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视频最新下载链接

      地下室入口处,顾修拿着手杖,看着那紧闭的木门,抬手对着门上的锁一捅,铁锁脱落。

      他握着门把手,缓缓将其打开,顿时,一股浓郁的臭味像是潮流一般汹涌而出,彻底将他淹没。

      “咳咳……”顾修挥了挥袖子,摸着开关,将灯䚽打开。

      然而,视线中所见到的一幕,让他整双瞳孔猛缩!

      只见那只有几十平妮的空地板上,盘坐着三具干尸,在他们的身下,则是一圈圈以血液刻画而成的诡拹异符文,不管怎么看,都充满了邪性。

      “这个混账,以活人布阵!”哪怕是一ᒦ向无欲无求的顾修,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深深吸了一口气ᰴ,顾修抬垱脚踏进了阵纹之中,现在,还有一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他,既然老࿃实了十几年,为什么偏偏在这最后的一个月中才开始转化?

      忔 顾修不认为这是因为寿命,以他对那家伙的了解,多半是因为最倸近几个月内所获,这才有了现在的转化。

      “会是谁?”顾修蹲在地蟂上,以手触摸地板奇上的诡异符文,那符文他不认识,但摸上时,却有一种烦燥和暴戾的情绪顺着他的手指直达脑海,似乎要影响他的心智。

      片刻后,他缓缓起身,目光扫向䢛四翦周。

      整个地下室ቇ除了诡异的符阵和三具干尸外,在一处墙角边上还陈放着一个灰色的小木箱,除此之外,再无它物。

      顾修迟疑了一下,走到墙角,将没有上锁的木箱挑开,入目的却是几样让他意外的忰东西。

      一张刻画俴着图案及使用옦方法的a4纸,三块形状不规则的晶石,以及一块断ἇ成几片的小木牌。

      顾修拿着将那几片木牌收起,只见其正面上刻着“猪曲”二字,背面则是一串编号加껾“外编”两个字,“这꯴是什么……命牌吗?”

       经历슟过各种流派蚄的轰炸,他多少能看的出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ࢌ了,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二阶的猪曲只是外编人员。

      顾修深感头大,至于另外两样,一个是灵石,一个则是转化成鬼的阵纹图纸。

      “a4纸……逼格好低,搞得像웛是批量产……”突然间,他的嘴角一抽,他觉得事斧情可能大条了。

      顾修将木箱合上夹在腋下,一手拨通了有关部门的电话,“喂,郭哥甂,还有事要麻烦你一下。”

      “对,地下艹室中,你处理一下就好,顺便把練那个地上的ཋ图醚案也毁了。”

      㞻 ⛭“嗯嗯,麻烦你ȝ了。”

      顾修挂断了电话后,用手杖将地上的图案捅烂了两角,而后转身离去。

      这么做并不是他不放心郭⛡业,而是这种东㤔西,哪怕是拍成图片,都具备一定的危险性。

      倉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蓰,前脚箎他刚走到别墅门口,郭业就䕺已经带人䗻赶了倣过来。

      不得不说,这种敬业,哪怕是顾修,都忍不住心生敬佩之情。

      “顾先生,您的身体没事吧?”

      顾㯁修摇头,“我还有事,쓆你看着处理就好,똜走的时候帮我关下门,谢谢。恩”

       青年小林望着那浑䭴身都是干涸血迹的男子,不由自主回忆起了昨天晚上所看到的墙ީ壁和地板,那深深的长痕,让他难以望怀。

      譇“好年轻,应该和我궜差不多,可惜絜我不是灵体。”小林羡慕道。

      괠 “别瞎想了,那是需要拿襹命펲去拼的,相比起他们狗,我们收拾残局要轻松的多。”郭业笑着拍拍小林的肩膀,“你若想上一线我也可以承成褚全你,一般的一二阶的妖魔鬼怪,除了鬼那种能量体,其他的我们也可以对付。”

      “咳咳……头儿,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一个美娇娘未婚妻……所以,我还是跟着꽩您收尸吧。”

      “滚犊子,哪来的굫小,你以为还娶一送一啊!”娡郭业笑骂蟷。

      剣小林闻言都快哭了,“头儿,别乱说啊,您最近有㞥点言出法随,你这么一说,我心里挺慌的。”

      但他不知道,瓖此刻ꮑ更慌的则是站在马路上的顾修。

      他在这里站了半天,叫了两辆车,拦了三辆出租车,然而,还ﯤ没等他上车,司机加速就跑,仿佛他是十恶不赦之人一样。

      这是没办法ﲤ的事,任谁看到一个一身血捔迹,手上还提着一个箱子与一把长棍的人,都会下意识的拒载。

      这年头赚点钱不容䁁易,没必要为了一单生意去╦拉一个怎么看都不正常的人。

      二十年来,一直可以凭借着自己的盛世美颜来吃㫥饭的꭛顾老板,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深深恶意。

      ……

      ……

      一个小时后,书店的门口,顾修抱着小木箱,拎着大包小包的物廏品一摇三晃的走了过来。

      门口的老槐树仍旧在哗啦啦作响,似乎是很欢乐,天知道在这没有一丝风的烈日下,它是如何摇动㿂叶子的。

      顾修将手杖放回盟原位,打开了酒吧的大门,入目的是一道惊喜的目光。

      윗当然,这道鎟目光并不䗹是看向他,而是看向他手中的大包小包。

      “ᮂ老板辛苦啦!”吧台边的书女迈着一双晃花人、眼的大长腿,步伐欢快。

      “那么长的腿,是让你用来走的快吗!”顾老板瞪着眼睛,他只是刚进门,手上㤭的东西䧀已经没了,唯有最重要的小木箱残余在他的腋下。

      䬰“老板,룀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冰荔枝……턋还有最新上市的圣代……咦,还有雪花酥欸。”

      听闻着뙾那不时传出的惊呼声,顾老板觉得自己更累㾐了。

      “老板辛苦了,我给你拨个荔枝。”书葺女償的动作很快,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琥珀色的果肉已经递到了顾修的嘴边。

      望着那떹满脸认真,且带着期望的目光,顾修张口将果肉咬下。

      “甜吗?”书읞女问道。

      걠 果肉ኧ入口冰凉,饱满通透,荝微微一嚼之下,肉䖉汁中混合着难言的凉爽之感,轻松带走了人体中因严热而产生的浮躁。

      㯏但还别䢌说,真有点甜。

      顾老板瞪着死鱼眼,吐出其中的种子,神色不曾变化分毫,一个荔枝就想安抚他受伤的心灵,这可能吗?

      于是,在顾老板的故作高深下쑬,书女有些将信将疑的又将拨好的荔枝送进他的嘴中。

      “咦,好캔像젅有点甜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