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剑客软件

      “堰老娘!”听到村子里传来的尖叫声,任三山的맘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此刻他再没有心思顾忌其他,暝一脚把勒死的巨猿踢到一旁,迈开大步就向村里跑去。

      ∬ “蠢东西!一起!”$洪正祥在后面喊道,但这种关乎母亲存亡的时刻,任三山哪听得进去他的叺话,几个窜跳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洪正祥此刻也来不꽇及多说了,좲幻化出两只大手,一手𤋮一个抓上龙骨和黑衣女子,跟着任三山的脚步冲了进去。

      虽说任三山起步的早,但ヮ是他只听到一声尖叫,根本确定不了方向,刚进了村子就不知道往哪ꂉ个方向跑了。索性就扯起脖子大喊:“老娘,你在哪!我来找你啦!”

      他这一声喊,顿时惊动了还在周围的其他巨猿,瞬间就有几声咆哮在附近响了起来ፈ。屋顶、马路上也都传来了‘扑通扑通’的奔跑声。

      这时村子远处的角落传来了一声呼喊:ܯ“三山?娘在……”。⮤那呼喊声只说了一半就戛然而止컖,再没有了下文。这样一来,任三山更加慌了,继续扯着脖子大喊,一边喊一边向着刚才声音传来的大概方向飞奔,一路上他仗着体魄惊人,也不走道路了,把房子撞得倒得倒塌的塌。阓

      后面洪正祥作战经验丰富,并没有像任三山一样没头苍蝇쇀乱撞,而是直接跃上房顶,向远处观瞧。远处任三山的位駱置尘土飞扬,并且还有十几个巨猿正在向他的方向飞奔而来。同时,在更远的地炶方有着大概几十只巨猿聚集在一起,面向着騿一个角落不断冲击,但好像又有什么东西在阻拦他们。

      萧祥也看到了这种情况,并且他能感受謦到巨猿的能量,那能量强大而且大体䞤相同,ퟜ狂暴而痡杂驳。在那众多相似的能量中,有一点弱小但是与他们大不相同的能量,想来那脞就是任三山的母亲了。

      먲 确定了任三山母亲的位置后,萧祥扯着脖子大喊:“三山,向右一点,方向向右一点!不对,再向右᷿一点!好䳘好好,停,就这个方向,䖸一路撞过去!”

      任三山向来完全相信萧祥,听到他说方向对了,蓄足了力气,一路疯狂向前突进。

      人在极端情绪下,会爆发出体内的潜能,萧祥从来没有见큼过这么快速的任三山,转瞬间就冲出去老远,留下一片烟尘和残砖碎瓦。

      ᵩ洪正祥眯起双眼看了一下萧祥,说到:“净带着他胡闹,哪用费这劲!”说罢身形一抖,巨大的血红枥色化身冲体而出,把萧祥两人都换到右瀑手,左手握拳,一拳打了过去。

      巨猿虽然疯狂,但还闞是能感受到强者的无限威压,飞快的四散开来。纵使如此,还是有几只行动慢了一点疉,瞬间殒身拳下。

      这时候任三山也已经杀到了,但眼前的景象让他一愣,四散而去的巨猿中,他并没有看到母亲的身影,而是看到一只高大的巨猿站在角落,他身体斜靠在墙角뼪上,浑身是血。胸前几处严重的伤口,肉外翻着。此刻那巨猿大듿口喘着粗气,后背靠在墙角上쏀,整个身体倾斜,极力的在身后留下一点空间。

      任三山愣住了,和那巨猿对奣视,那巨猿眼里没有疯狂的血红色光芒,反之,他看到任三山的到来竟然像是松了一口气。

      片刻之后,坨洪正祥的化身大踏步而来站在了任三山的身后。四散而开的巨猿们此刻都停留在远处向这里张望,他们惧怕洪正祥,不僎敢上前。

      空气很安静,四人一猿尴尬对视。终于,那巨隝猿扫试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危险后,让开了身子,倒在一旁大붚口喘着气。

      众人终于在巨猿的身后看到了一个年纪已经不小,但是体ⷸ格健壮、面庞黝黑的妇人。

      妇人出现的一瞬间,℆任三山便扑了上去:“老娘!”ⷢ

      三山娘看到三山也是激动不已,母子俩抱头痛哭。

      “娘,你咋说一半就没声了!욙吓死我了!”半晌后,两人哭罢,任三山扯着嗓子抱怨道。

      “太危险了,娘这一声都喊的后悔了,娘不想让你来了。我儿你快走了就是了。”三山娘一边说着一边又抱住了任三山,两人再次痛哭起来。

      黗 这个过程中,洪正祥没有收起化梽身,只是把萧茛祥他们放了下来,然后脸朝外冷冷地看着外面的巨猿뚱们。而旁边刚刚拼死护住三山獠娘的巨猿默默地看着他们,半晌后,悄悄地起身向外走去。

      疓 他这一走,立马惊动了三山娘:“孩子他爹,是你吧?”꥞ 豷

      巨猿全身一震ୱ,停下了脚步。

      “狗东西,就是你!你这些年跑哪勔去了?”三山娘破口大骂。

      任三山此时也反应了过来,马上起身大步冲了过去,一把扳过巨猿的身体,看向他:“爹?是你吗?”

      巨猿偏过自己的头,挣脱出一只手遮▭住自己的脸,好像生怕任三山看到他现在这幅样子。

      “孩子他爹,跟我们ޓ一起回家吧,不管你变成个啥,你也是孩子他爹,你也有಄个家在等你!。ม”三山娘涕泪连连횊。巨猿听到这话,饽用手捂住的脸上面也是布满了泪水。

      这样的对话,洪正祥并不震惊,毕竟他已经知道了这炼兽炉里面的所有巨猿都是人类化身的。但是对萧祥和黑衣女子来说,这消峂息实在是太震惊了。这个青面獠牙、满身黑毛的巨猿?任三山的爹?两人悄悄地在心里嘀咕着。

      就在这时,原来血红色⨮的天空忽然暗了下来,远处山峰上的火焰熄灭了。十几道金光破空而来,一闪之下出现在任三山面前,定睛看去,赫然是十几枚金灿灿的丹药,每一枚丹药上面都有着蛇形的纹路在游❋走。洪正祥看到这一幕,大声对任三山说到:“小子,快收起来!这ᚰ是那死去的虺炼成的丹药,以后大有用处。”

      任三山听到这话,乖乖的伸出了手抓过这十几枚丹药塞进怀里。

      ⊩ 一旁的巨猿抬头看着火光熄灭后一片漆黑的洞顶石壁,ᬧ忽然伸手抱住了任三山,他抱得很用力,喉咙里发出呼呼的声音,脸上留着泪水。任三山愣了一下,也反手抱ᶳ住了他。片刻后,他一把推开任三山,﫼还伸手他的怀里掏出一粒丹药。

      远处的血海之中有数十根铁索窜出海面,飞快的外延伸而来,那铁索足有手臂粗细,上面锈迹斑斑。此刻众人正在对巨猿的行为不解,没有任何人来得及反应,飞来的铁索一瞬间把一个个巨猿捆了个严实,瘿然后又收缩回去,就连迷雾外的军营里被٪绑的死死地十几튇个弼兽族大汉都没能幸免。킗

      旺巨猿们的身体被拉向半空,向着血海飞去。

      “爹!”任三山见到这景象,迈步就要去追。

      洪正祥伸出手拦住了他,“别追了,他们已经被这炼兽炉里面斩杀妖兽留下的血液污染了澭,变成了半人半猿的怪物,估计应该是被炼兽炉当成̇奴隶或者ⷬ保安吧,他们不能离开这里了。”

      “那我爹他怎么办?”任三山急的大叫。

      “你现在已经能够掌握这炼兽炉了,只不过之前是借用妖蛇的力量。你回去之后好好修行,等能完全掌握炼兽炉,自然会有办法救出你爹。”洪正祥死死的拦住去路,坚决不让任三山追匯去,任三山急的满头是汗。 랕

      萧祥看着这情景,知道此刻劝阻任三山是不合适的,毕竟骨肉至亲身陷危难,如何能够淡然处之。

      쇊“我儿回来吧,听话。”这时,ꍥ三山母亲说话了:“你父亲推开你,本䧨就是홊怕你乱来,他也不希望你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他,回来吧,就像这位老先生说的一样,我们一家人早晚还有团聚的텄一天。”

      任三山终于停止了挣扎,来到母㑋亲身边屈膝跪下,不停地抽泣。

      “哭什줞么哭,咱们娘俩不是找到你爹了吗?”三山母亲轻抚着他的后背,安慰道。

      ́萧祥看着三山母亲,村里춯摇曳昏暗的灯火中,那已经衰老的面庞显得如此坚强。母亲憔悴又趂带着笑容的脸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跪

      女子本弱,为母则ኼ刚。

      忽ྩ然间,地动山摇,巨石滚动,铁戈岭三座山峰开始慢慢的上升。头顶合拢的山洞壁也张开了,外面明亮的光线照了进来。洪正祥迅速让几人进到化身当中避免被山体摇动时掉下的石头砸伤。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山体的摇动停止了,四周一片安静,没有쐁了石头ナ碰撞的声音̓。

      洪正祥解开了化身,久违的阳光照了下来,落在每个人的脸上。萧祥闭上双眼,仰起头感受着阳光的温暖。短短一天,几度历经生死,时间虽短,但恍如隔世。

      洪正祥站在一旁,看着萧祥放松感慨的样子,露出了笑容,脸上的褶子都挤到了一起,开口说到:“这就릆是修士的世界,这都还是小场面槮,怕不怕?还想要修行吗?”

      萧祥没有睁开眼,也没有开口说话。人生在世,碌碌无为几十载,吃喝穿住拉撒睡,实在是无趣。今生有幸,得⮤见另一个世界。法相金身顶天立地,腾云驾风游遍千山,这,才⺻是萧祥想要的人生!

       良久之后,萧祥睁开了双眼,᪇眼中闪烁着从未有过的光彩,大声的㥏对洪正祥说횸:“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