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免费的毛片在线看www.488cao.com51uqdh.comwww.jxjq.or

      幅‘駩咚咚咚’院门被敲响,管家正打算开门,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让他丝毫动弹不得,手的主人是个中年男子,左额上的刺字让其有些与众不同。

      中年男子打开了门,敲门的黄冰看到是他,有些错愕,尴尬的晃了晃肩上的周月。

      敛“我要你们去报个名,马上回来,你们却到现在才回来,还喝了酒”说话的这位便ࢲ是他们战队请来的教习吴木,以前是㖽职业战队的一员。

      张武从后面挤了出来,向㎳教习说明了原由ᄌ。

      听张武说完,吴教习打量了叶康几꽊眼,随即一爆壍栗敲在周月的头上,周月吃痛,迷迷糊䢉糊的醒了过来,没成想又睡着了。

      吴教习摇了摇头道:

      㷇“黄冰,你把周月送到房里睡觉后,到操场集合,你们三个男的,跟我来” ﴥ

      三人跟吴教习来到操场后,吩咐张武与孙灵㝇照常训练,两人都在打沙包,뗢不同的是张武举着他的大盾,这种练习方式让叶康颇为疑惑。

      ⸂吴教习将叶康叫到一边,从旁边的箱子中拿出一双铁拳套,带在手上,双手对碰,响起金铁交흁击的刺耳声,和叶康拉开距离道:

      “先让我试试ڐ你的斤两,你出剑,攻过来”

      刀剑无眼,这不好吧?叶康随即好言道:

      “要不换成木剑,毕竟只是对练”

      좟“赛场上腙可不是用木剑”吴教习立马意识到这人还没有意识到찧赛场的残酷性,看来벆以后要教的还有很多。

      看吴教习这么执着,无奈,叶康抽出青鱼剑䕋。

      不远处的张武、孙灵也停了下来,以及将周月安顿好赶过洮来的黄冰,他们也想ᶿ知道叶康的实力,虽然并跄没有抱太大期哝望。

      叶康台步向吴教习攻去,他使用的是以防守为主読的《溪阳剑法》,动作猂也放缓了几分,并不是说自己㳛实力有多强,但刀剑无眼,乱剑伤到别人也说不定,事实上叶康完全想多了。

      淤叶康一緍个横劈向其胸口,‘砰’的一声,叶康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自己的剑尖正被吴教习握在铁手中텤。

      ỗ 吴教习放开剑 尖,轻蔑的一笑:

      “呵!就这?速度太慢了”

      叶康ꃭ不甘示弱,斜劈而下죝,却被吴教习侧身躲过,此后连出数十剑,皆被轻松躲过,仿佛自己永远慢了半拍,明明那人뾲离自己那么近。

      吴教习再次躲过刺来的一剑,欺身上前,一个下勾拳轰在叶康的肚子上,叶康只感觉整个肚子翻江倒海,移了◗形换了位,呕吐感让他有种昨晚吃的东西都要吐出来的错觉。

      叶康从没想过一个人的Ꮧ拳头会有这么重,吴教习抽出手,叶康慢慢滑落在地。

      张武刚忙¨跑了过来,替叶康揉揉肚子,抱怨道: 㬉

      “教习,你下手也太㬍重了吧䭄,叶垝康他今天第一天来,不用这样吧”

      吴教习脱下拳套丢到箱子里,不❐在意的道:

      “我是在教他武者之间的残酷性,不是过袿家家,现在봿狠一点,比赛能捡条命㏿,而且我也没用ﳶ全力,若是真的出手,这一拳便要了他誨的命。

      小子,你要知道职业战队都是和我差不多实力的人。”

      缓了一会,肚子的疼뫷痛感终于减轻了,在张武的帮扶下,艰难的站起了身。

      人就是这样,刚才纜疼痛的时候,杀了吴教习的心都有了,现在嚨好多了,ᕜ反而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

      “好了,现在来点评一下吧,ᓘ你小雟子虽然实力低微,但基础还行,该有的都有了槟,只是实战能力太差。

      放心,在我的调教下,你会很快去掉你ᡴ那该死的稚嫩,这方面我最擅长了”吴教习饱含深意的笑道。

      叶康听到这话只觉得毛骨悚然,他突然有些后悔加入猎豹战队,因为他知道吴教习所说的调教绝对슚不是一个好受的过程。 䞌

      ...

      出租屋中,叶㘔康拿了樦几件换洗衣物和生活用品放进包里,他要搬去与猎ḳ豹战队一起住,用吴教习的话来说就是:培养战队默契度。

      ⎴回忆起吴教习的身法,쓥还有那让他疼痛不已的一拳,叶康弹不由感叹‘真是强’,自己就像一个娃娃⭈一Ꮏ样任人摆弄。壧

      “也许࿡这一次真的能够变强”叶康看着自己的拳头默默的道。

      叶康去了趟物流站,将贤士玉牌放进保险柜里,再次回到猎豹战队基地(会帝街501号)ꅐ,这个占地不૆小的院子听说还᯶是黄氏的资产,在田书城这可不便宜。

      陷 뵆当看到房间里就一张大床,张武、孙灵已经茷睡上去了,叶康的大脑有些迸蒙맀圈。

      不但卽要睡一间房?还믕要ꃅ睡一张床?

      叶康从10岁开始再没和别人一起睡过,现在要和两个男人同床共枕几个月,心理上有些过不去。

      “都是男人,怕什么?”张武劝说道。

      孙灵也劝道:

      “来吧”

      来?来你妹啊!

      ࣯唉,都这么说了,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太矫情,洗漱、换衣、上床睡觉。

      떚 深夜,听着旁边传来的细微的呼吸声,叶康怎么也睡不着,脑中胡思乱想。

      他想到在王记奴覲隶场的时候,二狗子也经常靠在他肩膀上睡觉,那时候根本没想太䅄多,反而觉得挺温暖的,能做个賄不太糟糕的梦,也不知道二狗子现在过的怎样。

      聑 可能是感受到了曾经的鍨温暖,可能是实在熬不住了,慢慢的叶康也进入了梦乡。

      ...

      此时,远在夏国梨园镇的一间普通民房里,郑二(二狗子)᪯下床摸索着,点燃了㺝煤油灯,拿着纸笔在计划着生意上的得失。

      “阿哥,这么晚又起来做什么?”一声娇吟从床上传来。

      뜉看着床上昏暗灯光里的人影,那是他的阿妹,也是他的妻子,他们上个月便拜堂成亲了,成为一家⭟之主的他感觉到一股压力,这是份责任,也是份担当。

      “进项与出项都要弄清楚的᣺,我计划着,明年咱们可以请个人,到时就不用这么辛苦了뙄。”郑二笑着道。

      郑二正说着,一件大衣披깣在了他身上,一双胳膊搂住他的脖子,娇声道:

      “销夜里寒气重,氶别受凉了”

      郑二拍了拍妻子的胳膊,示意她回去睡吧。

      独自在桌前梳理繍着逻辑的郑二,此时嘴角正挂着一抹微笑,他已经很幸福了ꨧ,这样的生活是原来的自己想都不敢想的。

      他也时常会想起小六子(叶康),想起他们曾朝夕相处的时光,想起曾在镇子里那惊鸿一瞥的身影。

      想起自己曾做的那躊个决定,好在自己的决定櫠没有让小六子再进入万丈深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