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奇谈>

      这边뿠的白云山自然是不蕆知道在自己走了之后铃木父女二人发生的剒对话。

      在结∩束了文化馆的宣传,他又跟着小偶像们急匆匆去了秋田县政府大楼一趟,接着又ᴳ连续跑了好几个地方,这才总算结束了今宒天的宣传。

      然而宣传结束后,白云山却也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和女孩们一起吃了顿烤肉庆祝。当然了,付钱的自然是刚才信誓旦旦的某个倒霉鬼。对턺于能白吃这种事情,白云山一向都是很开心的,这跟他有没有钱无关,吃的就是一个心情——

      而请客的那位倒霉鬼川景艾,则显然没欕有这种心情了,付账的时候都忍不ꯟ住一阵抱怨,不是说好了请你一个人的吗?怎么连小偶像们也一起算进来了?这笔可真是血亏——

      白云山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表示人家好歹忙了一天了,总得犒劳一下吧?而且还好这次来秋田的是生驹她们这一组,虽然爱吃但是只限于嘴馋而已,如果㣲是生田或者松村她们其中的任何一组,你今天只怕不只是血亏,能不能走出去都是一回事了......所以这么一想的话今天不仅没亏,还帮你省了一大笔的钱才对呢——⟅

      面对这逻辑鬼才的一番辩论,川景艾也只能晕乎乎的选择认命,然后出门告辞,各自离去。

      再和小偶像们告别之后,时间也已经来到了七点整。

      白云山没有直接回去梧桐坂的公寓,而是先去了趟小屋,准备看看猫,顺带帮忙添些猫粮,当然⦫了,如果有人帮忙已经先忙活好了,那自然就不用麻烦他动手了。

      是的,这个有人指的就是某秋元真夏。

      犆 然而令白云山有些意外的是,ퟣ来到了小屋之后,却并未见到意料中的秋元真夏,眼前帮忙倒着猫䀔粮喂猫的,是另外一位女孩。

      短发龍利落,大件的T恤宽松清凉,嫩白细长的手臂便从栦衣服的袖子里探出,女孩光着的裸足踩在深色的木质地板上,脚趾显得格外粉嫩可爱,此时正蹲在旁边,伸着右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橘猫的脑袋,看起来有种别样的反差萌。

      “桥本?”

      白Ⴛ云山拉开木门,站在原地愣跦了一下,左右看了看,随后转身将门合上,一边找了个位置坐下休息,一边有些疑惑道:“你这个时间䧹怎么还在这里,忙了一天了还没休息不累吗?秋元呢,我怎么没看见她?”

      桥本奈奈未回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姣好的的腰部线条就这样暴露在⛾空气ꐏ中,看得人呼吸一顿,轻轻摇头回答道:“还好吧,虽然去了不少地方,不过staff可比我们辛苦多了,至少我们还可以骑自行车,也没感觉太累——”

      “至于真夏....鍥..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䛀顺便过来看一看,发现好像猫还没有人喂,就帮忙喂一点猫粮而已㯜。”꽧

      “是吗。”

      珧白云山筕回过神来,眼神从女孩的腰上移开,随后摆摆手접吩咐道:“你也别喂了,先坐下来休息吧,放着让我来就行了——”

      䬹 “也好。”

      桥本奈奈未点了下头,将另一只手拎ꙭ着的猫粮放下,然后来到矮桌旁ᅊ坐下,从包里抽出一本书,撩了撩耳后的发丝说道:“瀦正好白云桑你也来了,那我们就开始今天的读书吧,嗯......你想要先喝点什么吗?”

      说完,扭头睁着一双美目盯着他看,一动不动。

      “呃.....今天还是算了吧——”

      白云山愣愣的看着她,下意识回答,随后想了想补充道:“今天你这么累了,读书的事情就暂且停一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他便似乎想到了什么,还不待女孩回答,立即起身来到屋内,将埋在地窖里的一罐梅子酒取出放在桌上,自顾自的说道:“至于喝的的话,夏天到了,也应该喝一点这个消消暑气了——” 

      “梅子酒?”

      女孩眨了眨眼睛,㕞神色略微有些奇异。

      “就是这个。”

      白云山对着她露齿一笑。

      对着庭院的小屋灯光明亮,微风在树叶中穿梭,惊扰到了不知凡几的夏蝉。

      两粒梅子被两人夹子小心翼翼的取出,当啷一声丢进了透明的玻璃杯里,深色的酒液与⚓带着方形冰块的冰水哗啦啦的ഌ混合슥在一起,画面鎮看起来尤为清凉,连周围树上燥热的蝉声都随䙨之降淐温了不少。

      疱白云山手把手教着她按着顺序与剂量一点点的放着用以中和口味的蜂蜜,砂糖等调料,然后轻轻搅拌,微微抿了一口,嗯,还是熟悉中的味道。

      “好酸~”

      䠛 桥本奈奈未却显然还是不太适应这样的味道,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喝起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微蹙着秀眉脱口而出,与她上一次的表现如出一辙騑。

      ꠍ面对着白云山笑眯眯的玩味目光,女孩脸颊泛红,随后捧着杯子转过头去喃喃自语道:“我是不是蜂蜜加少了?还需要再放一点进去才好——”

      “那可未必。”꛶

      白云山摇摇头,又尝了口㮈杯子里的酒液,咂咂嘴感慨道:“这种东西就是要先烈后平,等你渐渐习惯了这种酸涩的感觉躾,再喝起来,就能感受到除梅子以外的,潜藏在里面的细腻甜润了。”

      “而且终归是梅子酒,要是连一点酸味都没有了,那还有什么意思?就如同人生一片坦途,一点起伏都没有,也终归少了点乐趣嘛——”

      “话是这么说......”

      桥本奈奈未则闻言沉吟,随后摇了摇头,捋了捋挡住了视线的些许碎发,扭头道:“但如果真的能什么挫折与难过都没有,这ଣ样的人生,誢不反而才是所有人都梦想着的吗?”

      白云山微微一愣,旋即笑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两人面对着庭院坐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䋊聊着,小口品尝着杯中酒,酸涩清爽窜的感官游走全身,只感觉神清气爽。

      蝉鸣声逐渐平息,灯光却不似日賥光一样会西移,而是一如既往的悬在头顶,照亮了庭院的一角空地。

      “怎么样,和我当初说的一样,夏天的时候喝柲梅子㩶酒,感觉果然不一样吧?”白云山有些得意的说道。

      ꤿ “是有些特别——”

      女孩捧着杯子点头,然后᧦把脸贴近玻璃杯,睁大眼睛盯着里面颜色晶莹的液体,好奇说道:“可是如果不加蜂蜜这些东西,单纯的喝梅子酒的话,很容易就会喝醉的吧?”

      쓅“那是肯定的,毕竟还是酒嘛퓠!我们这样喝,只是丰富了觃它的口味,而且稀释了许多酒精浓箦度,只要别喝太多,其实和劮饮料也差不了多少——”

      “原来如此。”

       桥本奈奈未了然的颔首,又喝了一口里面的노酒液,细心品尝,果然能眖感受到酸涩的髭味道过去后在唇齿间回甘的香甜,混合着梅子与蜂蜜等美妙的滋味,让女孩情不自禁眼前一亮,赞叹脱口而쀜出。

      “哦依稀——”

      看着女孩这副满意的模样,白云山也跟着笑了笑,随后微微沉吟,突然道:“对了桥本,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 낟

      怺 “什么事?”

      女孩下意识看向他,面露疑惑。

      白云山一字一句的认真道:쾰“你想不想一起去参加花火大会?”

      “诶?”

      桥本奈奈未瞬间怔住了懘,脸色腾地鯫一下㐿如同喝醉了一般,害羞的低着头一言不发。

      见此ନ情景,白云山知道自己刚才的话一定是被对方误解了,连忙大声补充道:“쭒你别误会,不止我们两个,还有其他人的!呃...Ẩ...一库酱她们肯定也要去的,只要是有空的话,我想ᤫ都安排一下——”

      这样啊,原来不是两个䴷人单쩺独去~

      女孩登时松了一口气,心里却隐隐又有些失落,旋即忍不住桐咬着嘴唇羞恼的瞪了他一眼,心想䍸这家伙是不是存心这样说ᴯ,故意想看自己这副害羞的模样——

      白云山舯当然是满脸无辜,举着双手表示投降。

      就这样过了半晌,女孩才回答道:“去的话....痲..当然没问题。只不过我们有空吗?宣传完了之后,接下来这段时间应该会有挺多活动要忙的吧?”

      白云山放下双手道:“时间应该是有的,不过要在发售之后了。”

      “发售之后ꭔ?”

      桥本奈奈未一愣:“那不就是在8月22日以后了?”䭨 朗

      “是啊,就当做庆祝一下三单发售,你看怎箢么样?”

      白云山笑着反问。

      女孩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点头:뽦“我没问题,而且既然是夏天,假如不去一次花火大会的话,貌似的确感觉少了点什么。”

      白云山跟着点头藋,语气中略带感慨的说着:“那是当然,尤其是你现在还是偶像了,以后肯定一年比一年忙,再想去花火大会,可就更难抽出时间了——”说着这些,⥞他忍不住想起了一娇些其他东西,眼神鿬更是逐渐深邃了起来。

      “那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ꓮ?”

      女孩却突然歪着脑袋看向他,短发从衣领处倾泻,露出了里面洁白的脖颈,神色俏皮的说道。

      白云山愣了一下:“是应该庆祝。”

      两人随即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然后举起玻璃杯轻轻一碰,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

      “干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