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风柳萱刚刚更新章节

      待到那朴素的白玉云台再次出现在钱晨面前,轮回之地之中,时间好像凝滞了,一切都与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说起来,这次试炼任务虽然只有七天,但却好像度过了几十章那么长。

      钱晨回到轮回之地就放飞了自我,痛骂道:“冒牌主神,你又坑我。这哪里瀶是两个可选任务,分明就是一个任务分开发了两次。帮助十二Ꝑ元辰杀死洪四海……他特么就是十二元辰的龙首啊!难怪龙首的斩杀奖励和其他元辰是一样的,原来真正的奖励在第一任务。”

      䅣 钱晨捂着胸口……心痛啊! 趣

      感觉像是亏了一个亿……

      “还有,洪四海챀明显破境了,摸到了结丹的边,居然还是算一个大宗师!”

      큳钱晨在心里盘算:“第一个主线任务,就值十功德。支线任务击杀大宗师两人,宗师八人,共二百⹴八十功德。第二个主线任务只接了一半……”

      ꠏ “已完成的有:乘雾神君(斩杀)、角斗神君(斩杀)、食鬼神君(斩杀)、飞黄神君(助攻)、捣药神君(斩杀)、司晨神君(斩杀ᖺ)、逐日神君(斩杀)、龙首(斩杀)……共斩杀十二元辰七人,助攻一人。”

      “获得三千七百功德。”

      “合击一道德,九百九十功德。”

      想起那几个被抢走的人头,钱晨心里面⭉就隐隐有些心疼。当然最亏的还是放弃了可选主线任务的第一个任务,但钱晨只是微微郁闷了一会,就释然了,与其说他是真的心痛,还不如说钱晨只是想享受一下郁闷的感觉。

      搰除非他在接取任务之前,就能察觉洪四海的真实面目,否则这奖励他根本拿不殉到。

      뉦 想一ࡻ想这次轮回之主的任务,埋下的坑当真不少。

      最惨的就是那种想吃两头的人,等到他们翻脸动手,댞结果隐藏极深,而且根本不相信任何人,只会对轮回者更加뚯提防的ⱑ洪四海翻脸,韵这些人绝对万难活下来。

      最安全的就是接取任务二,一心找出十二元辰,然后无论斩杀几人,撑到援军第二天到来,便能平安带着奖励回去。洪四海几乎没有可能在那时候出手,毕竟他算计之深,早已经不需要亲自出手了。

      而且撑过那一晚,以洪四海的早屲先布局,要杀掉四位元辰原本也ꑨ不难。

      这是几乎没有难度,平安通关的最佳选择。

      其次便是投机主义者,在完成任务二时,察觉洪四海的问题,最后下手背刺……但洪四海的能力相对于任务绝对是超标了,还是死亡的可能性比较大。不过一旦成功,就能将洪四海身上的花红——一千功德收入囊中。벅

      比最惨的好一些的᜹,就是钱晨这般,坚持原则,不接取第二个任务,餕结果察觉洪四海身份后,忍着吃亏都要动手。

      䥽 猫猫飯流泪……ស

      “轮回者完成隐藏㇦任务,寻镀回天外奇石,奖励二十道德!”凾

      轮回之损主的声音骤然响起:“轮回者完成试炼任务,评级完成。任务评젙价——甲上,奖励功德两千点……” 㫤

      钱晨没有心思分析后面的提示,只是一轱辘的爬起来道:“天外奇石居然值这么多?”他思索片刻才明白过来:“看来此次任务,轮回之主真正的意图是收回这块天外奇石。我回来的太过匆匆,还未检查得至洪四海身上的魔教密库呢!”

      念罢,钱晨便掏出一对紫铜牌,这是一对奇门神兵,唤作两界铜牌。

      所谓的魔教ꇡ密库就嘅藏在两界铜牌之⤓中。

      这件神兵是一件洞天之宝,里面约有一座小山头大小,只是没有日月之光,难以滋养活物。所以就被魔道用来放置所藏的神兵秘籍,各种天材地宝。这㨛件秘宝在魔教被灭门之前,由教主身上携带癟一面,护送教主家人时也带走了一面。

      两面合一,才能打开洞天。

      所谓密库썚的秘密和关键,便是此物。騤

      岂料这些布置都没有发挥作用,这两界铜牌还是都落入了洪四海手里。 ᣿

      两界洞天˞空间中藏着魔道千年积蓄,洪四海又将自己半生收罗的好东西,也藏在其中,因此有无穷的财富,金银珠宝比比皆是,贱如尘土,兵器铁甲也有许多,显然ᯂ洪四海对朝廷的天下也有些图谋……但这些都是末节。

      真正对钱晨也有价值的,灍是魔教和洪四海收罗的神兵以及炼制神兵的天才地宝。

      这绝对是一个世界的精华,馲在中土都是一笔惊人的财富……只是魔教就留下了十三件神兵,这些神兵稍稍祭炼,就是上好的法器胚胎。可惜钱晨手上的神兵都用不完,哪里会花费精力重新祭炼?

      泴他可不是中土那些亪一件法器,视如根本,心疼的不得了的穷苦修士。

      钱䐫晨连续接受了妙空和洪四海两波家底,在这个境鶽界的修士之中,当真可以称得上一句多宝童子了。若是算上他的本体太上道尘珠,就连元神真人ɫ看了都要眼红,许多道君之辈都比不上。

      “魔教留下了十三件神兵,鸅洪四海那边只留下了五件,加上十二元辰死后遗留的那些——角斗神窽君酄的摧坚破舓甲蝎锤;食鬼神즃君的风神啸,鬼神哭;捣药神君也就是沈婉君⫍留下的冰魄真气——冰魄寒光罡;龙首的᥋苍天金轮;乘雾神君的碧磷五毒;飞黄神君的残阳枪;司晨神君的飞雷披风;逐日神君的遁地锄。“

      钱晨仔细算了一遍自己的家底,发现他手中的神兵,法器胚胎都够武装一个小ꄠ门派的了!

      这还是髯郎神君的五色石重归正气山庄,而大肚神君的混天袋也被钱晨还给少林的缘故。⍷

      当然这些还都不是钱晨此次最有价值沩的收获,钱晨自两界铜牌中拿出了一块一人高的玄铁陨石……这琥块陨石,便是䐽魔教教主所言䡒,蕴藏无上武道之密的天外奇石,想来那北极寒原、接天神峰便是此界的门户。

      常有来至诸天界海的天外之物,坠入此界,砸在接天硍神峰上。

      沈婉君所得的那块蕴含冰魄寒光罡的万年冰魄,魔教所得这块天外奇石,都是如此来历。

      钱晨看着那一人高的陨石身上,占据了大半个石身的掌印。

      某 突然仰头长叹道:“这是什么无上武道精要,分䞎明就是被人以先天一气大擒拿,从虚空中打出来诊的一块坚硬至极的玄铁……”

      ”我总算知道洪四海的乾天一气清罡是怎么来的뇔了。这块玄铁在虚空界海之中穿行的时候,被两个大能交手ⅰ的余波波及。”

      “其中一人以乾天一嬝气清罡ᘶ凝练先天一气大擒拿手,四}处乱拍,正好拍中了这块玄铁。”

      “当即将陨石打飞,留下了这手印。而陨石在虚空界海中穿行的时候뺓,渐渐嫳吸引来手藯印上컳残余的乾天一气清罡同性质的蛣元气依附,在手印上凝聚了这么一股精粹罡气。最后陨石坠入这一界,继续蕴养。”

      “不知多少年后,才被魔教发现,以为是蕴藏无上武道之秘的天外奇石!”

      “洪四海在魔教教主那边见到这块奇石的时候,因为自身罡葁气与乾天一᭥气清罡性质相合,所以感应到了自身武道前路,又从手印之上领悟鸰了凝练罡气之法。当即狠下决心,将魔教上下屠尽,夺取了此石,转头回去闭关凝练罡气。”

      湗钱晨捶胸顿足:“这可是炼制气丹,凝练神通,乃至可以和本身真气一同炼化,增厚真气法力品质펝的无上至宝啊!就这么被浪费了……如果我得到了这一股乾天一气清罡,寻一种坤元地煞精粹,以太上道九转金丹秘传啴,合练一枚一气元丹。”

      “儶那就是一枚品质足矣堪比一品金丹的外丹啊!”

       “呸呸……有了这两种罡煞元气,我炼入自己的内丹,⥳成就上品金丹不好吗?这可是宇内最好的结丹外药了。世上哪里还有元神仙人留下一缕神通烙印,然后在虚空磨练无数年,将其中元神仙人留下的气息尽数洗去,成就一꺵股最纯粹的罡气的逆天机缘。”

      “他洪四海居然用来修炼武道罡气了!交给我啊!炼出一枚气道外丹,任何人炼化这枚外丹,立刻相当于一名丹成上品的正道真传……这么美的好事,一品外丹它不香吗䊐?有了它我还担心什么妙空……下个轮回任务,用小指头也弄死他了!”

      “就算一时间寻不到能与乾天묉一气清罡合炼的煞气,我把它炼入先天一气大擒拿的元气大手中,成就一阷宗无上神通也好啊!”

      钱晨这次真的心痛的无法呼吸,不是为了磨练心性,体会久违的感情。

      “那可是至少元神级数的大能修炼的大곒神通……我蠂有这枚㈞掌印在这里,凭着太上道尘珠参悟……不难啊掺!”

      钱晨拉开轮回之主的兑换清单看了一眼,差点闭过气去:“先天一气大擒拿神通,太上道秘传大神通,兑换价格:三万道德。”

      “乾天一气清罡,三十六天罡,九天清罡之一。兑换价格:三千道德一升。”

      “洪四㣒海凝练了爵至少耀有二十升了吧!켌那就是六万道德……”钱晨再次痛苦的无以复加,要知道洪赻四海以内罡炼化之后,乾天一履气清罡便带有他本质罡气,不再纯粹,也无法再用来炼制气丹,凝练神通,更别说用于结丹瀱外药了。”

      “价值暴跌……血亏!”

      钱晨掏出从洪四海身上抽离的乾天蘰一气清罡:“现在只能用来炼入డ法器之中,增防御了。虽然也是极好ﰖ的法器材料,可是比起之前……멜”

      ⏩ 钱晨嘴角微微抽搐……

      “主神,买断《耕元子道书》。”钱晨平复心境,购买了早就选中的耕元子传禸承,那云쇱台之上的虚空中泛起一阵白光,光华凝聚为一本道书,落在了钱晨面前。与此同时,钱晨名下也扣除了十道德。

      轮回之主的兑换列表之中,耕元饺子道书的条目缓缓消去。켜

      至此,钱晨便有了一个光明正大的跟脚,而耕元子所留笔记中,也有许多道行的应用之法,能大大弥补钱晨的见识不足和用于护道的法术神通上的缺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