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269年度最佳无码

      之前......那冥灵娘娘端坐的床沿下面疳,准确的说,是她膝盖挡着的位置,有一个极不起眼的小窟窿眼,只有小拇指粗细,黑洞洞的,算是.....整个金属房子内,唯一的一处穴孔。

      小雨带着观音玉坠镜片,凑到近前仔细观ⴙ瞧,发现......那窟窿眼里面,凹凸不平,参差嶙峋,明显就是钥匙孔的结构,不由倒抽一口凉气!看来.....这个大金属壳子,它也是有机关的!

      擦!那...몣..开启这个机关的钥匙在哪儿?

      蹫他立刻开始翻找冥灵娘娘的残体,但并没有在手腕的位置发现有什么钥匙之类的东西,继续寻觅周遭,很快......那根当初准备用来挑红盖头的金秤杆,映入了小雨的眼帘。

      擦!会不会是这东西吧?它一头挺细的...먑...末端似乎还带着凹槽。

      ⤟小雨好奇的捡起了它,用细的一头去戳那窟窿眼儿,但听见“咔嚓

      ”一声,好像嵌住了댧,果真是它樃!

      微微扭动秤杆,随即“砰”的一声,如肺同舱门被打开的动静,金属房子的一扇门,开启了一道小缝儿......

      此一情↸景,可把司Œ马阳给激动坏了!“朱兄!门!门开了!”

      “淡定......!”小雨擦了把额头上的汗,也是微微的鼻息长喘。

      原来.....周遭所谓的门窗,并非完全封死的,只不过因为整个金属鵽屋子的制作工艺精良,让人无论看삙起来还是摸起来.....都以为浑然一体,然则实际上,人家都是能活动的! ᭇ 챠 小雨继续微微扭动着金秤杆劙,然而....令他唏嘘纳闷的是,明明是同츘一个方向扭动,“砰”的又是一쀴声,那扇㱏门再度给关上了!

      往回一拧,又再度开启,但只能打开不到10cm宽的缝隙,这人也钻不出去啊,这机关好生的诡异!

      另外,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儿让小雨和司马阳都颇为不解!

      那就是,刚才金属门开启的횄一刹那,竟然有呼呼誰的风灌了进来,而且力道似乎还不小!

      那情形就像是.....他们并不是被深埋于地下,而仿佛......被关进了山顶上的风口监狱里!可是.....这从逻辑上,完全说不通啊!

      如果说,大山之中,有裂缝峡谷,或者说有其他的地洞可以贯穿,你有风灌入还能理解!但在这金属房间之内,分明就是一个死胡同,你哪儿来的灌风之说?

      有来有去才合理啊,风灌进来往哪儿钻呢?

      “砰!咔!砰!咔!”小雨反复尝试着,依旧摸祜不清这里面的套路,他又拿着金秤杆使劲的往絫穴眼里捅,然而已经是到了极限,无法再进一步了,但是.....那缺德败家的金뺏属门,依旧是半遮半掩,就是不痛快的给你打开!

      气流也在一吹一止间不停的切换,而小雨......在这个过程中,似乎有点摸清这呼呼的风,是朝哪儿走了?

      那就是裤兜里,一阵阵ꟾ冰冷的贼风“嗖嗖”的往里灌,吹得那小ﯓ珠子几乎都要悬飘起来!

      뮮 似乎.....自己口袋瑣里的那颗白珠,有引风的作用!小雨把它掏出,拿在手中很是吃惊!心说这是什么宝贝,难不成.....是引风珠吗?

      ⫋ 他只听说过有“定风珠”,可从来没听说过......还有引风䢪珠一说!

      所谓的珠子引风,并不是r说,这白珠就是穴眼,呼呼的狂风往它身上钻,它是实体,又没有窟窿,如何能消纳哪怕一丝的气流?紵

      ❥引风指的是.....它似乎就像是一个엛令牌,可以控制周遭的气流!随心所欲的引来狂风!

      当然.....也会有些气流绕着它转,但那力度就小多了。

      似乎.....离它距离越远,可以控制的风力就越强!这就跟台风是一个道理,在台风的风眼处,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反倒是风浪不大,最强大的毁灭力,往往都集中在台风的边缘地带!

      小雨感觉无比震惊!难道说.....之前那地下河床隧道里,呼呼往山内灌的风竟然就是它的手笔!而庿冥灵娘娘含着它,就可以在大山之中呼风唤雨了?

      天呐!难怪黑猫想要它呢!这东西.....可绝不止一颗内丹那么简单啊!

      风㬠当然不可能凭空出现,亦不可能凭空消失!气流涌入归涌入,却又从门缝渗溢了出去,只不过.....整个金属房间内部的空气焕然一新,不再憋闷压抑了!

      本来20平的房间,虽然地方不小,但本质上.....也只是大一点的棺材而已,如果一直处于封闭状态的话ꧧ,小雨和司马阳迟早也会缺氧觨憋死!如此这般刚好,屋里屋外的空气윋彻底疏通了!

      更끑重要的是,如果外面能透进气儿来,说明㾠河床隧道并没有堵死,完全有机会能从“地下世界”逃出去的!屋子外面根本不是之前想象中的那样.....浑然泥土填实的状㲴态!

      “朱兄!这......这珠子!好像能引风!”司马阳嘴巴张得老大죎,也看出玄机来了!

      小雨微微一笑:“引风也好,定风也罢,总归是⣝妖怪的东西,司马兄你可别忘了,这山洞里的万千鬼魂,都是它给抽来的,可不是啥好玩意!”

      닏 “不错!”司马阳一脸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这东西,囘可控制魂体不去投胎,真是邪性至极啊!难怪你把它从冥灵娘娘的嘴里抠出来后,这满山的鬼魂₡全都落荒而逃了斟,连个愿意留下来帮忙的都没有,它们害怕再被吸附住,无法投胎啊!”

      开“是啊!”小雨无蟪奈的苦笑,又想起了풷那青阳二鬼,说:“所以啊毳,我准备把它妥善的处理掉,这玩意儿跟阴扣又不一样,阴扣能够变废为宝,它.....只能囚困鬼魂,跟阎王作对!”

      꽃小雨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研究那窟窿眼,感觉里䐉面肯定还是有套路,古人究竟是㚪咋琢磨的呢?

      㦻“此话B不假!”司马阳一脸悲天悯人道:“此邪物,落在好人手里,只能给他添麻烦,减阴德,但要是落在坏人手里,那可真是后患无穷纅啊.......”

      惝“诶,对了司马兄,魂体不全,不能下阴间对吧?而ꍅ且必须要在死后七日之内凑齐魂体,方能奔猉赴黄泉,过了这个期限,地府就不收了对不对?”小雨一边忙活,一边好奇的问。

      “这个......”톫司马阳沉吟道:“确实有这么一说,不过极其罕见,魂缺之人,必ᐼ须在七日之内凑齐ꍁ自己的地魂,方可下阴间,不然的话......永远就是那个样子了,只能在人间晃荡。”

      “哦.....那要照你这么说,那些千刀万剐的,比如.....惨死在牛首村村民屠刀下的倒霉蛋们,他们的时隤限早就过了七天了,而且魂体更是零碎无比,岂不是..ﶺ....永远㒈也无法投胎了?”小雨好奇欠的问。

      “渌不会呀!”司马阳说:“魂缺是魂缺,千刀万剐是千刀万剐,肉就算被吃了,变成了屎,也不影响人家魂体的完整啊,怕的是......有些鬼比较可怜,被妖魔吞噬了部分魂体,七ኩ天之内,无法凑齐灵魂,以后就拼㥙不齐了,啄而阴间是糖不收灵魂不完整的魂的,故而才有所谓的七日之限!只要你在馺七天内凑齐了灵魂,想啥时候下去都行,其实没有严格的要求。”

      说话间,但听见“咯吱”一声,那半遮半掩的金属门,突然一下子开了个60的角,虽然说,依旧没有完全打开,但是᠘.....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可以让小雨和司马阳钻出去了!

      二人兴奋不已,小雨亦是长长的出了ꖨ一口气,虽然仍没有完全摸േ清里ᕾ面的套路吧,但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能逃出砅去就够了!

      他发现,那金秤杆的机关很有意思,你插入的深度不同,来回扭转的次数不同,都会影响金属门开启的角度!而且..ꊢ....这还只是一个通道,真不知道,那窗户,还有头顶的“天井”,都是用什么旋转“公式”开的!

      小雨比较贪财,看出了这根金秤杆浑然就是纯金打造,在和司马阳钻出“金属壳子”的同时,也把它给捎走了!

      这大秤杆子......最起码不得有3-4斤沉啊!万一自己穷途末路的时候,也能拿它当个盘缠用!这玩意总归不会也是妖骨变得吧?观音玉坠下面看得真切,它揘就是金子!

      司马阳对那冥灵娘娘可谓恨之入骨,뤥连尸骨也不֠打算给她留,二人钻出去后,这家伙直接把火龙令扔回了屋内,“轰”的一家伙!烈焰焚燃,暴躁的火焰在封闭的金属房间里,就像是烧尸▣炉一样,火苗子沿着门缝直接喷出了六七米长!直接给那冥灵娘娘来了个彻底的火化,防止她再死而复生,퉺作妖害人!

      这不出来看看,猫在金属房间里,只能是瞎猜瞎想,以为.....头顶上兆亿吨的泥土ↀ岩石压了下来,他俩都被活埋了,永世不得翻身!然而出来后才发现,情况.....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糟!

      山壁确实是崩塌了,但并不像䓙是砖ʨ瓦房地震的那种,直接塌成了一堆垃圾,而好像是......框架结构的楼房,虽然▸说.꾯....整个一圈的山壁碎成了N片,东倒西斜,但它们还是部分保持着原来的形态,相互倚架着,形成了不少的罅隙空间......

      如果说,原来적的山洞,好比一个倒扣的鸡蛋壳,那么它并非是被碾碎成了粉渣,而仅仅是碎裂塌陷了而已!

      唯有一点,小雨和司ﷰ马阳猜的没错,那就是......所谓̢的地下湖,已经没有水了,只有堆积如山的白骨,森然触目,就像是骸骨的海洋一样,煮得都糜烂发酥,脚쐚丫子一踩就成碎屑了......令人难以形容的糟心和压抑!

      兄弟二人,开始寻找着能从这里逃出去的路......

      山洞魔窟内的格局,已经完全变了,想凭借原来的记忆,找到那个地下河隧道的入口,根本不可能!

      不过好在一点,小雨手里有这颗白珠子,不断的能引来风,깁根据上风口的方向一直走,或者爬,就一定㺙可以从这地下世界里逃出去!

      在这个过程中,阴扣再次发挥出了伟大的作諵用,툸兄弟俩ힿ深一脚浅一脚的钻爬,如同在废墟里行进的老鼠一样,펋当有上㘟不去的尴尬地带,阴扣直接就沿着山缝儿罅隙......把他们拽上了去搙了,十分的贴心!

      ps: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你们都太疯狂了,这周默默的帮我发了二十多次红包,정我说收藏咋涨这么快呢这周。

      如果你们实在抵挡不住我这该死的魅力,就打赏吧,打赏可以冲榜!或者追读,每天点开看最新章节,追读上去了,后面就有更好的推荐了,希望上架前能有一个大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