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快乐大本营直播

      韩柳看着豪格在木桩林上面认认真真的练习,开始掂量着豪格那几块铁块;每一块都有脸盆大小,韩柳的双手各自抄起一块来,右手先向上抛出第一块,然后再伸手在地上拿了一块,在第一块没有掉下来之前又把第二块往上抛,然后左手的铁块递给了右手,在左手接住了掉来的第一块的同时,右手把第三块抛了上去;这样每一次都是左手接右手抛,一块在空中的频率,如此反复,并且口中还哼着这两天在街上听来的童谣。

      训练中的豪格趁着喘气的间隙看到在杂耍一样的韩柳不禁有些无语,自己在上面累个半死,那小子居然在下面玩的起兴;自己明明是花了高价请来的陪练,结果自己基本上没有碰到过他,虽然请回来的人对了,给出来的方法看起来也挺靠谱的,但是怎么总觉得那里不得劲呢。“我这是请了陪练还是请了个教练啊?”豪格不禁在心中问着自己。“算了,只要能管用,不管是陪练还是教练都行,话说这两天看着这个小子处世老辣,简直就像一个老怪物披着孩子的身体一样,不过今天听着他在哼的童谣才知道这也不过是半大小子嘛!还喜欢小孩子的唱的玩意。”豪格自认为识破了韩柳的秘密之后,整个人也变得身心愉悦起来,似乎连练习也变得心应手起来了。

      许久之后豪格在木桩林上气喘吁吁的保持着,感觉到在坚持下去进步也不大之后他便缓缓停了下来扭头看向韩柳的方向,结果让他张大了嘴惊愕了;韩柳的手中上端有一块块铁块上下飞舞,但已经不止三块了,而是豪格原本给自己准备的所有轻重大小不一的铁块全部在韩柳手中翻飞;豪格听到“咔”的一声响,原来竟是嘴张的太大,下颚脱臼了!

      韩柳感觉到豪格已经停止了训练,随之把铁块,一块一块的按照上小下大的规格放到地上,并摞成大小轻重一致的两摞;他回身看向张着嘴向他走来的豪格;“喔哇哇哇……”豪格一只手捂着下巴一只手在随着声音在比划着。韩柳见状直接说道:“你下巴脱臼了,要给你找医生。”

      豪格赶紧点头,并且应为张嘴的时间有点久,口中已经开始控制不住的流口水,豪格赶紧用自己的左手接着,以免破坏了自己的形象;韩柳看着狼狈的豪格内心感到一阵好笑,直接说道:“你过来坐下,仰起头,我给你接回去!”

      豪格有些不相信的看着面前的小子,犹豫了几分,但是想到这两天韩柳的表现并不像一个说谎的人就决定相信他。

      韩柳走到一旁拿起一块毛巾搭在豪格下巴上,然后右手抓住了豪格的下巴左手扶住头顶,右手用力左右扭了一下,然后用力一推;“咔”的一下,豪格瞬间感觉自己的嘴能够合起来了,豪格自己捂住毛巾站了起来,嘴巴张合了几下确定没有问题,但是因为刚刚的脱臼,他现在感觉两边的腮帮子还是很酸,于是说道:“康纳,没想到你还会这个!”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晚上回去用热水敷一下,这两天不要吃什么太硬的东西,对了诚惠十个铜币。”韩柳一脸笑意的对着豪格说道。

      “你小子是钻到钱眼里了吧?这点小事你也要收钱?”豪格有些无奈的继续说道:“你有这么困难吗?按照你康纳的本事不差这十个铜币吧,举手之劳而已!”

      “我没有按照出手一次五个银币的价格已经很公道了,再说了,我是大小苦惯了的,要节约每一个铜板,从小我的妈妈就告诉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韩柳一脸的义正言辞,并且似乎陷入了回忆要长篇大论的样子。

      “停停停,我给你还不行吗,康纳,我算是知道了你小子以前肯定是商人家的孩子,跟那些吸血鬼一样学坏了,就知道要钱,连老头老太手里的买菜钱要盯着!”说完豪格转身拿起一桶水就往自己的嘴里猛灌。

      “交情是交情,交易是交易,咱们也要公私分明的,就我这点家底当然不能跟你们这些阔爷相提并论了;接下来咱们要对练了,我不会用那么快的速度闪躲,你要留意我身形,我会根据你的攻击而改变身形。”韩柳不准备再跟豪格扯十个铜币的事情,直接开始下一阶段的对抗训练。

      听到韩柳要开始对抗训练,并且不会像之前那样一直那么快的速度闪躲,豪格整个人就兴奋了起来,这两天光花钱连韩柳的衣角都碰不到,这着实让他感到郁闷,现在貌似可以很合理的揍韩柳一顿,怎么能让他不感到兴奋呢,于是直接把水桶丢下,走到场地中间叫到:“哈哈哈,赶紧的,早就手痒痒了,快来跟我过两手。”

      韩柳边走向豪格边说道:“我降速你也不能使用全力了,我这小身板可扛不住你几拳。”

      “放心放心,我会留手的,速度呢最快,力到我会收着点,你反正也能躲。”豪格咧着嘴拍胸脯保证到。

      就在韩柳走到豪格面前刚刚站定时就听到豪格一声“来咯!”,一只拳头好像一把利剑出鞘直刺一般向着韩柳当胸袭来。豪格的这一击完全已经达到了一个常人所能达到的极限,也只要修炼了斗气的超凡职业者们能超越了。

      尽管豪格的这一击飞快,但是在韩柳眼中也就不算什么了;在豪哥以为韩柳会躲开的时候却见韩柳双手互搭架住了他的攻击,这让他有些疑惑,并没有继续攻击;没等他开口询问韩柳就说道:“既然是陪练就不会一直躲着,继续!”说完重新做好了防御的姿势。

      豪格一看这架势也知道韩柳准备好好的当一回陪练了,不由的心中暗爽,再次挥拳攻击;只是这一次韩柳不仅是挡住了攻击,并且双手似蛇一般缠上了豪格的右手,脚下一步从豪格的右边踏过转身一膝撞向豪格的右膝,并双手一拧,豪格便右膝下跪,右手也被韩柳牢牢抓住反扣在背后。

      “哎哎哎,你怎么还反击了,我都没有事先同意,你这是违反约定啊。”豪格被制住了之后反抗不得只能在嘴里叫叫嚷嚷。

      “按照约定这次的训练一切要听我的,想要练习攻击你直接跟石头打就够了,但是要练身法,就必须这样,继续!”韩柳松开了豪格之后重新做好防御的架势。

      之后的每一次豪格的攻击都会被韩柳用身体的各个位置挡住,或手或肩或腿,或当胸硬抗,或擒拿反制,但也不是每一次都能反制成功,双方打的你来我往。在豪格狂风骤雨般的打击之下,韩柳整个人的体表就像红透的虾一样,体内的灵气按照《阴冥不死功》心法在经脉之中穿梭往返,并散于四肢百骸骨骼血肉之中,似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的鲸吞着灵气,每一次豪格打击过后就像是高温之下被锻造的精铁一样把杂质剔除。

      再这样的“锻造”之下,韩柳的这副肉身会变得越来越坚韧,“噼里啪啦”的声响不断在场内响起;尽管每一次受到攻击,被攻击的地方都火辣辣的疼,但是韩柳能感觉每一次都会比之前的更强一点。韩柳现在只觉得自己痛并快乐着,也从一开始的每一下都防御变成了大部分承受攻击,甚少防御。

      终于,骤雨般的攻击停歇,豪格叉着腰有些气喘的说道:“康纳,我有些怀疑你有病,你又不是躲不开,怎么后面都在防御了,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啊?”

      “你不是老早就想揍我了么?满足你!”韩柳站立之后暗自让心法的运行缓缓平复下来,整个人的皮肤也从虾红缓缓恢复到正常的肤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