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视频在线观看鸭脖视频在线鸭脖视频在线观看

      翌日,南溪宗膙山门前。

      木玲雪站在林尘身边,身着一袭青白色长裙,及腰长发微微扎起,随意垂落,一根白色的丝质腰带略微收紧,将原本身材就好的木玲雪完美的身形恰如其分地展现了出来,一根翠绿发簪,在初阳下闪烁着翠白的光晕。

      覧 可谓是静若秋水,灿若繁星。

      林尘撇身,看了看木玲雪,略微失神后,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木玲雪见状,刚想说话윅,只见一位身穿黑色道袍的中年男子自石阶之上走来,初时还只见个大概,转瞬见便走到那写着“南溪宗龄”三字的巨石之㜒下。

      “獽诸位!”声音浑厚有力,꡵“如今天道大幸,仙门重ꈥ开,逢道к历元年.....筃.⭶而今年的考核也略有不同,说来也简单,只需行至山门前,那里,有一道门,名曰问道,诸位只需跨过此႓门,宗中自会记录各自的表现排名,若跨不进此门,那只能抱歉了,对此排名,诸位若有不服,可登九层玄塔綼,届时执法堂的诸位长老,自会给诸位一个解释。排名㎆前百之人,可自主择峰,也或许有诸位长老ᙉ,峰主亲自邀约,至忐于愿堨或不愿,全凭诸位本心蜂,至于前十之人,可额外获得南湖密室修炼十日,及藏书楼参悟十日的奖励。”

      “诸位!道途艰远,祝各位,仙运昌隆,最后提醒诸位一句,Ƃ诸位的考核,自踏上这青石阶之时,就算是开始了,其间种种,诸位自行体会吧。”说罢,拱手作揖⮵,起身,转瞬便已怱不见。

      “公子,走吧?”木玲雪看向林尘,嘻嘻地说道。

      “你们,早就知道吧?”林尘随意问了句。

      “自然,也不晥是什么重要的事。”木玲雪回答道。妇

      ⑮休“不急,人太多了,太闹,再等等吧。”

      只见周围的人争先恐后,纷纷踏上青石阶上,向着南溪山脉深处冲去,既然考核自踏上石阶便开始了,那完成时间也算是成绩的一部分吧。

      见林尘不急,木玲雪也没有着急,静静地待在林尘身边,直到周围的人悉数散尽。

      林倦尘看了看木玲雪,淡淡地说道:“긁我们走뎊吧。”说完便向前뚱走去。

      ᕪ木玲雪轻声嗯了一声,便跟了上去。林尘的速度也不快,闲庭信步,边走边看,木ﲕ玲雪几步便跟了上去。

      酷“匂公子喜欢安静?”

      ቻ“怎么了?”林尘看了眼첼木玲雪。 溓

      “公子ᛱ觉得玲儿吵闹吗?”木玲雪有些疑惑,又有些害怕。

      “不吵,为什么这么问?”䥴

      “没什么。”似叹了口气,“其实玲儿Ȅ以前不喜欢说话的,只是见了公子不知怎地,就......”

      “无妨,钝我最⥑近话也箈不少。”林尘淡淡地说道,心里却也起了一些疑问,不过没有深究,轻声问道:“老头的笔记看得怎么样?”

      “不뭾太懂,不过挺有意思的。”

      “为何?”

      “寻找天地的元气流动规律,化元气为己用,凝于阵法符文之中,比벽起修剑修法之类,更有意思一些。”

      “难吗?”

      ꮘ “似有似无的感觉,说不清。”

      “多看看这山川的风景吧,总会有些惊喜뜧的,还有那根簪子,多感受一下,会有帮助的。”林尘说道。

      囃 木玲雪轻轻摸了一下头上的绿簪,一股笑意浮上秀嫩的脸庞,高兴的说着:“谨遵公子教诲!”

      “说起来,你应当去神符宗的,那里可能更适合你。”

      木玲雪有些娇෩羞,“爷爷叫我跟着公子,公子慏去哪,玲儿去哪。”

      “此间事了,我随你上一趟神符宗,这符阵之道,我也教不了你。”

      “公子也去?”木玲雪有些疑惑。

      腝罩“不愿?”

      “当ꁶ然......⣗不是了!”木玲雪有些紧张,“公子愿去,自然是好事了。” 赐

      时间流逝,不知走了多久,除ぇ了林尘和木玲雪,周围已是一个人都没有了,越往里走,一股淡淡的寒意渐渐生起,抬头,却不知何时已至正午。

      “公子!”

      “嗯?”

      “这一路走来,为什么没有遇到考验呢?”木玲雪有些疑惑。

      “你道心空明,自然无从考验。”

      “那为何我们还要慢行呢?只是为了看风景ݵ吗?”

      燤“也不全是,”林尘笑了笑,“漫漫长路,美퀙人相伴,秀色可餐呐。”

      “公子又不正经ꢉ了。”木玲雪嗔怨道。

      “修炼一途,欲速则不达,强如剑圣,不也꨷还卡在这人间嘛,퐔他都不急,咱们急什么?”林尘说着。

      木玲雪笑了笑,“说的也是,公子不急,玲儿也不急。”呥

      Ю 时间流逝,逐渐行至山门,一座巨大的建筑逐渐清晰,说是门,其实是一座阁꧉楼,行至此处的人稀疏无几,大都形色疲惫,少有几人,意气风发。

      因为人少,也不用排队,相互之间也无言语,也不知是经历了什么,纷纷走进阁楼,等到林퀉尘和木ቔ玲雪走到楼前,周围依旧无人,林尘看了看ኃ这座阁楼,恢宏硜大气,楼上浮现淡淡的光辉。

      此㵏刻已是日薄西山,太阳竭力撒下最后的余晖,反倒ᢲ映衬着这阁楼于这茫샂茫大山之中显得突兀而亮眼,上书:“⟠问道!”二字。

      林尘看了看旁边有些疲惫的木玲⺁雪,取出一壶灵泉䆩,獵递给了她,关ꅒ心道:“还好吧?”

      纵是已经进홴入凝玄后期的木玲雪,但毕竟不是体修,跟着林ﱊ尘走了一天的山路,加上一路之上隐隐的威压,也难免有些疲惫。

      木玲雪接过,륹喝了两口,而后说道:“谢公子쥉关心,无碍,先쏈进去吧。”

      䧱楼内쫖,顺着一道道指引,林尘和木玲雪来到一间密室前边,一位譼老人坐在旁边,应该是在做登记吧。

      林尘和木玲雪走上前,正巧密室门打开,从中走出一二十出头的男子。

      老人开口说道:“张三,未通过考核,前面右转,有传送法阵接引下山,去吧。”说完也没有抬头,自顾地做了标记。

      镱ಱ 男子听罢,心有不ᕉ愤,却풂又不敢多言,毕竟南溪宗考核,历来公正严明,虽未解释,但说了不过,必定有不过的原因。

      听罢,名叫张三的男子也没有逗留,自顾地走了纉出去,眼睛撇了林尘䢳二人一眼,惊艳于木玲雪的容貌,却也没有多言,相必在考核失败的事实下,秀色可餐傍,也变得퍓食之无味了吧。

      牲 登记完成,老人看向林尘二人,在木Э玲ฺ雪身上停顿了一下,也没有多言뚪,说道:“令牌!”二人取出令匫牌,做了登记。

      令牌记录了报ꋆ名的编号和名字,算是身份识别了뗄。

      “考核一次一人,你们ﰻ二人,谁先去?”쳳老人问道。

      “公子?”木玲雪看向林尘,询问到,有些迟疑,又有些紧张。

      林尘拍了拍木玲雪娇小的后背,轻声说道:“别紧张,先去吧,凭心鼆而为就好。”

       木玲雪轻轻应了一声,走向密室,林尘眼见着木玲雪进入密室,才将目鮼光移开,看向老人,老人似乎也察觉到异样,撇了林尘一眼,也没有多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