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男士第二部

      刘坚军师沮授身死九江的消息传到曹操和袁绍耳朵里,两人是又喜又怕,喜的是重创了刘坚嚣张的气焰,并州一时半会应当不会再有什萯么大动作,而怕的则是,并州军向来睚眦必报,如今死了个沮授,刘坚很难说会善罢甘休。

      并州军的恐怖战斗力,曹袁两方可是有目共睹,北方地带地势平坦,适合骑兵展开,而偏偏并州军的骑兵可以砍눵瓜切菜一ꑣ般将己方的骑兵碾压成渣。

      这一끹点,夏侯惇的遭遇就是活生生的穸例子쓄,虽然吕布和于禁军中不过百来骑兵,但就是这百来折冲铁骑将曹军的防线打得如同枯챃叶一般不堪一击。

      如今的北方地区䣌三方势力对峙,并州军日益见长的敌意让曹操和袁绍不由得担心刘坚究竟会发动一场什么程度的复仇战争。

      就凭刘坚现在手下的这些文臣武士,随便挑几个出来都不是简简单单ꉗ能쑄应付得了的。

      虽然并州军固然可怕,但若举全境之兵与并州军对攻,兵涫力不占옮优势的并州军不见得能占到便宜,但问题是,如果要㤥举全境能战之兵对抗刘坚,那曹操【袁绍】怎么办?

      若刘坚选择先打袁绍,那曹操必然趁驋势进军以绝后患,同理,若刘坚先打曹操,袁绍肯定也不可能就在那袖手旁观,曹操ꓟ与袁绍就差没明着翻脸了,也就是因为还有个刘坚,不焕然他俩早就要因为这个皇帝的归属问题大打出手。

      듙 当然,曹操和袁绍也不是没想过刘坚会两方同时开打,但这个念头只存在过那浼么一瞬间,毕竟就算刘坚脑缥子被驴踢了骧提出这个战术,他手下那些人也不是吃干饭的,就这蠢计策,秦二世都知道不行。

       既然刘坚总要发兵,那自己也不是待宰羔羊,不就是⭇怕另一方在背后捅刀子么,提前向并州示好不就눆得了。 䯄 퉬

       蜠 刘坚身上背着大义的名号,并州方面什么决策,全大汉都在紧盯着,但凡刘翢坚做出一点和他所树立形象不符的事,都会有人大书特书以此彰显自己的能耐。

      “主公呢ࡻ?”

      ୋ提着两方木匣,쒗典韦一身玄甲从殿外进来,却㖊只见王远一人盘腿坐在殿中读书。

      “兖州、蟫冀州送来的。”

      “正在后面休息呢。”

      王远抬头看一眼提着两个木匣子气喘吁吁的典韦엗,心里已经有了底,那两个盒子的大小装他典韦的脑袋可獡能费劲,但自己这样的,装进去癖正正好好。

      “没臭了吧?”

      “没有,就是血流干了。”

      看王远示뿔意自己坐下,典韦喘닷口气将两个匣子放在桌子上盘腿坐到王远旁边。

      “看什么呢?”

      ዊ“军师传我的军书。”

      王远瞟一眼满身臭汗的典韦,真羡慕这些一骑当千的猛将,ྟ若自己也㵳有这本事,沮授怎会身死九江?

      “一大半看不明白,你要不也看看?”

      “我就算了,沮授当初给我这几本我都没看懂呢。”

      从怀里䏢把孙子兵法的抄本拿出开,典韦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虽说也是受益匪浅,但其中大半内容晦涩难懂,他典韦不过是猎户出身,而且沮授还特意说明了홓不许他找人解释,这不为难他典韦么?

      “但是别说,咱看懂的那些真有用,曹操在边境晃悠的那豰两伙斥候全让我给咔嚓了。”

      “你就仗着主公脾气好。”

      听典韦说得这个起兴,王远被吓出一身冷汗。

      “没人知道是你砍的吧?”

      “我在那留了袁绍军中腰牌和铁兜。”

      典ᕲ韦一咧嘴,把现场伪造成袁쁠绍军斥候和曹操军斥候殺相遇,然后两方火并,这招可是他看兵法学的最好的一招輪。

      “主公干嘛呢?∐”

      “鱼水之欢呗。” 鹘

      毧Ō把竹简卷起来塞进随身的皮囊里,王远压低声音,毕竟刘坚昨天醉酒之后,吕玲绮为了防止别人看ﻲ见刘坚失态,就在后面侧室安抚刘坚睡䱣了,可怜同样喝醉的王远在门外被冻㍖了一噋晚上,幸亏巡逻军ꂯ士给鎅架进偏殿,不然得冻个半死。

      “吕夫人真是吕布将军的女儿?完全看不出啊瘼。”

      “你俩意思意思⤲得了啊。”

      典韦硗正要张口,只听侧室一阵脚步声,还满身酒气的刘坚拖着身子一屁股坐到正位。

      “就不该听你的馊主意喝酒。”

      ꓨ 摔嶸 “主公。”

      看刘坚满身的凌乱,典韦憋着笑把两个木匣子推到刘坚面前,看来吕玲绮䑝也不满意刘坚把她丢在上郡自己出去ᭆ打仗,如此一想,昨晚一定相ẳ当激烈。

       “ꌎ曹操和袁绍送来的,说是赔罪。”

      “送俩䎰替罪䘨羊就想了跙事,我刘坚还真好打发。”

      打开匣子看一眼,儒刘坚微微皱起眉头,示意典韦把俩木匣子拿下去。

      䣹 “待会儿挖个坑埋了。”

      “这可不妥。㑯”

      听刘坚这般说,王远忙举起手,打断刘坚。

      “主公,这可是趁机作势的好机会,咱可以给这俩替死鬼修欨个坟立碑,让天下篢人好好看看咱并州刘坚是怎么对待这些忠诚的武将䎁的。”

      “也行祌吧。”

      揉太阳穴思考一阵,刘坚长叹口气同意王远的想法。

      “别跟沮授埋一块,沮授看见这俩货货色譈肯定模气不打一处来。”

      “行,咱之后就办。”

      典韦把俩칵木匣子收回去。

      “刣还有就是,兵㑑马已经准备妥当,步兵三千骑兵一千,随时可以쇘启程。”

      “那行,等我缓一缓,明☾天一早就出发。”

      从王远手넭中接过温水,刘坚一口饮干净。

      “西凉那头有什么消息么?”

      “身为一方统帅,不坐守中军听四方来报反倒自己跑到前方打仗,西凉那头可是捷报不断,只可惜你一封也见。典”

      宮说话间,吕玲绮双手环抱胸前斜靠在门旁,可能鄱是因为刚起来不及打理,吕玲绮一头长发只简单梳成﬐一条马尾垂在身后。

      큁因为束胸뾶布被刘坚扯坏了,现在吕玲绮一叉手,就自然将挺拔的身材暴露在㥭众人面前,胸前两大块突起很难让人把眼神从上面挪开。

      “徐荣已经平了北地郡,招降了安地郡,如今正在向武威进发。”

      “ꨁ这……”

      看得出吕玲绮对自己很不ꑐ满意,刘坚有甸点不知该如何说好,只能看向王远和典韦求助,但是这两个货色竟齐坿刷刷把眼神挪开,完全一副放弃刘坚的模样。

      “刘伯鸿。”

      吕玲绮直盯着刘坚的眼睛,那清澈的双瞳里倒影出刘坚不知岁错的表情。

      “我不反对你亲征。”

      说话间,吕玲绮轻轻搂住面毆前男人的肩膀,后者只感觉两坨弹性十足的杀人利器靠了上来。

      “但本姑娘也不是什么壾累赘,让我替你分担就这么难么?”

      “……主公?”

      看刘坚满脸通红,王远拉着典韦站起身子开始往门边蹭。

      “咱俩先走了?䰮”

      “典韦,你让小尤里乌斯回来守处理上郡事务。”

      吕玲绮都把“想出去打仗”写脸上了,刘坚还能怎么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