辆,缓步走去。

      “走鮳,我们也去面包㞾房,买些吃的。”,波罗斯低头看着安娜疑惑的面庞,面上鋔露出和煦的笑容,“就鐫当陪我走走。”

      ᫗ 两人不远䤙不近的跟着,直到走进充满食物香味的面包房。

      톏⯀店铺装修是温暖的色调,阳光暖暖的照进,让人懒洋洋的。柜台쉥处是一对男女服务员,此时老人掏出所有钱币,大大小小的硬币散落在台上。

      老人买了束系着飘带的花,又伸手指了指店员身后展示的各色컹蛋糕,可以看到男店员回头看过后,计算桌上的钱币ꆇ,为难的对老人摇头拒绝。⇀

      钱不够、、、

      安娜已是瞅见,见状就想上前解囊帮助一番,却㮆被男友拉住。

      “再看看,不行我会帮忙”,波罗斯摇了摇头阻止,同时向女店员点了些抹茶、面包打包。

      륩 ḷ老人用帽子揽起剩下鑒的钱币,抿着嘴㲛唇,一声不吭落寞的拉开玻璃门,走出店外徘徊。

      男店员是个黄皮肤,两颊微胖的青婬年男子,虽然拒绝了老人,目光却一直跟着他的身影,眼神复杂的看着玻璃窗外。

      或许是心底恻隐之心浮起,下一刻下定决心,推开柜门,走說到店外和老人说着什么。

      不久,便双手捧着一把钱币,身后跟虬着面带喜意的老人,打包了一份修饰精美的蛋糕递给了他。 繛

      醫老人接过,脸上的喜悦掩饰不住,开心的像男子弯身道谢离开。

      波罗斯安娜两人一路跟在身后。

      步行几百米后,路过一二公交站台,老人没有停留,又是穿过一条街道햸,步履加快,匆忙登上一辆ﰄ即将起步的公交车。

      呵~跟着上车已是不及,见状,波罗斯拦下一辆㶹出租먶,“跟着前面的公交车。”

      安娜捦不明白男友想做훍什么,她不善言语,只是倚着他、看车窗外不停撇过的风景,就这样静静地在一起就已很好。

      一鉎路辗转,车速缓慢,一小时后,波罗斯瞧见前方公交车上小心下车眴的老人。

      “就这里,谢谢~”,递过车费,两人相伴下车ﰏ。

      “科勒迪墓场”,远远的视线看到伸出围墙的绿色标志牌,以及近在眼前起伏的丘陵,波罗斯心中已有猜测。

       转过一道街角쳸,老人拿着花束、蛋糕,和墓场守门的人娴熟的打过招呼即走进其中。

      這 科勒迪墓场是开放式的,并不禁止闲人出入,两人亦是持着打包的面包从容进入。

      老人在ꇕ一处贴着妇人彩色照片쁛墓碑的地方停下脚步,放下带给她的礼物,嘴中不知说着什么……

      波罗斯和安娜远远的没有再接近,安娜双手环抱着男友的手臂,头部轻轻靠在他的肩膀,清风拂过金色、银色的发丝,阳光似照进心里,心中一片温暖。

      有的人虽然死了,却一直活在爱人的心中。

      波罗斯拿出口袋所有大额纸币,卷成一卷,又弯腰从地上掐断一根青草,做绳带将纸币系好。

      不动声息的ꉩ路过老人,那卷纸币已是无і声落在他臂窝处夹着的帽中。

      数分钟后,波罗斯携着女雷友离开这里。

      “是不是比看ﵺ拳赛还有意思?”,离开体育馆,只是心中一动,一路意外的跟着老人走了一圈,见到这些情景,波罗斯心中也是有些感触。

      “嗯、”,肩膀处靠着的小脑袋的轻轻点动。

      “你、也、会、如、此、对、我、么?”,安娜看来心情也是受到不少感染렂,语声温柔ꦘ。

      听闻此言,波罗斯禁不住洒然一笑,断然回到,“不会。”

      “嗯!”,手臂一紧,脚步停止㨳,安娜生气的皱着眉头仰首看向男友、、、

      转身,伸手抚平她额头皱起的眉心,波罗斯语气平淡而又不容置疑,“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不会让你走在我的前面~哈~”,说着就突然笑着弯身背起女友,托着她的腿弯,顺着向下倾斜的人行道,一路颠簸小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