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懂少年

      对面的女子行了一礼,轻声说㜐道:ၯ“奴家靳灵见过大人,大人直说便是,奴家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ꂶ尽。”

      “在尔等眼中县长秦竳是一个φ怎么样的人?”

      靳灵听到问题顿时沉默了下来,良久之后才说道:“秦县长实是一个矛盾的人,在百姓眼中他是一个勤政爱民的好官,而在奴家等人眼中,秦竳就是一个恶魔!” ࿸

      看着뭨靳灵眼睛里面流露⢡的怨恨,皇甫哲茂没有接着话题继续说下去。

      房间中的沉默让靳灵回过神来,有些慌乱的说道䚶:“奴家多嘴了,还望大人恕罪。” 

      对方的心机핛远远比脸上的清纯要来的多,从一开始就把自己往同情于她的地方去引。

      其最终的目的不过是通过自己的쨺权势,去解决掉秦竳这个被她툜深深怨恨的朝廷官员。

      一想到这里皇甫哲茂就彻底失去了交谈亾下去的欲望,挥挥手说道:“鞂你ᆇ就在侧巳房休息吧,明日本太守与秦县长说道说道,让他免了尔之罪责。”湩

      靳灵俧的脸秓上闪过一丝慌乱灋,正准备说话就被栐皇甫哲茂打断了。

      “本太守不想被人潿接二连三的顶撞,尔可明白?”

      ᆰ “奴家明白,奴家这就告退。”

      第二日清晨,侧房的靳灵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皇甫哲茂也没去找他,径直将张令和秦竳ܲ叫到自己的房间之中。

      看着坐定的两人,皇甫哲茂先和秦竳说道:“秦县长昨日的做法꘻让本太守很不喜欢,希望今后引以为戒。”

      结果这句话说的秦竳一脸懵逼,惊讶的问道:“启禀太守大人,下官昨日与张涨令长史秉烛夜谈,何来如此说法➗?”

      皇甫哲茂眉头一挑,ᘩ瞬间明白了其中的门道:“那看来秦县长在剧阳有不少的敌人鎛,美人计这种招式都鰏用出来了。”

      秦竳也不是傻子,一听就明白了皇甫哲茂的意思,狠狠锤着案几:“可恨,这帮硕鼠蠹虫여欺人太甚,早知道就将他们一网打尽!” 玵

      皇甫哲茂将疑惑的视线转到张令的头樠上,希望这个下属能给自己解惑。

      “启禀校尉,之前剧阳卢氏在城中作威作福,末将与秦县长率人诛除他们,彆兴许是这些卢氏余孽吧。”

      콻张令这么一说皇甫哲茂立刻就明白了,很快就将这஠件事情抛诸脑后。 뚑

      “张令,昨夜安置你的事宜做好了吗?”

      姙 “启ㅵ禀校尉,传令斥候已经派出,最迟明日厶即可抵达阴馆。其余的斥候、探马末将也已经尽数派出,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

      皇甫哲茂起身来到地图面前,指着繁畤城说道:“虽然本校尉不明白鲜卑人如何能够孤军深入,但是我们要做好慠最坏的打算。繁畤、崞县很有可能已经落于敌手,我们需要尽快收复!”

      鲜卑人的想法皇甫ヒ哲茂已经能够猜测一二,汉朝大军⹯每每攻伐鲜卑,必从ﺠ雁门塞出发。

      ӵᰔ鲜卑人面对这样的雄关显得澀办法不多,数홺次南侵都是在雁门塞外无功而返。

      这一次对于鲜卑人来说是绝好的机会,雁门郡内既有大军又有内鹎应,此乃夺取雁门塞的最佳时机。

      想到这里他忽๵然心头一震綽,脱口而出:“林氏一族可有人在雁门塞内当差?”

      张令被自家主公突如其来的话惊呆了,良久之后才开口回答:“末将记得雁啿门塞内有一牙门将乃是林氏族人,校尉的意思是?”

      “你现在立刻出发,日夜兼程前往雁门塞,务必要将塞内军务整理一清,绝对不能有漏网之鱼,明白吗?”

      㗄 “诺,末将明白,这就出发!”

      雁门塞对于雁门郡来说非常重要,绝对不能落于鲜卑的手中。

      一旦雁门塞陷落,雁门塞以北的大片领土就会成为无根之水,ῡ最终在鲜卑人的围杀下消耗殆尽駮。

      ⬀ 万幸自己䕾意识到了敌方可能得动作,只要张令能够及时赶到雁门塞,相信凭꥿借雁门塞䒨的坚固,鲜卑人想要攻下ែ简直是异想天开。

      张⛞令急匆匆的走出了房间,皇甫哲茂将视线转到了秦竳的头上:“城中粮草可还充盈?”

      蒤 “消回大人的话,城中自将卢氏查抄之后,府ꯪ中粮草足鱗以支撑两万大军一年的用度,还请大人明察。”

      皇甫哲茂挥了挥썇手,有些受不了瘬秦뾏竳这恭敬眉又有些谄媚的态度:“秦县长,只要你在任上勤政爱民、秉公执法,本太守向你保证,䞓你身下这个位子稳得很,明白吗?”

      “诺,下먩官多谢大人。”

      “嗯,这样才对꺓。既然如此本太守就将剧阳设为征讨郡内鲜卑的大后方,秦县长可有异议峌?”

      捊秦竳摇了摇头,大气凛然的说道:“能为太守分忧是下官等的荣ã幸,绝不敢有半点反驳之意。”

      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剧阳城外变得异常的平静。鲜卑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根本找不到一丝存쐜在的迹象。

      一对对的斥候、探马相继返回剧阳城,他们带回来的消息也是繁畤、崞县一切正常,根本没有鲜卑人活动的任何迹象。

      냢皇甫哲茂立䈤刻改变㢭了探寻策畦略,让他们分ቷ散探查繁畤、崞县前往雁门塞方的路径,看是否有大规模骑兵经过的痕迹。 

      果然鲜卑人的目标就是雁门栬塞,斥候们具都发现有鲜卑骑兵的痕迹。

      张辽率猫领的两万援军,也在这种情况下抵达了剧阳城。

      正当他㦖打算与张辽一同前往雁门塞,以缓解即将到来邚的危机,一种莫名其妙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为了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想,他便命令张辽军中的斥候再次前往剧阳附近、繁畤、崞县探查。

      ∦重点是剧阳前往雁门塞可能出现的ꜹ伏击地点,以及繁畤、崞县中稉的险地。

      멒在这些地方果然又发现了大批的鲜卑士卒,只要皇甫哲茂敢率兵前往雁门郡,能带他的就是死路一条。

      ò ⮄得知这一切的皇甫哲茂长松了一口气,幸亏羃没像之前那样贸然行动,要不然又悔之晚矣。

      张辽看着地图饣上标记的密密麻麻,忽然指着一处说道:“校尉,鹒怎么应该直扑繁畤,彻底切断这股鲜卑的后卬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