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散文>

      石竹画走到饮水机თ旁边拿出一个纸杯,给吕萝倒了杯㻠热水,然后才回到沙发上坐下,他缓缓的开口道厵:“八成左右吧。”

      吕萝沉默了一会,又开口问道:“虹枫的情况你怎么看?”

      石竹画没有作答,而是沉默了下去,虹枫之所以会这䦁样的原因,他很清楚,只不过他却说不出口,吕萝看着石竹画沉默了下来。

      她也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石竹画,似乎想从石竹画的脸上看出答案:“你知道的吧?”

      “嗯。”

      “因为海棠吗?”

      “……”

      没有答案就是最好的答案,吕萝的眼神透着些股深深的难过,两蹢人都陷入沉默之中碞,吕萝看着石윊竹画,石竹画低着头,两人之间都弥漫䢽着一股让人窒息畎的气息,似乎就连空躖气和时间⿝都变得缓慢下来。

      大概又过了三龞五分钟之后,吕萝深深的叹了口气,抬起头对石竹画开口时,语气又变得有些悲伤:“你觉得一直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嗯。” 묣

      “不是你想,是海棠想这样吧?”

      “……”

      “你有没有想过,人是会变的,我们不可能一直这样的。”

      “我知道……”

      石竹画说完之后,两人ꙵ又沉默了下来,吕萝也没有再开口说话,只是好好的看着他,又过了一会之后,吕萝站起身,转头向门口走去。

      走到大门前,吕萝把手放在门把手上,没有回头的说了一句:“我相信你,希望你真的可以处理好。”

      说完后就直接开门走了出셓去。

      石竹画还是低着头一맸语不发,等到吕萝走了好一会,他才倒在沙发上深深的叹了口气。

      欧十楠的事,他对于自己的猜测的把握只有不到三成,可是就算告诉了他们,又能怎么样呢?除了会打破他们现在的生活⃽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石竹画的脑海里刚隲刚吕萝的话语又开始回荡。

      “因为海棠吗?”

      “不是你划想,是海棠想这样吧?”

      “你有没有想过,人是会变的……”

      ……

      ힵ石竹画现在心乱如麻,这薫短短的一个假期,컮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而他又不能或者说是不想和姚海棠他们说。

      安静了一会后,石竹画直起身子,深深的做了个深呼吸,在ﳍ心里打定了注意。

      “我不会变的……蜮”

      追 站起身,朝着他自己的卧室走去,顺手关掉客厅的灯,走进房间里,他径直来到⤤书桌前坐下,看着书桌上的一大堆写满了字的a4纸。

      他打开桌子的抽屉,里面还放着一大摞的a4纸,他从其中抽出一张,又拿出一只圆珠笔,开始在纸面上写着……

      …⒩…

      躺倒在床上,房间里温柔的灯光此刻넚也让虹枫有些睁不开眼,他把左手挡在脸前,遮住眼睛,可即使是这样,얀虹枫也觉得灯光太刺眼,他闭上了眼睛。

      ఎ或许他的眼睛里,此刻除了悲伤已经容不下一丝的光明。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虹枫一遍又一遍的脑海里追问着自己,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才会让事情变成现在这蘆样,欧十楠退学,和石竹画闹掰,姚海棠成了他的把柄。

      到底ꊡ是哪里出了问题,是自己错了吗?

      ⢰虹枫的脑海里不知为何又浮现出当初和石竹画定下约定的那一天,他明明发过誓要保护好她的,明明发过誓的,明明……

      心口忽然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绞痛,虹枫一手捂住心口,却捂不住心里面的疼痛,越来越强烈的疼痛感让虹枫眉头먇紧皱,似乎他的脸都变得扭曲。

      他已经走投无路了,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不知道脚下的路到﶐底是不是路,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没在行走,映入眼中的只有无边无际的黑色,听不见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身影。

      曾经的他从来不相信这种名为绝望的感熥觉会是如此的痛彻心扉,就ᐶ好像堕入黑色的深水里,睁不开眼,看不见一丝的씑光明,包围身体的水冰冷刺骨,一步一步剥夺自己䛥的呼吸和意识,不留一丝情面的夺走他身体的最后一丝温度。

      谿 这㼶要比虹枫曾经Ⳕ所有记忆中的疼痛还要难以形容,更加让他无法去像以前一样一笑而过。

      时间不会抚平伤口,只是会让쒧人渐渐淡忘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不过多少年之后,有人撕开那个你曾经以为早已愈合了的伤口,也会和你第一次受伤时䪼候一样让你痛不欲生。

      ᣓ而有铯的伤口,一旦造成了就不会再愈合,就好像绝望的种子一旦在心口发芽,便再无办法可以避免。

      虹枫能做的就只能是默默地躲在角落,与黑暗为伴,与绝望同生,他将再也没有机会迈ಣ步走向光明……

      姚海棠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听着老妈和老爸的男女混合型嘴炮,因为刚刚她N出去了之后,姚爸也下班回到了家中,结果就是姚妈把姚海棠床底藏娇的事告诉了姚爸,结果把姚爸也气的够呛。

      结果ꐓ就是姚海棠刚进到家门就被生气的姚爸揪着脖领子丢到了沙发上,开始了说教模式。

      Ҭ 霫“你说你一个女孩子把垃圾丢床底下算个什么事?”월

      “就是啊,你这以后出去了一个人生活要怎么办?我跟你爸总不能一辈子跟着照顾你吧。”

      㒑“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下次要是再发现你床底下有一点垃圾,你就给我把全部的地板都给我用抹布抹干净!”뼓

      “啊!?”

      本来ᅣ吧,姚海棠因为小时候经常痀被虹枫牵连到,所以早就被붛他们的班主任训练成了厚脸皮,所以姚爸姚妈说的话她也就左耳进右耳就出了,本来她觉得吧,只쮪要老爸老妈撒完气就没事了,反正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第二次了。

      可是没想到姚爸居然说出来这话,一点垃圾就要抹地板啊?那万一哪天她不小心掉了什么ʓ东西进去又被姚爸看到的话那岂不是要累死Î啊?

      䃒 别看姚海棠家的房子턬感觉没多大的面积,可是那都是因为家具摆的多了所以显得有些拥挤,要是真的拿抹布去抹的话估计小半天都不一⳹定可以抹的完啊!

      可是还没等姚海棠开口反驳,姚爸就抢先又勇开口道:“别讲閈价,说轻了你不当回事。”

      见姚爸的态度这么坚决,姚海棠只能把希望放在姚妈身上,用一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姚妈,希望姚妈出来说句公턤道话。

      可是没想到姚妈直接就无视了她可怜巴巴的眼神,反而还瞪了她一莣眼,说她就是整天闲的,톔越闲越懒㙯,就该像这样让她长长记性。

      ᤫ 姚爸姚妈在关于这件事꽌的态度上获得了绝对的统一,丝毫没有姚海棠见缝插针좮的余地。

      不过姚海棠说真的其实也没有多在意,毕竟她平时也没有往床底下丢垃圾的习惯,这次只是一个意外而已,她之所以想反驳这个条件,只是因为怕又有什么突发情况或者哪天自己不小心真给垃圾弄进去뭴了,那可就톝凉了,她也是知道防范于未然的道理的。 ꈹ

      从此以后,姚海棠就养成了每天在姚爸下班之前就查看一遍床底豖的习惯,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姚海棠整天ˈ没事就是傻吃等睡,一转赂眼就已经开学了。

      姚海棠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打着哈欠走下了楼,之前也说过了姚海棠他们开学之后会有一场开学考试,因为最后这几天她可算是能拖就拖,不到最后一刻绝不复习。

      Ϲ 终于,昨天晚㳒上因为担心考试所以失眠了,然后起来看了五分钟婗的书,玩了两个小时的手机……翻ᑃ看着手机里那些无聊的新闻,姚海棠不仅没有觉得困,反而感觉越看越精神是怎么回事?

      “男子变卖两套房İ打赏女主播,欠র债之后网上伪装女性诈骗男网友……”

      “一女子偷到尺码不合适的鞋,回店要㕆求换一双,当场被抓获……迱”

      “昨日我市xxx蘠公司正式宣告破产,企业所有人渃某因涉⑐嫌偷税漏税目前已被刑事拘留……”

      “女友提出分手,13岁男ᜱ孩连吹三瓶老白干被送儿科……”

      这届的沙雕可是真的秀啊ı…… ꨙ

      一边想着昨天那些沙雕新闻,一边摇摇晃晃的来到楼下,石竹画、虹枫、吕萝三人已经早早地就在楼下等着她了。

      四人一起走在去往学校的路上,因为欧十诶楠不在,而且虹枫也很安分,所以难得的,他们这一路过来都十分的安静,路边的樱花已经落尽了,只留䔙下光秃秃的树干冒着几个新芽,似乎这一切都和晡他们一样,安静的活着。

      一路上他们遇到了不少同校ꄊ的낡学生,大家的脸上都是或多或少的带着些失落,尽管他们大多数人假期㼩都是和姚海㋕棠一样什么都鳱没做,就光⮲顾着感叹人生空虚쏺了溑,不过相较于开学,他们还是愿意在家度过空虚的一生。

      反正现在也没事可以做,姚海棠就一边走一边打量着他们,有一脸开心的ɻ,也有一脸蓝瘦的,还真是世间百态皆出于此啊。

      愗 就这样一路来到学校门口,此刻已经有很多的学生陆陆续续的从街头街尾走进大门了,姚海棠他们也随着人流进入了学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