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毛熟妇视频

      蛋糕,很好吃。

      除了蛋糕之外,其他的菜品也都很美味。

      为了今天晚上,几乎所有的⭪姑娘,都亲自下厨,为齐开奉上了各式各样的菜品。

      当然,这些菜品都是经过ྉ了翔鹤主厨的审核,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被端上来。

      这些料理一个个都是饱含了舰娘们心意的雅作品,就好췤像提尔比茨做的日耳曼烤羊腿。宩虽然齐开并不ﺯ知道日耳曼式的和普通式的,或者和新疆羊肉串式的有什么区别,但是好吃就完了。

      当然,这其中自然也包含了一些实在不擅长料理的,比如说威尔士姐妹。但即使如此,她们也非常努力的为齐开奉上了一道英吉利炸薯条。 苶

      﫟 ......所獧以这些菜名字带了产地到底有什么意义?

      反正齐开不懂ᓊ,吃就完了。

      但是话说回来,好吃归好吃,꠫但是一想긘到自己在日记本上写的那些见不쬍得人的东西,被这些外表看似天使的恶魔无情偷窥了之后,齐开就有种篂想死的心。

      讲道理,他一直认为自己在港区,在姑娘们的心中,是一个伟岸的,坚强的,乃至冷韺酷无情的复仇者形象。

      虽然这个形象在萨拉托加和阿尔及利亚眼里뻕可能有偏差。

      但是ꇛ在其他人眼中大体应该就是这样的才对。可现在到潳好,自己心里那点破事全被她们知道了,自己的威信以后就当然无存了。

      “还在生气么?”宴会一边,齐开气恼的抱着提尔比茨烤制的羊腿大口大口撕咬,一点不理会旁边萨拉룣托加微笑的劝慰。

      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呢?檈我才不生气,哼。

      看着齐开赌气的样ێ子,萨拉托加发自心里觉得好笑:“好了好了,别气了。祝福的话也说了,蛋糕也吃了,该拆礼物了。”

      “礼物?”齐开撇了撇嘴:“真有那东西?”

      “那当然了。”啐萨拉托加理所当然的说道:“虽然时间不多,但是都是大家精心为提督准备了礼物,快来看看吧。”

      说着,㆓萨拉托加就拉着齐开来到了众舰娘面前。

      首先䚦站在齐开身前的,是港区里的ᬦ一众小学生。

      其中诘雪风鰍站在最前面最为代表仝,满脸骄傲的喊着一二三,然后五个小学生齐刷刷从身后抱出来一ᑤ大箱子...龙虾?㨚

      “这是什么?”齐开凑到跟前问道。 ㄺ

      “斗地主!”雪风中气十足的回答道。

      齐开:“???”

      “提督你看。”雪风说着,从自﹆己手里的箱子中捏出来一只龙虾,放到夕立面前,龙虾砰的一下弹出自己的䳸钳子,在夕立额头上狠狠地敲了一下。

      “提督你看,这就是你日记里想要的斗地潳主!”

      齐开捂着自己的额头看向萨拉托加。

      “起码,可以吃,不是么?”萨᪎拉托加笑ꂤ着说道。

      “行吧。”齐开摇摇䚦头,轻轻揉了揉五个小朋友的脑袋:“这쑏次你们提悷督没什么准备,下次提督也送给你们一件礼物。”

      “嗯!”雪风兴奋的点了쟨点头,随后兴冲冲地抱着一大箱子龙虾跑了。 뜦

      “boss!”下一个,亚特兰大一脸神秘的从人群中窜了出来,一个吆喝自己的几个妹妹就带着一大块黑布包裹着的东西走Ხ上来了。

      “这又是啥。”齐开看着这一米多高,三四米鷃长的东西歪歪头:“画?”

      ⩰ “算是吧。”亚特兰大点了点头:“这是我们从bo鍍ss您以前居住的地方带来的,应该是您最心爱的宝物。”

      “我以前居住的地方?”齐开更加迷糊了,疑神疑鬼的走上前,轻轻将巨大的黑色皮布扯掉,瞬间,一张巨大的照片就暴露在了齐开面前。

      再 照片拍摄的时间应该在夏天,照片쥡中的少年少棳女们穿的却很正式,一个个횥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仿佛清晨的朝阳一般,无限灿烂。

      而乐在这一群朝阳之中,齐开一眼就看到了那其中最为特殊的那个。

      那뎩个一脸屌样,让齐开看了就想抓住他捶一᠐顿的家伙。

      那个䐁,还是18岁时的齐开。

      这是当年齐开入学时,穿着军训时的制服,拍的一张纪念照片。学校中这样的照片还有很多,如果没鮮有记错应该有三十张,都陈列在无畏号校长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从走廊开始是第一届学生,一直到...齐开这一届。

      “뎏你们...你们怎么把这个弄来了?”齐开看着照片上那些青葱的面庞,感觉自己心中某些干习涸的东西在缓缓流淌。

      “当然是从縍校长大人手里借来的啦。”亚特兰大嘿嘿地笑着:“怎么样boss,喜欢么?”

      抚硝摸着巨大的相片,看着相片中一个个熟悉的人,看着约翰,看着阿布,䕩看着那一个个倭猩猩,看着厌战,齐开的心中百感交集。

      ❅ “喜欢是喜欢......但是校长估计买会왮很贝生气吧。”齐开轻轻眯了眯眼,眨巴了几下,争取不要让自己的眼睛看起来很红。

      䦮“没事的没堽事的,这都是校长同意的。”亚特兰大安慰道。

      “真的?”齐开一挑眉。

      “嘿嘿。”亚特兰大笑而不语。

      齐开捂着头苦笑:“阿尔,我记得你你绘画的功夫很不错对吧。”

      媴 一槣旁的阿尔及利亚站出来躬身回答道:“是的提督。”

      ﳬ 㧒 “等下麻烦你临摹一张吧,这之后还是还给校长吧。我现在仿佛都能听到,她在咆哮的声音......”

      “好的,提督。”阿尔及利亚应允道。

      之后,其他舰娘也向齐开赠送了她们各自准备的礼物,其中既有以大青花鱼为首的,就地取材派;也有以提尔比茨为首的,才艺表演派;还有以猎户座为首的,送实靵物派。

      这些礼物各有千秋,但无一不是舰娘们心血。

      “怎么样,开心了么?”一旁的萨拉托加看着齐开目不暇接的收着礼物,眼睛也弯成了月牙:“现在还生我们的气么?”

      齐开回头瞥了萨拉托加一样,非常傲娇的冷哼一声一撇头:“你猜。”

      萨拉托加莞尔,在礼物送完了之后,她作为齐开的秘书舰,港区名义上Ỽ也是实际上的二把手,站出来说道:“好了,现在就让我们进入下一个环节吧。”

      “下一个环节?”还在抱着舰娘们送的小东西沾沾自喜的齐开一愣:“还有什么环节?”

      ︤“你猜咯!”萨拉托加学着齐开刚才的语气,从一旁掏出齐开之前拍照片用的相机。

      딗⡎“你想拍我?”齐开皱了皱眉:“我有什么好拍ⶱ的?”

      “ꓘ才不是拍你呢。”萨拉托加捂嘴轻笑:“既然咱们的家已经一岁了,那是不是该给这个家拍一张周岁照呢?”

      说着萨拉托加看了看被ꟛ小心的放在一旁的,齐开入学时的照片:“既然过去的都有,那么没理由㰣现在的没有,对吧。”

      齐开怔了怔,有些出神的看着地上那张巨大的合影,神情有些恍惚:“你想怎么拍?”㰫

      “当然是按照全ꦞ家福来拍啦。”萨拉托加说完,众舰娘一拥而上,将齐开推到事先追备好的地方。

      齐开端坐在一张古朴的椅子上,在他脚下,港諃区里的小只们聚在一起坐在地上。虽然两只狼崽子还有点不乐意,但뉣是她们的师匠在,最后也只能被迫同⇓意。

      然后就是一些身材不是特别丰满的㪶,像亚特兰大,瓦良格,企业就站在齐开的两侧。瘻

      最后就是港区里的“丰乳肥臀,”蒙大㨵拿和提尔比茨这样的,站在齐开的身后。䢁

      顺带一提,原本按照身材应该也坐在地上的猎户座,为了表现自己在港区超然的地位,特意坐在蝠鲼身上,飘在齐开的头顶,突出的就是一个特殊。

      当然,也没人说什么,ភ齐开也觉得无所谓,大不了找机会给她p回地上就是了。

      在设置好相机之后,萨拉托加欢快的跑回了齐开狌的身边,挤进舰娘之中,一群人满脸兴奋的等着相뱟机的快门声响起。

      这种体验真的很特殊ᢍ,也很珍贵。

      舰娘们兴奋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但随着相机那逐渐变快的预示声,也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兴奋地涨红了脸,等待냮着快门的响起。

      “呐,提督。”齐开也非常紧张的等待着,只是自己旁边的萨拉托加突然说话了。

      “怎么了?”㾪齐开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自己的小妖精轻轻捧住了脸颊。

      双唇相接,双目对视。萨拉托加深情地闭上了眸子,脸颊微红。

       而就在这错愕之中,相机的快﬊门,뿫终于响起。

      这一瞬间的光景,便彻底定格在了堙一张小小的交卷上。

      之后的岁月中,这张相片必然会伴随着齐开度过很长的日子,而在那漫鉙长넷的时光过后,当齐开再次看到这张照片时,又会是怎样的心情,怎么样的感慨呢?

      那时的他会在哪?会在干什么?身边又是什么人?

      齐开不知道。

      他只知道至少在这一刻,自己是幸福的。

      就好像漂泊了无数岁月的蒲公英,终于在某一刻,找到了自己的那一小块土地,轻轻地落下,轻轻地扎根,椶轻轻地发芽。

      ⍆免世界太大了,但是属于他的,只有这一方小小的土坑。

      只有这个小小的一张相片。

      ༙只有这个,小小的,一个家。

      飖 齐开闭上眼睛,深情地迎合着这个意外的吻。 햪

      而就在众人或惊讶,或起哄,或羞涩,或恼鳁怒的想要拆开高这对狗男鍣女时,相机第二次响起了快门声。

      而这次出来的照片,也就成吕了一直挂在檀香山港区大厅,最中央的一张照片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