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浪直播下载看骚逼

      苏以宁赶到现场的时候,满眼震惊。负责押送物资的人已经被袭击过一轮,伤亡惨重。

      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身上都插着一支赤色羽箭。

      拦住他们去路的是一堆山石,山石上似乎浇了火油,烧得正旺。

      目测死伤者占了一大半,还有不足百人没有受伤,一部分给受伤的人包扎,一部分死守在物资车前。

      “苏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做?”廖勇虽然在询问,眼中明显浮上了杀气。

      苏以宁回头一望,见跟在廖勇身后的苍龙山众兄弟,都在摩拳擦掌,一副要大干一番的模样。

      没有投石器和钉网,这是要肉搏啊!

      “一对三,你们有几分打赢的把握?”苏以宁问道。

      “苏将军,别说是一对三,就是一对十,我们也不怕!”廖勇拍了拍结实的胸膛,随后又转头朝众人望去,“是不是?兄弟们!”

      “二当家说得对!这才多少人,跟之前的先锋部队比起来简直不够看!看我们打他个落花随水漂!”赵大宝扯着大嗓门说道,满脸的络腮胡让他看起来更加粗犷。

      “笨蛋!那是落花流水!”廖勇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那便战吧!黑龙峡地势狭窄,我们直接正面进攻。廖勇,你带十个兄弟跟着我去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其余人跟着冬阳,趁机夺取物资。路线就按我们之前规划好的。记住了吗?”苏以宁果断下达了命令。

      黑龙峡的火焰仍旧熊熊燃烧着,苏以宁将黑色面巾蒙到脸上,只露出一双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睛。

      为了不引起注意,苏以宁并没有走在最前面,而是由廖勇打头。一个个亮出兵器,气势汹汹。

      本来就如同惊弓之鸟的琅玥国士兵看到他们时,神经绷得更紧了,虽然人数上占优势,气势上却早已经输得一塌糊涂。

      “来者……何人?”一看就有官衔在身的男子挺身向前,心里虽然慌乱,表面上却装得镇定淡然。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爷爷要得不多,留下这些物资,饶你们不死!”廖勇一出口就是土匪的语气,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你等山贼居然如此大胆,敢截我琅玥国官粮……”

      “老子劫的就是你!”廖勇没等那人把话说完,直接冲了上去,一手扼住他的脖颈。

      那人脸涨得通红,没一会功夫脖子一歪咽气了。廖勇手一挥,他便倒在厚厚的雪地上。

      这一做法完全激怒了琅玥国士兵,他们敬重的将领就这么死在他们眼前,仇恨已经让他们红了眼。

      他们握紧胡刀,咿咿呀呀地叫着朝苏以宁等人砍来。

      一时间场面混乱,双方都在拼命地厮杀。兵器碰撞在一起,呲出亮闪闪的火花。

      苏以宁被近十人围住,可能看她身材娇小,比较好对付,想先解决了她再解决其他人吧。

      只是他们想错了,苏以宁眸中寒光乍现,握紧手中的剑,唰唰唰挽出亮白的剑花,快得晃眼。

      “哼!自不量力!”冰冷的话语自她口中说出,带着无尽的狠厉。

      语毕,她没有再使用任何花哨的招式,长剑像长了眼睛一样,在她每一次刺出的时候,都直中对方死穴。

      围着她的那些人,一个个倒下,甚至到死都没有想明白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人怎么就这么强!

      解决了这十人,苏以宁看到冬阳已经带着人将物资车推走。

      她欣慰地笑了一下,就在这一个晃神的时间,一柄锋利的胡刀就朝她砍来,刀刃携着劲气,距她一拳的时候,她恍然回神,堪堪避开要害。

      眼看着胡刀就要砍到她的手臂。一支赤色羽箭破空而来,叮的一声跟胡刀碰撞在一起,强大的劲气将胡刀弹落在地,握着胡刀的人也一起倒了下去,在雪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才停了下来,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血花四溅……

      好强的内功!苏以宁震惊之余已经朝羽箭射来的方向搜寻。

      朦胧间,依稀看到一抹玄色身影在对面山坳一闪而过,再看时,已经只余厚厚的积雪,那一瞬间的闪现如同幻境一般。

      究竟是谁在帮她?

      苏以宁刚准备追上去看,廖勇喊住了她:“苏将军,差不多了!”

      苏以宁一看战场,琅玥国将士又有一大批倒在地上,奋起抵抗的人脸上也有了疲态。

      但他们依旧没有放弃,手中的胡刀握得紧紧的。

      “不打了!不打了!”廖勇按照苏以宁的指示说道,“你们走吧!”

      走?他们又能往哪里走?

      物资已经不知去向,他们即便能顺利回到琅玥国,弄丢了物资,也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

      “怎么?还不走?难道非要死在这里才甘心?”廖勇将大刀一甩抗在肩上,打量着剩余的琅玥国人。

      琅玥国人面面相觑,有些迟疑。

      “不知道去哪?”廖勇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那便就此别过吧!爷今天不想打了!”

      廖勇转身,其他人也跟着他转身。

      “你……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身后响起疑问。

      等的就是这一句。

      “苍龙山你廖爷爷是也!”廖勇撂下一句话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苏以宁离开的时候又朝对面的山上望去,却什么都看不到了。那支救她的羽箭像是莫名其妙出现一样。

      她忽然停住脚步,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羽箭。

      赤色的箭头,赤色的羽毛,很有特色。

      今日的一箭之恩,她一定要想办法还……

      抵达峒城城外的时候,苏以宁神色郑重地看着廖勇:“你们决定了吗?”

      “我等愿意追随苏将军!”廖勇的话坚定又充满力量。

      “你们要想好,跟着我就要接受条条框框的管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为所欲为。特别是在金都,数不完的规矩需要遵守……”苏以宁说道。

      “苏将军说的这些我等都懂,请将军放心,该守的规矩我们一定守,绝不给苏将军丢脸!”

      “金都城郊细柳镇,我们在那里会合。”苏以宁从衣袖中掏出厚厚的一叠文书递到廖勇面前,“这是你们的新身份和通关文牒。记住,从此刻起,你们就不再是打家劫舍,让百姓唾弃的恶寇了。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心里要有掂量。”

      “苏将军放心!”廖勇小心翼翼地接过文书,如获珍宝般装进了衣袖。

      “告辞!”

      “告辞!细柳镇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